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談談二二八紀念館中唯二形象正面的外省人
2017/03/03 00:01:19瀏覽1205|回應0|推薦13

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

今年228事件七十周年我前去紀念館悼念,比十年前多了兩位非因二二八受難的外省人。黃榮燦被白色恐怖槍決,紀念館有他談二二八聞名《恐怖的檢查》版畫銅雕。鄭南榕曾呼籲公開二二八,館內有他的銅像與影像海報,可說是紀念館中唯二形象正面的外省人。黃榮燦曾被自稱二二八長工的中研院研究員許雪姬批展出其作品會喪失台灣人立場,鄭南榕則以主張台獨著稱並自焚明志。令人感覺奇怪的是,黃榮燦不是被二二八研究者排斥嗎?而既然二二八期間台灣人民訴求並未包含主張台獨,怎能讓鄭南榕占了二二八紀念館的主要位置呢?真正在二二八受難的人不是更該在這小小紀念館被紀念?至少我就沒有看到已領到撫慰金六百萬元那一千人的人生故事。

說起來,二二八紀念館放了非常多鄭南榕的海報,連他的銅像也出現了,難道紀念鄭南榕是「政治決定」?因為是因為他用生命宣揚台獨理念所以「很偉大」??

二二八紀念館放了非常多鄭南榕的海報,連他的銅像也出現了


有人說,不是228受難者的鄭南榕能進入二二八紀念館,是因為他打破禁忌談二二八:在1987年 2月13日,「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呼籲公佈真相,會長陳永興,副會長李勝雄,秘書長就是鄭南榕,他們並對外發表「二二八和平日宣言」及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云云。但我相信30年前的運動絕對不是以鄭南榕為主要號召人的!連李敖都是首先刊出談二二八苦難、本省人被冤殺的文字的開風氣者呢!為何陳永興、李勝雄沒有在二二八紀念館中被銅像紀念呢?

大概會有人說,因為鄭南榕已經死了,死者為大,又哪裡有為活人先立銅像的呢?

其實就在台灣新竹的山寨清華大學,其清大名人堂就有李遠哲銅像呢,可見活人也有立銅像的,至於以後會不會被因教改元凶而被推倒就不得而知了。

換句話說,鄭南榕若因為台獨、或是他是推動公開二二八真相的成員「之一」,其份量都應該不足以在二二八紀念館中佔有一席之地。

至於黃榮燦,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歷史學博士褚靜濤的考究,黃榮燦加入過中國共産黨。在1947的二二八後,其以筆名“力軍”創作了版畫《恐怖的檢查——臺灣二二八事件》(1418.3cm)刊登在中國共産黨創辦的上海《文匯報》上。大概因為這個原因,自稱二二八長工的中研院研究員許雪姬才會排斥這個左派的藝術家,並在2000年,高雄歷史博物館以黃榮燦的版畫介紹二二八,許雪姬認為「這種種的吊詭都不是一言可以道盡」,並用「甚至要在二二八帶隊去追悼黃榮燦」這語氣表示她的不滿,她因此呼籲「請大家用點心協助監督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否則有一天我們會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為主的二二八解釋權。

黃榮燦,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歷史學博士褚靜濤的考究,黃榮燦加入過中國共産黨。在1947的二二八後,其以筆名“力軍”創作了版畫《恐怖的檢查——臺灣二二八事件》(1418.3cm)刊登在中國共産黨創辦的上海《文匯報》上。

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如今確實展出了中國共産黨黨員黃榮燦《恐怖的檢查——臺灣二二八事件》版畫,許雪姬「有一天我們會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為主的二二八解釋權」是否成真了呢??

2000年,高雄歷史博物館以黃榮燦的版畫介紹二二八,許雪姬認為「這種種的吊詭都不是一言可以道盡」,並用「甚至要在二二八帶隊去追悼黃榮燦」這語氣表示她的不滿,她因此呼籲「請大家用點心協助監督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否則有一天我們會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為主的二二八解釋權。」


這些問題,在我看完台灣學者絕絕大多數排斥外省人死傷研究、二二八紀念館未列出外省人被屠殺的文獻、馬英九執政八年始終未調查未紀念外省人被屠殺,陳水扁、李登輝、蔡英文意圖掩飾或避而不談,台灣傷痕歷史研究者、策展人黃惠君更投書蘋果日報「二二八事件中的外省人」表示「外省人受害情形,在69年前,已由政府進行全面性的處理」一口否定再研究與悼念的必要性,還有諸如蘋果日報說本省人死跟外省人死是天空與土壤的差別,筆名人渣文本的輔大教授周偉航還質疑為外省受難者說話「最好是有這麼熟」…。可見,要本省外省跨越省籍關懷對方在二二八的死傷,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黃榮燦與鄭南榕為二二八奮鬥的背影也就無比巨大了,因為他們二位超越了人性陷阱,做到了99.999%台灣人永遠也萬萬做不到的事,他們不因為自身省籍而對來自其他地方的人歧視,反而甘冒生命危險及不被社會諒解,毅然決然去做他們認為正確的事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共產黨黨員、外省人黃榮燦的創作《恐怖的檢查——臺灣二二八事件》版畫能感動無數的台灣人,並且在許雪姬痛斥「吊詭」「請大家用點心協助監督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否則有一天我們會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為主的二二八解釋權」的威脅下,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還「變本加厲」將版畫變成銅雕,要讓更多台灣人感受到黃榮燦對紀念二二八的努力! 

至於鄭南榕,以一個外省人為二二八說話,也許他在當時的運動並非最核心,也非因二二八受難,但他跨越了外省鴻溝!光這點,就比諸台灣史二二八學者、馬英九、陳水扁、李登輝、蔡英文、台灣傷痕歷史研究者黃惠君更、人渣文本周偉航、蘋果日報主筆之流囿於省籍仇恨或對人類生命的差別待遇看法,實在偉大太多太多太多了。

在二二八時,人渣文本周偉航寫下一段話:
…從這個角度想來,每個生命都有其獨特的意義與價值。…但有時把人命換算成數字,就會忽略這一點了。…這就是某些人對228的詮釋之所以引人憎惡的原因。就算是錯殺一人,也是大錯、大罪,何來比多比少,我們死得比你們多之別。…

確實,這麼多人主張本省人比外省人死的多,所以外省人被屠殺算甚麼!周偉航說「某些人對228的詮釋之所以引人憎惡」,其來有自,但周偉航對自己的言論沒有自覺。

我痛斥周偉航質疑為外省受難者說話「最好是有這麼熟」是泯滅人性,他打自己的臉說「講人話其實不難,但如果不會講人話,你至少可以不講話。這樣還勉強像是個人。」,是啊,周偉航你去年為什麼要談外省人與二二八呢?甚至,周偉航就說了他祖父的見證「前期外省人有被殺的。我阿公就是看外省人被殺…」,如果你周偉航老早知道前期外省人有被殺,為什麼不責備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等人掩蓋事實呢?

我痛斥周偉航質疑為外省受難者說話「最好是有這麼熟」是泯滅人性,他打自己的臉說「講人話其實不難,但如果不會講人話,你至少可以不講話。這樣還勉強像是個人。」,是啊,周偉航你去年為什麼要談外省人與二二八呢?甚至,周偉航就說了他祖父的見證「前期外省人有被殺的。我阿公就是看外省人被殺…」,如果你周偉航老早知道前期外省人有被殺,為什麼不責備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等人掩蓋事實呢?

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中有兩張真正「詭異」的照片,或許能為台灣或全世界對二二八研究有意無視外省人被屠殺的事實當作註解、或如台大歷史教授陳翠蓮主張殺外省人是受國民黨教唆,就如拿武士刀把外省孕婦砍成兩半、屠殺外省小孩的前台籍日本兵會聽國民黨的話一樣奇幻的研究。有空的話,大家可以去看這兩張照片: 

以下為 1947 年《中國生活畫報》「臺灣事件號外」刊出的二二八事件歷史照片,根據我搜尋到的資料,第一張照片受害者係專賣局臺籍職員林天福,但228紀念館並未說明,而且也沒說明臺籍職員林天福被打的原因是本省抗議民眾在要求分局長下臺未果後將其毒打,也無法得知他的「結局」。第二章照片受害者係專賣局臺籍職員或非台籍或死活都無法得知。

 1947 年《中國生活畫報》「臺灣事件號外」刊出的二二八事件歷史照片,根據我搜尋到的資料,第一張照片受害者係專賣局臺籍職員林天福,但228紀念館並未說明,而且也沒說明臺籍職員林天福被打的原因是本省抗議民眾在要求分局長下臺未果後將其毒打,也無法得知他的「結局」。

 1947 年《中國生活畫報》「臺灣事件號外」刊出的二二八事件歷史照片,受害者係專賣局臺籍職員或非台籍或死活都無法得知

請問一般的參訪者看到這兩張照片會想到:第一張照片受害者是因為外省人而被「本省暴徒」毆打的本省人嗎?又會想到第二張照片被害人是誰嗎?

還是會一概論斷都是「萬惡的國民黨」打的?

就像這個紀念館,永遠不會出現「本省暴徒」屠殺「外省平民、外省孕婦、外省小孩」的過去,只會出現「某些來台治理高級外省人官員被善良本省人用心保護」的感人小故事。

想到這裡,鄭南榕與黃榮燦所作所為難道不是空前絕後嗎?他們難道不該存在於二二八紀念館嗎?


Blackjack 2017/3/2

註:
二二八紀念館牆上的受難者名單,其實上面的人未必於228前後死亡,,像前「二七部隊」部隊長鐘逸人仍然健在。
二二八紀念館牆上的受難者名單,其實上面的人未必於228前後死亡,,像前「二七部隊」部隊長鐘逸人仍然健在。

二二八紀念館牆上的受難者名單,其實上面的人未必於228前後死亡,,像前「二七部隊」部隊長鐘逸人仍然健在。

褚靜濤:“二二八”事件70週年 不應遺忘黃榮燦
2017年02月28日 08:53:00  來源:台灣網
二二八事件70週年到來。左翼美術家黃榮燦不應被大眾遺忘。
黃榮燦,重慶人,生於1920年,深受魯迅作品的影響,喜愛木刻,抗戰時期畢業于昆明國立藝專,追求進步,加入中國共産黨。
1945年10月25日,臺灣光復。陳儀建立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推行臺灣特殊化政策。一批大陸左翼文化人士來到臺灣,創辦報刊雜誌,教學講座,傳播五四運動以來的新思想、新文化,對臺灣文化思想界産生了重要影響。
1945年底,黃榮燦離開重慶,經上海、香港到達臺北,參與編輯《人民導報》的文藝專欄“南虹”,介紹大陸的左翼思潮和民主文化,創作了許多反映臺灣底層社會生活的版畫作品。
魯迅先生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一面旗幟。1946年9月,臺灣文化協進會的機關刊物《臺灣文化》創刊,以介紹中國文學文化為中心。11月,其第一卷第二期為“魯迅逝世十週年特輯”,刊載了許壽裳撰寫的“魯迅的精神”、“魯迅的人格和思想”等文章,還有黃榮燦的“他是中國的第一位新思想家”,楊雲萍的“紀念魯迅”,田漢的“漫憶魯迅先生”,雷石榆的“在臺灣首次紀念魯迅先生感言”等文章。
黃榮燦還撰寫了《新興木刻藝術在中國》、《新現實的美術在中國》、《美術教育與社會生活》、《版畫家凱綏?珂勒惠支》等文章,傳播左翼美術思想。他南下高雄、臺東等地定生,深入生活,感受臺灣的風土人情。
在左翼文化人士許壽裳、黃榮燦、雷石榆等人的組織與宣傳下,光復初期的臺灣掀起了魯迅文化熱。一批臺灣進步青年通過閱讀魯迅的文章,學習國文,接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教育。
1947年2月27日晚7時多,在臺北市圓環天馬茶房附近,臺灣省專賣局緝私員葉德根等人查緝走私香煙,與小販林江邁發生衝突,林江邁受傷,激起公憤,圍觀群眾毆打緝私人員,緝私員傅學通慌不擇路,開槍示警,誤傷居民陳文溪,致其死亡。緝私人員想大事化小,將林江邁送到附近醫院救治。3月1日,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派專人送給林江邁台幣5萬元支票,充作醫藥費。住院醫藥費花800元。經過悉心療護,3月5日,林江邁出院,8日身體完全康復。
在早期工業社會,資訊傳播的主要工具是報紙和無線電廣播。對於群體性衝突事件,民眾渴望了解真相,因其刺激性媒體熱衷於報道,資訊傳播對受眾以先入為主。
2月28日,臺北《新生報》在第四版(臺灣版)下方刊登《查緝私煙肇禍,昨晚擊斃市民二名》的新聞:“警員十余人今日下午七時許于南京西路天馬茶房附近之香煙市場搜查現年四十歲之女,林江邁之私煙,發生爭執,查緝員即以槍筒毀傷林江邁之頭部,出血暈倒,某警員避入永樂座戲院附近,市民陳文溪(非煙販)自住所下樓親看時,某警員開槍一發,貫穿陳文溪之左胸,斯時圍觀之民眾擊毀該局卡車上之玻璃,並將該車推翻道旁,八時許憲警趕至,始告平靜,林江邁現已送入林外科醫院,旋告斃命,陳文溪未被送至醫院時,即已畢命。”林江邁未斃命,其傷口為擦傷,沒有血流滿面。
2月28日,民眾群起抗爭,引爆大規模的官民衝突。群眾請願不成,無端遭到槍擊,升高了對立情緒,將怒火遷延外省人身上,仍是一種情緒的發泄。“二二八”事件是臺灣人民在光復初期追求省政改革的運動,它是戰後全國民主運動的一個組成部分,是臺灣人民自發的愛土愛鄉運動,是官民衝突、階級對立,而非省籍衝突、族群對立。
陳儀將“二二八”事件定性為“背叛國家”的暴亂事件。蔣介石對臺用兵,國民黨軍隊迅速控制了臺灣的交通要道,處決一批臺籍精英。陳儀、柯遠芬等人不經司法程式,濫捕濫殺,雖可立即平息事態,卻給臺灣人民心靈造成巨大的傷害。
站在臺灣勞苦大眾的立場,黃榮燦根據相關新聞報道,出於對被鎮壓民眾的無限同情,強忍悲痛,創作了版畫《恐怖的檢查——臺灣二二八事件》(1418.3cm),以筆名“力軍”,刊登了中國共産黨創辦的上海《文匯報》1947年4月28日。
他以粗獷的刻刀,刻畫了臺灣人民的悲情抗爭,揭露了緝私人員對臺灣人民的蠻橫、兇殘。黃榮燦曾經寫道,“我最愛那黑與白的分化,或愛它是人間的動力,今後當然不斷的描寫,直到理想為止”。這幅版畫充分展現了黃榮燦的政治理念和藝術表達力,是關於“二二八”事件美術作品的經典之作,在中國近現代版畫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1948年,黃榮燦任臺灣師範學院藝術系美術教師,繼續傳播左翼進步思想。
1949年,國民黨政權退據臺灣,推行白色恐怖,殘酷鎮壓中國共産黨人和左翼進步人士,幾千人被殺。1951年12月1日,黃榮燦被臺灣當局以“反動宣傳”的“共匪”罪逮捕,次年11月被槍決。他為了理想而付出了寶貴生命。版畫《恐怖的檢查——臺灣二二八事件》原作幾經輾轉,現藏于日本神奈川縣立近代美術館。
“二二八”事件在臺灣本省人與外省人之間築起了一道感情的鴻溝。伴隨著臺灣民主運動的高漲,臺籍精英將目光投射到“二二八”事件。面對強大的民意壓力,國民黨當局不得不讓步。1991年,臺“行政院”成立“‘二二八’研究小組”,組織學者撰寫《“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1997年,臺北市“二二八”紀念館落成,版畫《恐怖的檢查—— 臺灣二二八事件》成為紀念“二二八”事件受難民眾的最突出政治符號,被放大。
個別“臺獨”分子曲解這幅版畫,將官府鎮壓民眾渲染成外省人屠殺本省人,鼓吹臺灣“獨立”。不明真相的民眾易被欺惑,特別是臺灣的青少年。臺灣出版的《黃榮燦紀念特展專刊》故意不提黃榮燦的中共地下黨員的身份,一個字都沒有提及中國共産黨對“二二八”起義的聲援、支援,以及中國共産黨員在“二二八”事件中發揮的重要作用。這與黃榮燦創作這幅版畫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馳,也是中國共産黨人不曾料到的。
70年前,一大批左翼人士和進步分子為了反饑餓、反迫害、反內戰,奮不顧身,反抗國民黨政權在臺灣省的低劣統治,付出了寶貴的生命。值“二二八”事件70週年之際,我們應該重新審視黃榮燦與他的經典之作,還其歷史本來面目,共同推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這才是對“二二八”事件中死難同胞和黃榮燦的真誠紀念。(褚靜濤,作者係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歷史學博士)
[責任編輯:張潔]

link:
參加二二八70周年中樞紀念儀式有感:二二八之後,蔡英文將領台灣前往何方?
二二八是台獨革命或台共起義都不能改變
馬英九不為二二八被屠殺外省人討公道,連人渣文本都看不下去
蔡英文說要改變228沒加害者現狀,不是已經說蔣介石是二二八元凶了嗎?
陳芳明說因為天然獨與北京紀念二二八,蔡英文該重寫二二八!那被屠殺外省人的記憶該怎麼寫?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7179
2016年11月4日 ... 二二八研究者許雪姬受聯合報陳宛茜採訪「當對立不再 白色恐怖史料才宜公開」 ... 由 她的說法,我們可以看出這個二二八研究者許雪姬的基本看法: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3130
2016年3月5日 ... 我當然認同本省人不應該被國軍殺害,但不能認同坊間二二八研究者廣泛 ... 策展人 黃惠君投書蘋果日報「二二八事件中的外省人」表示「外省人受害 ...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