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自己的編輯,或是你有另一個編輯
2017/09/21 15:41:39瀏覽230|回應0|推薦0

開始寫作就像久渴的魚落了水,書寫作品不算差,點閱率跟評價都非常高。但是,一當開始跟媒體合作時,才發現自己的不足與無知。如果你未來想成為文字工作者或藉此謀生,請務必要切記這些要點。

第一點,編輯是神。

某一次跟雜誌社合作時,我寫了份稿傳給當時的責任編輯,之後他將稿子上給總編看。總編在WORD檔上用紅色的字體幫我修改一些內容,甚至還加註要我在哪些地方多著墨一些。

你知道的,文青如我哪裡耐得住別人動文章,那就跟偷捏我小孩臉頰捏到哭沒甚麼兩樣。是夜迅速地寫文章批評並提出我的見解跟看法,努力用文字之矛維護城池。

但後來一切沒回音!反而是我愣了!

趕緊連絡責任編輯,他倒是酷酷地回應我:「你知道的,寫稿子是給人看的,不管是誰修改文章都是幫助你增加收視率、增加可看度。」他吐了口氣又繼續說:「你知道是誰修改你的文章嘛?他肯幫你做修正,你算是賺到了。」我耳聞總編大名頓時冷汗直流,因為他的文字作品非常犀利且精準,坦白說能願意幫我修正文字內容就真的是撿到的、賺經驗值的。他大可一句『不錄用』就把我踢在門外。

編輯的工作不純然只是把作者的文本呈現,而是更有規劃性的把文章做更好的品質提升或是提升作者水準。如果文字工作者是演員,編輯就是導演。

那一天之後,我就拋開了文青的習氣。往後面對編輯指正都會給予正面的回應跟接受,因為我明確地知道,他們跟我站在同一個邊上。

第二點,不要在乎錢,要在乎機會。

如果你不是名人,永遠不要用『一個字多少錢』來衡量自己的文稿,通常編輯底下會有許多個寫手,除非你的能量卓越,否則先曝光自己的底只會打壞自己跟他人的市場。

我記得張衛健有則視訊,內容是用說話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其中有一段很打動我,他說:「經理,如果你問我續約之後我要求我的工資是多少?我無所謂我真無所謂。你隨時給我一份合約,上面沒有填工資的。我先簽,簽完之後你拿回去再填。因為對我來說,今天我要的並不是鈔票,我要的是機會啊。經理。」我算是滿幸運,先前以往給我低價薪資的編輯,不知道是便宜好用、還是虧欠我的心情,之後都把我引薦給其他公司的編輯主管。在薪水之前,你要在乎的是機會、是管道、是門路。

這可不是削價競爭,因為所有的專案特約稿的高價碼的寫手,都是從沒沒無名開始的。

第三點,要有自己的觀點跟看法。

每回寫網路上一面倒的文章時,我都會以反向的立場去思索:「如果是我我該怎麼著墨?」如果我是反服貿的人,卻要寫挺服貿的文章時?

所有的文字工作者,都一定要有自己的觀點跟看法,而不是人云亦云的角度。只盲從別人的視角卻沒有自己獨特的眼光,你寫出來的東西只是映證他人的成功,不過是為人作嫁而已。

換個角度講,如果某個電影雜誌要你寫一篇某部B級片,你壓根連進電影院都懶得看的電影,你該怎麼做?如果你只是否定這部片的起落,最終你只是開著燃料不足的轟炸機,抱著炸彈像神風特攻隊勇敢撞上砲艇。你擊沉砲艇,但不會有人記得你。要善用眼光跟角度,一部再爛的電影也絕對有值得著墨的地方。如果你覺得沒有,那就是你的問題。

我曾經幫封面會擺性感女郎的雜誌寫過不少文稿,編輯會丟一些很有趣的題目跟想法,如果你覺得這會降低自己的格調。別鬧了,這種需要激發腦力的文稿,才是把自己從純藝術銜接到商業模式的管道。張愛玲曾說:「成名要趁早,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多磨練不同的眼光跟角度、嘗試書寫不同以往的文章跟題材,你才能把光可鑑人的照妖鏡磨得更亮。

第四點,鼓膜撞擊我們稱之為共鳴。

如果好些人看不懂你的文章,不是他等級差,是你沒有書寫明白。寫得最好的文章不一定是華麗文字、哲思滔湧的文章,而反而是共鳴最大的文章。

你有沒有遇過不會說笑話的人?一個超好笑的笑話,經由愚笨或是演繹不佳的表演者,再好笑也會令人失去笑意。要寫自己都能笑出來的東西,才能弄笑別人。要寫自己心底有感的文字,才能感動讀者。

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文字,即使別人讀了八百次,還是不會懂。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要成為詩人,偶爾閱讀只是一種樂趣。

第五點,你要有熱情,或是試著要擁有

我對財經、管理學、政治幾乎不太感興趣,但為了寫稿,我願意多花一點時間去研究或投入片面的概念。有熱情的東西,你可以寫出一點料這沒話說。但半點熱情都沒有的題材,文字也會看得見冰冷的痕跡。

不要限制自己的空間發展,而要以嘗試看看的態度去進行書寫。每個題材、特約撰稿都會做一些功課,鮮少有人是半點功課不做就發文。熱情是書寫者最真實的一支筆,如果你只勉強自己去寫,筆墨會失去光澤。創作人最該做的是『敞開』,不管是敞開心胸還是眼光,唯有如此才能見天地。電影一代宗師有句詞:「習武之人有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如果你懂我的意思,就大概懂了第四點甚麼叫做共鳴。

晚了,不知覺就寫到了深夜。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似乎都抱著寫作到深更是很習以為常的事。但深夜不過是萬籟俱寂、很適合心靈停下來的時間,卻不代表是適合書寫的時候。所有的小說家、詩人都一樣,重點不是書寫的時間點,而是書寫狀態的模式建立。

美國冷硬派偵探小說家雷蒙錢德勒習慣早上書寫,如果沒靈感也會默默地待在打字機前、完全不做任何事的苦悶思索 (村上春樹說,也不能跟貓玩)。村上春樹、史蒂芬金也是習慣早上書寫,下午就有私人行程。重複一次,重點是書寫狀態的模式建立。晚安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ranko&aid=10863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