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談談「利用」李登輝過世,把外省標上「國民黨、反本土」的現象
2020/08/05 09:41:53瀏覽957|回應1|推薦10

李登輝過世後,各種功過解讀與「蓋棺論定」皆有之,其中一種特別引人側目的看法是針對部分人士意見的「再評論」,他們的目標並非爭執意見的對錯,而是對發言者「身份」的質疑,本文即以朱宥勳假如沒有李登輝:外省—國民黨的『李登輝情結』」一文為例,探討他這種「敘事」方式,究竟妥不妥當。

本文以朱宥勳「假如沒有李登輝:外省—國民黨的『李登輝情結』」一文為例,探討所謂的「外省文」

不可否認,當初與李登輝決裂的國民黨非主流勢力,也就是以「新國民黨連線」、後來的「新黨」為核心,其中的幾位如趙少康等人,他們對李登輝的評價都不高,還有幾位外省籍「統派」,也在此時批判李登輝。很可能是這種原因,讓朱宥勳對這類評論相當不以為然,但他選擇「回擊」的方式並非論戰與找出對方邏輯的謬誤,卻是一種類似「以人廢言」的態度,直接指控「外省—國民黨」族群的「李登輝情結」,好像「每個外省人都恨李登輝」,每個外省人都懷念「外省國民黨特權」

縱使是外省人,每個人的背景也非「大同小異」

舉例來說,朱宥勳自述「在一半外省、一半本省的家庭長大,外省那一方多有軍、教系統人員,耳濡目染之下,幼時對李登輝的看法也非常『外省』,更年長一些,開始對文學有興趣,從張大春、朱天心等作家開始讀起,又再次『夯實』了這些幼時偏見。」,若以台灣屬於父系社會的常情來看,一般來說母系那邊的人能影響他的思維可能性較低,以朱宥勳的年齡來說,本文推測他至少是外省第三代。而外省二代與第三代的主要差別在於,外省第一代如果沒有攜家帶眷來台,那外省第一代的後代,在台灣不會有什麼「外省那一方」的親人,只有第一代生了很多第二代後,第三代才有一大堆「外省那一方」的親人!

若以我的生長歷程來說,父親是1949年來台的老兵,他並非軍官階級又未分配眷村,更因為蔣介石的限制結婚政策晚婚,我們也從來沒見過什麼「外省那一方」的親人,除了我們「這類外省第二代」,與「他們」那類眷村外省第二代有年齡的差距外,我們也完全沒有朱天心〈想我眷村的兄弟們〉般的「情誼」。加上母親身為身心障礙者,我自小對眷村文化完全不認同,並對中研院研究員張茂桂等人努力創建「眷村文化價值」極為反感,他說的「眷村裡面其實有非常厚重的故事」不是我們的故事,正如我去總統府參觀時,看到在2020年的今天,政府竟然還「以偏蓋全」讓「眷村」代表「外省人」,「被融合」「被代表」的我們既憤怒又無奈

張茂桂的「外省台灣人協會」曾在三重一村辦眷村展

張茂桂的「外省台灣人協會」曾在三重一村辦眷村展

筆者曾參訪總統府

總統府的展覽以三重一村的圖騰象徵「外省族群」筆者攝

我們「這類外省人」,沒有感覺到什麼「外省國民黨特權」,父親退伍後只能在鄰近工業區當「臨時工」,並沒有「黨國」替他安排工作,我們倒是因為父母的因素感受到不少歧視。換言之,朱宥勳因為他個人生命經驗「推己及人」,進而以他看到的外省人擅自「代表」或「代言」所有的外省人!就像我曾經批評過台大教授駱明慶的研究〈誰是台大學生〉,他憑什麼說「外省人在上台大有優勢」?駱明慶自己曾說「今天我們可以站在這裡,其實占了很多人的便宜,不要因此以為自己很優秀。」,以他一位住台北市的外省教師之子,與所謂的「低端外省人」能相提並論嗎?駱明慶認為外省人具有「北京語」優勢,但我父親的母語並不是「北京語」,我本省籍母親的「台語」又難道是我學習語言的「劣勢」?

翻攝自 駱明慶〈誰是台大學生〉論文

說這些並非要「抱怨」些什麼,我們只是難以理解,為什麼總有些人因著他的生命經驗甚或「血緣」就可以大剌剌的「代言」他想「代言」的?

我們再舉例凸顯這種行為的荒謬:

台灣出現首例covid-19病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今年1月22日例行記者會表示,「沒有人比中國中央政府更關心台灣同胞的健康」。他又說對於台灣參與世衛組織,在一中原則下經過兩岸協商,可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今年3月,出生於台灣的中國政協委員凌友詩於人民大會堂發表演說,稱自己對中國成就感到敬佩,今天能「肩負民族復興的使命」,全是因為「跳出台灣狹小的格局」,而她自稱是「平凡台灣女孩」。這兩件事都讓許多台灣人相當反感,因為台灣又「被代表」了!

凌友詩於人民大會堂自稱是「平凡台灣女孩」 翻攝自youtube

本文舉出這兩個例子的原因是:如果對別人「擅自」代表台灣感到不滿,為什麼就有些人就可以「擅自」以個人的生命經驗「代表別人」?為什麼不說「你們自己」就好了??

如果李登輝真的給台灣帶來民主,絕對不是不能批評李登輝的「那種民主」

有人對於某些人批評李登輝感到不滿,還說出如果不是李登輝,大家就不能自由的說話之類的論調,但如果誰「解放」了言論自由後就變成了「聖牛」而「神聖不可侵犯」,那這種自由不就是以前國民黨宣稱「戒嚴只戒百分之三,根本不妨礙民主自由」?

如果李登輝真的給台灣「帶來民主」的話,可以批評李登輝,當然也可以反駁批評李登輝的人,但請不要以刻板印象來反對你要反對的人!

blackjack 2020/8/5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草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5 10:34

不過我說了算,別人都是假外省假本土,如此而已!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8-05 10:41 回覆:

朱宥勳這樣子實在霸道,唉!

...自命賤人的丁允恭對白冰冰代言高雄污辱後,酸民就開始找白冰冰麻煩,垃圾媒體也發動仇老,現連朱宥勳也放炮說最大問題是「隨便、洩漏了創作者心中真正的歧視」,明明是朱宥勳等人仇恨白冰冰等人的品味,你才是歧視,朱宥勳們以為你才是高級,這才是最噁心的大人。


朱宥勳低級的地方是明明影片內容有經過授權,卻還誣賴說「隨便剪別人的畫面來用」!...

說到隨便與歧視,朱宥勳才不要臉呢,朱宥勳與蔡宜文2018年5月5日直播回應網友問題說「我幹嘛回應芒果蘇啊?她很愛我,但是我的愛只有一個人的啊。」等語拒絕回應Facebook用戶Mego Su對其之批評, 致力推動婦女運動的跨性別者吳馨恩指稱該等言論涉及言語性騷擾,而朱宥勳事後則於Facebook發文道歉,為其「較為輕佻的言行」道歉。

朱宥勳「較為輕佻的言行」造成受害者Mego Su認為被性騷擾,這才叫「隨便」、「洩漏了創作者心中真正的歧視」!...

Link:
「她很愛我!」作家朱宥勳直播戲謔女黑粉 跨性別者:性騷擾

涉言語性騷女網友 作家朱宥勳公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