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離升天很近
2007/01/12 19:59:40瀏覽623|回應2|推薦21

  外頭的天氣很寒冷,套著毛衣的我還得穿上厚重的外套才能禦寒。過了一個個街口,遲了將近五分鐘我才到咖啡館。這次的我們聊天的對象是吸毒而後又成功戒毒者。

  裡頭三個主角很客氣,等我到來才一起點餐。擁有壯碩身子的大衛,雖然嘴裡說吃過飯了,卻還是點了蕃茄義大利麵,這跟我的興趣相同。只有二十八歲的大衛已經戒毒兩年多了,除了在便利商店工作外,晚上還在進修,假日有空則是當義工。進入勒戒所半年之後,他成為了天主教徒。我也答應他,偶爾找假日隨他一起當當義工。

  點了海陸餐點的美玲只有二十四歲,戒毒半年。從十八歲至今打了五年嗎啡,最近她才完全不再受煎熬。目前她仍在進修中,打算就讀社會教育學系。留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她,外表甚為出眾,但皮膚因為毒品所害顯得坑疤。一向愛玩的美玲不再如之前般,現在的她晚上去救國團上課。

  哲偉跟我差不多,實歲二十六,吸毒從十八歲開始吸了五年,最近才完全戒毒。他也有心創作,但對於我這種到處訪問、聆聽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唯一不同的是,他寫詩跟散文,我寫小說跟雜文。哲偉點了簡單的中式餐點,卻配上很美式的咖啡。

  我們三個大男生都會抽菸,但大夥都很有致一同的選擇非吸煙區,儘管美玲強調不在意。但實情是,外面的風太冷。

  「誰來說說自己怎麼開始的?」我問道。

  美玲說她十八歲時交往了一個大她六歲的男朋友,男朋友剛好也是毒蟲兼販毒人。一開始男朋友無限量供給她毒品──嗎啡──但隨著男朋友走了兩年後分開,前男朋友也不再免費提供她毒品。面對沒有覓毒管道、龐大金額的美玲,前男友要求她用身體抵換,甚至要脅她跟自己的朋友發生關係。直到,她前男友被逮捕之後,她也才曝光。而且據她的說法,前男友因為熬不住勒戒的痛苦自殺了。

  美玲是個堅強的女孩,勒戒時期她不認為自己的人生已然完結。她只是認為自己走錯了叉路,在勒戒時,她每每以夢想的美好生活作為拼鬥毒癮的力量。我問問了她現在達到夢想了嗎?她卻只是笑一笑,戒毒之後,美好的生活彷彿已經開始。

  大衛二十出頭被朋友誘惑進入毒品的深淵,甚至曾因為沒錢購買毒品而犯下搶劫的罪行。他的家人雖然嘴裡勸他,卻因為大衛是獨子而默許他的錯。一直到某次同友人騎車搶劫,飛車撞傷了個小男孩才省悟過來。他不希望當初是小男孩的自己,到老卻像是條浮沉不定的破舟。勒戒之後,他不只一次再受毒品誘惑,甚至因此出入警局多次。他形容得很誇張,當時像是大老虎一樣,鄰居只要看見他便要躲回屋內。家人不止一次受到他討錢的暴力,甚至家人也因他深居簡出,不與鄉里親近。

  踏入勒戒所之後,他進了天主的擁抱,藉著一條一條的聖歌逐漸洗滌了內心。儘管嘴裡說著都是天主的力量,但不難從光芒四射的雙眼看出他的自信。

  父母離異,單親家庭的哲偉則是因父親同是毒犯,年紀輕尚未能判斷是非的他竊取父親的毒品食用。哲偉父親是卡車司機,一個禮拜偶爾能見上兩面,他靠父親給予的高額零用錢找到了販毒商購買毒品。直到二十三歲,父親發現他吸毒,他才同父親兩人一起勒戒。但父親沒能熬過戒毒的痛苦。現在的哲偉在外地租屋工作,偶爾回南部探視母親、親人。

  他是個幸運的男孩。就他所言,戒毒過程並不難熬,難熬的是某種恐懼感。恐懼自己已不再是自己,恐懼他人鄙視的眼光。甚至恐懼打電話給母親時,電話那頭母親的啜泣聲和一再的自責。也許是母親的眼淚,或是父親的喪亡,他只想活下來,讓自己不再恐懼。

  「如果人生有再次,你們會不會再次碰毒品?」我好像問了個老梗的蠢問題,電視上的戒毒宣導不都說了嗎?

  美玲笑說如果沒遇上前男友的話,可能連毒品都看不到。但她並不後悔自己踏上了這條路,畢竟他們曾經有過美好的回憶。

  大衛則是堅決地喊『NO』!因為他眼睜睜看著自己傷害過許多人,就算有再次,他也不願再次吸毒。

  哲偉最為遲疑,他說了:「理論上不會,但實際上不知道。」他現在抗拒毒品,是因為知道它的可怕。但當時的他,只知道毒品的樂趣和解癮的快感。

  「戒毒成功之後,你們有什麼打算?」我又問著,這也是另一個蠢問題。好像問人吃飽後要幹嘛一樣。

  大衛大笑道:「終身的義工跟平凡人,生命最美好的日子就是單純,或由扶助別人得到滿足。」他再次提醒我要同他當義工的事。我告訴他,寫這篇文章本來就是做文字義工。哲偉卻反駁我,說我只是想不開。

  美玲說道:「學成後,想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然後跟未來的老公建立一個完美的家庭,然後賺了錢環遊世界看看不同的地方。」我告訴她這些話好像是『選美小姐一定要講世界和平』一樣。她笑了笑,不過,這也是她單純的理想。而她也逐步進行中。

  哲偉則是打算一邊工作一邊創作,如果創作仍舊無名,他也不至於餓死就是。我勸告哲偉,一邊寫作一邊工作賺錢很辛苦。他倒是老大不擔心,直笑說當成興趣也好。不過也反虧我一嘴,寫小說比寫詩,就單純而言,寫小說得更努力打字。

  我們拉拉雜雜聊了許多,聊到了宗教、聊到了生命,甚至聊到了最近的百萬人大遊行。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都走出了劃地為限的圈圈。

  曾經他們都離升天很近,可能一個弄不好就得見上帝。但是,他們現在離天堂更近,在我的眼中,他們的笑聲更像是天籟。而他們,也更像天使。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648165

 回應文章

鄭匡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的
2007/01/15 22:57

毒品最可怕的地方

卻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如果真能永遠遠離毒品

真的是太好了



誌我們活過的年代,終究不離生命太遠

而存在的每一天,喜樂哀悲都是確實、並非無可琢磨



路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標題
2007/01/15 11:34
很有意義的文章,希望這幾位永遠遠離毒品,開啟新的人生。
水清魚讀月,林靜鳥談天。聽風入林,冥冥然,自有一番逸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