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多寡 • 四月壽星音樂家 Sergei Prokofiev
2020/04/27 13:32:23瀏覽1220|回應18|推薦82

     新冠病毒疫情持續,加州繼續居家抗疫。跟上個月比,最大的不同是現在大家出門一律戴口罩。雖然晚了一些,至少專家們終於承認口罩的功用,沒有繼續硬拗。也算是知過必改,善莫大焉。

     在我前兩篇格文裏,我曾在回應區裏提到自己的清潔細節,設法把病毒隔離在家門外。有朋友認爲我杞人憂天,戴口罩勤洗手就夠了,沒必要弄到神經兮兮。不都説是不乾不净吃了沒病,人都是有免疫力的呀!

     如同之前説過的,我不是專家,請不要把我的話當專家的建議。但我在這裏解釋一下如此做的原因,大家如果覺得合理,也請推廣我的理念,讓防疫更完全。

     從疫情爆發到現在,有人無症,有人輕症,有人重症,而有人不治。我們且先不談免疫系統複雜的機制,但以不乾不净吃了沒病的觀點思考(這也是疫苗的原理),一點點的感染是可以讓人發展出免疫力,對人體有益的。但問題就出在這裏,多少是少?一隻,兩隻,十隻,或是一百隻病毒?

     對於這隻新病毒,我相信沒有人知道多少是多,多少是寡。加上每個人的免疫力不同,不同的病毒數量入侵也會帶來不同的結果。我相信的是,以現在的疫情,出門一趟要一隻病毒都沒接觸到,不太有可能。而就算我在進門前把所有的東西都擦拭消毒,我也不相信一隻病毒都沒跟進門,因爲我們出門接觸到的東西太多了,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的都是。

     但仔細地消毒可以把病毒的量大大減低,不讓大量的病毒有機會進入身體,進而減低可能的傷害。臺灣話有句俗諺,猛虎不敵大陣猴,意思是凶猛如老虎,若遇上一大群體積與力道都不如它的猴子,也無法占上風。

     身體再强壯免疫力再好的,若遇上一大群病毒,而不是一兩隻,大概也無力抵擋。這樣的話,我們還是花點時間仔細消毒再把東西與自己帶進門。

     願天助自助者,疫情早日過去,大家平安健康。

     四月音樂家 Sergei Prokofiev (普羅高耶夫),生於1891年,距今一百三十年前。如同去年四月我介紹的拉赫曼尼諾夫,也是位俄籍鋼琴家與作曲家,兩人相差大約二十歲,都是浪漫派過度現代派的音樂家,也都以技巧難度高的作品著稱。

     普羅高耶夫父親是莊園管家,母親是家庭主婦會彈鋼琴。如同許多音樂家,他自小就顯現才華。十五歲不到就進了聖彼得堡音樂學院學習,既是才華出衆的演奏家,也是指揮家與作曲家。

     俄國十月革命之前,他在俄國各地演出,是位出衆的本土音樂家。但十月革命之後,如同拉赫曼尼諾夫,1918年自政治不穩定的母國出走到美國,之後到歐洲並在三十二歲時與西班牙裔歌手結婚。

     婚後第四年,因爲思鄉,接下來的十年裏他往返歐洲與俄國,直到1936年,在出走18年後又回到母國定居。之後他與第一任妻子離婚,另娶年輕女作家,不久後健康轉壞。但他沒有停止創作,在俄國的時日裏,是他創作的巔峰,直到1953年六十一歲離世。

     政治不穩定的國家,人才出走是必然的命運,中國近代史也有許多這樣的例子。歷史永是不斷重演,看著歷史,又讓我們想到什麽呢?而從政者是否也該從歷史裏得到省思?

     普羅高耶夫的作品是典型的現代派作品,也富有俄國元素。調性,音色,與曲式都與傳統的古典不同,有些音樂聽來並不是愉悅的,甚至是挑戰聽覺的極端。這樣的音樂,喜歡的人會很喜歡,但並不平易近人。

     除了演奏會的曲目,歌劇與芭蕾,普羅高耶夫也是現代電影配樂的先驅。他無疑是位音樂天才,作品也廣爲現代音樂家演奏,流傳深遠。

     讓我們來聽音樂。

 

 

上面的影片大概是普羅高耶夫最廣爲人知的作品,也是許多小朋友古典音樂的入門,〈彼得與狼〉。故事裏每一個角色都由一項樂器代表,音樂的快慢高低串起故事。聽似簡單的作品,是大師的造詣與無邊的想像力編織而成,其實不簡單。

以上的影片是普羅高耶夫的交響樂第一號第一樂章,雄壯又精巧,與三百年前海頓所創的第一代交響樂風格有不同,但仍有著傳統的古典。

 

這是普羅高耶夫寫的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茱莉葉,其中的騎士之舞。羅密歐與茱麗葉是莎士比亞名劇,騎士之舞是兩個戰鬥家族交手的一幕,之後在化妝舞會後羅密歐與茱莉葉相遇。

 

這是大提琴協奏曲,我家小尾巴的推薦。音樂並不是所有時候都讓人輕鬆愉快的,高難度的作品需要專注地聆聽去體會作曲家的心意。至於我們當聽衆的要以那個角度欣賞音樂,端看個人喜好。

 

上面的是年輕鋼琴家王羽佳演奏的鋼琴奏鳴曲第七號第三樂章,看看會不會敲中來這兒的某位朋友的靈魂。

 

如果上面的沒有敲中,這一首會不會。

也是王羽佳的演出,三號鋼琴協奏曲片段,時隔九年的演出剪接而成,非常有趣味。

 

      文章結束之前,我突發奇想。神戶牛排的牛聽音樂按摩肉才好喫,放音樂給植物聽它們才長得快,那麽是不是也有音樂可以嚇走病毒或讓它們不要長?看聽完這些神乎其技的影片與音樂,病毒也該對人類有點尊敬,所以就快快走了吧!

 

( 休閒生活音樂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ueribbon1031&aid=13286288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5 02:23

我覺得一首交響樂的情境轉折,指揮家也有極重要的引領地位。

小尾巴推薦的大提琴協奏曲,我不知道有幾個樂章?

但前1/3真的感覺很哀傷,連所有的演奏者都面帶嚴肅,不知訴說什麼?

也許大提琴本身的音域就較低沉,更沒有小提琴和鋼琴如此歡悅。

中段有一些磅礡氣勢,有敘述故事該有的起承轉合。

中後段有一小段美妙的狐步節奏,緊接著的快節奏很緊扣人心弦。

應該有三個樂章吧?那個大提琴主奏者真不簡單吶,應該說所有的音樂家要記住旋律都不簡單。

我如果還在強說愁的青少年時期,可能會選擇寂靜夜裡聽這首曲子。

但我現在聽力差了,而且耳機只有單邊聽得到,所以我上網除非必要,我都選擇安靜。

***

美國的新冠疫情有和緩一些了嗎?

遠水救不了近火,除了關心,請您務必要保重,闔家都要平安。

川普老是自以為是,我看他吃了奎寧後,最近的面相也改變了一些。

這種全球性的共業,一定要大家心存善念,善待地球萬物,和平共處,也許能去災消厄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25 08:55 回覆:

https://www.sin80.com/work/prokofiev-symphony-concerto 普羅科耶夫 e小調交響大提琴協奏曲op125

繽紛很有勇氣,這麽難的曲子都沒在怕!上面的鏈接是這首曲子的一些背景,我就偷懶一下借用。網路上還有一份論文是專門討論這部作品的,音樂世界的博大精深可見一般。

大師們作曲有許多因素在其中,與寫作相比,以音符說故事代替文字。因爲許多時候是抽象的,感受是什麽衹能聽者心領神會。

小尾巴拉大提琴,我問她普羅高耶夫的作品她選什麽?這就是她的推薦。呵呵,既然有問她,就要忠實寫出來大笑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25 09:13 回覆:

繽紛説到年紀對這首曲子喜歡的影響,我想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就昨晚而已,我和小尾巴把我們認識的古典音樂家聊了一遍,我喜歡巴洛克與古典樂派(哈哈,我從沒年輕過),她喜歡巴洛克與現代樂派,而且是無調性或接近無調性的她最喜歡。我有點驚訝,因爲她的哥哥也是一樣的偏好。

浪漫派我們則各有所喜歡的音樂家。

也許我會寫篇文章描述我們聊天内容,她長大了!

美國的疫情沒有飆升,但也沒有急速緩和,在我看來衹能算是持平。好吧,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經濟重開會有什麽影響。我是極端保守派,一定不會出門群聚的。

至於川先生和專家們的話,我將之打五折後再相信剩下的一半微笑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5 01:42

這個年輕鋼琴家王羽佳呀,我猜她應該是個個性鮮明俐落的人。

她的髮型和禮服都很時尚感,很有風格,也很性感,差點會讓眼球給迷失了。

她彈奏的曲風節奏都很有跳躍感,不知道眼神和手指如何能在琴鍵上不出錯?

第七號第三樂章的奏鳴曲,開頭的部份低音感較多,有如一頭野獸在低鳴。

亦有如驟雨欲來之前的雷聲悶響,但中段之後極有變化,我腦袋中完全就是卡通的圖像。

好像大野狼在追逐小白兔,慌忙的跑呀跑,死命的追呀追,嘎然而止的結束真是暢快。

***

至於第二支曲子,我純粹是臣服於她琴藝上的多端變化技巧。

感覺天空正上演閃電雷鳴,各種天候的競技秀,讓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

至於第三首演奏,這個影片剪接太棒了。

相隔九年的同一首曲子,小女孩從略帶青澀到性感沉穩,同樣的曲調依然流暢。

我想起我的曼谷自助行也相隔九年,因為寫遊記而拍了不少照片。

我看著我自己從臉色暗沉到逐漸明朗,體型從清瘦到膨脹到消腫。

歲月不知不覺在過,我們很難察覺其中的變化,照片和影片真是最好的存證呀!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25 09:34 回覆:

在 YouTube上可以找到許多王羽佳的訪談片段,她出生于北京,十四歲隻身到加拿大,二十出頭因爲代打大牌鋼琴演奏家演出,自此成名。

我們udn有鋼琴演奏博士,也有鋼琴演奏博士的娘,對學琴與音樂講評,我是大客串,聽聽就好害羞

這樣説吧,學音樂並不比其他學科容易。要在古典音樂界成名更是難。除非有天賦又喜歡,如果是被逼學琴,是走不久的。

這也是我的態度,喜歡第一,喜歡了之後,自然就會有動力想要知道更多,更上一層樓。

也許大家會問,錄音技術已經如此發達,有必要繼續培養音樂家嗎?我個人的感覺是再好的錄音永遠比不上現場演奏,每一位音樂家也都不一樣,因此古典音樂是一定要世代流傳下去的。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9 23:53

美國的疫情始終無法有效控制住~的確跟領導人的無知有絕大關係

但是在這個民粹復甦的世界

我懷疑他的無知反而受歡迎...然後大家自作自受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21 15:04 回覆:
對於附和川先生鼓吹疫情不嚴重的人,我希望有影藝公司願意製作一個實境秀,讓他們與川先生在醫院當模擬病人或病人家屬,最好還要有臨終模擬。然後再讓他們告訴大家,究竟可怕不可怕?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21 14:53 回覆:

這是一個公共衛生與公共安全的議題,人民有權利呼吸自由的空氣,但也有權利呼吸沒有病毒的空氣。

川先生真的不怕死嗎?不怕的話幹嘛沒事吃奎寧?

反正我早就認清,專家的話也要動腦筋篩選才決定能不能聽,小老百姓衹能自求多福。

至於不懂要裝懂的就當娛樂節目好了!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1 23:08

這隻病毒很可怕!

一點都不能心存僥倖

美國死那麼多人!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2 13:49 回覆:

病毒雖然可怕,如果大家配合同心抗疫,做好防護措施並嚴格執行衛生,也是可以好好控制的。

但遇上不懂卻愛裝懂的領導人,老是要硬拗最基本的常識進而誤導民衆,如此疫情怎麽有法得到控制?

現在經濟無法重開雖然讓人憂心,但不能本末倒置。先把疫情控制住,接著就可以在人民生命無憂的情況下很穩當地重開經濟,這才是穩紥穩打的做法。

我一個小老百姓看得到想得到的,這些世界知名人物會想不到嗎?我無言!

美國爲什麽疫情下不來?我很不客氣地說,公共場所與住家都消毒不夠。把病毒在人體外殺死,可比讓它進了人體再仰賴藥物治療容易得多。

唉,又駡人了!


石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動物狂歡節
2020/05/11 14:26
以樂器擬人化印象最深的是法國的聖桑,他的「動物狂歡節」以各種樂器模擬十四種動物,包括大象、烏龜、布榖鳥、驢子和袋鼠 …… 等等,樂曲生動,趣味橫生。
至於電影配樂則令我回想起少年時代觀賞過的「哈泰利」,是由約翰˙韋恩主演在非洲捕獸的故事,背景音樂至今記憶猶新,另一個生動的配樂您應該不會陌生吧,是「粉紅色頑皮豹」。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2 13:02 回覆:

説起電影配樂,1991年迪士尼卡通電影〈美女與野獸〉的開始是不是和聖桑的動物嘉年華的水族篇開始有些像?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2 13:17 回覆:

我沒看過〈哈特利〉這部電影,找到片段與動物嘉年華的大象篇放一起,雖然音樂不相像,衹爲有些趣味。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2 13:27 回覆:

有誰會忘了粉紅色的頑皮豹呢?讓我爲自己的舊文打廣告〈1970年代卡通微笑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0 03:21

我毫無音樂的造詣,充其量是外行看熱鬧,果然是卡通影片深獲我心呀!

普羅高耶夫和海頓的交響曲,曲風是有別的,但我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海頓是穩紮穩打,時兒悠揚,時而頓挫,節奏快慢交織著進行。

普羅高耶夫則一路栽種著小花朵,走在春光明媚的小徑上。

很幸運還看了一小齣芭蕾舞劇,並附帶了愛馬的說明,讓從沒涉獵過的我有著基本概念。

至於小尾巴推薦的磅礡交響樂,我得另外找時間聆賞,順便再欣賞王羽佳的鋼琴彈奏。

我不是個對古典樂曲會入迷的人,但愛馬的推介有口皆碑,我願跟隨您在門口張望。(不算入門)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0 12:46 回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0 13:35 回覆:

繽紛真的給足了我面子喲

文中貼的第一號交響曲衹有第一樂章,我把整首貼在這裏,掛保證繽紛會喜歡。

udn音樂造詣比我好的人太多了!我就是喜歡而已。

知道繽紛是我的粉絲,我寫文選音樂時都會想:繽紛會喜歡這個影片嗎?現在大概可以猜到一二得意

古典音樂分許多流派,好似我們的古典文學有唐詩宋詞明清小説一樣。要喜歡所有的文學作品大概不可能,所以説到底真的是喜歡就好微笑


石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斯拉夫曲風
2020/05/07 15:01
記得讀小學時曾看過一本漫畫書「彼得與狼」,對於彼得拿著以木塞當子彈的玩具槍去獵狼留下印象,長大後才清楚是普羅科菲夫的作品。斯拉夫音樂家與西歐尤其是德奧義的曲風還是約略可分辨菽麥,像全不是科班出身的「俄國五人團」大量採用民族曲風就是一例,其中又以穆梭斯基的「展覽會之畫」最為突出。
看完王羽佳彈完三號協奏曲由衷佩服,不免令我聯想起半世紀前獲慕尼黑鋼琴大賽首獎的台灣才女陳必先。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0 12:44 回覆: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10 13:08 回覆:

我第一次聽彼得與狼是大學時,純粹的演奏與旁白,還記得當時的驚訝,完全想不到樂器的特色可以如此擬人化。以現代行銷的觀念來看,每個大音樂家都該寫一兩首通俗的曲子,這樣大家就永遠記得了!

我最佩服普羅高耶夫的地方是他營造的音響效果與情境,現代電影配樂有蠻多他的影子。

古典音樂的演進,俄國五天王在歷史上絕對占了一席之位。畢竟如果衹是沿襲前人一成不變,就沒有新篇了。

我第一次讀到陳必先的故事是在焦元溥寫的〈游藝黑白〉,當年的環境能成就這樣一位音樂家著實不容易。我在網上找了很久,都沒有她年輕時演奏的錄影。在這放上她擅長的莫扎特,細緻的琴音讓人着迷。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5 03:55

我今天也先來呼應愛馬對防範病毒的處置態度。

我的生父在我二歲多過世,大約是1957年之間。

大人們都說他感冒,如今我才知道1957年曾經盛行亞洲大流感,體弱的他難以躲過,未及三十便過世。

我從小免疫力也不好,感冒未曾中斷,經常咳到胸腔無比痛。

免疫力也會影響專注力不集中吧,中學我常哈欠連天,無法專心聽課。

二十幾歲時還趕上A型急性肝炎流行,肝指數飆到奇高,每天的針藥費很快就花光我的存款。

有一晚還突然發冷,聽說也是免疫力的失調。

這種羸弱體質經過運動和調整生活習慣,已見改善。

這無聲無息,來去無蹤的隱形新冠病毒橫行全世界,無處不在,防不甚防。

聽說確診後不僅難受,還可能終生都具後遺症,老牙醫說...連走路都會喘。

寧可小心,不要惹上身,充分睡眠,飲食健康,出門需做的防備要齊全,遵守社交距離,勤洗手。

這些都是良好生活習慣中的一環,行之並不難,寧可小心謹慎,平安度過。

改天再來聽音樂,先預祝愛馬在溫馨的五月,母親節快樂!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07 14:11 回覆:

這兩天有點忙,回覆晚了!

感謝繽紛支持我的超保守抗疫態度

我出門戴口罩,手碰觸到東西後,馬上用乾洗手消毒。

買菜的時候,先把信用卡放在口袋裏,盡量不開皮包,也不碰手機,減少手摸過東西還沒消毒之前碰觸包包裏的東西。

到家後把東西表面擦拭消毒再帶進來,出門穿的衣服回家就洗。現在出門一趟都要先計劃好路綫,因爲是大事啊!

讀了繽紛的故事,想到小小的妳就失去生父,讓人十分心疼。病痛可不是不挑人,沒有憐憫。

健康這個事衹有靠自己,有病有痛別人都分擔不來,受苦的是自己。高興繽紛有運動的習慣。

美國有些地方的居民舉牌游行抗議居家令,不戴口罩口水直噴維持秩序的警察(這些警察真可憐),口口聲聲說病毒有什麽可怕,不開市大家餓死才可怕。看到這樣的畫面,我真想要這些人簽切結書,如果得了新冠肺炎不能上醫院,自己想辦法在家醫自己。

大意輕忽造成目前的局面竟然還不夠讓大家覺醒,無言啊。

一下子就是溫馨的五月,謝謝繽紛的祝福,我也祝妳母親節快樂親


甜水窩蜂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3 21:33

聽音樂怡情養性,增強免疫力,這我是相信的.

但得聽對音樂,若是聽多heavy medal,可能有反效果.

我也喜歡普羅高菲夫,尤其是他的第一號,在古典和現代之間搭橋的"Classical Symphony".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04 13:15 回覆:

蜂鳥是優秀音樂家的媽媽,有關音樂的,説的一定不會錯!

不知有無科學家研究不同音樂對人體生理的影響,像是血壓,心跳,呼吸,還有腎上腺素濃度。如果讓我聽重金屬,不消兩分鐘一定血壓飆高,心跳加快,外加劇烈頭痛。這些負面的生理影響,要維持健康也難。

我是相信武俠小説裏 “魔音傳腦” 這個概念的。

普羅高耶夫的第一號交響曲很好聽,明亮細緻又別致,曲子不長衹有十八分鐘左右,既古典又現代,百聽不厭。


Lans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3 14:51

來投贊成票

這株病毒的未知數太多,沒有解藥,沒有絕對性論述

防疫工作只有不夠,沒有過頭的

音樂,或許不能直接殺菌

至少能讓我們在愉悅的環境下增強免疫力

愛馬(blueribbon1031) 於 2020-05-04 13:02 回覆:

謝謝 Lansing 的贊成票

防堵病毒確實是沒有過份的小心。自從疫情流行,我上超市買菜注意起自己的 “一舉一動”。我發現挑選水果蔬菜,以平日的習慣,可能要摸過兩三個才會有一個進籃子。如果大家都是這樣,帶回家的蔬果已經經過許多人手觸摸。發現這樣,我現在看準了才拿,盡量不要留下手痕。

聽音樂可以紓解身心,對健康絕對有益。良好衛生習慣加抵抗力,絕對是抗疫良方!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