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習近平該聽2019冠狀病毒吹哨者烈士李文亮的遺言: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2020/02/07 05:51:33瀏覽2787|回應6|推薦12

最先揭露2019-nCoV(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醫生李文亮6日晚上因此病去世,他生前因講真話被院方約談、警方訓誡,疫情爆發後被稱為2019冠狀病毒吹哨者「八君子」之一,如今他為了這個病而犧牲,比對台灣第一位因抗煞殉職的醫師林重威之父對他兒子的描述,本文認為李文亮是英雄,他也是被害死的!

如果細看李文亮接受採訪的報導財新網澎湃新聞對他的採訪,真令人感慨萬千!

李文亮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2019年12月30日下午5點43分,他在約150人的同學群裏說「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並發了一張檢測報告,一張患者肺部CT圖;又說「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最後解釋了一下什麼是冠狀病毒。根據採訪,他說「當天晚上,微信上就很多人拿截圖問我…看到這些我感覺要倒楣了,可能會被處罰。因為這是敏感資訊,又在開“兩會”的敏感時刻。我之前很生氣,截圖還不打碼。」,而當晚(12月31日)淩晨一點半,武漢衛健委連夜開會,李文亮被醫院領導叫過去詢問情況。天亮上班後,又被醫院監察科約談問消息來源及事情經過,還有「是否認識到錯誤」。

李文亮在同學群中提醒大家注意防範病毒。當事人供圖 翻攝 澎湃新聞

如果看他這段話的描述,會讓人質疑,這個醫院的領導及監察科究竟是不是醫生或有沒有醫科專業,怎麼會問李文亮「是否認識到錯誤」?究竟是人命關天還是「維穩」重要?

到了1月3日,警方打電話叫他去派出所簽《訓誡書》,李文亮說「以前也沒和員警打過交道,我當時也很擔心,不簽的話怕不能脫身」,而他的同學有幫忙介紹記者,雖然他當時就直接跟記者說了這些情況,但顯然還是沒有被報導出來。

如果看看《訓誡書》的內容,警方說「我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這真是天大的諷刺!

李文亮醫師被公安局要求簽下訓誡書
李文亮醫師被公安局要求簽下訓誡書

這一切,直到1月28日由人民法院公共號發表署名唐興華的文章「治理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他才安下心來,李文亮說「因為網路傳播最廣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條就是我發出去被截圖的」。


人民法院公共號發表署名唐興華的文章「治理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 翻攝 新華網

如今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延,及大陸多個省市的「封城」已讓全世界人心惶惶,面對這些風風雨雨,李文亮說出了值得所有從習近平以下中共官員都應該牢記的一句話:

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正如台灣第一位因抗煞殉職的醫師林重威其父林亨華對台北和平醫院的指責「醫院未做好事前防範工作,也未告知他院內有SARS病人」,當國家警告李文亮「你聽明白了嗎?」,選擇相信國家「這個病不會人傳人」的他於1月8日給一位老年人治療青光眼。第二天,這位老人出現發熱症狀。而李1月12日住院治療,雖然李未必受這位老人感染,但李文亮在「厲害了我的國」《訓誡書》的「教導」下,難道中國大陸政府不應該負起主要責任嗎?

林亨華後來打贏國賠官司,並獲賠748萬元。李文亮在病中則竟然還要憂心他購買治療的免疫球蛋白「到現在花了五六萬元,還不知道能不能報銷」!?中國政府也有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但中共會賠錢嗎?

李文亮才34歲,上有父母,下有妻子小孩,共產黨賠得起嗎?

回顧當年SARS,中央社報導說,時任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公開宣稱,北京市SARS病例「只有12例,死亡3例」,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他還說「歡迎大家到中國來旅遊,洽談生意,我保證大家的安全,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蔣彥永得知後,把掌握到多個病例告訴中國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與香港鳳凰衛視,卻反映未果。直到美國華爾街日報與時代雜誌獲悉消息,主動找到蔣彥永,讓他透過訪問將中國大陸境內疫情公開,中國政府才公開SARS防治工作的情況。

而蔣彥永也正是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當年反對鎮壓學生的解放軍軍醫,他說「病人就算是被打死一個,我就覺得太可惜了,我說能這麼打死一批嗎?」「念大學時,所學到的就是要『講真話』」「我給六四發的信我就這麼寫的」。

從中共在大陸建政以來,或人類有歷史以來,政府會說謊基本是「常識」,但可以這樣不斷的對大事「睜眼說瞎話」嗎?

台灣政府不是不會犯錯,台灣的政府也會透過警察來威嚇人民「不可散佈謠言」,台灣的戒嚴確實也「萬馬齊喑究可哀」,但即使是最黑暗的時代,也未必每個人「都選擇服從」!而如今與過去的中國,陸續出現了主張「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的人們,請問中國共產黨:

你們連對疾病的「真相」都無法「容忍」,還要台灣怎麼相信你們提出的種種方案?

你們又怎麼好意思說「為人民服務」?

最先揭露武漢肺炎疫情的醫生李文亮最先揭露武漢肺炎疫情的醫生李文亮

blackjack 2020/2/7

讲疫情真话被训诫的武汉医生李文亮:想尽快回到抗疫一线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html

今年1月1日,就疫情问题武汉警方发布通报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1月3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被居住地派出所训诫。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注意到,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出具的训诫书载明: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发表有关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不属实言论。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图片来自网络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刊文称,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此前,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称赞这8名造谣者为“事前诸葛亮”。
最近几天,李文亮被舆论广泛关注,并被解读为8名“造谣”者中的一人。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1月1日,武汉警方就传唤了8人。李文亮是在1月3日去派出所接受训诫。李文亮可能不属于8名“造谣”者之一,而是第“8+n”人。
1月30日晚,李文亮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只知道自己因为说了真话被训诫,是不是8名“造谣”者之一他也不清楚,“我出于让大家注意防范的目的讲了真话却挨处分,很委屈。不过看到最高法的文章后,心里好受了很多。”
▲李文亮在同学群中提醒大家注意防范病毒。当事人供图
初衷是提醒大家防范病毒
上游新闻:你是什么科的医生?
李文亮: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
上游新闻:你什么时候发表了后来被警方训诫的言论?
李文亮: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43分,我先在同学群里说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随后发了一张检测报告,一张患者肺部CT图;又说了“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后来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最后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冠状病毒。
上游新闻:你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
李文亮:同事告诉我的。同学群相对来说有些私密,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广泛传播,我公布的初衷是想提醒大家防范冠状病毒。
▲李文亮收到的警方训诫书。当事人供图
不情愿也只能接受训诫
上游新闻:按常理来讲,以上言论有理有据,也是在提醒大家防范。
李文亮:微信发言被人截图了,传来传去只剩“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这在当时看来不够准确。
上游新闻:什么时候去的派出所?
李文亮:1月3日去的派出所,然后给了我训诫书。我想解释这不是谣言,不是不实言论,只是提醒大家注意。但民警态度还好,想想就算了。当然,我也怕被拘留。训诫我,我认为不对,但这还是比较轻的处罚,不情愿也只能接受。
上游新闻:你在公立医院上班,被训诫了会不会担心受影响?
李文亮:当时担心单位会秋后算账。
想尽快回到防疫一线
上游新闻:你是怎么感染上的?
李文亮:1月8日,我给一位老年人治疗青光眼。第二天,这位老人出现发热症状,CT显示“双肺磨玻璃样病变”,在当时叫病毒性肺炎。因为缺少试剂盒,确诊不了。我1月12日住院治疗,现在属于疑似新型冠状肺炎病例。但我不一定就是这位老人感染的,其他可能也存在。
上游新闻:你是医生,防护意识要比普通人要强。
李文亮:还是自己大意了。当时,我们医院也没做特殊防护措施。
上游新闻:当时官方通报“未见明显人传人”,你怎么看?
李文亮:将信将疑。
上游新闻:现在你身体怎么样?核酸检测转阴了没有?
李文亮:我主任告诉我转阴了,但我现在仍感觉呼吸困难,需要高流量吸氧。我父母也疑似感染了,但快出院了。所幸老婆和孩子没事。
上游新闻:出院后有何打算?
李文亮:尽快回到防疫一线,同事和同行们太累了。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编辑:向家庆

原标题:《讲疫情真话被训诫的武汉医生李文亮:想尽快回到抗疫一线》

新冠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真相最重要_政经频道_财新网.html.

武汉医生李文亮率先披露不明肺炎有关情况,受到单位约谈、警方训诫。2月1 日,他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他说,让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34岁的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眼科医生,他率先披露不明肺炎有关情况,被截图转发而后受到单位约谈、警方训诫。在接诊过程中他自己被感染,多名同事和父母也被感染。图由受访者提供
  【财新网】(记者 覃建行)医生李文亮至今仍然躺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监护室的隔离病房里,生活起居要靠同事照料。
  他此前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一直没有确切结果,而是顶着“不明原因肺炎”的名头接受治疗。2月1日上午,李文亮告诉财新记者,此前一天的第三次核酸检测有了结果:阳性。自己已经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是一种现在已被证明具备“人传人”特征的传染病,引发的疫情仍在加速蔓延。截至1月30日24时,中国确诊病例9692例,现有疑似病例15238例。
  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当“人传人”特征尚不明确时,他试图将工作中获知的危险告诉同学,却不想“倒霉地”做出了一个“违法行为”。
  一个月前的12月30日17时48分许,李文亮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中发布信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同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印发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也在网络上流传,其中要求严格信息上报,并强调“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李文亮在微信群里的提醒揭开了口子。一名群友将他的对话截图发上了网络,而且没有隐去最关键的信息:他的名字和职业。这让看到截图的人精准地找到了他,不久他即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1月3日到辖区派出所签了一份对“违法问题”警示的《训诫书》。
  1月20日后,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迅猛发展,这位曾被警方定性为发布不实信息的人,其本人的遭遇又被视为这次疫情中前线医护人员的注脚:在接诊过程中自己被感染,病情一度恶化进了ICU。此外,他的多名同事和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当公众追溯疫情源头才发现,原来早已有人预警,李文亮因其截图上的实名又成为了能被找到的“吹哨人”。他说,自己当时只是想提醒同学,并没有想那么多,截图被传播出去后还曾一度生气,但体谅公众出于担忧公共卫生状况也就释然了。而现在是否给他平反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真相比这更加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与李文亮一起引发关注的还有武汉警方此前通报的八名造谣者,他们被查处的消息一度上了央视新闻。李文亮说,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八人之一。财新记者注意到,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汉”第一次通报已传唤八名违法人员是在1月1日17时38分,而李文亮称其第一次到派出所是在1月3日上午。1月29日,武汉警方第二次通报此事时,也没有提到李文亮受到的训诫处罚。
  除了李文亮,财新记者还联系到一名有据可查在微信群中发出预警,而后被截图转发的人,她也是一名医生。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拒绝了财新记者的采访请求,目前同样尚不足以判断她是否为八名“造谣者”之一。她回应称,不想再提这些事,因为现在的重点是为医院筹集物资。
  1月30日,李文亮实名接受了财新记者采访。他是辽宁人,今年34岁。他说因为不太喜欢熟人社会和人情世故,因此想去南方上大学。2004年参加高考,因为想要“比较稳定的专业”,李文亮报考了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毕业后,先在厦门工作了三年,2014年回到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
  以下是李文亮与财新记者的对话。
“明显存在人传人”
  财新记者:你现在状况如何?
  李文亮:我在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规范接受治疗,是一个四人间的隔离病房,目前只住了两个人,能用手机和外界保持联系,平时由医生和护士照顾我,每天护士都会帮忙擦脸、擦身体。我今天(30日)听医生说我的核酸测试结果已经转阴了,但是这是咽拭子的结果,我觉得代表不了肺泡。肺功能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只是还有些呼吸困难,一直需要高流量吸氧,还吃不下太多东西。
  财新记者:公众很关心你在群聊里发“确诊7例SARS”的事,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文亮:我是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发的,当时还强调了不要外传,主要是想提醒临床工作的同学注意防护。因为我也是和同事交流知道的这事,虽然当时病例还没这么多,但是怕会爆发,疫情会扩散流行开,因为这个病毒和SARS很像。
  财新记者:你是指像SARS那样会“人传人”?
  李文亮:明显存在人传人。1月8日左右,我自己就收治了这类病患。当时我们眼科有一位患者以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入院,当天食欲不佳,但体温正常。刚开始我们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后来她青光眼眼压正常了,第二天还是食欲不好,中午发热了,查肺部CT提示是“病毒性肺炎”,其他的各项指标都符合不明原因肺炎的标准。
  当天晚上照顾她的家属也发热了,她的另外一个女儿也发热,这是明显的人传人。我们就立刻上报到医务处和院感办公室了,请了院内专家组会诊,会诊后建议患者在我科隔离治疗。三天后,我们又给她做了复查CT,结果还是“病毒性肺炎”,而且范围扩大,病情加重了,接着患者就转到呼吸内科隔离病房,之后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财新记者:既然当时已经出现“人传人”的情况,为什么确诊的病例那么少?
  李文亮:当时确诊估计有难度,试剂盒还没出来。不过没有试剂盒可以送检做核酸检测,只不过更麻烦耗时,具体流程我也不清楚。当时我们医院专家组对前面这个病患会诊时,也说他们无法决定做不做检测。当时临床的确诊基本是通过排除其他病因的方式进行,比如CT具体表现,常规治疗无效,白细胞不高,淋巴细胞降低,这些都是参考指标。
  财新记者:你自己感染也和这名患者有关吗?
  李文亮:最开始病人没有发热,我大意了没有做防护。结果病人转走当天,我就开始咳嗽,第二天开始发热,这时候我就开始戴N95口罩进行防护了。1月12日,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高度怀疑是新冠病毒肺炎就住院了。同科室的同事在我之后一两天也出现了感染的情况,父母在我之后三四天也相继出现症状住院了。后来我病情经历了一次恶化,现在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
  财新记者:这些治疗措施都要自己花钱吗?
  李文亮:免疫球蛋白是自费买的,有的是药店送过来,有的是同学帮忙买的。到现在花了五六万元,还不知道能不能报销。
  财新记者:你刚才提到在群里曾强调过不要截图传出去,但还是传播出去了,你怎么想的?
  李文亮:当天晚上,微信上就很多人拿截图问我。而且他们截图不大全,原本在“确诊7例SARS”之后,我又强调了这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但这些网传的截图没有。看到这些我感觉要倒霉了,可能会被处罚。因为这是敏感信息,又在开“两会”的敏感时刻。我之前很生气,截图还不打码。现在看得淡一些,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为了提醒家人朋友。
  财新记者:那这之后你被处罚了吗?
  李文亮:就是这个截图传出去那天夜里(12月31日)凌晨一点半,武汉卫健委连夜开会,我主要是被我们医院领导叫过去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我又被医院监察科给约谈了,还是问我情况,问消息来源,问事情经过和是否认识到错误。
  后边我也没想到警察会找我。1月3日,他们打电话叫我去派出所签《训诫书》,以前也没和警察打过交道,我当时也很担心,不签的话怕不能脱身,我去了走完流程就签字走了。这事我也没给家里人说,当时压力比较大,担心医院处罚,影响以后工作晋升之类的。后来我一个同学知道了,帮忙介绍了记者,我直接跟记者说了这些情况。
  财新记者:警方第一次通报是在1月1日,称当时已传唤八名造谣人员,而你是在1月3日被叫去派出所的?这是不是说你是这八人之外被处理的人?
  李文亮:这个就不清楚了,我不能确定,你说的也有可能,我现在只想早日康复。
“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财新记者:警方给你的《训诫书》上写的是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实言论,当时还有人觉得你造谣,你怎么看?
  李文亮:我觉得不算造谣,因为报告写得清清楚楚是SARS。而且我只是想提醒同学注意,并不想引起恐慌(李文亮在群聊时还上传了一张检测报告单,其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中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有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细胞、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编者注)。
  财新记者:既然不认为是造谣,那你想过以后会不会走司法途径来要个说法?
  李文亮:没有,司法途径恐怕很麻烦,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烦,我很怕麻烦。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么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另外再就是有人说我被吊销执照是不真实的,要澄清!
  财新记者:1月28日,最高法院在公号发了一篇武汉八名“造谣者”处罚是否得当的评论文章。你可能是这八人之外的人,当时你看到后有什么想法?
  李文亮: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后,我心里放松了许多,不太担心医院的处理了。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意利用公权力过分干预。我还是认同最高法院的文章,应该具体甄别。(是不是那八人之一)不会太关注,因为网络传播最广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条就是我发出去被截图的。
  财新记者:1月29日,武汉警方回应了对八名“造谣者”的处理,其中并没有提到你所受到的训诫,你怎么看?
  李文亮:警方的回复我只能看看,发表不了看法,没有意义。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那八人中的。
  财新记者:有人把你称为这次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的“预警者”、“吹哨人”,你认为呢?
  李文亮:不敢当,我只是得知消息,提醒同学,当时没想那么多。
  财新记者:之后有什么打算?
  李文亮:康复以后我还是要上一线的,现在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
  财新记者:家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李文亮:我妻子在外地的娘家,武汉封城回不来。父母应该近期可以出院,暂时找不到人帮忙,他们平时身体不错,出院后应该可以自己照顾。我跟他们通话听起来状态都不错,可以自己活动。
  财新实习记者王颜玉对本文亦有贡献
1
李文亮的训诫书。第二个落款时间2019年应为2020年,李文亮称此系笔误。受访者提供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武二郎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8 14:30
李文亮還有這麽多內情呢!

版主的話不錯,中國需要大的改革,除了習共和嘍啰外,都這麽認為,否則,以單單李文亮的死,不可能引起這麽大的聲浪。

關鍵是西貢強大,沒有方案,難以撼動。

所以,我虛擬了一個超級李文亮,一個盡管依舊平凡,卻能倒轉時鐘,死而復生,不停嘗試,不怕犧牲的李文亮。請大家給出各自設想的李文亮的時間旅行方案,集思廣議,改變這死沉的現實。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2-08 20:30 回覆:

您的大作我拜讀過了

不過,您的回應「西貢強大」,西貢是何意?



台灣政經索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7 23:57

這次武漢肺炎,恐怕最大的意義是讓中國人覺醒。

《武漢肺炎帶來的中國巨變》


我的部落:台灣政經索隱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2-08 07:16 回覆:

1.天安門事件沒有給中國巨變,這次疫情也不太可能,除非習近平2022下台---做十年就好

2.只有疫情失控中國才會巨變---但這又不可能

3.我也不相信病毒是人造的這種陰謀論


1450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7 09:57

***中國真的是夠無恥***

微博在內的中國社群網站,開始管控「#李文亮」關鍵字的發文與搜索權限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4327633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2-07 11:56 回覆:

歷史上中國的強盛是人民的努力,中國的衰微是政府搞砸的

中國的疫情不能怪人民,是政府不知道搞什麼鬼

李文亮至少在1月3日就找記者,卻沒人敢報導,在2020年的今天,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1450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7 09:49

中國是一個不能說真話的國家,

讓人傷心的新聞,李醫生安息!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2-07 11:52 回覆:

習近平上台以後,言論緊縮的程度遠勝過胡錦濤,還要上下官員研讀「習思想」,又搞國進民退,他真的把自己當成毛澤東再世了

在他的領導下,網路警察「軍容空前旺盛」,要是他把這副精神用來妥善治理,這些事也不會發生了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7 07:55

只有一種聲音的社會

只容得下一種聲音的社會

必定會得到黑死病等瘟疫

李文亮不是第一個,也一定不是最後一個

這是人類劣根性使然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2-07 08:51 回覆:

我覺得這位醫生很可憐

武漢地方官員很可惡

若是習近平有壓制這些新聞的話

那就更可議了

中國現代政府的治理,還有一大堆課要補


上大人(人生的方向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最擔心的是
2020/02/07 07:17
習之後有個鷹派上場, 那時中共國力強大, 世界就大亂了!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20-02-07 07:23 回覆:

我認為這場「瘟疫」畢竟會過去,因為現代醫療科技及人類的抵抗力及疾病的致死率,都注定這個傳染病不會無限制蔓延下去

然而,習近平的國家治理顯然出了問題,應該按「原定」任期下台的時間已經到了

至於什麼派上台,那也不是台灣能決定的,現在的習近平帶領的共產黨顯然問題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