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非關正義(05)觀後感-詭異的「捐款型贖金」
2006/09/05 01:06:56瀏覽969|回應0|推薦0

警視廳破案率第一的雪平,還是有弱點。

一開始接到嫌犯打來的電話後,

可以發現雪平的手在抖。

 

武田編輯長對前夫講的話還真是冠冕堂皇。

先是「你以前不都是這樣寫別人!」

然後是「若是別人,你也會寫吧」。

講得雪平的前夫無法反駁,真諷刺。

接著又來一句「國民有知道的權利」

(很像國內媒體過度強調「新聞自由」)

最後再補上一句噁心的「我會推薦你為下屆編輯長」。

這種行徑,

其實和雪平的兩個主管把誘捕搜查的錯都推給她,

是一樣的惡質。

這一段劇情,好像變成在探討媒體惡象。

(我想到佐藤浩市、常盤貴子演的好戲「小報急先鋒」)

 

雪平和前夫在車裡時,

好像有人在天橋上拍照,

難道真是媒體人的幹的嗎?

我想到她前夫那個部下有點可疑。

 

派三上去監視雪平,

原本或許有「順便打發掉三上」的用意(其實兩個都是討厭鬼吧!),

不過他們沒有料到三上故意放水,

結果反而讓雪平得以出去調查牧村。

最後,雪平還自己跑回警視廳去開會。

這樣的「閉門思過」,會不會太寬鬆了點?

 

是錯覺嗎?

嫌犯雖然矇著臉,

但體型不很高,看起來很像女的哩。

她不把美央綁起來,

是否故意要讓她可以去解繩子?

好奇怪,一般綁架犯,都會把小孩子一起綁著吧?

而且牧村又有兩年前失去先生與女兒的事件,

總覺得牧村和嫌犯是一夥的。

而且牧村也太軟弱了吧,

門的旁邊明明有兩張鐵椅子,

同樣是要反抗,

還不如不要繩子綁回去,

趁嫌犯還沒進來時拿椅子擺好架勢,

敲他一頭再說。

 

美央解粗繩子解到手指變那樣(出血?)

牧村餅乾要給她吃,她卻堅持給牧村一人吃一半,真是懂事的乖孩子。

最後美央拿的那個,是彩色鉛筆組的削鉛筆器嗎?

拿那個要做啥呢?好詭異。

 

嫌犯也蠻反覆的,

先是「不要告訴警方」

後來又改口「公開讓媒體報導」,

這種矛盾的作法,看不懂為什麼。

「捐款型贖金」也真的是第一次聽到,

一人十圓,十二億,那不是全日本一億兩千萬人口,

要人人捐十圓啦?擺明不可能吧!

當然,若每個人不是只能捐十圓,那倒是還有些微的可能性。

 

最後,「不公平的人是誰?」又出現了,只差在沒有書籤,

而是用讀出來的。

美央和牧村是在瀨崎的案子結尾時才綁架,二者間有關聯嗎?

安藤說,知道此字的只有和瀨崎有關的人或警方,

奇怪,媒體之前沒報過嗎?

「被害人同樣拿著書籤」這種共同點,媒體應該會很有興趣才是。

這裡總覺得有點BUG感~

 

有一件事也怪怪的,

安藤竟然不知未成年嫌犯遭雪平殺害之事?!

「我很少看電視」有那麼一點說不過去。

這可是連一般老百姓都知道的大案才是。

怎麼一個警察也不知道呢?

還有,美央果然是因此不講話。

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治好呢?

那麼聰明的孩子,不能講話好可憐。

 

最後發現一個小地方,

今天總算有不是GatewayNB了,

牧村那台是DELL的~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urabi&aid=43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