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妳摺疊一朵白玫瑰
2010/09/19 21:53:23瀏覽2995|回應33|推薦302

引用格友13sbuy的文章 因為花開的聲音──今天不寫詩來摺紙玫瑰(Step7-10已補圖解)

http://www.ciceksehri.com/wp-content/uploads/2010/04/hareketli-siyahbeyaz-guel-resmi.gif


很想為妳摺疊一朵白玫瑰
可是當我把一張光滑的白紙摺疊成許多折紋時
我聽到妳的心折斷了
我嘗試著用紙張包起妳的疼痛
我的指頭卻摔跌在妳的哭聲裡

我真的很想為妳摺疊一朵白玫瑰
在太陽早已沉落月亮尚未升起的
最深黑的黑夜裡
憂鬱的天空掛滿了哭泣的星子
我嘗試著用紙張包起妳的淚珠
我的指頭卻滑跌在溼透的白紙裡

在這被寒氣腐爛了的大地
其實我更想為妳摺疊一朵紅玫瑰
溫熱妳冰凍的小手小腳
以及一顆蒼白的小心靈
我多麼希望染紅妳的小嘴
好讓妳用怒火的雷聲說不不不


妳只是蒼白地哭泣
睜不開眼的晨曦疼痛抖顫著
這天殺的一片漆黑
把夢的色彩折斷得碎裂不堪
我們需要一朵白玫瑰照亮天使潔白的翅膀

很想為妳摺疊一朵白玫瑰
把它懸掛在黑色的枝幹上
像一盞潔白的燈籠
在最深黑的黑夜裡用天使潔白的聲音說道
來吧
讓我們的心深深親吻

http://www.ciceksehri.com/wp-content/uploads/2010/04/hareketli-siyahbeyaz-guel-resmi.gif

(照片取材自www.urlaubturkey.com,von Robin Zumpe)

( 創作詩詞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4427038
 引用者清單(1)  
2010/09/19 22:47 【sbuy‧絲布依】 因為花開的聲音──今天不寫詩來摺紙玫瑰(Step7-10已補圖解)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黑玫瑰
2010/12/19 02:06
下回去那家遠在Independent的玫瑰園我一定找張像及給你。其實那個小城也在德州,曾經去過多次,但是未曾試過黑玫瑰,我看明年乾脆買它幾株回來,說不定這手指已變綠,也能讓嬌嫩的黑玫瑰在愛心裏扎根。。。。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2-19 03:53 回覆:
以這朵黑玫瑰的銀色光芒祝福Happpy Texan聖誕快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schwarze Ros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黑白玫瑰夢
2010/12/18 01:12
又一次在玫瑰園裏看到各色的玫瑰花,紅黃藍粉。。。美不勝收,在那最遠處的白玫瑰和黑玫瑰最吸引人,她們亭亭玉立的脫穎而出,莊嚴亮麗,原來對黃玫瑰情有獨鍾的我頓時移情別戀,望著純白與黑的發亮的玫瑰叢,真希望自己有綠手指也能種出如此豔麗的花兒。。

搬到新居立即去花店找尋我的黑白玫瑰花,可惜德州的炎夏似乎不利生長,所以入境隨俗的種了黃,粉,和深粉紫三種玫瑰,它們倒也如說明書上說的“有水有陽光就行了”

看來黑白玫瑰夢漸行漸遠啦!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2-18 21:32 回覆:
啊,真有黑玫瑰嗎?!我只見過黑色鬱金香,其實是黑藍色,去年在院子栽種了一整排,
希望明年春天會再度豐盛開花。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煙花三月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從白玫瑰的光潔看見了什麼......
2010/10/12 17:32

哲學思考的纖敏,該摺上幾朵白玫瑰送給黑月呢?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0-12 21:45 回覆:
黑格爾說,哲學的功能總是在事情發生之後才產生作用,因此我想,哲學思考往往也帶著一絲莫可奈何的感傷。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奈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為妳摺疊一朵白玫瑰
2010/10/12 07:01
讓我們期待 明天會更好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0-12 21:32 回覆:
親愛的奈米,只要不停止期待,我們今日的想法必將在明日成真。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低落
2010/10/07 17:11
出國去過"對方"出差接觸過"對方"的各行政單位後,很自豪台灣是一個有法治與民自由的國家,然今卻覺得跟"對方"國家有何不同,一樣的黑暗與汙穢,很低落,我的國家!!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0-07 22:40 回覆:
懂得悠悠的感受,這就像被打了一掌耳光一樣。

但是我相信,只要大家連成一條心,還是會產生作用的,這件有關幼童沒說不因此不算性侵犯的司法案件,對我們來說,根本毫無後退之餘地,因為往後退一步就是地獄了,因此,別無其他選擇,我們只能往前邁步,逼退這天殺的漆黑。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法官的自由心證
2010/09/30 11:59
我們的司法制度給了法官很大的空間 叫做-自由心證
然後又給法官獨立審判的空間 任何人都無從干涉(可是又好像有些看不見的手 不信? 看著吧 總統出來講過話之後 將來對於此案《未修法前》《同樣的法律 同樣的案例》的判決 是否不同?)
有些法官獨立慣了 自由慣了 根本不理會社會的期待或觀感  〈只在乎他的長官的觀感?〉以他當下對法律條文的認知及對案例的情況來作成判決

這跟某些國家的陪審團制 有很大的差異

我覺得 該修法了 法官不是神 不能單以他個人觀感及認知來決定一件事情的對或錯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9-30 16:15 回覆:
我對台灣法律了解不清,如果被判刑者或是檢察署不同意法官第一審之判決,應該可以上訴吧?難道連上訴之最高法庭也全受同一長官之操縱?我的意思是,法官的判決不是絕對正確的,如果控訴之檢察署或被判刑者不服判決,則必須有管道審核此判決,一般都是最高法院負責審核,我的疑問是難到連最高法院也是互通一氣的?

至於所謂的自由心證,再怎麼自由還是得受制於法律條文,以幼童受性侵犯為例,根本與未成年青少年性交的行為,是應該絕對受禁止的,難道台灣沒有這條法律條文嗎?否則法官怎麼可能在幼童受性侵犯案件上得以自由心證地判決性侵犯者無罪呢?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故鄉台灣,竟然在21世紀的今天還會有如此落後的法律情況,真令我心痛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牧羊女--黑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放光微笑
2010/09/30 10:54

來自黑月的溫柔

摺疊一朵白玫瑰

感受著花開的聲音

在心靈深深處

那是天使翅膀拍打的氣息

我看到來自黑月的放光微笑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9-30 16:20 回覆:
黑月傷心時會淹大水,生氣時會噴出火紅的岩漿。

而得自寧靜大地的寧靜訊息,讓我一心也寧靜下來,並致上寧靜的謝意!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讓小孩快樂的成長
2010/09/29 20:03

讓小孩無憂無慮 無陰影 快樂的成長

是社會的責任  也是我們大家的責任

司法把關者若罔顧這些責任 則司法可廢矣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9-30 00:49 回覆:
a-yon貼來的這幅小女孩畫片,還真令人心酸呢,這麼簡易的甩著兩根辮子蹦跳在花草間的自在與快樂,竟也可以變得如此複雜如此遙遠。

而令人震驚的是,21世紀民主政體之台灣,其法官在做出如此荒唐的判決時,竟然也可以堂皇地說出一堆''大道理'',換句話說,每個初生嬰兒也都列入了被性侵犯之理所當然的對象了?我認為這是知識份子耍弄其知識言語的令人做噁的傲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又:我的好友a-yon,你的門戶為什麼關得這麼緊,想進去你家喝杯茶,都摸不著門窗啊。

佛法的贈禮**忘了感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祈願
2010/09/29 17:59

你好:謝謝分享!

好友~~

遠在國外的妳,依舊關心這片土地上的一切,令人感動呢!

令人難過的是~~執政者的冷處理,更惡的有些所謂〝名嘴〞也冷嘲熱諷的態度,他們也許當笑話和熱鬧一件看待吧!

很多的傷害,似乎已見到端倪~~會繼續,而司法的繆誤與貪瀆亦不會改變,這叫人更傷心難過呢!

原本我也計畫要去參與,為了另一項難得的法,我選擇修法回向呢!

我也只能真心祈願~~一切的傷害都不再有。

祈願 吉祥如意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9-30 00:31 回覆:
我的好友佛法ㄉ贈禮,我想,即使無法到現場參加白玫瑰抗議會,只要心向往之,也就同樣具備了效果。

與你一同祈願:一切的傷害都不再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sunis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同意見書
2010/09/29 03:51

壞貓等到老鼠都出來以後

再補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09-30 00:21 回覆:
啊,sunism寄來了古埃及草紙畫,這是有關''死者法庭''之繪畫,也是我很喜歡的埃及神話之一,為了讓其他格友也能明瞭你寄來這幅畫的用意,我在此對''死者法庭''稍作敘述:古埃及人相信,人死了以後,並不是馬上進入陰間。而是在前往陰間之前,先被帶到''死者法庭''秤心臟之重量,圖中執行秤重者為死神(Anubis,有一顆胡狼頭),秤子左邊放著一個裝著死者心臟的甕,秤子右邊放著一根羽毛,是女神瑪特的羽毛(Maat,太陽神之女兒,掌管天上地下之秩序),如果心臟不重於羽毛,死者得以重生(古埃及人信復活輪迴),如果心臟重於羽毛,心臟就拋給等候在死神旁邊之怪獸(Ammit,鱷魚頭,獅子上身,河馬下身),被怪獸吃掉心臟的死者就永遠死亡不得重生,下圖有詳細註解: [1]是死者,[2]是胡狼頭死神,[3]是怪獸,[4]是主持秤重之智慧神祇,[5]是一個鷹頭神祇,可能是主審法官歐西理斯(Osiris,掌管陰間之神祇)的兒子(Horus),最右邊坐在王座上的就是主審法官歐西理斯。
我喜歡這心輕如羽毛的說法,人一輩子堆積太多令良心不安的負擔,死時必是懷著一顆沉重的心離去。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