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他們的故事之三:母女
2009/10/02 00:45:43瀏覽1892|回應25|推薦184

(上圖畫家姓名:Paula Modersohn-Becker)


[一]

當我看到她的時候,我才生下來一個多星期,她走進門來,眼睛來回溜轉在我們窩擠一起的六隻貓身上,我一眼就認出她了。

她想收養一隻貓,因為她一個人生活很寂寞,她這麼對主人說。

猶豫地,她望著我們的各種花色,各種姿態,不知道該挑哪隻好,主人無意間指著我說:“這隻黃的是隻母的,還真可憐,被母貓排斥,我得天天用奶瓶餵牠喝奶。” 我看到她的眼睛閃過一絲什麼,或許,那是一絲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的什麼。而我,卻在她這瞬間閃過的一絲眼神裡,捲進了倒溯的時間潮流裡,在起伏不定的潮流裡,我看到了她跟我的過往。

就像清澈見底的湖水一般,往事有如湖底的沙子、石粒、水草、游魚……,一一展現在我的眼前,它們浮動著,呼吸著,它們用生命的各種姿態向我訴說著一個無法了結、無法告別的故事,故事裡是一個她一個我,一個女兒一個母親。

我用無比清澈的綠色貓眼,看到了剛出生的她,一個柔軟無助的小娃,揮動著手腳咿咿哭泣著,她在尋找母親的胸,渴望著母親溫暖的奶水,而我,抱著她餵奶時,總是在心底對她這麼說著,你這小娃幹嘛生到世間來,只是給我添盡麻煩,有了你這個拖油瓶,我想找個正當男人,還真得付出加倍的心力啊。

當年被我排斥的她,就像今日的我,被母貓排斥著,我用無比清澈的綠色貓眼,看著這個從來沒有了結卻似乎在重複的往事。

那年,七十多年前的那年,當我因懷了三個月的身孕,與男友申請結婚時,才發現男友居然有猶太的血統,當時十九歲的我,用滿心日爾曼的狂熱,到納粹政府的警察局檢舉報案,我的男友,女兒的生父,因此被關進了集中營。

那時,我真想把肚裡的胎兒打掉,但是,我的天主教信仰禁止我這麼做,也因此,我生下了這個半猶太血統的女兒。我想,從她生下來的那天開始,我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她的厭惡,她深棕色的頭髮跟眼睛,總是讓我回想起,我曾經跟一個男人做愛,一個長了深棕色頭髮跟眼睛的猶太男人,她,無時無刻不在扎刺著我的眼,捶打著我的心,我永遠無法擺脫這個我是猶太人母親的惡夢。

幾年後,我慶幸著終於找到了一個肯娶我的體面男人,我又生了三個孩子,三個純正日爾曼血統的孩子,我的孩子們都獲得了完整的教育,並從事著體面的職業,例外的當然是我的猶太女兒,我不認為她屬於體面的社會階層,因此,她受完義務教育以後,我就把她送到工廠去工作,一方面,我不想浪費任何一分錢繼續撫養她,二方面,我想,猶太人的後裔本就不需要過什麼體面的生活。希特勒雖然死了,納粹政府雖然倒台了,但是,我厭惡猶太人的舊日爾曼心態卻不曾有過任何變更,自從我的女兒當了女工搬出去獨居以後,我感覺屋裡少了一個陰影,一個惡夢,我感覺痛快多了。

如此這般地,我渡過了八十多年的泛泛人生,我幾乎忘了,我曾經有一個不屬於我的女兒,我想,只要意志堅定,人可以只記住他想記住的往事,就像園子裡的樹,可以把它隨意剪成方形、圓形或三角形,我的不屬於我的女兒早已被我剪掉了,至少我這麼相信著。

在我生命的最後幾年裡,我日日萎縮的身體,逐漸地無法裝載八十多年生命的所有紀錄,隨著日日崩潰的精神,每一件我牢牢記住的光彩往事,開始風化消失,我瘦小的痀僂軀體裡幾乎只剩了一片空白,而空白裡卻莫名所以地冒出了一個早已被刪除的遺忘,遺忘裡是被我遺忘了一輩子的女兒,她,呼吸著,走動著,她,竟是如此鮮明地活在我的軀體裡,她,甚至一日日地膨脹擴大,壓擠著我的肺我的胃我的心,讓我經常近乎窒息地急敲著床邊的鈴呼喚隔房的看護,用含糊不清的話語比著手勢叫她把窗幕拉上,拉得緊密不透一絲光線,我再也無法忍受窗外照進來的光線,光線讓我看到乾枯的手背上盡是一條條的皺紋,一塊塊的黑斑,它們是洗不掉的醜陋,刷不掉的紀錄。

我的生命日記裡紀錄著我對女兒的無情……。

在我生命最後的日子裡,我甚至拒絕躺到床上,我只是斜靠在沙發椅上半醒半睡著,因為我的心裡充滿了恐懼,恐懼一旦沉沉睡去,會被惡魔扛走……。

我還是被惡魔扛走了。

在我被惡魔扛走以後,以及再度誕生到世間的其中過程,對我只是一片沒有記憶的灰茫,我的記憶開始於,當想認養貓的她在望著我的那一瞬間所閃過的一絲眼神,這一絲眼神就像打開記憶的暗碼,讓我乍然捲進了倒溯的時間潮流裡,在起伏不定的潮流裡,我看到了她跟我的過往。

就像清澈見底的湖水一般,往事有如湖底的沙子、石粒、水草、游魚……,一一展現在我的眼前,它們浮動著,呼吸著,它們用生命的各種姿態向我訴說著一個無法了結、無法告別的故事,故事裡是一個她一個我,一個女兒一個母親……。

一個想收養貓的女人跟一個一生下來就被母貓排斥的小貓。

[二]

走進朋友家,一眼看到窩擠在母貓身邊的六隻小娃貓,我的眼睛花成了一團,不知該挑哪隻才好,朋友無意間指著其中一隻小黃貓說道:“這隻黃的是隻母的,還真可憐,被母貓排斥,我得天天用奶瓶餵牠喝奶。” 我看著這隻被母貓排斥的小娃貓,心裡似乎有一根弦乍然被撥動了一下。

她正用無比清澈的綠色貓眼回望著我,我似乎看到她的眼睛閃過了一絲什麼,在她這瞬間閃過的一絲眼神裡,我竟然莫名所以地憶起了小時候孤單的我。

自我有記憶起,我從來沒見過母親對我微笑過,她不僅不對我微笑,她總是用嚴峻或嘲弄的口吻對我也對身邊的其他人說著:“真是夠倒楣了,生下一個猶太鬼的女兒。”

我真的一直相信自己低人一等,直到我十多歲時,納粹政府倒台了,我四周的人們才停止了咒罵猶太人,但是我想,很多人心裡頭還是暗暗地在繼續排斥著猶太人,就像我的母親一樣。她認為猶太鬼的女兒沒有資格接受高等教育,因此,當我受完了義務教育以後,她就為我安排了一個工廠的工作,不再讓我繼續住在家裡。

當我二十多歲的時候,輾轉得知,我的曾經被拘禁在集中營的猶太父親逃過了戰爭跟死亡,正在另一個城市的大公司當主管,由於他的協助,我終於脫離了女工生涯,補讀了高中,並完成了護理專科的職業訓練,在我當護士的期間,我同時在高等學院繼續進修護理教育系。我想,我的人生的最高點,大概就是我成為專任護理高職教員的那一年,那一年我三十六歲,而同一年,我跟相戀兩年的男護理員結婚了。

我的自幼在孤兒院長大的丈夫比我小十歲,我們沒有小孩,維持著一種非激情式的恬靜關係,我們的關係參雜著半友伴、半母子的關係,可以這麼說,我把我自己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母愛,轉變成一種奉獻給丈夫的愛,在奉獻中,我感覺生命的缺憾似乎得到了補償。

只是,我的丈夫在六十歲那年得肺癌去世了,無親無故的我在寂寞中,想到了收養一隻貓共度晚年。

當我走進朋友家時,一眼看到窩擠在母貓身邊的六隻小娃貓,我的眼睛花成了一團,不知該挑哪隻才好,朋友無意間指著其中一隻小黃貓說道:“這隻黃的是隻母的,還真可憐,被母貓排斥,我得天天用奶瓶餵牠喝奶。” 我看著這隻被母貓排斥的小娃貓,心裡似乎有一根弦乍然被撥動了一下。

抱起這隻小娃貓,溫柔無盡地,我輕輕對她說:“讓我當你的母親好嗎?”

[三]

七十多歲的貓主人得了乳癌,切掉左乳房,並經過一年的治療,本以為已經克服了疾病,沒想到過了一段時日,又發現得了淋巴癌,在百般痛苦的化學治療之後,依舊無法戰勝病魔,而終至告別人世。

當她病重的最後日子裡,黃貓已先被一個鄉下的朋友接過去收養了,女主人在闔上眼之前,依舊念念不忘地交代著朋友,好好照顧她的黃貓女兒。

而黃貓,搬到新主人的家中以後,幾乎不再進食,牠甚至不跨出房子一步,只是蹲坐在床底下,在黑暗中沉默地閃爍著兩眼綠色的清澈。

當女主人闔眼去世的第二天,牠突然跑出屋子,在園子裡四處嗅著,四處尋著,然後,牠走出園子,在穿越馬路的時候,被汽車壓死了。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323677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斷輪迴
2009/11/25 03:10
厭棄猶太女兒的母親的前世呢?

沒完沒了的前世今生~累人啊!

斷輪迴吧!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5 23:27 回覆:
幸好人沒有前世記憶,否則就真如你所說:
沒完沒了的前世今生~累人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心思
2009/10/31 23:15

怎樣的經驗

怎樣的心思

能寫出這樣的前世今生


思于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02 21:46 回覆: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我對貓的喜愛以及一個鄰居的經歷,可以說,
半真實半虛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遺忘
2009/10/18 09:52

該記得的 忘不了

母女之間的恩怨

只有母親最清楚了

無辜的女兒

只因有一位不被祝福的生父

就讓她顛沛流離

這故事還真不少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8 19:57 回覆:
無法點上句點的糾結關係,即使翻滾幾生幾世,還是要了結的。
希望寫出了一些相似命運者的心聲……。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飛紅戲墨~為你煮一杯咖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經典的「輪迴」過程
2009/10/17 23:33

小說鋪白的手法,猶如走過每段中陰身的掙扎

每一念每一意每一識隱藏在生死的洪流中,也操縱了生生世世。

~很喜歡看您的小說,總是撥動心弦的抖顫。~


不是我選擇最好的,是最好的選擇我──印度哲人 泰哥爾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8 06:11 回覆:
從您的石頭記到我的輪迴曲,其間不正是生命的生生世世嗎?
感動您喜歡我的故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月夜舞去
2009/10/10 13:40
寧友動物, 回觀人間, 您稍窺新次元的可能, 神秘的嗅覺無往弗屆, 得到新高的文學趣味, 也狠狠暢述了種族傾軋的卑劣和您的痛恨。過癮啊, 文學女人在月夜獨舞, 蠋火搖曳, 仙境恍惚, 若成女巫, 更勝風流。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0 19:07 回覆:
喜歡您說的:若成女巫,更勝風流。

的確,寧可騎著掃帚孤單飛過月亮,比在喧嘩吵雜的眾人當中,
叫我開心多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宏哥菩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啟示
2009/10/10 01:20

黑夜間  我讀著 黑夜的母女...

蒙太奇的迷濛味道...我想到了  輪迴.共業.因緣.宿命.上帝自有安排. 刧數....

用宗教的角度來思考這故事  啟示頗深... 

"一個想收養貓的女人  跟一個一生下來就被母貓排斥的小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10 19:00 回覆:
其實,我們的日常生活裡不是充滿了許多如此命運的連鎖性嗎?
為什麼這個人碰巧遇到那個人?或是,為什麼那個人老是無法忘
掉這個人?

我們走在迷宮林裡尋找著出口,生命不就像一張滿佈迷思的大網嗎?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Wendy 卯瑜 - 美學生活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黑月把 [ 生命藍圖 ] 的真義全在這故事表達出來了 ~
2009/10/08 18:37

我們如果用東方的說法就是 [ 因果輪迴的業報 ].  用 [新世紀] 的說法是 [ 學習的功課沒有考滿分, 就要再試煉一次 ].  

不管是那個角度在看 [ 人性 ], 它都呈現了 [ 愛的反面為何就是恐懼?一旦你認為自己並不完整,就沒有任何人能使你完整 ]

為什麼否定愛就必然感到恐懼呢?一個沒有愛心的人,難道不會感到恐懼嗎?一個到處攻擊他人和自己的人,難道不會恐懼被報復嗎?

恨代表著對渴求愛而不得所心生的恐懼與反感;而悲傷是已經知道自己得不到愛的恐懼;攻擊代表著因為害怕失去愛而要將愛搶過來;焦慮只是恐懼愛會消失;後悔是失去一度可得的愛所產生的恐懼。

不管你怎麼看,愛的反面或否定愛之後,你都會看到恐懼的陰影。

在愛中沒有恐懼,在恐懼中沒有愛,這兩者是不可能碰頭的,那麼,為什麼人在生活中會經歷到有恐懼的愛呢?「有恐懼的愛」其實是不可能發生的,這是一種層次混淆,把兩個截然不同的層次混淆了,把幻覺與真相結合了,這只可能發生在夢中。所以,究竟什麼是有恐懼的愛呢?很明顯地,那種愛是一種愛的幻相,那並不是真正的愛。愛的幻相擁有愛的表面,但內涵卻是排他、獨佔、恐懼、犧牲、痛苦、憎恨與內疚.

黑月把 [ 人性面 ] 的 恐懼用一對母女跟貓故事做了好棒的對照..讓 [ 寬恕 ] 與 [ 愛 ] 又再次戰勝了一切 ~ ~ 

 好棒的一篇 [ 寓言故事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08 23:47 回覆:
我個人一直是這麼相信,人在生命中所犯的大大小的小錯誤,真正
的審判者不是人為的第三者,真正能讓自己認清自己錯誤的是自己
的良心。
一個犯了惡行的人,他可能在親朋或眾人的指責下,甚至受了法律
制裁,還是不會真正覺醒,但是良心卻是一個永遠無法逃避的最終
裁判者,這是一種自我的審判。或許我可以這麼用黑月的語言說:
良心是靈魂的''意義''。

你這麼一篇紮實的論述,放在黑月的回應裡似乎太可惜了,或許也
可以把它刊登在你的部落格或城市裡。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花露露 ~惡夢連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曲折的故事
2009/10/08 01:07

好詭異的故事,訴說著輪迴,因果和報應。

說故事的人想像力極為豐富,故事聽來頗為合情合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08 02:53 回覆:
~故事聽來頗為合情合理~

這真是對寫小說的人最好的獎勵啊!
因為小說一定要具備邏輯性,否則會讓讀者看不下去。
謝謝你送給我這麼好的獎勵。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中等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奇妙的動能
2009/10/07 11:54

是「遺忘」悲哀, 還是「記得」悲哀;是「遺忘」幸福,還是「記住」幸福?

 

你的文章有種奇妙的動能,總能填補我心裡面那塊缺角, 希望這個補給站永遠都在。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08 02:47 回覆:
我們的靈魂似乎就在這種[遺忘]、[記得]之間不停歇地尋找著,我們經常
有一種似曾相識卻又記不起來的感覺。
因為如此不停歇的尋找,使我們的生命充滿了動能,像源源流動的泉水
一樣……。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之戀
2009/10/07 11:14

黑月的小說總是能吸引人一口氣看完 

且欲罷不能  各方的回應又啟人更深一層剖析

更加添無限挖掘與深思   難能可貴

赫塞說  命運不是從別處而來,它在我們心中成長。

我覺得要加上靈魂覆載著千百萬年基因的澆灌滋長

有可能是曾穿越黑洞的光年之久之長的記憶種子萌芽

記憶知道自己要將成長為那一種花樹 

而剩下的自省是走過後唯一留下的痕跡

感謝黑月的好文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0-08 02:24 回覆:
~記憶知道自己要將成長為哪一種花樹~

也因此靈魂必須經過千百萬年的澆灌、萌芽、滋長,每生每世走
得頭破血流,而終於長成自己原先要長成的那種花樹。

謝謝你送我這麼一段好文字!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