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駁「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關於《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回憶錄》一書的公開信
2009/08/14 07:17:35瀏覽3352|回應0|推薦1
 

公開信(1995年)內容如下:

去年秋天,曾經擔任毛澤東的保健醫生的李志綏,同時出了中文版和英文版的回憶錄。英文版由美國的 Random House出版,書名「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毛澤東的私生活)」。中文版由台灣的時報出版社出版,書名是《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回憶錄》。這本書的出版引起美國媒體的高度重視,在出版前夕,New York Times頭版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週刊刊出全書摘要。一些知名的學者也紛紛發表書評。哥倫比亞大學教授Andrew Nathan(黎安友)更是積極參與這本書的出版並特別為它寫了前言。
 
這是一本以醜化毛澤東和毛澤東領導的社會主義為主旨的書。李以毛的私人醫生的名義,對毛的性生活描繪了一些所謂內幕醜聞。用男女關係的問題,攻擊政治上的對手本是常見的手法。80年代初,中國出現了非毛的潮流,社會上關於毛的私生活議論很多,也起了一些短期的作用,但十年之後,毛澤東又成了廣大中國人民最尊敬的歷史人物。很明顯的,多數中國人民尊敬他,並不是因為他是沒有七情六慾的聖人;那些力圖醜化他的人,之所以至今還仇恨他,大約也不是基於他私生活方面的原因。
 
對歷史人物性生活方面的人身攻擊,一般而言沒有反駁的必要。然而書中那些無中生有的「醜聞」竟成了美國媒體注意的焦點,無論是記者的報道,或黎安友等學者的評論,都津津樂道地轉述李所公佈的獨家秘聞;指控毛澤東是荒淫殘酷的封建暴君,共產黨行殘害人民的暴政等等。讀過此書,我們發現中英文本有一些微妙的出入,而可看出這本書對毛澤東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和污蔑,已經遠遠超過了表達個人意見正當的範圍。此外,在主流傳媒中為此書造勢捧場的文字,特別是一些以「中國通」自居的學者和記者借題發揮的種種謬論流傳甚廣,不僅醜化了毛的形象,也侮辱了廣大中國人民。如黎安友的前言,便是一篇嚴重辱華的文字,通篇充斥著美國人文社會科學界流行的對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的八股偏見,充分暴露了文化帝國主義者對中國人的輕蔑。對於這樣的論調,應該有中國人迎面作出批駁。站在二十一世紀的門檻上,中國面臨一個歷史的時刻。李和黎的言論不是孤立偶然的現象,其中反映了一些所有關心民族尊嚴和前途的人都必須面對和思考的問題。以下是我們對這本書和其中涉及的幾個問題的共同看法。
 
            書中內容究竟有無根據?
 
李志綏醫生對毛澤東的指控和攻擊究竟真實性如何?這一點可以從李醫生的行文和中英文的差異來判斷。這本書以暴露毛私生活的醜聞為號召,但所謂揭發醜聞,往往只是在回憶所見所聞的中途插上一句對毛的性生活的駭人聽聞的描述,而沒有拿出可資佐證的事實材料。正是這些沒有根據的描述,成了主流媒體熱衷傳播的所謂醜聞。舉例而言:全文在很多地方一再提到毛澤東參加舞會,有很多年輕的文工團員和他共舞,這本是中國民眾知道的事情。敘到這裡,他總會提醒讀者一個他所掌握的獨家內幕,說這些年輕美麗的文工團員,很多與毛有性關係,有些「備感榮耀。引介親姐妹,共沾雨露」,但是像這樣驚人的獨家內幕,任何一個負責任的作者,都會向讀者作具體的事實說明,因為事關毛的形象及女當事人的名譽,也涉及廣大讀者的關心和感情。而李志綏醫生卻不交代:他究竟有什麼根據?在眾多傳聞之中,他親眼看到親身經歷的是哪一部分?
 
李醫生在行文之中,凡是他親自見聞的與毛有關的,即便平凡無奇的小事,他都詳細的記述,而且往往細得讓人難以置信。此外書中還有揭發其他人男女關係的內幕,如李銀橋、鄧小平等,他都講了細節,為什麼全書的要害,最驚人的關於毛的性生活的內幕,他語焉不詳,一筆帶過?因為他沒有掌握任何事實的根據。
 
          中英文本對照暴露了其中的弄虛做假
 
李志綏醫生的回憶錄,出了中英文兩個版本。仔細對照中文本和英文本,我們發現了一些重要的玄機。首先看到的是中英文本大體一致,但恰恰在所有最引人注意的有關毛澤東性生活的,也就是全書要害的地方,中英文本有重大的出入。且舉幾個例子。
 
在媒體中很引起興趣的一個「醜聞」是毛患有性病,並傳給他的女友。實際上原書不論中文本英文本都不敢直接說毛曾患性病。英文本提到毛有性病的只有一處:「性生活如此之多,性病實際上是不可免的」(英文本p.363),接下去就敘述毛染上了滴蟲病(而非任何性病)…,傳染給他不計其數的女友。在中文本裡相應的地方(中文本第349頁)卻沒有影射毛有性病的那一句話。中文本任何其他地方也都沒有敘述或影射毛有性病的文字。
 
可是,黎安友的前言卻偷天換日地說:「…性病在毛的女友中蔓延。」對於這句話,中譯本改成了「滴蟲病在毛的女友中蔓延。」為什麼李志綏要改黎安友的前言,在中文本裡把性病兩個字刪掉。道理很簡單,滴蟲病是由寄生蟲引起, 很容易通過衣物傳染, 而不是什麼性病。如果毛有性病,李志綏醫生一定能說得出病名。李志綏不敢公然造假說毛澤東有性病,於是不惜擅改黎安友所撰前言。至於英文本前言中所謂毛有性病的醜聞,完全是為了在英文媒體造勢的需要捏造出來的。
 
書中說毛行道家採陰補陽的房中術,中文本是這麼說的:「毛在(67歲)那時成為道家的實踐者,性的功用是延年益壽,而不單是享受」(中文本第343頁)。英文本卻在這一句之後,加了一句:「他最高興和最滿足的是和幾個女人同時共睡一床,他鼓勵他的床伴,介紹其他的女人來集體性交,說是可以健身益壽。」(英文本p.358),英文本中講到集體性交的還有一處:「就在這文革高潮時,毛有時和三個四個甚至五個女人同眠。」然而就此一句,沒有任何解說,怎麼樣看到的,誰看到的,完全不提。中文本則全書從頭到尾沒有集體性交的說法,原因很明顯:中國人一眼就會看出個中破綻。而李在BBC電視節目訪問中是這樣說的:中國的農民沒有其他的娛樂,(性)是唯一的消遣。姑不論中國農民究竟如何,這樣的說法首先暴露了李志綏本人是如何的心態。
 
            這是本什麼樣的書?
 
由中英文對照看,這是世界出版史上少見的書。英文版列出原著人是李志綏,英譯者戴鴻超;中文版本的封面列出的原著人是李志綏,英譯戴鴻超,中譯李志綏,然而沒有說明哪一個文本是原著。如果原著是英文,為何要有英譯本?如果原著是中文,為何又有中譯本?何況中英文本之間有很多的出入。我們認為,這本書名為個人的回憶錄,實際上可能並不如此單純。英文本在前言中指出黎安友從頭就參加了本書的出版,另外還有專人負責參考核對已出版的有關毛的著作,其中一個外國人參與了英文本的寫作,另一個中國人參與了中英文的加工。在中文本的謝言裡卻不提這個內情,也忘了感謝那個中國人的貢獻。從英文本與中文本不同之處可以想見,有人根據中文材料改動加工,上文舉了幾個所謂「醜聞」的例子,中文本沒有,卻硬編造出來塞在英文本裡。除此之外,英文本(p.314-315)有一條與毛的私生活無關的醜聞:鄧小平在59年廬山會議期間,讓一位護士懷孕,後來強迫打胎;中文本把這一段也刪掉了。
 
書中關於周恩來鄧穎超的描述沒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內幕,但行文之間,對二人卻儘是人身攻擊的用詞,罵周是毛的奴隸,對毛唯命是從,是奴性十足的忠犬,一付老門房的模樣,周的夫人鄧穎超極端自私自利,邀寵固位,是泥鰍樣的人物。
 
              聽其言而知其人
 
李志綏在媒體中被包裝成一個誠實的人,說他的的回憶錄是誠實的記錄,但從李志綏的言行看起來,實在與誠實相去太遠。李志綏在毛身邊二十多年,得到毛的信任,更是汪東興的親信,參與了上層的派系機密,就連絕密的逮捕四人幫的行動,他也參與。毛去世以後,事業受到了些挫折,失去了院長的高位,之後來到美國。毛生前他跟著毛澤東和共產黨走,被視為毛澤東思想和共產主義的忠實信徒,到了美國,又能得到反共學者的寵信,靠醜化毛澤東共產黨來謀生致富。
 
此書有兩個版本, 兩種內容,處處玩弄手腳。這樣的作者分明是欺世盜名的騙子,怎麼能說是誠實可信的見證人呢?當然,政治信仰是個人的自由,任何人也都有覺今是而昨非的權利。但是做人要有基本的人格,作為中國人更要顧惜民族的尊嚴。李志綏為了私利不顧醫護人員的基本信條,在書中公開有關毛的生理健康的種種材料。他把因工作關係而獲得的國家機密當作可以出賣的商品;他夥同帝國主義反華的人,捏造事實,對毛澤東進行污蔑和人身攻擊。不論是根據中國還是外國社會的道德價值和法律的標準,這樣的言行都是正直的人所不齒的。
 
黎安友把李志綏污蔑捏造的回憶錄吹捧成是記錄史實的著作。說是比照其他著作可以證實書中的許多細節,但這本書原本就是參考對照其他的著作寫成的。英文的謝詞中已經透露。與其他的材料符合,又能證明什麼,黎安友的說法,實在是信口欺人之談。他把李志綏有關所謂醜聞的議論說成是具有獨特的歷史價值。我們認為這是違背學術基本原則的做法。
 
李和黎的言論不僅是攻擊毛澤東,也是對廣大中國人民的莫大侮辱。他們把毛澤東時期的中國全盤否定,把社會主義說成是一項災難。解放後的中國比國民黨時期不進反退。按照他們的邏輯,難免得到一個結論:生活在共產暴政之下的絕大多數中國人民,或者是敢怒而不敢言,或者是愚昧無知。更有甚者,黎先生的前言充分暴露了歐洲中心主義者的偏見和對中國人的輕蔑。他惡毒地辱罵毛澤東和他身邊的人:「女人如上菜般輪番貢入」。全國的黨軍政治處徵召大批少女獻作他的床伴;同時卻吹捧李志綏的「外國氣質和西方的儀態」,在「板著臉的」中國人間特別突出。在他的眼中,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是愚昧無知的農民,只有少數象李這樣有西方訓練和外國氣質的中國人能和他一起把中國人民帶向現代化的前途。黎的周圍環繞了一批所謂民運精英致力於他所策劃的「憲法項目」。在他的眼裡,億萬中國人民,努力建設自己的國家,但只有他黎安友才能為中國人民的事業做歷史的裁決。他根據一個醫生的「醜聞」就可以全盤否定中國人民的道路。
 
另一方面,文化帝國主義者也需要李志綏這樣的中國人,去代傳西方的福音。可憂的在中國象李志綏這樣的人還不止一個兩個。李志綏自稱要為歷史做證人,揭發中國共產黨的暴政,這樣的歷史證言,竟然先靠人捉刀,用英文發表,然後出口轉內銷,翻譯成中文。中國人要詆毀自己中國人所走的道路,竟然要在外國電視上來進行。美國的主要媒體,像CNN,紐約時報,和黎安友這樣的學者,都變成了第三世界國家的政治歷史道德領域的裁判官。
 
              毛澤東是中國人的光榮
 
毛澤東是中國和世界歷史上一位偉大的人物,廣大的中國人民,因為中國出了一個毛澤東這樣的人而感到光榮。人們之所以尊敬他,懷念他,是因為他有一個崇高的政治理想,並為了實現這個理想奮鬥終身。在奮鬥的過程中表現了令人折服的勇氣、魄力和無私的品格。更重要的,他讓廣大人民看到了光明和希望:一個公正平等的社會完全是可以實現的。而今天有人所以還要污蔑他,攻擊他,正因為那麼多的中國人仍然尊敬他,懷念他,嚮往他所指出的道路。
 
對政治人物進行嚴肅的評價,應該問的是他在公共領域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而不是用卑鄙的眼光去猜測他的內心深處在想什麼,關起門來在做什麼。今天一些反毛的人再次想用性關係的問題來攻擊毛澤東,但作為一個歷史的人物,恰恰是在婦女解放的領域裡面,毛澤東的理論和實踐,在解放後的中國帶來了全世界矚目的成就。讓人們看到了性別歧視的制度性的根源是可以被清除的,男尊女卑的觀念是可以被打破的。蓄妾、娼妓等歷史悠久的社會現象從新中國的土地上消失了。這樣的成就不僅與舊的社會不可同日而語,與世界各國相比較,也是足以讓中國人民感到驕傲的。
 
黎安友說這本書是至今為止最能暴露毛澤東真實面目的書,我們認為這本書所暴露的不是毛澤東的真面目,反而恰恰是李志綏和黎安友墮落和下作的真實面目。
 
無可否認的,百年來,備受強權欺凌、宰制的一個弱國,在半個世紀多一點的時間裡,變成了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強國。這完全是因為在毛澤東和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民眾之中激發了民族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熱情,走出了一條帝國主義者所不願見到的道路,也取得了黎安友的前輩的文化帝國主義者所不曾夢想到的成績。
 
中國正面臨了極其光明的契機但前途道路上也不免險惡的風浪。之所以光明,主要是因為在毛澤東領導之下,走了獨立自主的道路,過去的血汗,打下了民族振興的基礎,之所以有危險,就在於帝國主義者不願見到中國的興起,而中國人裡面還有太多人甘為他們的文化先鋒,在中國民眾之中散佈文化帝國主義者的論調,把民族主義說成是義和拳思想,把社會主義說成是災難。黎安友李志綏這一批人今天所以如此囂張,無非是他們認為中國人民和政府軟弱可欺,對於這樣的侮辱和挑釁,大約總是處之以沉默和姑息。行動才能禦侮,團結才有力量。對於這樣的行為必須迎頭痛擊。否則,媚外求榮的歪風將越吹越甚,文化帝國主義的盛氣更將不可一世。
 
公開信署名者(部份名單):
 
花俊雄,紐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巫正夫;李騰芳博士;譚南平;王中平,落杉磯華夏政略研究會;李榮武;王津平,統一聯盟秘書長;韓東平;龔忠武博士;黃嘉平;董敘霖博士;王春生,亞太婦女小組;葉先揚,加州大學教授;翁啟元博士,華盛頓戰略研究會;楊重光;王曉波,海峽評論社長,世界新聞大學教授;許建康;程君復,天普大學教授;黃哲操,紐約市立大學教授;李和;桑湘明;王麗清,亞美藝術基金會執行理事;徐守騰;張聖輝博士;楊高雄博士;景埃埃;王顏鑄,霍華大學教授;居乃虔;林長傑;蘇慶黎;趙;董慶圓博士;陳映真,人間雜誌發行人;張世雄,中華兩岸文經貿促會秘書長;劉生余博士;林國炯博士;朱立創;毛鑄倫,統一聯盟主席,中興大學教授;姜思章,統一聯盟執委;林碧芬,統一聯盟執委;梁電敏;林書揚,政治受難會創立會長;林麗峰,政治受難會現任會長;陳欽賜,統一聯盟執委,中醫學院教授;唐志遠,教師人權促進會會長,統一聯盟執委;廖天欣,遠望雜誌社長;張敏生,統一聯盟經委會召集人;汪立峽,勞動黨中常委,中櫪服務中心主任;張健行博士;印鐵林;潘家牛,亞美文化協會;關文亮;許登源;孫大成,紐約大學機械系教授;戴新生,中國科學院數研所研究員;雁湫博士;凌志;朱眾惠;蕭文鸞;阮建平;林梅芝;繆思丹;遲中博士;金寶瑜,密西根社區學院教授;顧維寬博士;沈頌祺博士;周本初博士;謝宗海博士
 
1995年2月17日


(From 華夏文摘
http://www.cnd.org/HXWZ/ZK95/zk62-2.hz8.html)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uest1937&aid=3223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