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章念馳、李毅引發的論戰談「和統、武統」都繞不開美國與「中華民國」
2020/08/10 20:59:55瀏覽1017|回應1|推薦14

這陣子和統、武統論戰再起,源頭是章念馳於7月13日在台灣的中國時報發表《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註1),之後武統學者李毅發表《不能向台湾社会传递错误信息 ——评章念驰《找出两岸关系新出路》文》(註2)痛批,隨後也是大陸的學者陳孔立教授投書中評社《章念馳何罪之有?》(註3)支持章,最新的一篇文章則是素來強調「一中屋頂」的黃年於聯合報發表《章念馳的預言應驗了》(註4)一文,這場堪稱「亂鬥」的論戰,雖然不會有什麼結果,但由於相關人等皆具相當代表性,值得重視。從某個角度來看,這次和統武統論戰與喬良之前引發的論戰,差別在於他們主要討論的是「中華民國」因素,本文藉此也略為論述一番。

簡單來說,章念馳的文章主旨在呼籲對台灣與「中華民國」多一點理解,這包括對台灣現況與「未來」的部分,李毅文章是「不用說了,打!」,並對大陸涉台研究做出嚴厲批判,陳孔立則批判李毅「胡說八道、走極端」,並指“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黨的基本方針。而黃年聲援章念馳,並指出章念馳當年「『中華民國』會被『台獨』繼承過去」的預言,即將或已經「成真」。

以喬良將軍的思維來看,他認為和統無望,武統「繞不開美國」,章念馳等人認為若要和統,那繞不開「中華民國」,黃年更由章念馳的話指出,北京的兩岸政策已是一敗塗地,並且是「咎由自取」,本文也轉錄其「金句」如下:

「我們今天不是消滅中華民國的歷史時期了,中華民國一切成就和今日台灣,是我們必須繼承的一筆歷史遺產,而不是我們的包袱…廣大台灣同胞認同『中華民國』不是要『台獨』,更不是要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要求得一合理身分,作為統一前他是中華民國國民,希望得到尊重。」

「如果我們不能接受這份『遺產』,『台獨』就會把它變成『中華民國在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來對抗大陸,反而成了『台獨』的一份資產。」

「如果我們不能正視『中華民國』問題,『中華民國』會被『台獨』繼承過去,那麼兩岸之間的法理連結點就會蕩然無存,危機就會爆發,我們會付出慘重代價。因此我們必須以高度智慧來處理『中華民國』問題。」

其實,若看待中共在1949年以後的歷史,多年以來建構「中華民國已經滅亡」及「台灣是叛離的一省」的相關論述,也不是說推翻就能推翻,雖然章念馳從「理解」的角度要中共中央省思,但這種「大破大立」的新思維,在中共同時面對美國與台獨等分離勢力下,應該很難以做到。

若就台灣的民主進程來看,「中華民國」對台灣來說,一直是「外來政權」。就算有選舉,那也是地方性質及增額中央民意代表的層級,並未觸及「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權源,這種情形直到1996年台灣的「總統直選」才改變。

推動總統直選的李登輝對「中華民國」與台灣連結「居功厥偉」,但這究竟是「中華民國新生」或「中華民國台灣化」,也不能一言道盡。從蔡英文在去年「國慶」表示「中華民國已經在台灣屹立超過七十年」的談話來看,現在民進黨已經把蔣介石「外來政權」的歷史「內化」而沒有「重新開始、切斷」,這對素來強調兩蔣統治台灣沒有正當性、「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的民進黨或台獨論述來說,無疑是一種倒退,甚或給予中共「消滅叛離的一省」的口實。

因此,固然中共將李登輝「定性為台獨」,但若他在1996年宣布台獨,他以選票的「民主正當性」推翻「外來政權」,那就是「中華民國」的終結了。換言之,在台灣主政者真正邁向「法理台獨」之前,「中華民國」是大陸「解決台灣問題」的第一道關卡與「台灣獨立的枷鎖」,大陸認為「中華民國」棘不棘手,那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然而,在大陸官方或人民想要「解決台灣問題」時,台灣人民的意願、要採取的手段是否「文明」,也攸關於中國立足於世界將要扮演的角色。正如大陸近來指責美國不文明、以商逼政、干預網路自由,難道大陸沒有用類似手法對別人?或對台灣?

另一方面,對「大一統」毫無概念的台灣人越來越多。在一九九一年,台灣教授曾祥鐸出席北京的兩岸學術研討會,提出一篇兩萬多字的論文:《從中國歷史上九次大一統,看兩岸未來的統一》,認為過去九次都是以武力完成統一的,兩岸未來的統一,也將難逃「民族慣性」(註5)。中國的民族主義在「民族慣性」影響下,認為「武統」才是「正道」的人必然越來越多,但若大陸以武力手段「解決台灣問題」,就算如李毅所言「武統台灣,不會戰死3300萬人,不會有330萬人,不會有33萬人,可能在33000人以下…武統台灣,中華民族,犧牲不起?」,但這種「以力服人」的姿態,及後來治理台灣必然帶來的動亂,世人那時難道還會認為中國「愛好和平」,外人又怎能理解什麼是「大一統」?

中國武力統一台灣的「代價」,當然不只是「幾萬人的死傷」那麼簡單

最後,從歷史上來看,艾奇遜(Dean Acheson)於1949年接任美國國務卿,據說是他說的笑話是:「一進辦公室,有一個人就倒在他身上,那人就是蔣介石」。這樣鄙視蔣的人,所以建議杜魯門「等待塵埃落定」,那時的美國根本不在乎台灣及台灣土地上人們的命運。而剛過世的李登輝雖自比摩西出埃及尋找流著奶與蜜之地,但真正如同摩西過紅海出埃及的卻是蔣介石,他帶著百萬軍民越過台灣海峽來到「寶島」,蔣介石這個「現代摩西」並沒有在台灣「建立以色列」,往後的「約書亞」李登輝、蔡英文反而把台灣與「中華民國」綁的更緊密!

是故,所有人該面對的是,「中華民國」的新樣態將如何走下去, 台灣人會不會繼續戴著「中華民國」的「面具」,大陸何時會從現在對美國與「中華民國」的「不耐煩」轉為「攤牌」?

從現實看,雖然美國「反共」台面化,但要出現像1949年那樣支持蔣介石的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也不可能,中國與美國的軍力差距更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對中共與大陸來說,即使是離「目標」更近,但也該思考:

大陸如果最終使用武力手段讓「中華民國」在歷史「退場」,離「大國崛起」更近或更遠?用武力完成「統一大業」後,世人不再相信中國「愛好和平」,中共帶領的中國又要在未來的人類歷史中扮演什麼角色?

正如許多人所講過的,大陸未來如何對待「中華民國」的態度,決定了其他人看待中國的方式,無論「和統、武統」都繞不開美國與「中華民國」之外,也決定了中國未來的道路。

附註:

註1:章念馳,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中國時報,2020/7/13,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00713003473-262104?chdtv,last visited on 2020/8/9

註2:李毅,不能向台湾社会传递错误信息 ——评章念驰《找出两岸关系新出路,烏有之鄉,2020/7/19,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20/07/421118.html,last visited on 2020/8/9

註3:陳孔立,章念馳何罪之有?,中評社,2020/7/21,http://hk.crntt.com/doc/1058/2/9/1/105829149.html?coluid=261&kindid=15330&docid=105829149&mdate=0720231202,last visited on 2020/8/9

註4:黃年,章念馳的預言應驗了,聯合報,2020/8/9,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4766879?from=udn-catelistnews_ch2,last visited on 2020/8/9

註5:曾祥鐸,論「五天半就可完成的斬首計劃」,《海峽評論》165期-2004年9月號,https://www.haixia-info.com/articles/4068.html,last visited on 2020/8/9

兩岸重開機系列一:章念馳》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
19:152020/07/13 言論 章念馳
編按:蔡英文執政4年來,兩岸關係一直處於冰封狀態,兩岸兩會運作幾近停擺。蔡總統進入第二任期以來,由於川普競選連任猛打台灣牌,台海情勢益加緊張。近來,更因大陸全國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美中較勁白熱化。兩岸關係是否到了應該重開機的時候?又該如何重開機?本報邀請學者專家就此議題發表系列專文,探討兩岸未來。
兩岸由封閉到開放、由三通到融合、由喜悅到對抗、由當局對立到全民對立、由「一中」到「一中一台」…,兩岸在曲折中走向全面對抗,兩岸關係跌入了谷底,似乎除了武力相向而沒有了任何希望,難道這是我們的宿命和唯一的出路,兩岸到底還有沒有出路與希望?
對於兩岸走到這樣一步,兩邊的解讀是不一樣的。
台灣認為大陸的崛起,確立了未來30年的統一台灣計畫,咄咄逼人,是單方面改變現狀,加上中美關係惡化,台灣在中美衝突中地位見漲,況且民進黨已全面執政,如不利用這機會突破「一中」牢籠,還待何時,所以疫情降臨,本是兩岸互助和解之良機,但台灣當局趁機「以疫謀獨」…。
大陸認為台灣當局故意製造「亡國感」與「仇中感」,歪曲我們統一的意圖,用香港說事,用美國壓中,不道德地綁架了台灣民眾作為反中的人質,扼殺兩岸交流,否定大陸一切善意,在抗疫問題上向傷口撒鹽,讓人嚥不下這口氣…。
在我作為一個台海問題專家的眼光來看,這些變化有必然性。從台灣的歷史與發展來看,他們經歷了大陸沒有的「本土化與民主化」變遷,造就了與大陸迥然不同的政治生態,建立自己的主體意識與國族認同,甚至兩大政黨都成了本土政黨,建立了「愛台」與「賣台」的意識形態,撕裂「統獨」與「族群」,壓制了中國認同,使台灣從一個極端變為另一個極端,使「本土化與民主化」走向它的反面,民粹的亢奮與本土的滿足還處於高潮…。這一切不是以「數典忘祖」一套說教可以解決的,他們對「尊嚴」的渴求也許大陸多數人難以用「同理心」可以理解的,「兩制」的衝撞對「一國」的影響,我們是缺乏心理準備的。
其實中國大陸追求的統一,就是歷史上的「一國多制」的觀念,即在不讓「一個中國」解體的前提下,共同締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維持相對統一,如香港、澳門一樣,各有各的制度,和而不同相處,共同維繫「一個中國」,不讓台、港、澳問題成為西方勒索我們的藉口。
事實證明,台灣永遠不可能成為他們的棋子,只會成為他們的棄子!這種統一與絕對統一,即武力統一不同,不是征服和消滅對方。
台灣「台獨」的夢已實踐過了,所有情緒的發洩也發洩過了,事實證明「台獨夢」是不切實際的夢,它翻越不了中國崛起這座大山,台灣海峽又太狹太淺,擋不住十四億同胞的決心…。現在是到了回心轉意時刻了,兩岸同胞才是我們自己的上帝,讓我們停止對抗吧,停止仇視,停止汙名化,停止去中國化,恢復全面往來吧!
創造一個兩岸都可以接受的一個中國新概念!
一切都在一念之中,一切皆有可能,讓我們共同邁出新的一步吧!
(作者為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
李毅:不能向台湾社会传递错误信息 ——评章念驰《找出两岸关系新出路》文
李毅 · 2020-07-19 · 来源:李毅看世界
收藏(0) 评论()字体: 大 / 中 / 小
大陆养活了一个数量巨大的台海研究队伍,支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其中相当数量的研究人员,特别是高级研究人员,和章念驰一样,几十年来从来不研究大陆怎样才能统一台湾。匪夷所思!
  近日中国台湾省朋友纷纷给我说,现在台湾朝野、台湾社会、台湾媒体正在疯传前两天上海学者章念驰在台湾发表的一篇文章,说“这篇文章说明大陆已经放弃九二共识,大陆已经接受民进党政府,大陆已经放弃武统”。我找来这篇文章看了一下,全文见附。
  我不同意章念驰这篇文章的观点。我认为这篇文章向台湾朝野、台湾社会传递了错误的信息,对中国统一起了阻碍作用。
  第一,统一与分裂双方,谁需要理解谁?
  台独分裂势力为什么要台独分裂?大陆如何看待台独分裂意识形态?章念驰文章说:
  “这一切不是以数典忘祖一套说教可以解决的,他们对尊严的渴求也许大陆多数人难以用同理心可以理解的,两制的冲撞对一国的影响,我们是缺乏心理准备的。”
  李毅认为,章念驰这个说法没有站在统一一边,而是站在台独分裂一边。
  中国历史5000年,夏商周3000年,秦汉以降2000年,统一与分裂始终贯穿中国历史。统一有很多道理,分裂也有很多道理,要分裂的道理并不比要统一的道理少,二十四史上从来没人说分裂一方没有任何道理。统一的方式大体上两种,要么武力统一,要么和平统一。如果是武力统一,就不存在理解问题,只管统一就是了。如何是和平统一,则确实需要理解,但不是统一一方要去理解分裂一方,而是分裂一方要去理解统一一方。
  秦始皇灭六国,基本上是武统,最后统一齐国时是和平统一的,不是秦始皇要去理解齐国为什么要分裂,而是齐国要理解秦始皇为什么要统一。汉灭匈奴,汉武帝派霍去病统一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基本上是武统,但最后有几个匈奴贤王起义投诚,归附大汉,不是汉武帝要去理解这几个匈奴贤王为什么要分裂,而是这几个匈奴贤王要理解汉武帝为什么要统一。
  蒋介石东征北伐,率北伐军北上统一中国,基本上是武统,最后东北张学良易帜和统,不是蒋介石要去理解东北张学良为什么要分裂,而是张学良要去理解蒋介石为什么要统一。
  毛泽东起兵22年,最后三大战役、五百万雄师过大江,消灭蒋介石815万军队,统一中国大陆,最后北京、内蒙、湖南、新疆、西藏等省是和平统一的,不是毛泽东要去理解这些省政府为什么要分裂,而是这些省政府要理解毛泽东为什么要统一。
  邓小平和平统一香港,并不是完全和平的,是邓小平用战争威胁撒切尔取得和平统一的,不是邓小平要理解香港为什么要分裂,而是英国和香港要理解邓小平为什么要统一香港。22年来香港有人欠教育,怎么都学不懂中国为什么要统一香港,所以中国最近颁行香港国安法,教育一下。
  今天台湾是完全一样的。新中国建立70年、改革开放40年,现在中国产值世界第二、军费世界第二,中国到现在都没有统一中国台湾省,这是中国国家的耻辱、中华民族的耻辱、中国军队的耻辱。中国必须且必然统一中国台湾省,有很多道理。统一方法还是两种,武力统一,和平统一。究竟是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不由大陆决定,完全由台湾省决定,台湾选择和平统一就有和平统一,台湾选择武力统一就得到武力统一。40年来大陆努力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目前几乎没有希望了,因为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为首的台独势力已经灌输控制了多数台湾选民的头脑,多数台湾选民已经完全拒绝了和平统一。正如章念驰所说:
  “两岸在曲折中走向全面对抗,两岸关系跌入了谷底,似乎除了武力相向而没有了任何希望。”
  那么,在大陆武统台湾省之前,现在谁应该理解谁?是大陆要去理解台独分裂势力为什么要台独分裂,还是台独分裂势力应该理解大陆为什么要统一?这就是个立场问题。
  如果站在统一一边,就要对台独分裂势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台独分裂势力大陆为什么必须必然统一台湾省,规劝台独分裂势力悬崖勒马、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接受和平统一,不要选择武力统一。
  如果站在台独分裂势力一边,当然要大陆理解台独分裂势力为什么要台独分裂,要大陆放弃统一台湾。通观章念驰全文,对大陆必须必然统一台湾省的道理一个字都不讲,却用全文最大一段讲为什么要台独分裂。匪夷所思!难怪在台湾引起对大陆的极大误解。
  而且,章念驰说“大陆多数人难以用同理心可以理解”台独分裂意识形态,这完全不是事实。
  李毅多年来写过几十篇文章,包括多篇万字长文,详细分析介绍了为什么台湾选民从1991年90%赞成统一变为现在赞成统一的远远不到10%。这些文章在两岸、在全球华人中广泛流传。我近年来在大陆接触的朝野、党政军、产官学各方人士,多数都对台独分裂势力迅速发展壮大的原因基本清楚。相反,我四次到台湾调查研究,接触访谈台湾各界人士,发现绝大多数台湾人对中国为什么必须必然统一中国台湾省一无所知,可见大陆有关部门的对台宣传工作不但没有取得任何成绩,反而导致了相反的结果。章念驰这篇文章,就是继续在做这种阻碍统一的工作。
  第二,什么是中国统一?
  章念驰说:
  “其实中国大陆追求的统一,就是历史上的一国多制的观念,即在不让一个中国解体的前提下,共同缔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维持相对统一,如香港、澳门一样,各有各的制度,和而不同相处,共同维系一个中国,不让台、港、澳问题成为西方勒索我们的借口。事实证明,台湾永远不可能成为他们的棋子,只会成为他们的弃子!这种统一与绝对统一,即武力统一不同,不是征服和消灭对方。”
  这些说法,实在是奇谈怪论,匪夷所思。
  第一,中国统一就是中国统一,什么叫相对统一?什么叫绝对统一?谁说中国只要相对统一不要绝对统一?为什么?
  第二,谁说中国统一就是不让一个中国解体?这么什么话?谁要解体?中国怎么会解体?
  第三,谁说中国统一是不让台、港、澳问题成为西方勒索中国的借口?这是什么话?什么意思?西方勒索中国,中国就统一台湾省,西方不勒索中国,中国就可以不统一台湾省?
  特别是,
  第四,章念驰说:
  “这种统一与绝对统一,即武力统一不同,不是征服和消灭对方。”
  这是谁说的?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台独领袖、台独政党在台湾执政,多数台湾选民倾向台独,要统一的人低于1%,只有0.7%,武统的可能性已经远远大于和统,在这种形势下,章念驰说中国统一没有武统。什么意思?想干什么?谁让你这么说的?
  第三,大陆下一步怎么办?
  目前在和平统一几无可能的形势下,大陆当然只能一边继续争取和平统一,一边积极准备武力统一。章念驰却说:
  “现在是到了回心转意时刻了,两岸同胞才是我们自己的上帝,让我们停止对抗吧,停止仇视,停止污名化,停止去中国化,恢复全面往来吧!创造一个两岸都可以接受的一个中国新概念!一切都在一念之中,一切皆有可能,让我们共同迈出新的一步吧!”
  章念驰这句话中的“我们”二字,是对大陆14亿人民的侮辱。章念驰这句话在台湾广为流传,后果极为恶劣。
  第一,要谁回心转意?要大陆回心转意放弃统一?
  第二,要谁停止对抗?要大陆停止对抗台独?
  第三,要谁停止仇视?要大陆停止仇视台独?
  第四,要谁停止污名化?要大陆停止污名化台独?
  第五,极为恶劣的是,章念驰说
  “恢复全面往来吧!”
  谁和谁恢复全面往来?台湾正在加速台独进程,蔡英文、台湾当局四年多来多次公开否定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多次公开宣布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绝大多数选民坚定支持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海基会海协会已经切断联系四年,大陆基本取消了台湾旅游,在这种形势下,章念驰居然呼大陆对台湾“恢复全面往来吧!”章念驰想干什么?谁给了章念驰这么大胆子?
  特别胆大包天的是,
  第六,章念驰居然提出要
  “创造一个两岸都可以接受的一个中国新概念!”
  九二共识的原话是: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双方努力谋求中国统一。这已经是大陆对台湾的最大让步。李毅假设,邓小平1992年要是知道中国2020年还不能统一,邓小平1992年绝不会签订这个九二共识。大陆已经吃了大亏了。现在蔡英文、台湾当局、多数台湾选民坚定认定、多次公开宣布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章念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呼吁大陆签订一个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吗?通观章念驰全文,没有找到任何有益的东西。
  第四,大陆是否应该整顿台海研究队伍?
  章念驰说“我作为一个台海问题专家”。李毅不是搞台海研究的,我以前没有看过章念驰的任何文章。我是搞社会学的。社会学有几十个分科,我做国际社会学和分层社会学。做国际社会学,不得不涉及中美关系,做中美关系,不得不涉及台湾问题。文章写完上面三节,本来就结束了。我刚才在谷歌、百度搜索了“章念驰 统一台湾”,结果令人悲哀。在谷歌和百度能找到章念驰研究台海的大量文章。这些文章有两个共同特点。
  第一,章念驰从来不研究,大陆为什么必须必然统一台湾,大陆怎样才能统一台湾,一个字都没有说过。也就是说,章念驰从来不研究大陆怎样统一台湾。
  第二,章念驰有大量的文章讲大陆为什么统一不了台湾,台湾为什么不愿意被大陆统一。也就是说,章念驰的台海研究,主要是研究大陆统一不了台湾。
  我近年才知道,大陆养活了一个数量巨大的台海研究队伍,支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其中相当数量的研究人员,特别是高级研究人员,和章念驰一样,几十年来从来不研究大陆怎样才能统一台湾。匪夷所思!
  台湾工作,就是统一台湾。台海研究,就是研究怎样统一台湾。建国70年,改开40年,大陆还统一不了台湾,大陆台海研究队伍中相当数量的研究人员几十年来从来不研究大陆怎样统一台湾,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为了早日统一台湾,大陆是否应该清理一下大陆台海研究队伍,只留下研究如何统一台湾的,把不研究怎样统一台湾的清理出去,改行去做其它事情。
***
陈孔立:章念驰何罪之有?
http://www.CRNTT.com   2020-07-21 00:11:12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陈孔立(中评社资料照)
  中评社香港7月21日电/编者按: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台湾研究院教授陈孔立昨日投书中评网,对李毅先生之相关言论提出不同意见,特予全文刊载。
  陈孔立教授投书全文如下:
  章念驰何罪之有?——兼论李毅反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
  今天李毅发表《不能向台湾社会传递错误信息——评章念驰<找出两岸关系新出路>文》,对章念驰教授和大陆涉台研究人员进行肆意攻击,甚至叫嚣要“清理台海研究队伍”。我作为这个队伍中最老的成员之一,不能不做出回应。
  章念驰认为从台湾的历史与发展来看,台湾同胞经历了与大陆不同的社会变迁,造成了与大陆不同的社会制度,从而造就了与大陆迥然不同的政治生态、主体意识与国族认同,大陆同胞应当加以理解,应当为对方着想。而李毅却把这说成是“站在台独分裂势力一边”,他把广大台湾同胞等同于“台独分裂势力”,把同胞视为敌人。这是和“两岸一家人”的观点针锋相对的。
  李毅还攻击和否定大陆的对台宣传工作,他说:“我四次到台湾调查研究,接触访谈台湾各界人士,发现绝大多数台湾人对中国为什么必须必然统一中国台湾省一无所知,可见大陆有关部门的对台宣传工作不但没有取得任何成绩,反而导致了相反的结果。”这是对台湾历史的无知。李毅不懂得台湾历史,不懂得从日本统治时期到现在,台湾同胞的经历与大陆同胞完全不同,现在两岸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意识形态等等完全不同,不可能像大陆同胞一样能够认识中国必须必然统一,要他们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做长期、细致、艰苦的工作。“我们为完成统一祖国的大业,不考虑台湾能接受的条件,不充分为对方着想,不考虑对方是不可能的”。大陆有关部门一贯本着这一精神,努力从事对台工作,永不放弃。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是对和平统一的艰巨性的无知。
  章念驰指出:两岸维持相对统一,如香港、澳门一样,各有各的制度,和而不同相处,共同维系一个中国。“这种统一与绝对统一,即武力统一不同,不是征服和消灭对方。”这样的说法完全符合“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符合“我不吃掉你,你不吃掉我”的主张。何错之有?而李毅却要“绝对统一”,那是什么意思?要“一国一制”吗?这不是公开对“一国两制”唱反调吗?
  章念驰指出和平统一与武力统一不同。当然不同。否则为什么要主张“和平统一”?我们主张和平统一,当然不希望采取非和平方式。《反分裂国家法》明确指出:“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最符合台湾海峡两岸同胞的根本利益。”只有在下列三种情况下才采取非和平手段:“‘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党的方针从来就是“和平统一”,从来没有把“和平统一”与“武力统一”并提,更没有把“武力统一”置于“和平统一”之上。
  章念驰指出:“事实证明‘台独梦’是不切实际的梦,它翻越不了中国崛起这座大山,台湾海峡又太狭太浅,挡不住十四亿同胞的决心…。”他呼吁两岸“恢复全面往来吧!创造一个两岸都可以接受的一个中国新概念!”这完全符合习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重要讲话的精神。“两岸同胞是一家人,两岸的事是两岸同胞的家里事,当然也应该由家里人商量着办。和平统一,是平等协商、共议统一。”“不管遭遇多少干扰阻碍,两岸同胞交流合作不能停、不能断、不能少。”“两岸同胞要交流互鉴、对话包容,推己及人、将心比心,加深相互理解,增进互信认同。”而李毅却把“平等协商、共议统一”说成是要“大陆签订一个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他还公然责问:“章念驰居然呼大陆对台湾‘恢复全面往来吧!’章念驰想干什么?谁给了章念驰这么大胆子?”我要告诉李毅,是共产党给章念驰的胆子!你懂得吗?
 
章念驰是大陆研究两岸关系的专家,当然对祖国统一有所研究。李毅坦承“李毅不是搞台海研究的,我以前没有看过章念驰的任何文章。”可是他竟然敢说“章念驰从来不研究,大陆为什么必须必然统一台湾,大陆怎样才能统一台湾,一个字都没有说过。也就是说,章念驰从来不研究大陆怎样统一台湾。”这充分显示了他对大陆学界对两岸关系研究的无知。章念驰写过《论统一——章念驰自选集》,出版者有如下介绍:“这是中国评论通讯社和中评智库基金会规划出版的六卷一套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理论创新丛书’之一。全书共收入作者45篇论文,大部分都是论统一的重要论述文章。作者针对千变万化的台海局势,详尽论述统一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不断批判‘台独’,不断注意对统一理论的创新与发展,从不墨守成规,充满一种反叛精神,赢得了读者众多赞誉。”
  够了。对于李毅的攻击,我只说这一些。不过,李毅的谬论不仅如此。
  我只想针对李毅反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提出如下依据,供大家评论。
  李毅一贯主张“武统”,一贯反对和平统一。他曾经提出“武统台湾”有许多好处,他说“武统”对改革大业、国际经贸,乃至自主创新、开放户口、恢复全国统考、强力反腐、品牌产品的价格上扬、人民币坚挺国际化,从宏观到微观,无一不有促进作用,甚至说:“武统台湾,不会战死3300万人,不会有330万人,不会有33万人,可能在33000人以下。也就是说,中国武统台湾的生命代价,可能是美国统一战争的千分之一以下。以美国内战的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的生命代价,武统台湾,中华民族,牺牲不起?”
  李毅全面否定70年来党的对台工作。他说:“目前大陆对台工作的一切方式方法,都不会导致和平统一,基本上都与实现和平统一无关。首先要丢掉两岸经贸融合导致和平统一的幻想。这种幻想与人类社会现实完全不符。二十多年来,两岸经贸融合迅猛发展,台独势力同时迅猛发展,是又一个明证。”“1949年以来,67年了,为了统一台湾,大陆领袖和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感情;对台工作,各级对台办,养了多少人,花了多少钱。中国现在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军事力量世界第三,可是,对很多弹丸小国,中国外交部在公报中都要被迫说一句:感谢贵国支持一个中国,真是把列祖列宗、全球华人的人都丢尽了。”
  李毅对台湾问题缺乏深入研究,却总喜欢凭个人意志“指点江山”,说什么“和平统一,已无可能”。“从今往后,武力统一之外的和平对台工作,又难看,又难吃,浪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费力不讨好,事倍功半。还是不如现在就打过去算了。”
  李毅不是我们队伍中人,他可以胡说八道、走极端,我们队伍中人为了维护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当然要站出来批判这种没有格局、缺乏高度的胡言乱语,不能让这种反对和平统一基本方针的谬论压缩中央对台政策的挥洒空间,更不能让李毅之流误导广大人民群众,干扰国家发展的长远战略。
  作者简介:陈孔立,1930年2月出生。1952年厦门大学历史系毕业,1955年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毕业。长期从事台湾历史、台湾政治、两岸关系研究。曾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所长(1987-1994),第一届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理事(1991-1998),中国史学会理事(1988-2004),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学术委员、重大理论创新平台首席专家。
***
大屋頂下/章念馳的預言應驗了
2020-08-08 23:24 聯合報 / 黃年
大陸涉台智庫知名學者、上海東亞研究所所所長章念馳上月在台灣媒體撰發「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一文,在兩岸引起高度關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大陸涉台智庫知名學者、上海東亞研究所所所長章念馳上月在台灣媒體撰發「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一文,在兩岸引起高度關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中華民國化vs.回中華民國化
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章念馳在二○一○年撰發〈創條件解中華民國難題〉,是大陸涉台智囊中最早啟導「關注中華民國地位」的重磅人物。在北京「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的政治正確中,卓然不群,獨樹一幟。他的相關論述不能盡舉,略謂:
「(台灣同胞)說,不承認『中華民國』,好比砍了他們的頭,那麼留下四肢五臟還有什麼用?具有這樣想法的人未必是支持『台獨』。」
「我們今天不是消滅中華民國的歷史時期了,中華民國一切成就和今日台灣,是我們必須繼承的一筆歷史遺產,而不是我們的包袱…廣大台灣同胞認同『中華民國』不是要『台獨』,更不是要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要求得一合理身分,作為統一前他是中華民國國民,希望得到尊重。」
「如果我們不能接受這份『遺產』,『台獨』就會把它變成『中華民國在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來對抗大陸,反而成了『台獨』的一份資產。」
「如果我們不能正視『中華民國』問題,『中華民國』會被『台獨』繼承過去,那麼兩岸之間的法理連結點就會蕩然無存,危機就會爆發,我們會付出慘重代價。因此我們必須以高度智慧來處理『中華民國』問題。」
如今,章念馳的預言完全應驗了。
民進黨兩岸戰略進入「台獨與華獨的混合體」。正在建構「中華民國新生論」及「中華民國換手(給民進黨)論」。這些正是章念馳預言的兌現。
尤有甚者,章的預言比較專注在兩岸關係的維度,但「中華民國新生論及換手論」,卻是出現在現今這個多維度的國際變局之中。
在這個千古國際變局中,北京困於中美衝突、疫情、華為、洪澇、香港、南海、中印、經濟下行等種種內憂外患,療傷止痛猶恐不逮,其關於兩岸操作的「約束條件」則不斷增多增強;影響所致,武統、和統、買統的可能性全面降低,而一國兩制及「共謀統一的九二共識」兩大對台論述亦成殭屍政策。走到這個地步,若謂北京的兩岸政策已是一敗塗地,應當不是過甚其詞。
在這一敗塗地中,北京應有的警覺是:一、統一的難度愈來愈高,時間表失效,因此如何營造可能較原有想像更長久的「統一前/未統一」的兩岸關係,應當是新的戰略想定。二、所以,戰略目標也必須改變,新的目標,「統一」應當退到次目標,首目標應當改為「維持中華民國」,非此不能因應勢必延長的「未統一」狀態。
因為,民進黨的「中華民國新生論及換手論」,是要用「去中華民國化」的手段來體現「借殼中華民國」,切斷中國連結;但倘若要維持中國連結,就必須「回中華民國化」,回到「原真中華民國」,以應對「借殼中華民國」。
當民進黨走到「中華民國新生論及換手論」,就不再是「台獨vs.中華民國」的戰略對峙,而是「借殼中華民國vs.原真中華民國」的對峙,也就是「去中華民國化vs.回中華民國化」的對峙。
因此,北京如果再陷於「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其結果就是成全了台獨的「中華民國新生論及換手論」。
以上是我的推演,也許不能附麗於章先生的論述。但二者相同的觀點是在:北京如果不接受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將成台獨的資產,且如今已是現在進行式。
此時,台灣已然出現相當濃重的「懼統容獨」現象。台獨正由「中華民國的消滅者」,搖身一變為「中華民國的捍衛者」。此即章念馳的預言。
章念馳一路鼓吹〈創條件解中華民國難題〉,論述豐富,體系大備,並曾集結成《我與兩岸關係三十年》一書(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二○一七)。兩岸涉台部門應當用心研讀此書。
月前,章先生在台灣媒體撰發〈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一文,在兩岸引起高度關注。他在文中呼籲:「創造一個兩岸都可以接受的一個中國新概念!」
「一個中國」是北京的禁區,不容討論。而倡議「創造一個中國新概念」,則是觸碰了這個最關鍵也是最棘手的兩岸議題。以章念馳的身分與角色,值此危疑震撼之際發出此語,大概也可說是對自我理念的一個總結性的註腳吧。
章念馳是章太炎之孫,他從章太炎看到了過去。章念馳又是汪道涵的繼承者,他與汪道涵看到了未來。
關於汪道涵,章念馳青出於藍,著墨濃重。汪道涵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與「共同締造論」,是將中華民國置於現在與未來的「中國」之中,而絕非「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且這個「中國」,無論在現在或未來,皆是高於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三概念中國」或「上位概念中國」,可以引伸為「中華民國不會滅亡論」。這可說是汪道涵的「一個中國新概念」。
另外,章念馳更多次說:「這些年台灣有過『一中三憲』(按,張亞中)、『憲法一中』(謝長廷)、『大一中架構』(施明德、蘇起等)、『大屋頂理論』(黃年)…的討論,都是值得鼓勵的…這些主張多少體現出『一中』的成分,不應輕易否決。」
由此可見,章先生早在思尋「創造一個中國新概念」。
章念馳自稱:從事台灣問題研究是一個「痛苦指數很高的職業」,「一言不合,就會引火燒身」,「最難莫過於『諫』」,「如果一個職業的政策研究者,找不到政策的錯誤,就不是一個稱職的研究者」。
章先生的文字,引發武統論者李毅的抨擊與耆宿陳孔立先生的衛護。黃鐘瓦釜的對比,不知這是引火燒身,還是反而照亮光大了章念馳?
研讀章念馳的文字,處處感受「最難莫過於諫」,而北京能夠留著章念馳獨樹一幟到今天,應是亦知畢竟應當珍惜一位「能找到並敢說出政策錯誤」的當代魏徵。
我與章先生有些接觸,且在其所撰兩岸評論中,他引據最多與最深的台灣個人評述可能就是我的著作。但我雖非常理解與尊敬他的人格與見解,卻一直不敢放手引述或呼應他的主張,就是怕「隔海唱和」害他「引火燒身」。但今見章先生已把話說到這個地步,為了表達對章先生人格與器識的崇敬,已有不能怯於言者。
我一向亦在探索「創造一個中國新概念」。本文對章先生論述若有誤解或過度引伸,其咎在我,當然不在章先生。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筍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0 21:58

大陸最後既不武統,也不和統,而是在真正崛起後,美國退出第二島鏈,台灣人在西瓜偎大邊,像漢唐盛世週邊的小國一樣,自動歸復。因為和統在台灣地現況已辦不到,而武統則非常血腥,會像左宗棠平定新疆,殺了許多回族人一樣,變成維族人世代的大恨。我不認為中共在10-15年內,會有武統的想法,李毅的想法,比解放軍還要極端,這是土老百姓,而不是真正解放軍的想法。李毅是長期在美國研究社會學的,不知何時變成兩岸專家,敢向章念馳叫板,也許在美國待太久了,弄不清楚解放軍的情況,更弄不懂黨中央的想法,我認為喬良的想法是很務實的。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8-11 01:11 回覆:

若以大陸的思維,喬良的話「只能做不能說」,但他這樣「講白」說未來要「佛擋殺佛」,要是有人把他那番話譯成英文給美國人看,不就坐實美國人的指控,中國要稱霸,而且積極發展武力?

北韓有不曉得幾顆核武,儘管經濟民生很差,美國也沒敢「試試看」,中國有這麼多核武還會輸給北韓嗎?但中國有必要展現什麼中國夢嗎?明明貧富如此不均,對外灑錢還這樣不手軟?鄧小平「韜光養晦」並不是軟弱,而是知道中國問題很多,不是一代人或幾代人能輕易解決的。

中國應該努力改善自身,中國夠好,別人就會願意接近他

至於台灣,大陸看重台灣的應該是地理位置軍事角度,在未來科技發展後,還有這麼必要嗎?

總之,我認為大陸的上策是自己搞自己的,兩岸則應該冷卻甚至冷凍,台灣試著過過"china free"(經貿不往來,不買中國製)的日子,看看日子會不會過的更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