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Today is my day─2020台北超馬24HR賽
2020/02/16 21:17:29瀏覽2917|回應0|推薦28

 

Today is my day!」在比賽進行12小時,我成功打破個人12小時的PB,忍不住在凌晨兩點鐘,對著夜空低吼出這句話,我也知道今天很有機會能將24小時賽的成績推進到200公里以上,達到國家選手的資格標準。

 

緣起

在經歷去年荒謬到不可思議的「東吳超馬」徵選過程後,其實我對24小時賽是帶著憤怒又忐忑的。還好經過幾個月的沉澱,慢慢從生活、家庭、工作中找回對跑步的初心,自2010年的初馬以來,我就一直是個獨行者,不需要那些虛有其表的事物來對別人吹噓,我跑自己的目標,只有自己能強大自己,不論是人格或跑格都是如此。

今年前半年共安排三場賽事,1/19「鎮西堡100K」、2/8「台北超馬24HR賽」、4/18「富士山五湖118K」。第一場的「鎮西堡100K」後相隔三個禮拜,就是我心目中的重點賽事「2020台北超馬24HR賽」,這是我自2012年第一場的「2012東京明治神宮外苑24HR超馬賽」以來,第六場24HR賽,抱持的目標仍然是以突破200公里,達到國家選手標準為目的,相較於初24HR賽就能達國家選手標準的曠世奇才來說,我心想都跑到第六場了,再不達標就乾脆不要浪費錢,關起門再練苦幾年再說。

近三個月因為工作與生活的關係,我並沒有如一般的超馬者很積極地累積月跑量,平均每個月只有280公里左右的跑量,跟動輒五六百、甚至上千公里月跑量的神人完全不能相比,但我很珍惜每次晚上練跑的機會,我一直遵循著「有效率練跑」的準則,細心觀察掌握每次的練習狀況、速度是否有在控制內、步伐交替是否穩定、呼吸是否順暢,約一星期進行一次半馬距離的練習。直到1/19「鎮西堡100K」才算是近期最長距離以賽代訓的練習,我以輕鬆跑旅的態度來面對比賽,專注在跑步的動態交替中,不在乎有沒有上凸台,重新體驗到跑步讓人開心之處,雖然收穫豐富,但我卻忽略這場比賽的後座力,最後20公里的長下坡,造成兩腳大拇指瘀血長水泡又黑青、大腿乳酸大推積到快炸掉、小腿外側也感覺有撕裂的疼痛感,也因為這些狀況,在僅剩的三個禮拜中,有一個禮拜完全是在休養沒有練跑,剩下兩周也練得很隨興,深怕會帶來更大的傷勢,影響到「台北超馬24HR賽」。

隨著時間越來越近,從過年期間就影響全世界的新型冠狀病毒,也威脅到亞洲地區馬拉松賽事的舉辦與否。雖然台灣目前沒有任何群聚感染,但開賽前幾天,臉書群組就不斷放送現場會如何執行消毒、嚴格衛生檢查等訊息,也有跑友詢問是否會停辦或延期,最後大會決定續辦,但也提供不願參賽的跑友全額退費的措施,這樣的危機處理模式很值得稱許。雖然沒有太多準備,但我不想放掉這場比賽,所以仍與補給團隊討論補給方式及注意事項,非常感謝他們的幫忙。


◎穿上「國手匯」的跑衣,希望在國手的加持下,能一舉達到24hr賽國手的200公里標準!


◎準備一堆補給品,很好奇跑完後,會剩多少回來?還是原封不動?


◎預定的補給課表,依照以往的經驗,就看可以照表操課幾個小時

 

賽前

中午12點,與家人一起搭計程車前往新生公園花博園區的比賽會場。小朋友今年想去看鳴槍起跑,並且看看她們老爸在剛起跑精神飽滿時的跑步英姿,不想看快結束時拖死狗的樣子,所以就早早跟我一起去會場。

場上48小時組的跑友已經跑了20個小時以上,會場有不少24小時賽的朋友抵達在準備,大家都相互熟識,熱切互道加油與打招呼,宛如一場超馬同學會,大家目標雖各有不同,但奮戰的精神卻是大家都一樣。


◎第一班補給員 (中) 萬里莊老師與我家兩女兒


◎與眾位超馬大神合影 (左起慶華、鐵城、財哥、春神)


◎怕冷的高雄超馬一姐穗霓這次沒有跑,改擔任補給員的任務,希望能助好友達到國家選手標準


◎久聞名聲,卻從未跟項項拍過照


◎百樂仕運動行銷的蕭大哥,感謝他提供「VIRUS」這樣優質的壓縮服飾給超馬選手使用

 

1-8小時,86公里


◎24小時組選手合影


◎周青,在上個月的鎮西堡100K中,比我快了3小時進終點,以08:27:19打破大會紀錄的成績,獲得總一


◎貼在手上以200公里為目標的配速表,提醒自己要降速或加速

下午兩點鐘,24小時組在倒數聲後鳴槍起跑,正式開始持續24小時不間斷的賽程。

剛開始我將速度維持在每公里5:15左右的速度,雖然比預計配速快,不過之前練跑時我測試過這樣的配速,感覺不快不慢最輕鬆,所以就維持這速度,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名次在17、18名擺盪,我不急,還有二十多個小時的比賽時間。


◎剛開賽的兩小時,與女兒們玩得很開心


◎女兒關心老爸的成績

隨著時間在走,名次也由17名漸漸往上升到第4名,補給仍以每小時的能量包為主。跑三個多小時,跟補給員拿鞋墊加在母子鱷魚戰鞋內,降低一些從地面來的衝擊力量,讓腳掌舒服一些,補給員也提醒我,速度太快了要再放慢一些。

全馬完成時間03:37:23,比原本預計四小時完成全馬的速度快上許多,名次維持在第四名。這次穿與跑鎮西堡同一雙母子鱷魚戰鞋應戰,為避免雙腳前掌腳底起水泡,都貼上防磨的白貼,鎮西堡後還黑著的大拇指也綑上白貼後,再套上五指襪。補給方面,希望能單純化,盡量以每小時一包的能量包為主。因為白天氣溫維持在約14、15度,入夜會降到10度左右,研判電解質流失應該不會太嚴重,所以隨身帶著電解質補充錠,約每兩小時含一顆。到目前為止,都能按照這個補給計畫來走,該喝水就喝水、也吃了一些公補的水果,腸胃並沒有感覺大的負擔。

賽事進行五個多小時,時間來到晚上七點多,天色漸暗,照原定的補給計畫是要吃晚餐八寶粥一瓶,但因我看大會提供的滷蛋,看起來很好吃,連吃兩顆,配上運動飲料後就飽了,便跟補給員取消晚餐的補給,偏偏這時大會的整個大停電,有幾區沒有燈光照明,過感應區雖然仍有計算距離,但看不到即時成績,於是只能摸黑依賴GPS表的里程,繼續埋頭在跑道上追。


◎48小時組的俊宏,被我攔下拍照

七個半小時,里程累計82公里,名次掉一名到第五,跟補給員拿一顆止痛藥,以免等等疼痛大爆炸時,來不及藥到痛除。也去上一趟今天第一次的大號,沒有拉肚子、沒有嘔吐、雖有幾次乾嘔,但有壓下去,沒有到真正想吐出來的地步,這是好現象。去年第一次嘔吐就是在七個多小時用挖了挖出來,今年到目前為止,腸胃的狀況都還保持得不錯,我發現,越挖會越想吐,所以這次我不打算自己挖出來,能吐就讓它自然而然大力嘔吐出來,不然就是吞回去。

 

9-16小時,154公里

晚上11點溫度更加下降,第二班補給員書彥早早就來接班,我想他是放心不下第一班補給員他的姑姑,同時又帶了另外家人涵恩仕杰來幫忙,於是加上賴著不回家的第一班補給員,狀況最多的半夜,我竟然就有多達四位的補給員,這陣仗嚇得我不太敢進補給站休息,以免辜負補給員的辛苦。

從第六個小時開始,我便沒有再吃自備的能量包,改以大會提供的水果、滷蛋、清粥、貢丸湯等為實體的補給食物,再搭配水或運動飲料;蛋糕餅乾等較乾性的食物,因為很難吞嚥就盡量避免。入夜後更想要吃熱食,剛開始還會喝貢丸湯吃貢丸,但一下肚後反胃的嘔吐感馬上湧現,乾嘔幾次沒吐任何東西後,才將它壓下來,我想是因為有層厚厚油花的關係,後來改吃有些稠的清粥配鹹菜乾,發現效果不錯,清清淡淡又有飽足感,於是半夜中,斷斷續續地吃了好幾碗。如果有打嗝打不出來,就喝大會提供沒氣的可樂,可以順利將嗝慢慢打出來,不然積在胃裡面,跑步時晃呀晃地,就容易想嘔吐。於是期間雖然仍有數不清次數的乾嘔,但我這次沒有它硬挖吐出來,壓下去後反而狀況好些,不會如去年一樣重複重複地嘔吐,也讓我能繼續留在賽道上。

夜間因為太專注在賽道上,也沒想到要跟補給員拿手機聽音樂。


◎夜間奮戰中

凌晨一點,比賽進行11個小時,里程來到115公里,我的補給員看我幾乎沒甚麼進食,每一圈都提醒我要吃東西,繞了幾圈後,我才靠近補給桌告訴補給員,我想破12小時的PB,看來是很有機會,就看能破多少了。這時沒想到,其實之前100公里完成時間09:22:56也打破我的PB(2014冬山河100K超馬賽/09:35:38)。

凌晨兩點,在帶著速度衝過一圈又一圈後,12小時完成125.307公里,以四公里的距離打破PB(2016府城12HR超馬賽/121.208公里),總名次來到開賽以來最好的總二。

第14小時,凌晨四點,小腿雖有些微的抽筋感,但只要用力踏步幾次就可以化解掉。偏偏這時正處在一方面心思疲累脆弱,一方面極度需要安慰,自以為雙腳的痠痛達到爆炸的地步,於是鑽進補給區讓補給員用按摩滾輪幫我按摩大小腿,順便休息一下,但必須時時提醒自己要差不多點,不要進去就不出來。


◎按摩中

凌晨五點多,天色已經漸亮,名次維持在第四,跑不下去的跑者早早就回家了,還打算繼續跑的跑者,現在也正是最疲累的時刻,不是在場邊休息補給,就是裹著大外套抵抗10度的低溫,如遊魂般走在暗暗的賽道上。我的胃終於在這時肯將東西吐出來,全是吐可樂,竟然跑到快16小時才吐第一次,這也是破紀錄。這時前進的速度大概比烏龜快一點,大約以時速三公里的速度前進。


◎邊走邊睡

我的經驗是天快亮時,睡意就會到達臨界點。身體完全不想跑,連走路繞圈都是閉著眼睛用飄的,一下繞到內道一下繞到外道,還要時時注意是否會偏移跑道,很難挨的階段。一到補給桌前,跟補給員要一張椅子,直接就賴皮趴在桌上,幾位年輕補給員完全不知所措,也忘記之前叮嚀千萬別讓我睡著,還好這時第三班補給員小馬剛好抵達接班,他用力拍著閉上眼睛小歇的我說「小賴,哩母湯困去勒~」,我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又回到賽道上。


◎我的補給群(戴上口罩,保護當事人)

 

17-24小時,212.82公里

17:20:23,以兩個多小時大破自己100英哩的PB(2018台北超馬24HR賽期中成績/19:29:30),不過這也是後來查資料才知道,有種「喔!原來這也破PB」的撿到的感覺。因為計時賽,跑者會比較專注在時間的推進,對於距離的印象比較模糊。


◎吃碗清粥再出發

天亮後,身體也漸漸甦醒,名次維持在總五很久,但與後兩名相差不遠,很有可能被追上。這最後八小時,進食量不多,仍以公補的清粥為主,這真是好東西。跑速維持在約7.5-8分速緩步前進,繞幾圈後,就進補給站享用按摩槍的按摩安慰,跟補給員討價還價。跑了近20小時,我已經疲累到眼睛看東西出現兩個疊影,腦筋也昏沉沉不聽使喚,只能依賴補給員下指令照做,還好我的補給員小馬經驗豐富,有如操控手般,知道何時給予目標、何時給予獎勵、何時要斷然拒絕、或何時要耍一些奸巧的欺騙手段。但也因為這樣耽擱,三兩下就被後面的跑者超過,落到目前為止,最差的第七、八名。

比賽進行20小時,距離來到181公里,名次維持在第七,半夜大吐的春哥也復活般地奮力往前推進,追到差沒多遠的距離,偏偏這時又去吐了第二次,很擔心會不會接下來的四個小時就一直吐一直吐。我的補給員這時設下目標,不要管名次,先以破24小時PB為目標。

終於在即將22小時前,打破去年的PB(195.585KM),接下來跑的都算新紀錄。還有兩小時,我與補給員將目標重新提升到208公里,必須很專注才有可能達到這距離,這時完全不敢去肖想210公里。


◎開始追里程

22多小時,又去吐了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

同為24小時組的慶華,在半夜跑完12小時後,發現腳有點問題,毅然地結束比賽回家休息,這時回到會場來幫鐵城補給。當我最後一個多小時在追里程時,每一圈通過補給區,他就會提醒我,目前離前兩名距離多近,指示哪位是我要追的對象,這時排名尚在總七,前面有一位日本跑者、一位台灣跑者,後面第八名、第九名也與我距離很近,了解這先後順序才能有為最後時間加把勁的動力,慶華也以去年跑出209公里達國家標的經驗告訴我「這一小時很辛苦,但要咬牙撐過去!」,於是我按照他的指示,一圈一圈地追。

可能跑到比賽快結束時,名次與距離大約都底定,大家也都已經氣力渙散,所以當我以五分多的速度均速前進時,只要距離不是差太遠,就很有機會超過前面名次。終於名次成為第六,然後成為第五,之後要做的就是維持住速度,咬牙撐到比賽結束。


◎拿到終點信物

比賽剩10分鐘結束,里程已經達到210公里,大會給超過國家標的選手一個終點信物,當比賽時間終了時,就將這信物放在跑者所在位置的腳後跟,讓裁判丈量不滿一圈的距離。拿到信物後,我心裡是開心的,已經好久好久沒有拿到這樣的信物,沿途就握著信物告訴自己再衝一下再衝一下,不要有遺憾。最後一圈以四分半的速度衝出去,面目猙獰地在大會司儀的倒數聲中通過私補區,補給員一陣驚呼,結果偏偏在距離終點感應地墊前3公尺比賽結束,最後這圈不算一圈,依丈量距離為準。


◎最後一圈衝了!


◎抵達終點

經丈量後,最後以320圈外加丈量660公尺的212.820公里完賽,總名次第5名,順利超越200公里的國家選手標準,並一舉完成破四項PB的大四喜。

100公里:09:22:56(原PB:2014冬山河100K超馬賽/09:35:38)
100英哩:17:20:23(原PB:2018台北超馬24HR賽期中成績/19:29:30)
12小時:125.307K(原PB:2016府城12HR超馬賽/121.208公里)
24小時:212.820K(原PB:2019台北超馬24HR賽/195.585公里)


◎完跑證明與第5名獎盃


◎第1-5名頒獎,很榮幸從超馬之神關家良一的手中獲得第五名獎項


◎以252.989公里獲得總一的野本浩礼,比我多了40公里! 


後記

這次能順利完成大四喜,達成24小時國家選手標準,有幾項深刻的體認,才讓我順利達標:

  1. 要跑好24小時賽,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必須與補給團密切合作,才能夠達成。我的補給團中,第一段8小時規律地照補給計畫來補給,詳細紀錄跑者狀況,並依狀況提供其他必須的補給,這時細心的補給員最重要;第二段8小時是最難挨的半夜,對跑者與補給員都是折磨,跑者已經跑昏頭而顯得無助,補給員必須在跑者沒開口的狀況下,就能主動提供協助,適時提供如藥品、熱飲、按摩等需求,不需要完全照課表按部就班來;第三段8小時,跑者已經無法順利照課表進食,只能少量進食,跑者最需要的是策略與鼓勵,有如公司內的激勵小組,隨時提供跑者可達到目標的策略,並努力協助跑者達成,這時所需要的是一位能指引跑者方向的補給員。
    我很感謝我的補給團隊,分工合作,把這件事當作一個專案來處理,才讓我順利達成目標。
  2. 慢就是慢,我從來就不信那種「慢就是快」的道理。在超馬比賽中計較速度的快慢,不如更應該思考用自己能力所能達到的長距離穩定配速,如果能階段性地穩定配速,這樣就不會落入忽快忽慢昏頭的境地,而能夠像堆積木般循序地向前。
  3. 清粥是項很好的補給,除了有飽足感外,也不會造成太大的負擔,這次就完全是靠清粥加提味的鹹菜乾,讓我能降低嘔吐的次數。另外,乾嘔時,不要勉強將它挖出來,因為一開始挖,就會跟去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4. 這次先在前腳掌腳底貼上白貼,幾根腳趾也纏上白貼,防止起水泡,再套上五指襪與穿母子鱷魚戰鞋。在台北超馬24HR賽後兩天,雙腳沒有像麵龜般的水腫,大小腿也沒有乳酸推積的劇烈痠痛,騎腳踏車載小朋友都沒問題,只有右腳食指指甲黑掉,也長了小小的水泡,完全看不出來跑了一趟辛苦的24小時賽,還達成設定的目標,鎮西堡後的傷都比這嚴重。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ono5510&aid=13175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