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師者
2007/05/09 00:01:46瀏覽857|回應1|推薦28

  一直都這樣,高遠志被認定是不冷不熱的男人。與其說像松樹般矗立不搖,倒不如說即將枯萎的朽木。

  從擔任教職、退休又延聘,已經有三十個年頭。甫進校園的他身懷熱血,一心一意便要躍入學林間。送了多少學子離去,又迎進多少年輕人。儘管掛著學務主任的職位,但卻不比老師好多少。

  「真的非常抱歉!」高遠志彎下九十度的腰桿說道。跟前是一個劣等生與他的父母,頑劣的學生趁著打掃時間嘻鬧,不留神打破玻璃。剛出師院的女教師見狀苛責幾句,扯著學生的衣服一陣好罵。不一會兒,學生的父母就到學校來。

  「小朋友就是不懂事才要受教育,」他的父親跋扈地說著。看著他襯衫上的鋼筆,想必來頭不小。「你們老師的責任是要教學生,不是罵學生。」

  他伸手拉近兒子說:「你們教職人員動手動腳,以後我兒子會有精神障礙呢。」高遠志仍是把站直的身子又壓了下去。

  他低著頭的當會,心底早就一點感覺也沒有。屈辱、慚愧、甚至是被挑釁的怒氣也沒有。九十度鞠躬道歉就跟呼吸、吃飯一樣自然。他心知肚明,鞠躬道歉只是官方門面。但腰桿子擺得越低,別人找碴的時間就越短。

  高遠志當然知道別人怎麼說他,笑他的腰桿子比校園的牽牛花還軟,說他學務主任的位置全靠鞠躬哈腰升上來。儘管大夥檯面上都尊稱他主任,可私底下壓根看不起他。

  肇事的女老師被支開在另一個房間,這也是高遠志保護老師的辦法。不希望每個老師都被無奈與矛盾取代熱情跟耐心,這份苦心沒人能懂。

  家長跟學生回去之後,鬆了口氣的他躺坐椅身。伸個懶腰時看了看時間,才要八點半,原本還打算要耗到九點呢。高遠志看著桌前的相片,他跟老婆女兒三人的合照,這曾是他努力的源頭。現在為了工作方便,常在外頭吃自助餐,很長的日子沒吃過熱得發燙的菜餚。曾經懷中的女兒,三天兩頭碰不著面,女兒回家時他早睡下,出門上班時女兒還在熟睡呢。講白些,只知道女兒作著有意義的工作,腦海裡沒有具體的印象。

  他望心坎底笑了笑,別想得太多,明天休假呢!打電話回家,正癡迷連續劇的老婆只是冷冷地說還有些冷菜可以吃。他收拾著行囊,耳邊聽見開啟木門時的呻吟。是那個女老師。看她的樣子上似乎煎熬該說些什麼。

  「不用擔心,沒什麼事情。」身為長輩的高遠志平常地說著。這位女老師會先感激他的容忍與幫忙,然後在未來的日子裡對教職失去耐心、感到無趣,最後跟其他老師一樣,把他的低頭當成笑柄。

  「謝謝主任,」女教師說著。你看吧,一開頭總是這樣。高遠志對自己的猜測會心一笑。「但我覺得自己沒有錯,」女教師繼續說著:「學生不應該把報復當成一種習慣,一開始做錯事的人竟然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高遠志倒是對這番新言論很感興趣,他轉過頭說道:「那你覺得我道歉是錯的囉?」

  「也不是這麼說啦,但是家長要跟老師配合才能把孩子教育好不是嗎?」女老師低下頭:「只覺得您這麼做只會讓學生更覺得了不得。」高遠志本來想搬出那一套『以後你就會懂』的說法,但那畢竟太傷人。

  女老師見高遠志不回話繼續說道:「『身教更勝言教』,你這麼做對學生跟老師都會有不好的影響。」高遠志愣了一下,感覺言語的衝動湧上喉頭。

  「那麼請你記得,以後教訓學生時,不要忘記『身教更勝言教』。」甫一出口高遠志便後悔了。畢竟還是剛出社會的老師,不好給太多人際關係上的壓力。

  高遠志拎著皮箱走在路上,每每穿越過夜市鬧區就可以看見年輕人的蹤跡。有些應該是輟學生吧,那個女孩子一看就知道對書本沒興趣。是本能吧,只要是親眼看見的國中生,大概就可以猜得出那人的現況。身教勝於言教,他哪可能不懂。他從沒過分苛責老師或刁難,也很努力避免家長與教職人員的衝突。即使是狼狽的道歉,能擋下一些衝突風波也是好的。這些日子以來,已經對自己的身教沒什麼信心。失去了教師的熱情與活力,變得像官僚一般,只覺得每天就是行尸走肉般地活。

  他在夜市出口的小巷角落,看見年輕人紛爭鬧著。來往的過路人與其說毫不關心,倒不如是害怕被波及。他想了想,家裡還得靠他的薪水過活呢。於是靜悄悄地想要走過小巷,他低著頭,不讓自己的眼神跟人們交會。

  「主任、主任,救我啊!」耳邊聽見熟悉的聲音。高遠志抬起頭,被人群包圍欺侮的是白天頑劣的學生。想裝做不關已事,眼神卻已經跟那男孩交會。他站定腳步,像是下了決心般用雙手緊扣著皮箱。

  「你又是誰啊?」帶頭的年輕人大剌剌地罵道。這孩子大概也剛上高中吧,高遠志心底想著,個頭甚至還比自己女兒小呢。

  「我是他學校的主任,請問是什麼事情?」高遠志客氣的問著,甚至可以說是謙卑。

  「主任喔,不關你的事。」那人說道。白天頑劣的男孩跟現在滿臉淚水的他,在高遠志心中像是兩個人,但對高遠志而言都是他的學生。

  「可以請你們放過他嗎?」高遠志說道。如果對方願意,他還可以拿小額金錢交換。但如果貿然拿錢出來,只會讓那一夥人更心高氣傲、甚至是吃了甜頭還吵著更多。

  「關你什麼事啊,」年輕人大笑:「再不離開我連你一起整喔。」高遠志聽見那群人鬨然大笑,他知道那些人不是開玩笑的。於是,他慢慢地站近一些,閉起雙眼把身軀慢慢低下,直到他雙眼對準年輕人的鞋面。「請你們原諒他,拜託你們。」高遠志說道。

  「開什麼玩笑啊,」高遠志聽見那人怒吼著,接著是一記重擊壓迫在他的身上。彷彿有數十顆冰雹落在身上,臉頰被柏油路的小石子刺痛。過了一會兒他醒轉過來,以為自己撞到了牆。

  高遠志坐起身子,渾身肌肉像過度運動般酸痛。那頑劣的學生還坐在那兒,兩人四目交觸。那學生看著他,什麼話也沒說。直到高遠志要準備站起身離開,才聽見學生悶聲說道:「你為什麼這麼沒用?你難道不會離開後報警喔。」

  高遠志沒回他話,反而丟了個問題:「你還站得起來吧?」那學生點點頭。「你希望你能撐到警察來嗎?」高遠志說著。漸行漸遠彷彿聽見學生微弱的哭泣聲。

  撐著身子回到家裡,老婆連眼睛都沒看他一眼。洗澡時才發現襯衫被扯破,臉上紅了一塊。看著鏡子,想不起自己剛成為老師時的年輕模樣。生存與死亡兩造盡頭都顯得不堪,活著很苦,但想死又拋不下。他摸著鏡子裡的自己,為什麼當老師?為什麼當老師?大概是吧,他想著,只記得很喜歡小孩。

  高遠志洗澡出來,老婆的焦點從連續劇變成談話性節目。「妹妹勒,」他隨口說道:「最近都沒看到她。」

  「跟你一樣,都忙啊。」老婆說道。「那我先去睡了,明天我休假。」他說著。老婆連回應也沒有。

  他一向都睡得很好。醒來時酸痛更勝前晚。還沒來得及換上休閒服,老婆便由門外進來,一股腦兒問他衣服的事情。大概解釋了一下,又聽上老婆一小段嘮叨。

  才九點多,他走出外頭。每天淨是工作工作工作,難得也想抽空看看白天的菜市場。他沿街道走著,昨天學生被欺侮的小巷一點痕跡也沒有。前晚的夜市早上變成了菜市場,昨晚的喧鬧變成了吆喝聲。夜晚來往精心打扮的年輕人也變成了整齊方便的中年人。

  高遠志走近一間育幼院,想看看小孩子天真無邪的臉孔。落地窗的育幼院外頭有一個小院子,裡頭養著小雞跟兔子。他會心一笑,這種小寵物最能擄獲小孩子的愛心。他看見一個孩子坐在窗邊,雙眼不像平常孩子有神,眼底透著失了靈魂的空洞。智能不足的孩子吧,他心想著,最好教也最難教的。那孩子沒表情地看向他,高遠志以為這孩子心中會有千言萬語吧。

  隔著玻璃的光影,看見裡頭有人逐漸靠落地窗,高遠志不好意思打算轉身離去。那人使著指關節敲響玻璃,高遠志定睛一看,那是他的女兒。

  女兒幾乎是跑出門外,她撲上父親。「老爸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工作?」女兒大笑:「我好驚訝喔。」高遠志感受到女兒難得的溫暖,也許她一直都想這麼做吧。

  「你在育幼院工作啊?」高遠志問著。「老爸,你在國中當主任。你女兒就不能在育幼院當老師嗎?」她笑著。她拉著高遠志指向窗內,告訴他那個智障男孩的點點滴滴。

  女兒會選擇到育幼院工作,也是跟他當初選擇當老師一樣嗎?「當老師可是很辛苦的喔,不管是教國中還是教小朋友!」他半輕鬆地說著,可心底卻是喜滋滋的。「我也知道很辛苦啊,你沒看我都很晚才回家嗎?」女兒說著。要收拾善後,有時要等遲來的父母接孩子。一問才知道,除了白天的工作外,女兒去讀了夜校。

  身邊的手機響了起來,昨晚跟他互槓的女老師捎電話過來。「主任,昨晚那個家屬又來了,他說他要親自跟您道謝。請您趕快過來。」女老師沒問什麼事就掛上電話。

  跟女兒打過招呼,高遠志開始跑了起來,全身的酸痛好像被喜悅一口吞噬。他跑得很快,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即使只是一下子也好,他享受這份難得的成就感,幾乎就要飛了起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947599

 回應文章

葉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7/06/21 13:04
即使結局不錯,我還是覺得有股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