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艋舺。
2010/03/22 02:42:55瀏覽866|回應1|推薦35

 

【從攤位正上方擷取到陽明戲院外牆大型的宣傳海報,和霓虹閃閃的夜市遙相望,很豪氣很艋舺。】



如同巴洛克時代與中國宋代山水鮮明的畫風;時代感,經常是標識特定文化與潮流的印記。

《艋舺》,賣一個時代的味道,一個時代的記憶。

1986年,不算太遠,但又近得有些模糊。編導掐前去後挑了這個年份,剛好是台灣經濟最興旺的年月,也是即將解嚴的前一年。不過,政經發展的社會變遷在片中當然不需多做著墨,但倒給了後來外省掛灰狼一幫覬覦艋舺得以成立的背景。再過兩年,蔣經國總統走下人生舞台,台灣開始有了台灣籍總統,在這樣的時空裡,也不難了解電影中的Masa老大(馬如龍飾)為何會說「槍是下等人的武器」。彷彿清末被列強強行打開門戶,劇情設定當時各據萬華地盤的幫派,也要從義和團式的近身肉搏,迎戰擁槍自重外省幫的明爭暗奪。性喜漁色的Geta老大(邢峰飾)依然遵循江湖倫理,且看Masa如何接招,但兩個被來者視為絆腳石的角頭老大,果然終結於洋槍這個「邪惡的東西」之下。

如果說《海角七號》原味呈現台灣庶民文化,《艋舺》則是形塑了台灣社會野史脈絡的黑幫故事。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大衛(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創作於1784年的《荷哈斯兄弟之誓(Le Serment des Horaces) ,定格了三兄弟向父親立誓當下,靜定、堅決,卻又飽脹戲劇張力的一刻,人們從畫面上追尋事件的軌跡,兀自串連了頭尾始末。而在此片中,艋舺像京劇背景一樣,作為一個重新被發掘,如同樓蘭新娘完好不朽的屍身,呈現在電影裡的艋舺,成為台灣社會無數個隱匿在大小城鎮裡黑幫的背景看板,而劇中主角帥勁不凡的身手,也滿足人們對少年黑道大哥的想像,幾乎以前傳的角度拉出序幕。未來,殘破的太子幫是否將與灰狼謀合,也令觀者不無期待(雖似聞豆導全無意拍攝續集)。

從暴力美學經典《發條橘子》擷取配樂的模式,在《不可能的任務》與日片《惡女花魁》等不同類型卻皆以甜美搖滾佐以打鬥場面,似乎已成一個不成文的通則。但不知怎的,封街幹架那段似乎未掌握到群體與個殊性之間微妙的聯繫,我們看到鏡頭由制高點往下全盤俯瞰,但力道卻無法集中。導演處理近景遠較大場面更為細膩、深刻。所以瘋狗(王識賢飾)與和尚(阮經天飾)在河堤密會、蚊子(趙又廷飾)與妓女小凝(柯佳嬿飾)在寶斗里的純愛約會,以及太子幫對阿狗(陳漢典飾)動用私行,都能演繹出人物飽脹的情緒張力。

片中以Air Supply1983年演唱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貫穿蚊子在寶斗里綻放的初戀故事。以沒有主題曲的《艋舺》來說,這幾乎是電影的主旋律,歌詞略微悲哀地預示了這幫兄弟未來的命運:愛是什麼?意義又是什麼?還真的呼應了「意義是三小」這句經典台詞。如同和尚對志龍意在言外的用情與愛護,最後卻「以愛之名」走上不歸路。這時,真讓人在————面前語塞了;如果愛的意義真是如此,或者只是用來包裹著毀滅的糖衣,真會讓人慨嘆:不如別來這一場相識。



     

【同場加映:元宵節當晚,由夜市幫組成的土地公出巡,辛苦的「兄弟」們一早就輪流抬轎,到有包紅包的攤家「過一過」,讓土地爺來本攤一巡,保佑今年大賺錢。每攤在鞭炮聲接近時,就趕緊拿報紙或紙板遮蓋,免得所有營生器具讓砲灰空襲得面目全非。沿路比美炸寒單爺的規模,一路鞭炮未停,「兄弟」都很帶種,近看身上幾乎都有斑斑點點火藥傷仍不改其色。】

【當晚與鞭炮聲齊鳴的煙火,像著火的花用力綻放最後的光芒!經過一晚砲聲隆隆,真的有穢氣盡除的快意。年過了,虎年要開始衝衝衝了!】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anspicy40&aid=3874493

 回應文章

小新(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描述的真好!
2010/05/18 08:39

很難得也很意外,看到您這篇「艋舺」電影心得,

描述的真好!

尤其著重在電影本身欲透露說出的意味,

不似一般社會大眾高聲撻伐電影的“表演方式”─暴力、髒話、幫派....等等,

我很喜歡您的這篇文章,謝謝您寫出來,讓我有得到知音的感覺!(回歸電影表演藝術角度來看電影)


士林【吳家豆乾】(beanspicy40) 於 2010-09-28 01:32 回覆:
啊,真謝謝你留言,請原諒我疏懶,直至現在才看見。多高興有你這樣的知音,其實看完心裡很是激動,因為走過這樣的年代:沒有網路,聽著卡帶,一遍遍重複「making love,out of nothing at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