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每天的徐州路每天的台大醫院。
2010/10/02 01:12:37瀏覽730|回應0|推薦13


新工作第一個月接近尾聲,截稿的那晚,走出辦公室,時間是午夜十一點多。
方才上網查詢徐州路歷史,才發現去年底曾有一段護樹運動,為了保護徐州路一百多棵老樟樹不讓建商遷移與斷根,詳請可見簡余晏部落格

而引起爭議即將興建的豪宅,原來距離辦公室僅咫尺。

芙列達口中「很有氣質」的徐州路,植滿最遲於1931年即已佇立在此的樟樹。

每每經過一樣植栽樟樹的中山北路,總想日本人也太會挑行道樹種了(也太會挑國花,櫻花的姿態與璀璨少有人不折服)。相對於其他幹道,如承德路的白千層、火焰木或印度橡膠樹,甚至是體態甚佳的台灣欒樹,樟樹還是最大器的。黝黑而深刻的木紋,色澤青透的葉相,以及若隱若現的樟木香氣,我老私心以為,暫除卻日據時代高壓統治不論,這算是日人遺留給台灣最美好的事物了。


而未至博愛特區上班前也很難想像,台大醫院的夜色,竟成為下班頹疲不堪時常睡眼相對的迷濛。

現在我們看到的台大醫院舊館是1912年始由畢業於東京帝大的建築師近藤十郎設計建造的「台北病院」,他以紅磚與鋼筋水泥建造的仿文藝復興風格的熱帶式建築,在1921年完工時,以東南亞最大的醫院姿態矗立,也同時寫下個人建築作品的高峰。

他從1906至1924年在台期間,手上還完成了
1908彩票局後改為總督府圖書館,戰爭期間遭炸毀,原址為今博愛大樓。)、 1908西門紅樓1909第一中學今建國中學)、1912基隆郵局(戰爭期間遭炸毀)1914圓山別莊今臺北故事館)、1920建成小學校今台北當代藝術館)等至今依然令人心動的「歷史式樣」建築體。


二樓的愛奧尼亞雙柱(
Ionic Order),上裝飾以葡萄,充分流露了「洋式」建築氣息。遠遠望去,紅磚與洗石子相砌而成的建築外觀,在端整的色彩配置與對稱形制協調下,產生一種與時間抗衡的美感。此時不禁想起德國藝術史學家溫克爾曼(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1717-1768)曾以「高貴的單純與靜穆的偉大」形容古希臘藝術;此時,這句雋永的註腳,似也可為詞窮的我美哉台大醫院。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anspicy40&aid=446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