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缸
2016/11/07 13:14:12瀏覽706|回應0|推薦24

  「40年的老缸,破一個,少一個。」

  老闆故意說得很認真,很不想賣。殺價?免談。跑了三家民藝店,終於找到這幾隻老缸。

  古老的手藝,古拙的趣味。

  老爹說:「酸白菜,就是得用這個老缸。咱回去,還得用糯米來養缸,養好了缸,再來做酸白。」

  老爹是旗人,父親姓傘。愛新覺羅的姻親,這些我並不懂。「我娘啊,每天就愛喝一杯白酒,配上一杯酸湯。」這酸湯,就是酸白菜汁。92歲的趙老太,現在還硬朗著。

  「酸白菜,就得用每顆七八斤的大山東白。你知道嗎?我娘啊,就住煙台,那煙台白菜,一顆就是一個娃兒的個頭兒,十來斤也不稀奇,就要這種白菜,作出來那菜梆子才爽脆。」

  大衛硬著頭皮,找幾個菜商都上山找去。明天就有清境的霸王白菜。

  又要金門的朋友去挖來高粱酒糟,還買了一堆金門酒。

  怎麼能不好吃?

  「大衛師傅,這酸白菜,可是咱旗人世代相傳的。」別的不說,就是老爹,都浸淫超過50個年頭了。

  老缸,老絕學,老師傅。

 

( 心情隨筆工作職場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arbqdavid&aid=808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