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空閒時間,喜歡“紅杏出牆”,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個什麽樣子,瞭解瞭解外面人們的想法。同時,與墙外的朋友分享墙內的逸聞趣事。

本人無犀利的文筆,也無獨特的論斷,此博客(部落格)更多的是轉載或編輯本人閒暇時所看到的逸聞趣事,或搞笑風趣視頻。

對於兩岸實時,爭論過多,已無興趣。遇到傲慢與偏見,或許會有所憤慨,若有冒犯,請多指教。

文章數:25
幾篇大陸高考滿分作文
知識學習考試升學 2010/06/30 18:49:19

《一》古风,幻想曲

2010湖北高考满分作文:古风,幻想曲
    夜梦百万雄兵,感于两宋风云旧事,有此作,当属幻想也
    汴梁将军老他乡,万里漂泊在苏杭。苏杭清泠冷寒霜,淡烟疏雨间残阳。岁月如流可无恙?一夜青灯白发长。但见平生泪两行,苍生美人不能忘。忆昔夜宴高台上,谁可与我诉衷肠?夜来秋风响回廊,枕上江南梦徜徉。游丝飞絮满眼望,孤帆高悬去潇湘。翠柳风清红杏香,黄莺碧树春草芳。风尘天外卷飞沙,日暮塞外啼寒鸦。不见群雄纷逐鹿,千年烽烟观走马。回首却恨西洲曲,已误故侯东陵瓜。谁把哀筝入素弦?小怜纤指拨琵琶。桥边绿水映桃花,落雁佳人倾天下。年年长安新柳发,征人断魂绕胡沙。为何纷争辨戎夏?飘摇故园惟残瓦!干戈寥落忆繁华,千里万里帝王家:纷纷往事随流水,江山亘古美如画。看取新人眉似柳,魂梦相依为君守。已作雁门太守客,不慕燕京万户侯。团扇新置掩双眸,美人久病形神朽。西风袅袅是金秋,江上飞来双沙鸥。本是年少展风流,岂知怨慕满汀洲。红酥手捧黄藤酒,饮罢清泪不能收。
    君当挥戈下河洛,切莫呢喃酣高楼。不取故土守边关,西湖歌舞梦犹酣。不向关中兴霸业,闲来湖滨寻钓船。清笳声起清宵半,杨花落尽杨柳岸。宴饮饮罢人尽散,长夜未央倚栏杆。长恨此生已蹉跎,回首泪下望霄汉。霄汉苍茫空浩叹,临事方知死生难。揽镜自照鬓斑斑。出师一表可曾谙?关山远隔漫胡尘,塞上落雪满雁门。壮士雄心泯江南,已负社稷负此生。我族发祥自昆仑,洪荒从来皆无痕。中原万里虎狼奔,河洛至今少行人。苍穹一叹笑沉沦,乘舟日边学垂纶。血色漫漫月黄昏,旧鬼掩泣泣新魂。英杰陨落如星辰,飞沙走石天地浑。何年一雪靖康耻,今朝重见越王孙。王孙远游随铁蹄,黄龙府变烟雨迷。
    帝都故宫黍离离,神舟梦里雨凄凄。战残白骨与草齐,丹枫叶落乌夜啼。西湖湖边岳王墓,千古遥指采石矶!悲风呼啸绕战旗,将军拔剑南天起,长城泣血江山一。不叫九鼎与狼子,铁索千寻沉江底。人生短促驹过隙,乌衣巷口梦依稀。新亭堕泪何时已?青磷白骨夜夜哀,几人重登越王台?盘马弯弓踏故土,时穷节现忠魂在。敌军已自殁边塞,长城南北生新麦。野芳自发无人采,夷狄溃散不复来。烟消云散见苍翠,月明星淡净尘埃。桑田已复化沧海,惟有壮心永不改。事事无成身老也,青山到老头亦白。白马长啸西风里,书生投笔何慷慨!尘埃落定一孤鸿,余得江上几清风。钱塘几番潮水空,孤月夜夜冷苍穹。
    千古烽烟往事,纵使幻想,亦属壮怀,往昔如此,今何不然?

《二》綠色生活

王云飞高考作文原文:《绿色生活》(拼音为编者加注)

呱呱小儿,但饮牛湩[dòng] ,至於弱冠,不明犍[jiān] 状。佌佌[cǐ]之豚,日食其羓[bā] 。洎[jì]其成立,未识豜豭[jiān jiā]。每啮毚臑[niè chán nào],然竟不知其夋[qūn]兔。方彼之时,窋[zhú]诧之态,非闠闠[huán huì]之中所得见也。

今北方久熰[ōu],瀵氿甃眢[fèn guǐ zhòu yuān],坌[bèn]坲坲[fó],焘[dào]天幠[hū]日。土地皴[cūn]崩,罅[xià] 可容人。南疆霶霈[pāng pèi],洚水肆虐,当此之滈,茅舍尽走。欲苫(shàn)不能,啼口立啾啾[jiū] 。

凡此异态,非天之咎。

君不见斵[zhuó]楩[pián]焚樟,岵[hù]之为屺[qǐ],睇眄[miàn]之下,万山尽屼[wù],百尺篔[yún]簹,化为竹著。於彼幼蛇,匌[gé]不盈寸,巴蛇王虺[huǐ],尽化柈[pán]馐。玈[lu]气烰烰,上格瑶池,贫地徕贾,以丰其赀[zī]。然千丈方圆,莱菔不生,九天之上,星河不见。

呜呼!漫山设棙,遍地尽罘。此天灾也?人祸也!河海黟[yī]然,浊水仍倾,此天灾也?人祸也!斵木[算刂]竹,彍[guō]弮[juàn]待兽,以至鹿不得走,翬不得飞,蚁不得宭[qún],髬髵不见。此天灾也?人祸也!

翕合沴[lì]气,终日涽涽。天不复蓝,水不复清。未有乌云,天何暝暝?赤乌既出,焜耀无复。看天下,鸟飞不下,鲜见狉狉,当此之时,何处貣青天?

所幸者,人知之也,人更之也。然,上作网法,下偩几何未可知也。

今天下多灾。北国井冞[shēn],阵主复至,当与孔张俱歾[mò]。南域之霖,大禹洊存,只得扼腕而叹息。人不咎己而咎旱魃,不诮[qiào]己而诼共工。未之可也。闤闠所趋,不可恈恈。当思子孙后代,人己知之。然行之效,则体躆庙堂者思之,媕娿[ān ē]之徒,弃不婟[hù]嫪,国之大蠹,捐而必究。

吾所思者,河泮水墺,杨槐蓁蓁,町疃[tuǎn],柳榆其秝[lì]。苾葌柅柅游屮[chè]葳蕤,见柳而人不攦,视草而众不蹸,日驾双軑[dài]之车,斐斐闾巷之间,目不复睺,鼻不再鼽[qiú],鸟不惊人,鲋游沴然。

人者,天地孕育。今其反万物,此獍也。今其不宜瞡瞡,遗祸搙孙,当修长远之道以藾万世。

今吾执笔於此,所思者,舍旁早蟠一株,今当唪唪,攲枝水上,当复驾舴艋,扌玄其落桃,投於苙。坐银杏树下,观儿童嬉於树下,延於砖祴[gāi],搤[è]腕而惜水中未置菱藕几株。燠[yù]热之时,而可摘菱冣[zuì]菂,爇之为饘[zhān],以奉亲房。

《三》从此再无凤凰楼

辽宁的张鹏写的《从此再无凤凰楼》
鸭绿江南百余里,有名城,卧云山之中,至今千又余年而不衰者,色佳也。
  
   瞻彼东丘,有霭霭沧浪之山,似琼巘而嶒崚。尝春风树之以梧桐,召飞凤辵辵而回首,世人遂名之曰:“凤”。
   登此山,缘溪涧数百步,则风瑟瑟以鸣松,水铮铮而响谷;郁苾芳而幽丽,滃汎沛以丰隆。其林时澹澹若深渊之静,忽澜汗若霶霈之雨涷;上有素鸟飞回之低吟,下有玄鱼悠悠之击水。草菲鹿鸣,柳绿花红。
   嗟呼!此如珪如璠之景,游人之不顾,何也?仰胁息而西望,有阁氤氲于朱雀者,凤凰楼也。
   昔北方有佳人,娟娟好且修。生婉如之清扬,修静娈之嫔婷。捻桂香则姮娥为之却步,采云雨则神女为之羞容。傀然乎,姽婳于幽静;婆娑乎,環環于人间。娇柔苒袅,楚楚盈盈。或传其羽化为凰,居天台,宿宫亭,饮春泉,沐晓烟。有凤为之倾心,常眽眽而不得语。故取之冠翎,沾瑶露而化楼阁。立于青林翠竹之中,荷塘月色之间。抚锦瑟以轻拢,作《凤求凰》终日而歌。其音泠泠而萦耳,其情缠缠而悱恻。凰为之莞尔,飞凤为之秋秋。人寰千载,《凤求凰》之不复,然楼阁愈加巍峨。世人羡之,故曰:“凤凰”以命其楼。
   寻阶而上,青纱翠蔓,兰脂凝香,云帐玉枕,银屏镂窗。似有霞媛之低语,若天帝之嫏阛。眺而远望,有芰荷接天之碧浪,云叆叇而澶湉;俯身以听,有玉鸾啾啾之鸣,菡萏出池,绿萍浮水之声。风依依而沙静,雨滟滟逐波轻。三江引以为流觞曲水,五岳邀为知己相闻。朝可采初阳以为裳,暮可取夕霞以为履;行露未晞可为珠饰,璇玑奕奕可为佩环。登斯楼也,翩翩然如至阊阖。
   然豆蔻之子,羡凰之美甚矣。遂取楼之阶土,和飞檐之华露以敷面。呜呼!楼之阶土有穷尽,飞檐之华露无穷尽。以无尽之华露敷有尽之阶土,凤凰楼安能存邪?期年之后,楼不复载!
   嗟夫!若独以无穷之露,而安其阶土,凤凰楼得以永存,豆蔻之子,亦得已永受仙恩,所享之利,岂期年之利可量呼?哀哉,两利相权,世人皆爱其重而厌其轻,然重利若阶土,有穷尽,逐之恐不能得,既得,亦不可久也。轻利则若露华,无穷尽,世人常可得,其虽轻,积少成多,亦重也!
   今之众人,逐重利者甚繁,而世有凤凰楼之美者亦繁矣。恐有不鉴凤凰楼之倾者,予遂作此文,以警世人:两利相权取其远也!
  
   2010年6月8日上午11:30作于考场

《四》 士运论

余读《左传》、《汉书》、《三国志》,寻寻觅觅以求运道,成功诸法,然每见古之名士不得其主未尝不废书而叹焉。至如三国之李萧远作《运命论》曰:“夫治乱,运也;穷达,命也;贵贱,时也。”余未尝不涕泗横流,扼腕叹息曰:“古今之士、之贤、之圣岂受制于三者乎?至如仲尼受困陈蔡,李广难封,哀哉。”后余饱览古今贤士之文,远近名圣之迹,乃释怀,有三叹作焉:一曰士运在此不在彼,再曰士运在勤不在求,三曰士运在我不在他。谓予弗信,请见陈词如下:

  昔者仲尼学富五车、胸藏礼乐,遍施仁义欲以正道援天下于溺,学于郯子、师襄、老聃之徒欲以广其闻,周游天下欲以布其道。其志壮哉,其行壮哉,其言壮哉,然其时运不济,命运多舛,遍历七十国而不遇其主,岂不叹哉!然其尊庠序之教,而有颜回出;修古之圣典,而有六艺作。其志彰矣,不然以我百代后一孤陋书生,岂得闻其名而后深赞哉,孟子曰:“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人有不弃于壮志之道而后必有不知有处得之。此余所谓“士运在此不在彼。”

  战国之时,齐有孟尝田文,赵有平原赵胜,楚有春申黄歇,魏有信陵无忌。当是时,有志之士投之则中,未有不得意之人。余以为弗是也,孟尝之徒独养鸡鸣狗盗之徒,未有匡扶国家之才贤。是故苏秦散尽资才而不说听其言,后起六国而权倾天下。曩时其所孜孜求之而不得,当时尽有矣;曩时其所躞蹀之公卿门,当时尽开矣。富埒人主,权衡国君,谁得而当之?是矣王勃曰:“老当益壮,宁移白道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此非余所谓“士运在勤不在求”乎?

  伯牙遇子期乃畅其意,相如因得意逐名汉武,商鞅得景监方说秦王。士运在人手乎?奈何以我之力,以我之学,以我之滔滔雄辩需假人之手?余思淳于髡闻之必仰天大笑,疑缨索绝。俞伯牙有绕梁之音,司马相如蕴绝世之才,公孙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变法。韩退之云:“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窃以为余为千里马亦先已于伯乐矣。“士运在我不在他”昭矣。

  《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言天下皆慕圣德。《运命论》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又曰:通之斯为川焉,塞之斯为渊焉,升之于云则雨施,沉之于地则土润,体清以流(洗)物,不乱于浊;受浊以济物,不伤于清。”又曰:“是以圣人处穷达如一也。”是也夫。余訚訚于此,欲作沛然之辞以广余意,终日孜孜不倦于古今典籍,所为何事?所拥何志?张载《日知录》志曰(《近思录》记张载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为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记者 李玉桐 整理)

《五》 樂語文賦

乐语文赋 作者:江西一考生

  语文,心中的一泓清泉 语文,心中的一泓清泉 ——乐语文赋

  挈竹榼以逸致兮,披鹤氅而登台。揽清风以盈袖兮,乐语文而开怀。

  乐语文也,胜景每览,好怀常开。

  若夫春也,初雷数声,残冰几块;近郊紫红,远山青黛;飞絮竞逐,游丝相赛;粉蝶恋花,黄蛱绕菜;帘外燕舞堪怜,柳底莺穿可爱;鸟鸣春眠不觉,花落未扫犹在。

  夏也,朝雨迷蒙,暮云叆叇;叶浮飘萍,波翻细麦;浅涧水灵,深林天籁;东海涛惊,北泽浪骇;芰荷覆水景致,牛鹭留人风采;西园草盛径迷,南岭藤多路窄。

  秋也,落日榴赤,流云梨白;薄雾可织,明霞堪裁;山前秋草,庭下凉槐;静菊独傲,过雁相排;丹枫烂漫之极,白鹤野闲之太;碧落爽朗无云,银河澄莹如带。

  冬也,巷陌流光,亭榭溢彩;苏幕密遮,红樱轻摆;寒烛影煌,暖日杳霭;丝竹冬丁,舟桡欸乃;翠竹环绕地阁,腊梅暗发山脉;凉风遍地骤驰,瑞雪漫天扑盖。

  语文者,信有醉人之姿,更有养人之态。

  语文者,如桑前之所,泉后之宅;高朋座满,雅客常来;美韵众和,佳酿频酾;歌阑箸落,宴罢冠歪。

  语文者,如同窗旧交,忘机少艾;垂虹胸襟,捉月气概;可与登楚岫,渡秦淮,游阆苑,醉蓬莱,攀绝壁之青松,抚穷乡之古柏;指杏酒以约沽,临陂路而议买。

  语文者,如绮阁绿眉,雕楼青睐,雾寰杏眼,云鬓桃腮;可与之泛舟江南,系马河外;尽历三湘,遍游九派;高歌土家,低吟苗寨,品笛中原,吹笳边塞。

  无语文也,则竞夜无眠,终宵多hài(这个字打不出,竖心旁加“亥”,《现代汉语词典》收录此字,释为:〈书〉形痛苦;愁苦。)。

  苔痕侵壁隐忧,蛛网挂檐叵耐,尽怀低落之情,更无高驰之态,若抑郁于前失,如唏嘘于新败,顾瘦影以自怜,遣愁怀而无赖。

  以至伤途穷而路末,怨时蹇而命乖,向墙隅以流涕,闻画角而生哀。

  嗟乎!草木一秋,人生几载?每登高临远,观云望海,必曰:“不登象牙之塔,何爱鸡肋之才?不付此生语文,何惜数尺病骸?”

  故出师访友,夜坐书斋;遗策常求,古书每猜;阅文沉醉,读诗尽呆;眼涩流血,骨瘦如柴;朝兢夕惕未休,口诵心惟不怠。

  语文者,洵为一泓清泉也,可逸致,可遣怀,语文者,洵为一泓清泉也,可逸致,可开怀。

最新創作
搞笑新闻联播
2011/11/27 19:57:42 |瀏覽 259 回應 0 推薦 7 引用 0
财经郎眼:2010年终盘点 ——说得太给力了
2011/01/11 20:38:29 |瀏覽 441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把我唱哭的一首歌——郝歌《懷念戰友》
2010/11/17 10:54:30 |瀏覽 520 回應 0 推薦 9 引用 0
非雷勿扰
2010/10/28 21:04:57 |瀏覽 334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青楼买卖
2010/10/11 10:47:04 |瀏覽 373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最新影像 26
可笑
1
某位臺灣前輩在udn的留言,本人特意抓拍此段留言,反擊某“高貴”的臺灣人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