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安東尼•霍普金斯的新「恐怖片」父親The Father觀後感:「世界安寧日」線上影展
2021/10/27 13:16:57瀏覽1206|回應0|推薦18

十月的第二個周六為「世界安寧日」,國民健康署和安寧照顧基金會辦線上影展可免費看具「安寧元素」十部片,目前我看了艾瑪湯普遜的《判決》及安東尼•霍普金斯的《父親》,這些片除《我想念我自己》外,其他我都沒看過。附帶一提,《我想念我自己》的原片名是”Still Alice”,中國大陸譯《依然愛麗絲》,香港譯《永遠的愛麗絲》,我覺得大陸翻譯最佳,這部《父親》的原片名是” The Father”, 中國大陸譯《困在時間裡的父親》,香港譯《爸爸可否不要老》,我覺得臺灣翻譯最佳。

我就搞不懂,為什麼要在片名翻譯想這麼多花招?信達雅三原則我覺得「信」最重要,也只要遵守這原則就夠了。

在看安東尼•霍普金斯這部2020的新片《父親》The Father 時,我沒有先看簡介,但看了大概幾分鐘就知道這是一部講失智症的電影,整部戲中穿插老父親安東尼的幻想與他遇到的真實,具體劇情在wiki的劇情介紹有,我在觀影期間沒有很認真去研究哪些是老父親安東尼的幻想還是真的,其實感覺上就是「很慘」,而且我覺得把這些劇情全當成老父親的幻想也不妨礙理解這個故事。

我認識的幾位七八十歲朋友都非常害怕失智症,如果他們看了這部片應該會「嚇死」,倒不是劇情像安東尼•霍普金斯以前得獎的那部「沉默的羔羊」那樣變態,而是真實的恐怖,失智症患者如果進程越來越到後期,失去自我與各種能力的情況就會越來越嚴重,不管是自身或親人都會接近無法承受。

這部戲到底有多接近失智症的「真實」不得而知,但應該是我看過類似主題中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因為家屬的無能為力與患者每況愈下只會讓大家更痛苦,所以,最後老父親安東尼住進機構應該是最好的安排,其女兒這麼做是對的。

據說失智症患者住進機構後,家屬來探望的頻率會隨著時間遞減,例如每週一次變成每年還不一定有一次,我曾看過1989年的《溫馨接送情》(Driving Miss Daisy),女主角潔西卡•坦迪最後也得了失智症,但還記得曾為她開車的Morgan Freeman,而她曾因此以80歲的高齡獲得提名並得獎而成為了奧斯卡女主角歷史上最年長的女性得獎者,這次安東尼•霍普金斯憑藉《父親》再次贏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並以83歲之齡成為奧斯卡史上最年長的男主角得主。

這二位奧斯卡獎得主扮演的角色都得了失智症,是巧合嗎?

這個國民健康署和安寧照顧基金會合作的線上影展,民眾可於10月9日至10月16日免費觀看,如果還有名額的話,建議大家可以去看。最後補充一點,如果大家覺得電影太過沉重緩慢,my vedio網站提供了貼心的「四倍速」選項,沒耐心的觀眾可以服用哦。

Blackjack 2021/10/6

父親 (電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劇情

安妮得知父親安東尼又把一位看護趕走,便上門看望他。安東尼罹患失智症,經常會忘記要緊的事情,還有東西所放的位置。例如,他每一天都會把手錶放在浴缸旁的櫃子裡,但他就是會忘記。他聲稱最近來的看護偷了他的手錶,並聲明自己不需要任何人的看顧。安妮透露自己將要離開倫敦,和新男友搬到巴黎,安東尼聽聞女兒要離開自己,備感傷心,安妮告訴父親如果他無法接受下一位新看護,他們只能做別的安排,說完便離開他家。

有天,安東尼在家泡茶時,突然間看到一位陌生男子坐在客廳裡,男子聲稱自己是保羅,即安妮的丈夫。安東尼開始對保羅絮絮叨叨,怒斥安妮想要將自己送往老人院的意圖,表明絕不會離開自家公寓,結果保羅反而稱這是他和安妮的家,安東尼是最近才搬過來的。過了一會兒,安妮回到家,卻是一位陌生女子的外貌,安東尼感到惶恐不安,詢問安妮跟保羅是不是在戲弄自己,安妮表示她已經離婚五年了,不知道保羅是誰,此時原本在廚房的保羅憑空消失不見,安東尼的思緒陷入混亂中,安妮安撫父親一切都會好起來。

某天早晨,安妮變回原先的外貌,她安排新看護蘿拉來家中面試,安東尼稱讚蘿拉長得跟失聯多年的小女兒露西外貌酷似,跟蘿拉相談甚歡,還跟她開玩笑說自己是職業舞蹈演員,不需要別人照顧,同時秀了一段踢踏舞。突然話鋒一轉,開始惡狠狠地斥責安妮是為了覬覦遺產,才跑來虛情假意地關心他,安妮受父親羞辱而默默落淚。時間來到傍晚,安妮和保羅討論看護面試的經過,安東尼顯然不認識這個外貌陌生的保羅,並瞥見保羅的手錶與自己丟失的那條酷似,於是跟保羅裝起熟來,想拿回手錶,保羅失去耐心,責罵安東尼要一直挑戰他們的底線到什麼時候。畫面轉到安妮帶安東尼去看醫生的那天,醫生問起他的精神狀況,他堅持自己沒有記憶問題,反而聲稱是安妮改口說沒有要去巴黎,記性比自己還差。晚餐時間,安東尼聽到保羅建議安妮將他送到安養院的計畫,安東尼佯裝沒聽見,吃飯時保羅對安東尼愈加地不耐煩,開始冷嘲熱諷,安妮與保羅爭執起來,安東尼見氣氛不對離開餐廳,當他回來時,又看到同一幅兩人討論送他去安養院的情景。

時間來到蘿拉正式照顧安東尼的一天,仍穿著睡衣的安東尼不喜歡蘿拉用逗孩子的語氣給他吃藥,又開始向蘿拉誇讚起女兒露西,說她是大名鼎鼎的畫家,蘿拉對露西發生的意外感到遺憾,然而蘿拉忽然驚覺安東尼仍誤以為露西在環遊世界,便止住對話。此時,之前消失的第一個保羅再次出現,保羅一字不漏重複起上次關於安東尼挑戰他們底線的台詞,不同地是這次動起手開始毆打安東尼。安東尼嚇得哭出聲,安妮趕緊跑來安撫安東尼,眼前不知所措的保羅,卻已不是第一個保羅,而時空又回到吃晚餐那天的情景,但安東尼仍舊穿著睡衣。

某天深夜時分,安東尼從房間醒來,走出屋子,發現自己身在醫院的走廊。他在病院目睹露西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露西與蘿拉長得一模一樣,此時突然驚醒。安東尼走出臥室與安妮吃早餐,安妮心情舒暢,覺得昨天安東尼與蘿拉交談狀況良好,可惜沒表演他所說的踢踏舞。這時蘿拉來到,外型卻是之前那位自稱安妮的陌生女子,安東尼不敢置信眼前景象,匆匆逃回臥室,令安妮十分錯愕。

安妮將安東尼安置在安養院,安東尼意識到自己將獨自待在倫敦,父女不捨地別離,安妮隨後含淚搭車離去。安東尼在安養院的臥室醒來,遇到那位陌生女子,以及第一次看見的保羅。不同的地方是,女子道出她是凱薩琳,是安東尼的看謢,保羅原來是位名叫比爾的看護。安東尼憂心起安妮的去向,凱瑟琳稱安妮已經搬去巴黎好幾個月,最近寄來明信片,周末偶爾會來探望他。安東尼發覺之前那些虛實交錯的景象,其實都是自己來到安養院這段時間浮現的錯亂記憶,安東尼情緒崩潰想念起已故的母親,失聲痛哭,凱薩琳上前安慰他,說晚些時候會帶他到庭院走走,並用曾在安東尼記憶中一樣的口吻表示一切都會好起來。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