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見證]轉貼:透明 - 004 自由-鄭閎宇的故事
2016/12/08 00:35:18瀏覽234|回應1|推薦6
透明 - 004 自由

德蕾莎修女:「一顆純潔的心,能夠自由的愛,自由給予,直至成傷。」


鄭閎宇,26歲,躁鬱症。

我們來到江翠國中,閎宇說:「我禱告過了,這裡是一切的起點,我想要在這裡拍。」

「我就是在這裡開始被霸凌的。」


我曾在網路上分享寫作班的作業,那些不成器的詩句被長輩分享給一位年輕人,年輕人立刻跟我交流自己的創作。這位同在教會的閎宇,他的修辭、意境都是一等一的優美,是我完全追不上的境界。

基督教時常舉辦關於治病、靈修、激勵、釋放的中大型聚會,我們稱為「特會」。在絕大多數特會裡,閎宇時常是反應最激烈的人,他大聲痛哭、激烈吶喊,激烈哀傷的力量總是震徹整個會堂,聲音從我的耳朵直接穿入我的心底。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如此哀痛逾恆?在這個假裝和諧的社會裡,在這個應該更加歡欣的教會中,這樣的哀聲,聽在我這種不知民間疾苦的人耳裡,比每天過的生活似乎更真實、更尖銳,它擾亂我心中的一切念頭,我只覺得混亂、不知所措,我到底該怎麼辦?

沒多久,我便得知他有躁鬱症。我一直不善言詞,讀了很多人際關係的書,唯一學會的只有耐心聆聽。我根本不知道能替閎宇做什麼,只能聽他說話,看他的詩詞創作,給幾句不成器的意見。

閎宇說,這個病意外的讓他很能讀書,很能創作。他的夢想是投稿飲冰室文集得獎,成為流行音樂填詞人,並且組個樂團廣傳福音音樂。教會是願意接納他的地方,他的病情在教會也比較穩定,他非常感謝耶穌。

但是那種常見的勵志故事並沒在他身上發生。幾年來的參賽總是失利,沒人用他的詞作曲,他的病況也讓組團成為空想。躁鬱症分為躁期和鬱期,交替發作在春秋兩季。前者讓人非常興奮躁動,這時的閎宇總是高談闊論他有多好多好,要做多大的事,身上有瘋狂的活力;而鬱期讓他覺得自己充滿罪惡,縮在自己的殼裡面,消失在大家的面前。

病況嚴重的延伸,就是進入療養院。一陣子沒看到他,大家都快要遺忘的時候,我有時會接到電話提醒:「念宗哥,你什麼時候來看我?我是在OOO病房!」「念宗哥!我XXX時候就可以出院了!」

入院、出院、躁期、鬱期、春、夏、秋、冬、特會、日常、吶喊、開心......

倒下、站起、倒下、站起、心碎、振作、心碎、振作......

我時常看著閎宇在心裡問:「神啊,在這世界上為什麼要有這樣的苦難?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你為什麼不讓他康復呢?這樣單純善良的一個人......」

肢體的殘障,或許可以靠心來克服;但心靈根本使不上力的狀況呢?

近十年藥物與病情折磨,他忽胖忽瘦、滿臉暗瘡、白髮叢生、精神不是極佳就是每天要睡十幾個小時還不夠,還要壓抑常人數倍的生理衝動,但或許最累人的,是相信未來是有盼望,相信自己仍有價值。

當他每次訴說自己要怎麼樣怎麼樣的時候,我都只能嘆氣為他禱告,希望他的韌性比我更多。


在這個週六的下午,我們在江翠國中,我知道閎宇一定會想參與我的拍攝計畫,我早有預期,但這裡的狀況卻跟我的拍攝模擬大不相同。我只能再度坐下,聽他細細敘述自己的故事。

從國一開始,只因為不善交流、還有長相,同班同學欺負了三年讓他得了憂鬱症;上高中,樂隊同學的欺凌更讓憂鬱症演變為躁鬱症。這兩者除了症狀,另一個很大的差距是可治癒、和幾乎不可治癒。生不如死的日子讓他嘗試自殺好幾次,也讓年輕的他不斷在醫院、學校、幫派間流舛,最後因緣際會進了教會,終於過上比較平靜的日子。

然而,人生好像在最不起眼的時候產生了變化。最近這一次,閎宇好像有點不一樣了。他大概是這樣講的:「念宗哥,我覺得這次神真的治好了我,我真的覺得症狀比以前少的太多了!醫生開給我的藥也少了很多!我也學會怎麼跟這些症狀共處。」

「醫院那邊也很驚訝我的狀況,說要把我當做是特殊個案處理,他們或許會邀請我去分享我的經歷,幫助其他有相同狀況的人。」

「現在有衝動,我會去打球......只要我能夠在今年秋天、明年春天都把病情控制好,明年教會傳道就會推薦我再回神學院念書。」

「或許我未來還能去念諮商,成為講師。我要幫助社會反霸凌,我要幫助那些精神病人。」

在此時此刻,在江翠國中,他講的話跟以往沒有太大的不同。但是我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這次,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

「我真的覺得,主耶穌留著我這條命,我不去幫助別人,我真的不知道我活著做什麼!沒有意義!」

「我不會再拼命創作了......因為那又會讓我「上雲端」(應該是指躁期)」

「要是沒有這樣的經歷,我就沒辦法這樣去幫助別人,我感謝有這樣的經歷。」

我們常會覺得生命中有個軟肋,可能是某個缺點、某一段糟糕的經歷、某種缺陷、某種恐懼。我們認為這個軟肋阻礙了人生,是除之而後快而又糟糕透頂;於是我們努力去找著另一個倚仗,或許是個長處、是個技能、是一段可以說嘴的時光,我們希望這個倚仗可以不斷發光發熱,最終我們可以忽視那軟肋,或是相信那軟肋會被倚仗給融化,或至少我們可以忘記它。

可是閎宇的意思是,倚仗或許是軟肋,軟肋或許才是生命中的倚仗。

「閎宇,如果此時此地、在現在、在這裡,你再遇上那些曾經霸凌你的人,你會怎麼做?」

「我會擁抱他們。」

一顆純潔的心,能夠自由的愛,自由給予,直至成傷。從閎宇身上,我終於瞭解這句話的意義......真正的自由,是不怕受傷的付出,不受限制的付出,是知道未來可能受傷,還願意付出的心。

我不知道未來是不是真的會這麼好,但我知道,閎宇有一顆比我們正常人還要自由的心。我拍了一位了不起的人。


你正面臨改變嗎?或是你想要改變呢?如果是,我想要為你拍照,獻上我的祝福。

改變需要勇氣,無論來自外在,或是來自內心,都需要勇氣。以往許多人幫助我,但是我回饋的太少。有個來自內心的聲音,要我鼓起勇氣為提起勇氣的人加油。

這個拍攝計畫叫做「透明」。因為真正的勇氣,需要對自己和世界完全的透明。

「透明」沒有任何的商業目的,也不是以拍得很美為目標(當然也可能會拍得美)。在這個嘗試中,我不知道會拍出什麼樣的照片,但正如你也要往未知的領域前進一樣,但或許我們可以得到點什麼,成為這點勇氣的紀念。

雖然我的信仰推動我做這件事,但這不是僅限於基督徒的計畫。如果你有一丁點興趣,請私訊聯絡我。

#透明

---
原文出自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97/sh/84f184dc-c015-4d29-b587-ac137a1203f4/55751823d9efaa3c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arnabas&aid=84350372

 回應文章

.原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000
2017/04/25 22:13

因為要睡覺了.匆匆讀了一遍大文.我正要寫一篇關於精神疾病方面的報導---

「思覺失調症」...太晚...我該睡覺了... ...明天再請教吧!


巴拿巴(barnabas) 於 2017-04-27 12:23 回覆:
原采師母要寫關於精神疾病方面的報導啊
要刊登在哪呢?
歡迎來信討論:)

巴拿巴+_+
巴拿巴(barnabas) 於 2017-07-18 09:24 回覆:

原采師五不是本來要跟我討論精神官症嗎?
怎麼這麼久都沒找我呢?

巴拿巴敬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