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顧店週記(一):香港來的朋友最愛沙茶素肉。
2009/12/13 21:38:51瀏覽1781|回應1|推薦32

幾個月來,週六顧店時發現香港遊客光顧頻率日益升高。

不約而同,或是某種地下資訊傳遞,他們幾乎都選擇【沙茶素肉】。

光臨小店的香港朋友,除少數對著招牌以粵語喃喃辣豆乾確認是否為此店外,多數皆以目標明確、「直指」【沙茶素肉】之姿,快狠準迅速交易。有時他們手上拿著名為《台北》的旅遊指南,有時手捲類似食尚玩家開數的雜誌到來,但更多是極有定見地依循神祕指示走訪,渾身透露非買辣豆乾當伴手不可的篤定感。

昨晚一對來自香港的男女朋友,毫不猶豫地指認【沙茶素肉】與【原味細絲】打包,態度之從容有點兒讓人吃驚。那肯定是要嘛這非首次光顧,要嘛是有默默想念著【吳家豆乾】的粉絲於背後操盤。離去前,男客多要了好幾張名片;我們除了彼此稱謝外,未交換其他言語。任務完成,兩人冷靜地不流露情感,手抄豆乾提袋比肩而去。

僅僅是這樣幾分鐘的交會,卻引人無限想像。那些名片會以如何的形式流通香江?他倆傳遞名片之際,會如何紹介這家不起眼的辣豆乾鋪?拿到名片的人是否都能「順便」嚐到這迢迢過海的新奇小吃?

幾週前有位提著愛馬仕橘柏金包貴婦帶香港朋友前來,她流利轉換國粵語,呱啦鬆脆稱揚這家豆乾非常好吃,同時爽快採買。有時觀察客人交易之間的反應,也能立辨性格;或俐落或躊躇,或決斷或優柔,或熱烈親切或不喜形於色,頗有意思。

老爸說素肉乾來自大溪黃大目豆乾廠,為了提供不含防腐劑的原料,他特別拜託黃大目豆乾廠再多幫我們烘烤一次。少了水份,化學保存成分自然也無須存在了。

打從聯合報記者楊德宜(本店恩人)為我們撰寫第一篇報導,打響【吳家豆乾】宅配名號同時,曾教過我「國父思想」的齊教授就差遣美麗女兒來買【沙茶素肉】。不久前我們一同在校門口等交通車時,他問我豆乾生意是否受金融風暴影響,我說影響不大。他說:「素食能做到這麼好吃,真不簡單!簡直可以得諾貝爾獎了!」呃,老師,我知道我們豆乾真的很好吃,可是,...您的比喻會不會太誇張了!



 



 



PS.齊老師,以下這段話不是因為您愛吃我們家豆乾才寫的喲!大學時每週我都很期待您的課,您的大作《毛澤東與彭德懷、林彪的合作及衝突》也一字不漏認真讀完。其實,我默默猜測,會不會我是班上唯一看完這本書的人?(老師,您知道的,這可能性很高。)然後,更可能是這「左派」種子悄悄萌芽,後來唸藝研所才選擇了活躍於文革時期的中國畫家來研究。我想,一切都是註定好的啊。(哈)



 

( 休閒生活美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anspicy40&aid=3585140

 回應文章

化石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士林豆乾我也愛
2009/12/19 09:18

我超喜歡士林豆乾裡的麵腸

不只因為好吃

也因為在市面上的包裝豆乾根本買不到


想再多都是空,動手寫是唯一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