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命運 • 七月壽星音樂家 Gustav Mahler
2020/07/30 14:28:29瀏覽1210|回應19|推薦94

     上天很公平,時間一天天地過,每個人都會變老,你我都會。

     然而上天也很不公平,沒有人生而一樣的命運。

     有人含著銀湯匙出世,富貴一生。然而也有人出生在邊緣家庭,一世無法擺脫貧困。

     有人一輩子謹守本分,然天外飛來橫禍因此失去美滿人生。可也有人壞事做盡,卻是吃香喝辣快活一輩子。

     人的命運究竟由誰決定?命運有公平可言嗎?

     我的人生哲學是把每一天過好,不傷春悲秋,也不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而且我是 “天助自助者” 的最忠信徒,好事不會平白無故掉下來。

     但隨著年歲漸長,我逐漸體認到人的作爲並不是單單自己的力量就可成就的。不可知的運氣,或者説是命運,也決定了人的作爲。不然因爲新冠疫情失業的人們,該怎麽解釋他們的失業呢?

     命運這個不可捉摸的物事,不一定主宰了一生的作爲,但絕對有一定的影響,這也是我對大師馬勒的音樂的感想。

     七月壽星音樂家,頂頂有名的交響樂大師 Gustav Mahler (馬勒),1860年生於奧匈帝國中波西米亞的小鎮 Kalischr,這個小鎮位在今天的捷克領土中。

     馬勒的母親出身上流社會,但身體有缺陷因此嫁給馬勒的父親,一位平凡的釀酒商人。馬勒並沒有幸福快樂的童年,除了拮据的家境,小小年紀便經歷許多不幸。他的父母婚姻不和睦,他看著父親虐待母親,常年不變。馬勒有十三個手足,然而過半數早夭。成年後他心愛的弟弟又因病早亡,嫁出的妹妹也不幸早逝。

     在這般低迷的環境中,音樂成了馬勒的慰藉與心情出口。他四歲時在外婆家接觸到鋼琴,自此愛上它並勤加練習,奠定了他日後的基礎。有此一説是馬勒傳承了母親的氣質與心思,堅毅努力,因此成了一代大師。

     十五歲的時候,馬勒到維也納音樂學院學習,也在這裏結識了大他三十六歲的大師布魯克納,成了忘年之交。音樂學院畢業之後,他失業兩年,之後第一個工作是在一個三流的劇院當指揮,也就此開始他一生的指揮家生涯。縱使在三流的劇院指揮,他也堅持一定的水準,簡單地說就是有敬業精神。過了一段時間,他回維也納大學進修,之後又在各地繼續指揮的工作。直到有了名聲,37 歲時當上了維也納皇家歌劇院的首席指揮,然後成了皇家歌劇院院長,之後的十年,是他功成名就的輝煌日子。

     馬勒的敬業,讓我蠻有感觸的。根據我的觀察,大部分人的第一個工作都不是夢想的工作(dream job)。但若能屈能伸,不論事大事小努力做好,終究會有機會的。馬勒的故事就是一個好例證。

     馬勒結婚得晚,四十出頭才結婚,小他十九歲的夫人是才貌兼俱的 Alma Schindler(阿爾瑪),精通藝術與音樂。看似娶得美嬌娘,自此王子與公主幸福在一起,然而並非如此。阿爾瑪活潑外向,馬勒重於精神層面遠超過物質,這對夫妻無可避免地不同調,終至阿爾瑪出軌。雪上加霜的是兩個女兒其中之一早夭,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在馬勒的一生中不斷重演。

     可憐的馬勒,自小經歷父母不睦,手足早夭,成年之後又得辛苦爲五斗米折腰。好不容易苦盡甘來,功成名就又娶了美嬌娘,但幸福卻是如此短暫。屋漏偏逢連夜雨,馬勒也因對樂團成員要求嚴格,再加上人際手腕不圓滑,年近五十的時候在維也納丟了職位,轉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與紐約愛樂的指揮。但美國經驗於馬勒並不如意,加上心臟病,不久之後他又回到歐洲,病逝於此,那年是 1911 年,大師才 51 歲。

     是自小經歷了過多的生離死別,加上生就被人歧視的猶太裔,馬勒短短的一生中的經歷坎坷,不可謂不苦。這麽多的打擊,不難想像對一個人性格的負面影響。馬勒仿佛在烏雲下過活,心境創作都帶著一抹灰。

     雖然我們都被教導要有正面思想,要有正能量,但像馬勒這般自小就經歷了生離死別,以及種種不由得他的打擊,我不免要懷疑要如何有正能量?想起家境富裕,一生順風順水的孟德爾頌,是多麽大的對比啊!

     馬勒的創作都是在指揮工作之外擠出時間完成的,因此他著眼於創作他認爲最有價值的作品交響樂。除了交響樂與藝術歌曲,他無其他的作品。他完成了九部交響樂,越到後期越是大部頭的作品,長度也超過傳統的篇幅,例如第八號的千人交響樂。他的執著,他的堅持,他的心靈的苦悶不安,他的激情澎湃,通通可以在他音樂裏聽到。作爲一位後浪漫派大師,他爲傳統浪漫派畫下句點,開啓了二十世紀的現代樂派。

     馬勒的音樂是嚴肅的,寧靜的深夜裏聆聽,白日裏的失意挫折或許都會被撫平。

 

Mahler Symphony No 5, 4th movement Adagietto

第五交響曲第四樂章,小柔版,是1971年電影〈魂斷威尼斯〉的電影配樂,也是馬勒的作品中最常被演奏的曲目。

 

Mahler Symphony No 3, 6th movement Adagio

第三交響曲的第六樂章,平靜又充滿感情,原本馬勒標的標題是〈愛對我説〉。我很喜歡的樂曲,帶來心靈的平靜。

 

Mahler Symphony No 1, 3rd movement Funeral March 

     這首第一號交響曲的第三樂章,葬禮進行曲。主旋律是我們大家都很熟悉的〈兩隻老虎〉,但由大調變小調。馬勒改編於一首波西米亞的傳統歌謠〈賈克兄弟〉,歌詞原意是賈克兄弟,你還在睡覺嗎?趕快起來!不過到了這裏卻是慢吞吞的步調。

     這首曲子的創作來源是法國版畫家Jacques Callot 卡洛的創作〈獵人的喪禮〉,幫獵人送喪的都是森林裏的動物,表面悲傷,但内心是很高興的,非常諷刺。馬勒改寫了童謠,原本輕快的步調卻成了黑暗的沉重步伐,再加上兔死狐悲的隱喻,在當時初演時讓人無法接受。

     但馬勒從不放棄自己的作品,他堅定地說:屬於我的時間會來的,總有一天,大家會對我的作品刮目相看。

     馬勒說對了,他的作品不但傳流下來,更在音樂國度中永遠佔一席重要的位置。

     最後讓我以中國作家肖復興的一段話作爲結束:馬勒的音樂,讓我想起的是心靈,是田野裏開滿鮮花也布滿荊棘的心靈,是上天中有仙女翩翩飛舞,也有群魔亂舞的心靈,是在他送葬的路上還在狂風暴雨大作而在靈柩下葬的那一瞬間忽然日朗天晴奇蹟般的心靈。這時候,無論面對布魯克納,還是面對馬勒,你都不由得會雙手合十,垂下頭來。

 

( 休閒生活音樂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ueribbon1031&aid=14371066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8 04:14

對愛馬有著深深的歉疚,每當月初時,我總認為還有大把的時光可以揮霍。

誰料俗務纏身,匆匆又已月末,我就像是幼時開學前夕,才在趕寫暑假作業的不聽話小孩。

馬勒的曲調果真帶點嚴肅,是那種沉穩的靈魂訴說,很適合夜晚聆聽。

也很適合我此時帶點陰翳煩惱的心境,馬勒的音符輕輕撫過我的心房,知道我此時與哀傷緊緊依傍。

您應該已在趕寫下月新文,先不用給我回覆,我但願能有更多的迴響,而不是流於交差了事。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28 13:51 回覆:

繽紛千萬不要有回應的壓力,來部落格隨意就好,真的。

感謝妳是我的忠實聽衆,並且願意嘗試聆聽我介紹的音樂。

我挑的都盡量平易近人,長度也不是太長。但每個作曲家各有風格,像馬勒,就找不出輕鬆地小品。

這也是大千世界縮影吧,不同的人給世界帶來不同的顔色。

呵呵,我和繽紛一樣,每篇文章都是月初拖到月底,然後吊火車尾。

繽紛爲了什麽事情心情灰色呢?若有煩心的事,可以早早過去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1 17:26
親愛的愛馬: 邀請妳來拉拉手,有空寫一篇,等妳的文章唷。。。引用文章:輕裝上路,與世隔離一段時日,你想帶上哪兩樣寶貝?— UDN部落格拉拉手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22 14:14 回覆:
謝謝 Siena 來拉手!很久沒熱鬧了,當然不能錯過。給我一點時間,我把八月壽星音樂家寫完先,接著就是拉手文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1 13:35

我是覺得

不只個人的命運是"天"注定~就算人類的歷史~也就是一部早已編排好的劇本~全世界照著演一遍而已

中間可能有選項~選了A會怎樣~選了B則是另一個結果

我們投胎來一遭,能做正確的選擇~改變了前世的錯誤~才能有更好的來生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22 14:23 回覆:

大少爺説得真好,人類的歷史也是早就定好的。

其實那裏不是呢?宇宙萬物的生與滅,相信自有其定律。

有沒有來生呢?我想,如果這一世過得有滋有味,那麽過世之後一定要爭取來生的。但若是這世過得苦不堪言,那麽還是別有來世了!

因此,這一世要好好過好,給未來的自己一個好的機會~


Sir Norton 解語花+跳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9 14:44
您這一套路已經寫了不算短的時日,我想像有一紙「懶人表」歸納分類各樂家屬性,諸如作品方向(保守),專攻(駡人),性向(近瘋),生活(吃貨),婚姻(小王)等等等,聽眾可依圖索驥去聆不同樂家。😍👏👏👏👍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20 14:02 回覆:

人生紅白場不也都是模子套出來的 ; 珠聯璧合,百年好合,永浴愛河,流芳百世,浩氣長存,名垂千古。

或者說,人生也是模子套出來的;滿月,周歲,就學,功名,姻緣,子女,事業,終老。

是人本就在模子裏,不是我把他們套進去的啊。


blue phoenixe我的兩個寶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4 05:59
 好感人的勵志故事啊
blue phoenix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14 13:14 回覆:

謝謝藍鳳凰的駐足及留言!

人有無限的潛力與韌性,任何成就都有可能。

但像馬勒如此艱苦的一生,實在太辛苦了。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7 17:10

真實人生的樂章

我覺得愛上馬勒真的是不容易,尤其是年輕人。他的許多樂曲沒有重複的主旋律,時而民謠風,忽而轉入峻峭峽谷,時而花草芬芳,下一刻又步步逼迫。  簡直不倫不類,前後無關....

但想一想,真實的人生,不就是這樣的嗎?哪裡會有主旋律,只有一連串命運的安排,時而甜蜜,再下來,衝擊和痛苦又難免....

中年後的我們,就可以「活在當下」地欣賞他的轉換,整體來感受,是真實,巨魄的人生樂章。

還有奉勸歷經生離死別的中年男子,不要輕易娶一個小你19歲的年輕妻子,簡直是老來找砒霜吃。  很容易一命嗚呼。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09 14:32 回覆:

Siena 重出江湖,這一天讓我等好久啊!

音樂,藝術,文學,創作者與欣賞者藉著作品在心靈上溝通,雖然這個溝通是看不見的。

年輕的時候,我覺得欣賞音樂藝術或閲讀,都是學習。學習創作者們的才華或精神。

現在不這麽想了,作品是創作者的心聲,我們何妨做個純粹的聆聽者。有無聽懂看懂,能否讀懂創作者的心聲,都沒有關係。世上知己難尋,能不能懂,也要靠緣分。

妳回應的最後一句真是直接啊!各有所圖的婚姻,若是雙方都能各取所需,而且 “文明” 地遵守合約,理論上不會有問題的。但若合約沒訂好,或是任何一方蓄意不遵守合約,那是真的麻煩。

我下一篇文章就以條件說的婚姻爲主題寫一篇。


何希奇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3 14:23

馬勒以交響曲聞名,但我更喜歡他的一首小品,是他15歲讀維也納音樂學院時所作的鋼琴四重奏,雖然第二樂章未完成,而是由後來的俄國作家Alfred Schnittke 將之完成。我特別的喜愛他這首青澀時期的作品。

謝謝愛馬每個月的音樂家分享 

I really enjoy!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04 13:41 回覆:

謝謝何希奇的駐足留言!

更感謝分享馬勒的鋼琴四重奏,我貼上原著,由鋼琴名家阿格西演奏。樂曲是十足的馬勒味道。

高興又認識一位愛樂人,希望常來。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2 16:33
若無兒女又離婚,不出席喪禮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們尚有一個女兒? 在孩子父親的喪禮上缺席了母親,嗯~ 我想,這個女兒必須很堅強才行。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03 07:58 回覆:

斯人已去,兩造都已安息,往事也隨風而去。

王子與公主不幸福的婚姻很遺憾,但這就是命運吧。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2 08:52
了解了,謝謝愛馬詳細的解說。

提到馬勒的至愛艾爾瑪沒有參加馬勒的喪禮,並且多活五十多年,又再嫁兩次,這樣的情節讓我好奇想知道更多,不知愛馬的參考書有沒提到這個部份啊?嘻嘻~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02 13:37 回覆:

新天新地不用客氣!

艾爾瑪是多才多藝的美女,多人拜倒她石榴裙下。她嫁給馬勒時正是他事業進入高峰的時候。他也爲她寫了許多作品。

她的出軌成了他的噩夢。兩個人雖然沒有離婚,但我看他們的婚姻也完了!


Charles Li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1 09:58

馬勒在台灣有不少粉絲,他的第九號交響曲,台灣愛樂人士一般簡稱馬九,印象2019年到現在就有三次演出,馬九倒跟馬英九沒什麼關聯,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也簡稱貝九。

多年前去亞得里亞海邊的斯洛凡尼亞(Slovenia)旅遊,斯洛凡尼亞之前屬南斯拉夫,更早則屬奧地利,其首都為Ljubljana,參觀市政廳時,當地的導遊說,馬勒1881年,曾到Ljubljana任職約半年,當時他就住在市政廳對面邊間那棟樓,照片上右邊,有三面旗子那棟即是市政廳。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03 07:35 回覆:

謝謝 Charles 帶來的具有歷史性建築的照片!

讓我把大作〈歐陸的十字路口-斯洛文尼亞〉網址放在這兒,大家可以一窺盧比安納這個城市的風貌。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108527493

我猜udn有許多隱性樂迷,想來Charles也是。馬勒住在盧比安納時是21歲,那時候的他應該還沒有穩定的工作。有文章曾經提到他曾在奧地利南邊的溫泉區的劇院指揮過,可不是成功不易。

他的出生地現在已改建爲一家小旅舍與餐廳,Mahler Penzion,網上頗具好評。或許將來我會爲自己規劃一個音樂旅行,造訪喜歡的音樂家們的故鄉。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8-03 07:50 回覆:

世界各處都有馬迷,馬小九如果有粉絲,粉絲們也是馬迷微笑

我的侄女拉小提琴,她大學時在加大柏克萊是交響樂團成員,這是我當時去聽她們演出時的門票。記得音樂會結束已是近午夜,我和她在路上聊音樂,一段美好的回憶。

她是念工科的,音樂是興趣,畢業之後到某個常春藤大學繼續念書,今年初已經通過博士候選人考試,是我們大家的驕傲。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