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王者之路─2020鎮西堡100K
2020/01/30 02:48:22瀏覽3608|回應0|推薦17

 

緣起

鎮西堡100K超馬賽,與冬山河100K、北臉100K、南橫100K名列台灣100公里賽的「大四喜」,賽道路徑變態地從海拔310公尺的尖石鄉公所起跑,先20公里的長上坡上到海拔1500公尺,過宇老觀景台後,轉變為11公里長下坡下到海拔840公尺的秀巒,然後又17.6公里的長上坡到達海拔1650公尺的鎮西堡,今年更經過AIMS/IAAF丈量員丈量後,往前沿伸1.4公里下坡到達50公里折返點,然後去程的上坡變下坡、下坡變上坡,原路折返回尖石鄉公所。也因為這堪稱地型難度最高的高海拔100K超馬賽路徑,讓各超馬選手趨之若鶩,彷彿只有挑戰過鎮西堡100K王者之路,才夠資格成為超馬勇者。尤其2016年鎮西堡超馬在零下溫度的冰天雪地中舉行,更增添它的傳奇色彩。

自2013年第一屆鎮西堡100K舉辦以來,我便想去跑跑看,並不是為了集滿「100K大四喜」,而是因為它與「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對望,彷彿到了鎮西堡,就能到達司馬庫斯,所以想去看看那片上帝的所在到底充滿怎樣的魔力。但多年來一直沒有成行,因為對我來說最大的問題並不是比賽準備是否充分,而是到比賽會場的往返交通太麻煩,我希望能當天來回,而不需在那裏過夜,想到這點就頭痛,所以就連續錯過好幾年。去年九月終於下定決心,先繳報名費,交通問題就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情,租車或與跑友一起或請家兄載或搭阿正揪團,四選一,到時就會有辦法。

因為下個月還有一場列為重點賽事的「台北超馬24HR賽」,所以這場鎮西堡100K就把它定位在以跑旅的心情輕鬆跑,輕鬆跑並不代表速度就一定慢,或每站花時間哈啦吃喝,而是跑步時的心態,不論有沒有上凸台都沒關係,沒有得失心,放鬆心情專注在跑步這件事上,自然就會有所獲得,不論有形的成績或無形的情緒,都會有幫助。

賽前一天,兩女兒幫我的跑鞋加持,山神退避、馬拉松之神感動,帶給我戰勝王者之路的動力!


◎女兒們加持的戰鞋


◎女兒貼心的小紙條


◎氣象預報尖石溫度約10度,降雨機率0,山頂共爬升1300公尺,每上升100公尺約下降1度,所以鎮西堡的溫度應該會一直維持10度上下,就以這樣的裝備,再背一件防雨風衣應該就夠了。

 

賽前

最後決定來回都搭乘「阿正揪團」的跑友巴士前往起跑點,費用800元,凌晨02:00在台大門口搭車直送尖石鄉公所,方便又迅速。


◎凌晨02:00台大門口準備搭車前往尖石


◎開賽前大會現場

除了在關西休息站放大家下來上廁所外,車行一個半小時就抵達位於新竹山上的尖石鄉公所,比我預計的時間提早許多,也好整以暇地可以好好整理東西與情緒。現場已經有很多住附近民宿、搭帳篷或睡車上的跑友抵達正準備著,將這山上的鄉公所空地點綴得熱鬧異常!這裡我一年總會帶家中小朋友來兩三次,大多是白天來,即使是白天都沒有現在半夜凌晨熱鬧,跑友們各個充滿自信、蓄勢待發的模樣,很振奮精神。整理完該帶的裝備,其他跟路協的紅色包包一起寄物,然後到起跑點準備鳴槍起跑。


◎寄物

在起跑線前碰到小戴姐,她今天第400馬,這是個甚麼天文馬數呀!也準備拚上總排,為自己的400馬留下一則美好的回憶。小戴姐以她的經驗,特別告訴我要戴頭燈,因為前20公里有一大段路沒有路燈,黑漆漆的,尤其凌晨五點起跑,要等到七點左右才會天亮,安全起見還是要戴頭燈。當時我並不以為意,心想應該再怎樣也看的到吧,或跟著一位有頭燈的跑友,應該也可以順利挨過這兩小時,後來發現我真是太輕忽這樣的一場有難度的賽事,不過這都是事後諸葛,只能當作下次經驗。

 

0-50公里

凌晨五點整,尖石溫度11度無雨,鎮西堡100K正式起跑,100公里與80公里組合計約一千位的跑友摸著夜色同時出發。

剛開始兩公里,還算是在尖石鄉的街道範圍內,沿途路燈照著跑者們的腳步,雖然天色仍然黑漆漆,大家安靜地順著路燈與頭燈的軌跡緩步向前,準備迎接第一個20公里長上坡。兩公里後進到山區,路燈就明顯減少許多,有些路段甚至完全沒有路燈,伸手不見五指,尤其夜色中時不時罩著一片濃霧,可視距離不到五公尺,這時我身處在前五名的領先集團,互相的距離拉長到看不到對方,因為我沒有頭燈,看不到四周的狀況,只能緊挨著離我最近的前一位有頭燈的跑者的步伐,亦步亦趨地咬著前進,相互都沒有交談,偶而超前,隨即也讓他超過去。一方面身處山中漆黑,看不見天明的景致,只能趨光而行,二方面也由於讓我跟的跑者腳步穩健、配速極為穩定,讓我有個依循的目標,所以這段長上坡我就專注在跟上他,將心思放在雙腳交替往前與兩吸兩吐的平順節奏中,不知不覺竟花不到兩小時就完成這段極讓人膽戰心驚的20公里長上坡,從海拔300公尺爬升到海拔1500公尺的宇老觀景台。後來才知道讓我跟的跑者是尤嘉豪,以09:41:05的高速,榮獲本屆鎮西堡100K第二名。

20公里長上坡後,接著就是11公里的長下坡。清晨七點鐘,天色已經漸漸亮起來,不過霧氣仍重溫度仍低,天空飄一點淋在衣服上會有點濕濕的小雨,為了節省時間,並沒有將隨身風衣拿出來穿,跑著跑著並不覺得冷,柏油路地面也被露水和雨水浸泡得一層黑亮,下坡時要小心濕滑。

憑藉著不怕死的衝勁,對於下坡我還蠻有自信的,因此我跨大步超過尤嘉豪,就順著斜坡以四分速直直往下衝,改跟著另一位跑者的後面,用同樣速度前進,這時排名總五,而這位跑者是蔡性國,以10:02:58榮獲本屆鎮西堡100K第四名。


◎下坡過彎,這時總排第五

僅花了49分鐘即跑完這段11公里的長下坡,抵達秀巒部落。目前02:48:37完成31公里,總排維持在第四或第五。

這次100公里賽穿母子鱷魚戰鞋應戰,為避免雙腳前腳掌腳底起水泡,所以都貼上防磨的白貼後,再套上五指襪。補給方面,隨身帶六包能量包,每15公里補充一包能量包。另外也帶著電解質補充錠,約每10公里就含一顆,不過因為天氣屬於濕冷的溫度,電解質流失比較不會像大熱天這樣嚴重,所以電解質補充後來就很隨興,並沒有照原定計畫進行。


◎四周仍是霧濛濛的一片

通過秀巒部落後,接著又是17.6公里的長上坡,直達鎮西堡。這時天色已亮,隨著高度的爬升,四周山巒的景致也不斷變化,偶而遠處的高山隱身在雲霧中、偶而又豁然開朗地可以眺望到極遠的地方,泰雅族部落的居民似乎剛起床,大人站路邊為跑者加油、小孩會跟著跑者跑進跑出、高山狗也好像很少看到這麼多人似的,開心地狂叫。

40公里的泰崗派出所前空地是轉換站,也是80公里組的折返點,費時04:04:33抵達這裡。100公里與80公里的跑者可以請大會將轉換袋先載運到這裡做更換用,做一個比較完整的補給與休息,然後繼續後面的賽程,100公里的跑者也可以在這裡決定是否因為狀況不好,選擇降到80公里組。我沒有寄轉換袋,也不打算降組,且因為這時是領先群的名次,跑者人數不多,工作人員大概都還沒準備好,所以我只是簡單補給一下,繼續趕這段上坡路。

43.5公里的新光部落補給站,我正好整以暇地喝著運動飲料,後面就聽到有人叫著「阿不是輕鬆跑,怎麼衝這麼快!」回頭一看,原來是啟芳帶著一位新朋友簡任鋒也進站補給,我原以為他在我前面,沒想到卻在後面。總算可以驕傲地跟他說,我領先了這位SUB3高手一匹馬!不過他也鬆懈不得,快速補給後,就跟新朋友一起飛奔出去,我的名次馬上掉了兩名,不過還好,就順順地放鬆心情跑吧!

才出站沒多遠,一個轉彎沒注意到,第一名的周青已經折返迎面而來,氣勢強勁,互相道歉並加油後,各往各地方向。他簡直是外星人的速度,宛如個人秀般,比第二名快一個多小時完成比賽。

今年的鎮西堡100K,大會請AIMS/IAAF丈量員丈量準確的距離,將折返點較去年往前延伸一段1.4公里的下坡,來回約3公里的距離補足里程。在抵達原本的鎮西堡折返點時,有一對原住民父子充當報路員,跟跑者說往這邊往這邊,也告訴我,目前10名內,加油加油!順著一段路況不太好的小徑,終於抵達折返點,原以為會有志工攝影師拍照,結果只是如一般的折返點,繞過去感應地墊嗶嗶兩聲,工作人員就催你繼續上路,跑太快果然沒照片。05:20:05完成50公里折返

 

50-100公里

怎麼來就怎麼回去,只是順序倒過來,下坡變上坡、上坡變下坡。過了50公里折返點,一轉頭看到剛剛衝下來的坡道在眼前展開,心志馬上挫折一半,轉為步兵模式,挨過這段僅僅1.4公里的上坡再說,後面還有大魔王在等著。

從鎮西堡下到秀巒部落的17.6公里,偶有小上坡,一路以下坡為主,雖然不難跑,但速度卻一直催不起來,只能用五分多六分速跑這段。這段路,天空又下了一小陣雨,氣溫濕冷,地面也濕滑,在65公里處時,因跑一跑恍神,自己的戰鞋絆到柏油路面,往下坡跌跤直接撲倒在地,環保水杯掉出來,整個人趴在地上久久才站得起來,嚇得周圍兩位一起跑的跑友上前問候狀況,還好無大礙,可以繼續跑下坡。

跑著跑著肚子感覺有些反胃,一陣嘔吐感嗆上來,看到補給站就進去要熱湯熱食,大會志工這時已經將補給食物都準備妥當,所以後半程共喝到山藥排骨湯、貢丸湯、玉米湯、紅豆湯、鹹粥等熱騰騰的食物,讓胃溫暖一下。有些補給站還熱情地提供啤酒、高粱酒、臭豆腐等補給,但我怕後段會跑不動,就一一婉拒,感謝志工們的盛情準備。


◎約64公里處,步兵模式被抓到

下坡在69公里的秀巒部落結束,比賽進行了7小時18分。經過補給站時,志工還特別提醒,多吃多喝儲備能量,接下來是硬斗的11公里長上坡,要嘛跑上去、要嘛走上去,勝負關鍵就決定在這段最後上坡了。在這站碰到秋元哥,他原本是跑100公里組,因為狀況不好,決定在40公里的轉換暫時改為80公里組,在補給站與他聊了一下,我決定先上路,以跑走的方式挑戰看看,能爭取多少時間就是多少時間。

前一段長下坡就已經跑不太起來,這段大魔王上坡更不用說了,幾乎用九分多十分的均速才能爬完一公里,看到補給站又墮落地窩進去喝熱湯,於是又遇到秋元哥緩緩地爬上來進站。反正跑不動,這次決定補給後與他一起吃下這段好像永無止境的上坡。因為二月的「台北超馬」與四月的「富士五湖118K」我們都會同場,所以這一路上坡很有得聊!

好像永遠走不完的長上坡,終於在宇老觀景台告一段落。邵老師很闊氣地在這裡擺攤,提供宇老臭豆腐給跑者補給,秋元哥被拉進去招待,我因為終於結束長上坡,打算利用接下來的20公里長下坡爭取一些時間,所以就快快補給,然後繼續趕路。

長下坡雖然火力全開地衝,但其實也是維持在五分左右的均速,除了害怕衝過頭摔飛出去,過彎時必須時時停下來用緩走的方式繞過大下坡彎,且因為雙腳不斷地直接承受長距離下坡慣性力道的直接衝擊,大腿有如過熱的引擎直接要炸裂開來,兩腳掌大拇指也因為不斷高速撞擊戰鞋的前面包覆處,指甲底下的指頭部分發出腫脹的劇烈疼痛,心想這兩隻腳趾肯定要長血泡黑指甲了。這所有的疼痛就先頂著,咬牙專注路況每一步路況的變化,分心不得。

天空仍飄著細雨,濕冷的溫度,終於撐到倒數第二個補給站,距離終點只剩8公里,比賽已進行了10小時33分。一進站就看到一位年輕跑者僅著一件背心,不怕冷地坐在濕路面休息,嘴上嘟囔著「頂多再一小時,再一小時就結束了」,志工也應和著加油,然後就看到他站起來飛奔出去,我快快完成補給後,順著他的後方也繼續跑出去。

通過最後一個補給站,僅剩4公里,我們都沒有停下來補給,這時我們都維持在四分半的速度,他仍在我前面高速地往下衝。剩兩公里時,我一鼓作氣利用下坡的衝勁超過他,互相鼓勵加油後,繼續往前衝,一直衝到跨越那羅溪的大橋時,我搞不清楚方向,轉頭詢問同樣衝過來的這位年輕跑者,他帶著我走正確的路,一起向前奔。邊跑邊聊到,他叫潘其宏,第三次跑鎮西堡,所以對路況很熟悉,這次成績照目前的進度,應該可以大破PB一個多小時,非常驚人,但這最後的兩公里已經快撐不下去了,兩條腿快炸開,我不斷鼓勵他撐下去,終點就快到了,他一度要我就加速超越他,我回他「我也累了,就跟著你這樣順順地進終點就好」,結果他可能就在我從後面催促下,絲毫沒有停下腳步地以四分半的速度轉進終點,然後我推推他往前先進終點,隨後我才進去,高舉雙臂登上王者之路的終點舞台。

最終以11:22:24完賽,總名次27/761,男子組名次26/666,雖然中間有幾段走得很沮喪,不過整理來說,卻是一趟很美好的超馬體驗,所有狀況都在掌握中,有達到原本預期的輕鬆跑旅的目的。事後大會為鼓勵跑者,在原本的第1-10名總排頒獎後,再增列11-25的總排名次,破例男子組錄取到第25名,於是我名符其實地成為落選頭。說遺憾倒也不會,因為這總排名次原本就不是我所預期的,且潘其宏以漂亮的破PB一小時的成績完賽,這個獎才是他應得的,非常恭喜!

回家後看里程分析,發現第79公里竟花了20分鐘才完成,那一公里到底是鬼打牆還是怎麼了,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時間浪費在哪裡?太糟糕了。有了這次經驗,下回應該就可以破一下場地紀錄了。


◎抵達終點


◎完賽獎牌與完跑證明


◎進終點與潘其宏合影,恭喜破PB一小時


◎與400馬達標的小戴姐合影,這場她也以女總四獲得好成績


◎終於可以誇口贏SUB3的啟芳(中)與新朋友簡任鋒(右)一匹馬的距離,開心呀!


◎與秋元哥合影,接下來的賽事一起加油!


◎鎮西堡100K的代言人素真(中),整場看她忙進忙出,非常盡職


◎連跑兩年鎮西堡100K的Joe,今年也小破PB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ono5510&aid=131615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