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無緣遇見更好的自己─2019台北馬拉松
2019/12/19 22:32:49瀏覽3615|回應0|推薦23

 

今年首度達標銅標賽事的「台北馬拉松」剛好與「東吳24小時超馬賽」撞期,另外一直想跑的「沖繩100K」也是在12/15這一天舉行,所以當這三項比賽於八月初開始報名時,我一直在猶豫要報哪一場。

年初「台北超馬24小時賽」195.585公里的成績參加「東吳24小時超馬賽」甄選,自知入選的機率不高,畢竟近幾年超馬高手人才濟濟,但還是抱著孤注一擲的想法,看有沒有機會掙到一場免費的24小時賽;標馬部分,往年我都以渣打馬拉松為目標賽事,一方面報名費比較低,二方面天氣比較冷,比較適合當作達標的賽事,但剛升為銅標賽事的「台北馬拉松」今年特別開放全馬成績三小時三十分內的跑者有免抽籤的名額,也吸引我想提前開始標馬的賽程。

之前幾乎快一年的時間都是以超馬賽的訓練為主,標馬與超馬賽的練習與準備是截然不同的,也因為選擇比賽猶豫不覺的心態,一下子練速度、一下子累積里程,影響到比賽的準備節奏,似乎也註定跑不好的命運,不過這都是事後諸葛。

八月初先報名「東吳24小時超馬賽」的甄選,九月底東吳校方公佈那份備受質疑公正性的名單(這又是另一個荒謬到不可思議的甄選過程),確定沒有獲得入選後,也自知能力不足,於是趁著「台北馬拉松」免抽籤申請的最後一天,以神戶馬拉松的03:06:04成績來申請,改拚標馬,看是否能分配到A區的好位置起跑。

剩餘兩個半月的時間,由於工作與家庭都頗為繁忙,有一搭沒一搭地總共僅跑了640公里,包含6次的半馬LFD練習,雖然也將此次的目標定在破三,不過自知這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相配合才有機會達成,訓練量不足、賽前又聽說當天會26度高溫,所以心裏偷偷將目標下修成至少要打破2014年的PB(03:05:56)。


◎到NIKE NEO19店求到的02:59:00配速表,當天盡量跟上這速度

 

賽前

前一天岳父生日聚餐,吃了許多油炸食物,當時不以為意,只是照原訂計畫提早離席,回家準備隔天比賽的裝備與提早睡覺,養足精神才足以面對炎熱天氣的馬拉松賽。


◎這次穿MIZUNO WAVE DUEL GTZ馬拉松鞋來應戰

雖然睡前有吃了一顆安眠藥,但仍清醒著躺了一個多小時才睡著。清晨四點起床,只睡五個多小時,不過還好有確實睡著。輕手輕腳地吃早餐上廁所後,踩著夜色散步到兩公里外的台北市政府起跑點。

以我的成績,這次分到由B區出發,A區必須SUB3的成績才能進入,B區則聽說是03:00-03:30的成績區。到會場換完衣服後,為避免B區人潮擁擠,早早去寄物,開跑前40分鐘就到B區起跑線等待,這時B區人還很少,排到很接近A區的位置。

 

0-10km/00:41:31(晶片時間)

清晨六點半,氣溫19度,預計會越來越熱。1986年3月9日舉辦首屆至今,終於取得銅標認證的2019台北馬拉松,由柯文哲市長鳴槍起跑,A區跑者率先衝出,我通過晶片感應區僅花了六秒鐘。繞過台北101這些信義區我所熟悉地景,一開始我刻意壓速度,盡量將速度壓在每公里4:12,不要暴衝。

轉往開跑還不到五公里的仁愛路上,深井亨超到我身邊問「小賴哥今天要破三?」我回「是呀,希望可以達成」,SUB3的高手深井立刻情義相挺地說「我帶你跑」,於是在深井的領跑下,只要跟著他的速度,不用多想,穩穩地往前進。5公里完成時間20:37,每公里快了7秒,但自認狀況還不錯,就沒有多想,沒想到這些到後來都是會吐還給馬拉松之神的。


◎總統府前


◎感謝深井 (後方白衣服) 在10公里前的領跑

來到中正紀念堂約8公里處,跑著跑著,冷不防一陣強烈的嘔吐感夾帶著油炸味,從肚子深處直衝喉嚨,嚇得我趕緊吞口水將它壓下去,那狀況跟「台北超馬24小時賽」吐了九次的狀況一樣,只是跑標馬賽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嘔吐的狀況,心想應該是前一天吃太多油炸品,造成無法消化。

因為這陣嘔吐感,原本打算在10公里補給站吃的能量膠也吞不下,只喝了兩杯水就繼續上路,看過段時間可不可以化解掉這狀況。這時就看著深井的SUB3列車離我越來越遠,跟不上了。

10公里以41:32完成,雖然速度控制得不錯,卻早早就有個不定時炸彈帶在身上,不知何時會突然引爆,拖垮之前的所有努力。

 


◎中山北路上

10-20km/01:26:43(晶片時間)

轉到中山北路後,太陽漸漸升起,溫度也漸漸高起來,嘔吐感時時發作的狀況仍不見好轉,完全無法進食,連15公里處傳說中的珍珠奶茶補給站也錯過,只能再壓慢速度來應對。


◎努力將嘔吐感壓下來,還沒完全爆掉


◎看隔壁吃得下喝得下,真是羨慕死了!馬拉松就是比誰氣長的比賽呀!

轉到忠烈祠,看到「江湖跑堂」的加油團大聲為跑者們加油,我因為感覺很不舒服,就沒有多打招呼直接過去。接著又看到「森林跑站」的加油團,美麗的闆娘宜玫揮舞著加油棒,看到我大叫「小賴加油」,我也熱烈揮手回應,真男人嘉哲也在這裡為跑者加油擊掌,希望可以多少吸取一些神力,順利排除掉不斷襲來的嘔吐感。


◎忠烈祠前,感謝江湖跑堂的拍照

18公里處,另一位SUB3的高手、冬山河100K超馬賽總一哥─啟芳從我身邊飄過,我叫了他一聲,跟他說我一直覺得反胃乾嘔,感覺要跑不下去了,很想棄賽。他驚訝地說「還沒到一半耶,這樣就放棄了!」,我才猛地發現還沒半馬,心想再怎樣也撐到21K,再做決定,於是繼續提起腳步跑,只是這時速度已降到4分半的速度。

就這樣,20公里完成時間來到01:26:43,比預計破三的配速慢了一分半,可想而知後面會更慢。


◎啟芳 (前) 適時的提醒


◎與啟芳、欣展一起共跑

 

20-30km/02:20:14(晶片時間)

樂群一路的水門轉進基隆河濱,從這裡開始近15公里的河濱路線,與風勢日頭直接對抗的路程。雖然今年河濱的風勢較往年弱許多、太陽直射的機會也不大,不過對於已經漸漸喪失戰力的我來說,還是項不小的考驗。一進河濱的賽道,馬上轉為步兵模式,跑跑走走,速度也跌到5分半到6分速的不可思議慢速,仍然嘔吐感繼續持續,仍然甚麼東西也吃不下,只能喝水與運動飲料。21公里半馬完成時間01:33:16,已經比預計的SUB3配速慢了4分鐘,也確定這次台北馬拉松無法破三,整個人像消了氣的氣球,提不起勁奮力跑下去。


◎彩虹橋邊的裝置藝術「I LOVE U」,但其實跑過去時,我完全不知道,後來看照片,才發現原來有這景觀

擊潰自己永遠是自己的意志,不論身體狀況好或壞,如果意志先放棄了,之後再怎麼救也救不起來。半馬後已經沒有太多意願繼續跑下去,跑跑停停,這段路其實跑得沒甚麼記憶,只是不斷驅使雙腳動起來,完成這次比賽,成績已經不太在乎了。跑著跑著看到國宇也轉換成步兵模式,原來他也跑不下去,打算歡樂完賽就好。與他道別後,繼續混混沌沌地以5分多的速度跑著,已經不太去管被誰刷過去或刷過去誰。


◎大鳥的加油團

28公里出河濱轉潭美街,遠遠就看到穿著艷紅妖嬌露背短裙的大鳥在這裡擺加油團,提供跑者啤酒與可樂等補給,我又看到國宇不知哪時刷過我後,然後停在這裡開心地喝啤酒。大鳥招呼我進去喝啤酒,但我不習慣比賽時喝啤酒,當時的狀況也無法喝,所以揮揮手跟他婉拒,繼續用慢慢的速度前進。

20-30公里這10公里花了53:31才跑完,回家後看到整場比賽的配速表差點昏倒,怎麼樣也想不起來這段時間是怎麼鬼打牆的。

 

30-40km/03:14:46(晶片時間)

30幾公里左右,我又轉為步兵模式正走著,後面就聽到高志明大哥喊著「小賴加油」,高大哥如以往繫著「耶穌愛你」的氣球,開著320完賽的列車駛過去,我心想如果被高大哥超過,那代表這次台北馬至少要達BQ的目標也無法達成了,所以也跟著提起腳步跟在高大哥的列車後面,但就如之前說的,擊潰自己永遠是自己的意志,跑沒多久,心中的小惡魔又跳出來說「這場就放掉吧!不要這麼辛苦了,330完賽就好了」,於是又繼續轉為步兵模式。真不懂以前將自己從墮落消沉的意志中拉回來的力量到底去哪裡了?

出塔悠路水門後,轉到健康路的西松國中附近,這是新的路線,進到較密集的住宅區,沿賽道邊有許多當地住戶就站在自家門口幫跑者加油,由於賽道不寬,加油群眾與跑者的距離相當接近,深切感受到男女老幼群眾加油的熱情,這是在台灣跑城市馬拉松從未體驗過的新鮮經驗,尤其是在自己的城市獲得這樣親切的加油力量,也激起我向前的動力。

 

40km-終點/03:25:08(晶片時間)

由健康路轉往麥帥二橋,代表只剩不到3公里的距離,大安公園一圈而已。上到高架道路後,往年常常會與半馬後段班的跑者在這裡糾結一起,有些半馬跑者會跨過來全馬賽道,使用全馬的補給站,逼得全馬跑者除了拚速度外,還需要不斷大喊借過或閃躲,甚至發生衝撞意外。但這次工作人員將賽道區分得很好,也有派駐人員確實執行分道的任務,所以這段常塞車路線還算順暢,直達基隆路地下道。


◎出基隆路地下道

約700公尺的基隆路地下道,一進到裡面,混濁的空氣就迎面而來,加快腳步快速通過。出地下道爬上最後一個上坡就僅剩1公里,這時候拼再快都無法挽回成績了,就穩穩地看著終點拱門上的電子鐘時間跳過03:25,然後通過終點,轉身向來時路與志工們深深行一鞠躬,全程沒抽筋沒嘔吐、沒吃任何公補、能量膠一根也沒吃,最終以03:25:08出乎意料的成績完成台北馬拉松賽,總名次650/6990,男50-59歲組分組名次53/1284。

沒有爆掉過就不是跑馬人生。2019最後一場比賽就以沒達BQ,也沒破PB的爛成績完賽,還好全程平安。


◎離終點約200公尺


◎轉進終點


◎成績證明


◎完跑獎牌


◎與廣州馬創下02:15:02,力拼東奧參賽資格的真男人張嘉哲合影


◎與膽大黃張維與最速律師邱靖貽合影

 

後記

我的2019台北馬拉松其實後來有段小插曲,當我很黯淡地以03:25:08的成績進終點後,領了寄物、跟認識的跑友拍照打招呼後,也打了電話跟太太報平安,順便尋求一些跑得很糟糕的安慰。

太太一接到電話就告訴我,她姐姐現正躺在醫護站,要我去救她。我之前就知道太太的姐姐有跑這次的半馬,雖然她之前跑過幾次10公里內的賽事,也跑過幾次半馬,也進過幾次醫護站,不過都很順利平安地解決,所以我不太認為這次會有太大的問題,於是好整以暇地先去領完賽物品,然後去一個紅色大氣球下的大會醫護站。

一進醫護站就看到太太的姐姐,雙腳彎曲、仰躺在地面的地墊上,周圍圍了三位看起來像實習生的小女生,頭部一位、兩腳邊各一位,腳邊兩位正一人一隻小腿輕輕地搓揉、頭部的那位不斷地要姐姐吸氣、吐氣,那畫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要生小孩。我問清楚狀況,原來是姐姐完賽進終點後,發覺雙手雙腳抽筋,忍著劇烈的疼痛,臉色發白地自行走到醫護站要求幫忙處理。

這時有位男生,拿了一瓶氧氣瓶與鼻管,給姐姐吸氧氣瓶,同時測血氧濃度,一次測88、一次測90,血氧濃度都是足夠的,我就不懂為何要吸純氧。然後這位男生要我去裝一些溫水給姐姐喝,醫護站竟然沒有溫水,於是我又繞了迢迢遠路去市政府內的飲水機裝溫水,再回到醫護站給姐姐喝。

回醫護站,三個小女生繼續要她吸氣吐氣、然後不斷輕輕地搓揉大腿,姐姐依舊臉色扭曲的兩腳劇烈抽筋中,我都看不過去了,於是大聲問三個小女生,有沒有任何點滴可以快速補充電解質,三個小女生只說有讓她喝一點舒跑,我回說舒跑糖分太多,無法立即解決電解質缺乏的問題。三人支支嗚嗚不知道如何反應,又繼續要她吸氣吐氣,裡面工作人員比病人還多,卻沒人來處理這抽筋的狀況。

有在運動的人都知道,抽筋時,就是要想辦法鬆掉緊繃的肌肉與筋骨,要病人吸氣吐氣是沒有任何鳥用的。於是我乾脆自己來,先將彎曲的兩腳輕輕放直,彎著應該更容易抽筋,從兩腳腳掌開始用點力道按壓,腳踝也扭轉一下,然後同樣用點力道按壓左小腿肌肉、慢慢延伸到左大腿,左腳感覺比較鬆了後,同樣動作換右腳。期間我每做一個動作,就告訴姐姐接下來要怎麼做,雖然她臉部扭曲地忍著疼痛,但仍回覆我,她知道了。旁邊那三位小女生一臉驚訝地看著我,也沒有要過來幫忙的意思,心想這男的是來亂吧....

在我放鬆兩腳後,姐姐在攙扶下就坐起來了,我繼續幫她放鬆大腿內側的肌肉,一樣要用多少力道、要如何壓,都不斷告訴她,小女生們仍靜靜地在旁邊,其他工作人員也沒要來幫忙的意思。

在裡面耗了一個多鐘頭處理抽筋問題後,姐姐很快就可以起來坐在椅子上,然後自行走出醫護站,我還塞了兩顆電解質補充錠給她含著。

第一次到醫護站,原來銅牌賽事的醫護站是這樣噗嚨共,也算見識到了,沒事還是不要隨便進去,免得沒處理好,還受一肚子鳥氣。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ono5510&aid=13131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