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斯卡羅研究1:《斯卡羅》南岬之盟是外交備忘錄而不是台灣第一份外交條約,談台灣美化李仙得的「起點」
2021/08/27 17:11:54瀏覽1635|回應0|推薦13

《斯卡羅》主角李仙得在劇中定位引議,公視說李仙得在1867年羅妹號事件後與原住民南岬之盟「讓世界看見臺灣」,但李仙得因此能探勘東臺灣並鼓勵日本攻台,若從呂秀蓮在春帆樓曾感謝日本馬關條約,台灣終能脫離中國,「讓我至感不幸中之大幸」來看,許多臺灣人對於「能使台灣脫離中國」的人物都「感謝」,倒是一脈相成,一以貫之。

.

.

.

翻攝《斯卡羅》

首先先看呂秀蓮「不幸中之大幸」言論, 林金源教授於2014年3月11日投書中國時報提到前副總統呂秀蓮在1995年4月17日間,於日本下關的春帆樓說:「因為…《馬關條約》,台灣終能脫離中國,讓我至感不幸中之之大幸」,而當時被千夫所指「宰相有權能割地」的李鴻章不但未曾說過「臺灣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割之可也」,李鴻章在與當時日本首相伊藤博文進行馬關條約的談判時,更曾在第三次會談中聲明「台灣已立一行省,不能送給他國」。

我還記得,當年一位留學日本的老師在課堂上義憤填膺的提到李鴻章沒有出處的「鳥不語」,還拿「伊李問答」批評中李鴻章拿國家大事與伊藤博文「討價還價」,他大概也不知道李鴻章被邀請去簽合約卻又被暗殺的事吧!

一位72歲老人臉上被打一槍,面對極強勢的伊藤博文,根據「伊李問答」,李鴻章又是如何說臺灣呢?

伊云:朝民招為長夫,皆不願往;我國之兵現往攻台灣,不知台灣之民如何?

李云:台灣系潮州、漳、泉客民遷往,最為強悍!

伊云:台灣尚有生番?

李云:生番居十之六,餘皆客民。貴大臣提及台灣,想遂有往踞之心;不願停戰者,因此?但英國將不甘心,前所言恐損他國權利,正指此耳。台灣不守,則又如何?

伊云:有損於華者、未必有損於英也。

李云:將與英之香港為鄰。

伊云:兩國相敵,無損他國。

李云:聞英國有不願他人盤踞台灣之意。

伊云:貴國如將台灣送與別國,別國必將笑納也!

李云:台灣已立一行省,不能送給他國。二十年前,貴國大臣大久保以台灣生番殺害日商動兵,後赴都議和,過津相晤云:『我兩國比鄰,此事如兩孩相鬥,轉瞬即和;且相好更甚於前』。彼時兩國幾乎戰爭,我立主和局;倡議云:『生番殺害日商與我無涉,切不可因之起釁』!

換言之,清朝一向的態度就是「生番殺害日商與我無涉」及「台灣已立一行省,不能送給他國」,由此看出滿清一向不把原住民統領區域視為「國土」,且請讀者注意「貴國大臣大久保以台灣生番殺害日商動兵」這段話。

在公視《斯卡羅》中,主要引起爭議的部分是主角李仙得,因為公視「美化李仙得」,作家楊渡批李仙得為「賣台第一人」,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表示,可稱李是「台奸」,所作所為都是將台灣利益出賣給日本人。至於公視以美化的拍攝方式呈現李仙得,吳昆財坦言,確實是價值錯亂,不應當美化外來政權出賣台灣的舉動。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吉娃斯.阿麗)在臉書表示「從反對帝國主義殖民的史觀來看,南岬之盟並沒有什麼偉大之處,簽下那個和約之後的李仙得,得到了在東台灣行動的自由。李仙得後來把他在台灣東部勘查的報告和地圖,交給了日本政府,日本政府重金聘請他,成為天皇遠征台灣計畫的顧問。」,可見李仙得在臺灣歷史上並不如文化部長李永得所言「原住民很早就可以跟外國,不管列強各國,可以用外交手段解決紛爭」或蘇貞昌說的「美國商船遇難後,美國派兵與地方原住民打起仗來,後來幾個國家包括美國、清廷、原住民,甚至還有閩、客各方面的語言,在在證明台灣人的當家作主」,因為真相只有一個:

「南岬之盟」並沒有讓世界看見臺灣,也沒有達到「原住民很早就可以跟外國,不管列強各國,可以用外交手段解決紛爭」的效果。究其原因,還是「南岬之盟」的產生本質上只是一個「海難事故」備忘錄,其內容係「要求外國人沒事不可上岸,海難登陸人員須舉紅旗為號否則格殺勿論。」>但若從現代觀點來看,如果發生海難情況,其實發現海難的船長應救助,這是基本的國際法原則。至於船隻在岸邊發生海難或海難船隻人員上岸,岸上的人不得危害遇難船隻人員的生命還要透過「南岬之盟」來「保障」,可見當時原住民並沒有相關的概念。

這是白人與臺灣原住民的「文明衝突」。

至於「南岬之盟」的定位,斯卡羅的原著《傀儡花》作者陳耀昌曾於自由時報投書「152年前的10月10日... 台美第一份國際條約 全靠原住民」,還有行政院長蘇貞昌說「場景發生的瑯嶠,就是現在的恆春,當時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地方,美國商船遇難後,美國派兵與地方原住民打起仗來,後來幾個國家包括美國、清廷、原住民,甚至還有閩、客各方面的語言,在在證明台灣人的當家作主」,甚至連楊渡指責李仙得「賣台第一人」也被新頭殼管仁健觀點》國民黨為何這麼討厭《斯卡羅》?說「台灣人不管是漢人移民或後裔,還是原住民,只要是跳過中國的「中央」,與世界上任何一國締約,都是國民黨要反對的。尤其是與美國之間的條約,不用看內容,國民黨就已經先斷定這是「賣台第一人」,這一點國共兩黨就已不只是「92共識」,是「百分百共識」了。」

這是真相嗎?

事實上,1869年2月的這份「南岬之盟」本質是一份「外交備忘錄」,其效力如何其實頗受質疑,若以「南岬之盟」的原文來看,一切就很清楚了:

TERRITORY UNDER TAUKETOK

Village of the Sabarees, February 28, 1869

At the request of Tauketok, the ruler of the eighteen tribes south of Liangkiau, and between the range of hills east of it and the Eastern Sea including the bay known as the Southern Bay of Formosa where the crew of the American bark Rover were murdered by the Koaluts, I, Charles W. Le Gendre, United States consul for Amoy and Formosa give this as a memorandum of the understanding arrived at between myself and the said Tauketok in 1867, the same having been approved by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nd assented to, I believe by the foreign ministers at Pekin viz:

Cast-aways will be kindly treated by any of the eighteen tribes under Tauketok. If possible, they are to display a red flag before landing.

Ballast and water. - Vessels requiring supplies are to send a crew on shore, displaying a red flag, and must not land until a similar token has been shown from the shore, and then only at the spot indicated. They are not to visit the hills and villages, but, when possible, are to confine their visit to the Tuiahsockang, being the first stream on the east coast north of the southeastern cape of South Bay, and to the Toapangnack, to the west of the rock where the Rovers crew were murdered, the latter being the better watering place in the northeast monsoon. Persons landing under other than these conditions do so at their own peril, and must not look, I believe, for protection from their government if molested by the natives, who in such case will not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their safety.

CHAS. W. LE GENDRE, United States Consul.

Witness: I. ALEX. MAN, Commissioner of Customs for Southern Formosa.

Witness and interpreter: W. A. PICKERING

——美國國務卿給國會的1869年年度報告[註]

CHINA-FORMOSA. FORMOSA. Reports of Mr. C. W. Le Gendre.Annual Report on the Commercial Relation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Foreign Nations: Made by 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Year Ending September 30, 18699.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871年: 92 [2020-03-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23) (英語).

如果看原文,可以知道美國人李仙得與原住民簽的是memorandum of the understanding,現在叫做MOU,陳耀昌管仁健對MOU無知沒有辦法,但蘇貞昌當過律師又當過很久的官員呢!我們就用韓國瑜喚醒蘇的記憶:

2019年,韓國瑜以高雄市長身份去了新馬、港澳,最後還去了深圳,簽定了多筆合約與MOU,法操FOLLAW當時寫了一篇備忘錄(MOU)是法律承諾,還是「君子協議」?,其提到民法上並沒有MOU,簽署這些文件並不意味著雙方已做出任何法律上的承諾,只能算是一種君子協議(gentlemen’s agreement)。臺灣人最崇拜的美國總統川普於2019年2月在白宮接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時,川普直接告訴劉鶴:「我不喜歡備忘錄,這根本沒意義。對我來說這沒意義。你們最好直接簽文件。」

無獨有偶,根據新頭殼20000變1000! 蘇貞昌提醒韓國瑜MOU非訂單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3月底出訪中港澳,一共簽下約52億元的農產訂單與MOU(合作意向書),52億當中,有6張是MOU,總值共13億2千萬元,能否兌現形同未知數,行政院長蘇貞昌今(2)日受訪時肯定韓國瑜拚外銷,但他要提醒,「意向書」跟「訂單」不一樣,蘇貞昌舉例,當初韓國瑜當北農總經理時簽了20000盒茶葉,最後對方只買了1000盒。

行政院長蘇貞昌明知這份memorandum of the understanding其實未受美國國會批准,根本不是正式條約而是李仙得與卓杞篤的私人協訂,並隨著卓杞篤死亡後便完全廢止,並局限於極小區域。如何會是「在在證明台灣人的當家作主」?

再細看這份MOU,其提到”the same having been approved by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nd assented to, I believe by the foreign ministers at Pekin viz”,也就是被美國政府與foreign ministers at Pekin viz批准,你們看不懂foreign ministers at Pekin viz是甚麼意思嗎?

foreign ministers at Pekin viz就是「北京外長」啊!

如果「場景發生的瑯嶠,就是現在的恆春,當時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地方」,有「北京外長」插手餘地嗎?

再回到一開頭提到的「伊李問答」,假設台灣原住民統治的區域「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地方」,為什麼李鴻章能「割讓整個台灣」呢?無論美國或日本,對於不屬於清朝的領域為何還要去「過問清朝」呢?

在1871年的八瑤灣事件,琉球的船隊繳完年貢從首里回到宮古島途中,遇颱風上岸,在臺灣東南部高士佛社、牡丹社、竹社之交界處被部落聯盟視為入侵者而處決,船上69人當中3人溺死,54人因故被臺灣排灣族馘首,僅12人生還回國。對於此事,李仙得於1872 年 2 月底前往台灣介入,試圖將1867年的協議內容擴大到包括日本水手的安全。其訴求沒有得到當地原住民的同意。但也因此獲得「勘查」南臺灣的契機。

李仙得藉由獲得滿清政府、台灣在地官府及原住民的容忍或「信賴」,到了日本後藉清廷「生番殺害日商與我無涉」的立場鼓吹日本「台灣出兵」,他的「蝴蝶效應」,更是導致了日本奪取臺灣、日本成為軍國主義的開端,以及日本在二戰付出重大代價的結果!

從原住民的歷史來說,日本統治期間對原住民包括屠殺、消滅其祖靈崇拜、強迫遷徙、成立蕃童教育所的種族滅絕行為,只有完全不在乎原住民人權的人,才不會認為李仙得「賣台」吧!

退萬步言,李仙得先跟原住民簽MOU,過幾年摸的熟門熟路就叫人來攻打這些人,固然李仙得立場因效忠對象而改變,但他還有基本的人性嗎?可以這樣翻臉叫人侵略你當初「和談」的人??

《斯卡羅》究竟有無美化主角李仙得,在第三集李仙得一行人要去救羅妹號船員時,面對清廷官員說要設隘阻蕃,李仙得淡淡地說「設隘阻蕃不是最好的做法,你知道軍事殖民地嗎」,史實卻是李仙得到日本鼓吹需2千兵力便可輕易佔領台灣。外務省聘任李仙得為外交及軍事顧問後,李仙得並為日本規劃詳細的出兵、殖民計畫,而有日本以3600兵力攻打台灣琅𤩝地區以牡丹社為主的原住民部落的「臺灣出兵」(史稱「牡丹社事件」)。當時並與清簽下《北京專約》的人就是前述「伊李問答」的「貴國大臣大久保」大久保利通

公共電視《斯卡羅》把鼓勵出兵軍事殖民的李仙得,搖身一變為滿口仁義道德「設隘阻蕃不是最好的做法,你知道軍事殖民地嗎」的君子,為求「戲劇性與張力」可以這樣顛倒黑白嗎?

唯一的一個角度,可以讓這些人無視原住民被屠殺的歷史,那就是因為「日本馬關條約,台灣終能脫離中國」,至於有多少人被犧牲,或符不符合歷史,那就不在他們考慮之列了。

Blackjack 2021/8/27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