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華民國憲法是臺灣前途桎梏,「台灣關係法」不能給臺灣國家地位
2020/09/18 14:02:26瀏覽785|回應1|推薦11

台大政治學系副教授陳世民投書表示「將台灣和一中原則脫勾」,大意為許多國家將中國主張的「一個中國三段論」第三段自行解釋,再對照美國認為台灣主權在“台灣關係法”中“未定”,要留待台海兩岸和平解決。我們可以發現無論「中華民國臺灣」、「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1911年的中華民國已不存在」等說法皆無助於臺灣「建立國際地位」,連美國也不肯幫忙。

從歷史來看,臺灣從未進入聯合國,但曾經藉著蔣介石「帶來」那個1911年的中華民國「聯合國代表權」在聯合國「出現」,而臺灣對自己主權的錯亂,諸如副總統賴清德認為「1911年的中華民國已不存在」、蔡英文總統認為「中華民國七十年」、「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都無法徹底解決「中華民國憲法」是中國人於1946年在南京制訂的歷史事實。儘管當年的制憲國民大會有臺灣代表,但終究跟臺灣關連極小,這部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口中的「一中憲法」,還成為他得以去中國「探親」的敲門磚呢!

謝長廷當年在中國與臺灣皆唱作俱佳,美國之音報導「漳州祭祖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感動落淚」,自由時報報導「到廈門像去兄弟家一樣」,究其根源,正是謝長廷的名言「高雄與廈門是兩個城市、一個國家」!

謝長廷

因此,台大政治學系副教授陳世民所認為「蔡政府應清楚向國際宣示:台灣無意挑戰北京『一中原則』的前二段,但對第三段『台灣是否是中國的一部分』,則希望國際社會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權利」就顯得蒼白,因為「白紙黑字勝於空口白話」,臺灣人的現行憲法就會導致「高雄與廈門是兩個城市、一個國家」啊!

前面提到的美國立場,正是9月17日,參議員克魯茲逼問有關台灣在美展示旗徽的“主權象徵”,出席作證的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幾次強調關於台灣主權這個特別的問題在“台灣關係法”中是未決定(undecided),是模糊的。他說,美國不會在主權問題上採取立場,這是大陸和台灣之間來回爭執的一部分。“台灣關係法”體現在行政部門政策中,是希望通過對話,和平解決這一問題,而不是脅迫或使用武力。因此關於台灣的主權問題留待決定,由兩岸來解決

我們不能怪美國不願當調人,因為,當臺灣自願居住在「中華民國憲法」之中,就不能怪北京一中原則「一氣呵成」了!

註:北京一中原則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美議員逼問台灣主權問題 史達偉強調未定 http://www.CRNTT.com 2020-09-18 09:42:13

史達偉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強調台灣“主權未定論” 美參院視頻

                          中評社華盛頓9月17日電(記者 余東暉)在17日美國國會的一場聽證會上,美國參議員克魯茲逼問有關台灣在美展示旗徽的“主權象徵”,出席作證的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幾次強調,台灣主權“未定”,要留待台海兩岸和平解決。他還迴避美國對台戰略明晰化爭論,只表示最近澄清了“六項保證”,但不意味著對台戰略或政策有變。   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17日舉行主題為“在印太及其它地區推進美國接觸和反制中國”的聽證會,由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西半球和歐洲事務的3位高官作證,並回覆國會議員質詢。台灣問題在這場兩個多小時的聽證會中數次被問到。   2015年,針對雙橡園“升旗事件”,奧巴馬政府制定了禁止台灣旗徽在美國官方場合公開展示的國務院內部指導綱要。今年2月在美國參議院提出“台灣主權象徵法”議案的參議員克魯茲再次就此發難,追問特朗普政府對此指導綱要的態度。   史達偉表示,對台戰略模糊的概念一直在討論中,最近他在傳統基金會的演講有助於澄清“那些需要澄清的事情”,但是關於台灣主權這個特別的問題在“台灣關係法”中是未決定(undecided),是模糊的。他說,美國不會在主權問題上採取立場,這是大陸和台灣之間來回爭執的一部分。“台灣關係法”體現在行政部門政策中,是希望通過對話,和平解決這一問題,而不是脅迫或使用武力。因此關於台灣的主權問題留待決定,由兩岸來解決。

 克魯茲顯然對這個表態不滿,質問史達偉是否在證明這個指導綱要是遵循“台灣關係法”的?而在2015年之前並無這種指導綱要。

  史達偉回覆:關於台灣的主權問題,這些都是相關的,留待台海雙方解決,這樣的解釋最好,主權問題未決定。他接著表示,特朗普政府在澄清和扭轉過去作出的決定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美國衛生部長最近訪台,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正在台灣訪問,“我們所做事情完全符合你的興趣,也就是支持台灣,確保他們有能力抵抗中國的脅迫”。

  克魯茲依然認為史達偉的回應“不妥當”,擡高聲音,要求對華更強硬的特朗普政府廢除奧巴馬政府制定的“取悅中國”的內部規定。

  在聽證會上,美國對台戰略清晰性問題也被兩個議員問起。不願直接評論這個辯論的史達偉稱,這是一個被廣泛討論的大問題。他在傳統基金會發表演講,澄清了“六項保證”,其背後原因是為了“防止和扭轉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國際空間的擠壓”,使其回到應有的位置。這與“台灣關係法”是一樣的,但這並不是戰略或政策改變的跡象,只是為了扭轉在全球範圍內拿走台灣合作夥伴,阻止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等多邊活動的勢頭。 

參議員加德納問如何進一步推進美台關係,史達偉表示,克拉奇正在台灣訪問,參加追思李登輝的活動。他稱,美台關係目標是遵循“台灣關係法”、“台灣旅行法”和“台北法案”等法律。所有這些都是為了確保讓台灣在國際上有空間,與其西邊的大鄰居打交道,通過對話而不是脅迫來解決兩岸分歧。美國政府和國會之間在武器銷售等問題上合作,完全符合協議,以確保兩岸問題和平解決。

  在作證陳詞時,史達偉稱,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是單獨的,不從屬於美中關係。美國將繼續推進與台灣的接觸。阿扎爾最近訪台表明,美國將與台灣在全球衛生等國際問題上合作,而即將到來的經濟接觸將進一步深化雙方強有力的關係。美國將繼續大力支持台灣有意義地參與國際組織,特別是在涉及公共衛生和安全領域。

  史達偉提到,特朗普政府7月9日通知國會對台軍售,只是最近的一個例子,說明美國將根據“台灣關係法”,繼續向台灣提供防衛武器和服務,使台灣保持足夠的自衛能力。美國堅持執行“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也堅持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包括堅持兩岸問題應在沒有脅迫或恐嚇的情況下和平解決。 

被問到美國對台政策明晰化如何體現於西半球事務,美國國務院負責西半球事務的首席副助卿Julie Chung說,美國與台灣在西半球的關係過去兩年是前所未有的,美台在西半球的夥伴關係更加直接和公開。

  Julie Chung在作證陳詞中表示,保持台灣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外交關係的現狀”是當務之急。她透露,美方正在尋找創新的方式來支持台灣在該地區的地位。去年10月16日,美國為台灣在西半球的9個“外交夥伴”組織了“台灣之友”圓桌會議,這是美國第一次舉行這樣的會議。美台合作於今年9月將其“全球合作與培訓架構”(GCTF)引入拉美和加勒比地區。9月8日舉行的美台數字經濟與新冠應對虛擬研討會,來自25個國家的200多名與會者參加了會議。這是美國-台灣-日本發展援助培訓旗艦項目第一次在西半球舉行。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草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18 21:33
飛望見曹操後軍陣腳移動,乃挺矛又喝曰:「戰又不戰,退又不退,卻是何故!」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9-18 22:37 回覆:

喊聲未絕,曹操身邊夏侯傑驚得肝膽碎裂,倒撞於馬下。...

莫非老馬嚇破膽了

臺灣人沒在怕啦!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