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錢學森的漢語定名 • ♪ 肅穆柔美的《弦樂柔板》
2020/09/14 09:21:58瀏覽1509|回應9|推薦91

                                                                                          请在旧版浏览本格文章

    

     激光一束勝銳鋒,疾取靶標頂蒼穹。
     任它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
   ~ reaizuguo* 
    

          

                               【音樂欣賞】 塞謬爾·巴伯《弦樂柔板》肅穆而柔美旋律的首選
                    

                                      查选曲目,请点击右上角
                      安裝 
uBlock ,可免除广告的干扰
                         《弦樂柔板 Adagio for Strings是美國作曲家塞繆爾·巴伯(Samuel Barber,1901-81)的知名作品
                           是巴伯於1936年所寫的弦樂四重奏作品11的第二樂章,被公認為肅穆而柔美旋律的首選
                           曲目:1. 當代名家杜達梅爾 Gustavo Dudamel指揮維也納愛樂演奏
                                 2. 由 Dover Quartet
按巴伯的原意作弦樂四重奏,反而少見於以交響樂形式的演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語言文字

[引言]  錢學森未曾擔任過中國科技名詞委的任何職務       
但他在名詞工作方面貢獻頗多
他的名詞工作體現出他深厚的家國情懷
嚴謹的科學精神和豐富的學術思想
錢學森的漢語定名

      
   
“中國火箭、導彈及航天之父”錢學森(1911-2009)通曉中西文化,博覽群書,這使得他在給科學技術名詞定中文名時既能表達原文概念的要義,又能展現漢字的靈韻。1985年4月,他在科技名詞委成立大會上的講話強調,在我們科技名詞定名時,不要忘記我們是炎黃子孫,最好用漢語精煉地表達出科學技術名詞的涵義

對於漢語名詞的命名,錢學森說:『要根據漢語習慣定名,要讓人一看就有中國味。』

  • "激光"一詞即為意譯詞的成功典範。
    激光的英文 laser是由 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的首字母組成,因而在引入中國時有人根據全稱譯為"激射光輻射放大"、"光受激輻射放大"、"受激光輻射放大"、"光量子放大"、"受激發射光",或音譯為"鐳射"、"雷射"、"萊塞"等【評註:音譯的前二者非常誤導和糟糕,因為 laser沒有半毛錢關係
    。物理學名詞審定委員會根據錢學森的意見,將音義皆佳、簡潔明了的“激光”作為規範名,這一名詞很快被相關各學科和社會接受,實現了名詞統一。
  • "航天"、"航宇"等詞也是錢學森提出的。
    錢學森在1987年9月全國科技名詞委工作會議上說:『laser這個名詞,我曾建議訂為"激光",被接受了,我很高興。space這個詞有的譯為"空間",給人感覺是空空洞洞的。我根據毛主席"巡天遙看一千河"詩句,建議把它訂為"航天"(可參閱回應欄一樓)。"航天"連同"航天飛機",一並被接受了。我考慮在太陽系飛行叫"航天",在空氣中飛行叫"航空",將來在銀河星系以及大宇宙中飛行可叫"航宇"。』
  • 錢學森一直工作在科技一線,擔當重任,身兼數職,繁忙程度可想而知。儘管如此,他一直心系中國的科學技術名詞規範化工作。1991年他寫信給錢三強,討論 mesoscopic介觀)和  nanotechnology納米技術)的命名問題:『這兩個詞在今後高技術發展中是重要的,我希望我們要把漢語名詞定得妥當些。』
  • 1991年8月30日,針對當時 ergonomics有人機工效學、人機工程學、功效學、爾剛學等20多種中文名的問題,全國科技名詞委組織各方專家討論其中文定名。會後,名詞委辦公室將討論會的情況向錢學森做了匯報,他很快給辦公室覆函,表示同意討論會的結果,簡短一些,定名為"工效學"。
  • 1998年,錢學森身體狀況不佳,仍親自撰文參加  virtual reality【註:虛擬現實】譯名的討論。他虛懷若谷,對於未被採用的科技名詞,他十分尊重科學家們的名詞審定成果,『我在這方面的經歷,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經驗』錢學森坦然地說:『天文學上的"black hole",建議叫"陷光星",現在我看到這裡公布的還叫"黑洞"。』評註:錢學森的"陷光星"是更深層的意譯】

在浩瀚的太空中,有一顆以錢學森命名的小行星。錢學森在科學技術名詞規範化工作中創造的一個個簡潔、生動的名詞以及他的卓識遠見正如那夜空中的星光,永不磨滅。 

[附註]原本昨日發表的本文,不知何故,一直不斷的被掃回草稿匣,最後不得已只好讓它留在草稿匣裡。
      另外重新擬稿發了現在的此文。  
原先十一位格友的推薦也很可惜的被留在草稿匣裡。            2020.9.15

       

     
Related image
                                                      
请在旧版阅读本格文章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
    

( 知識學習語言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zhg&aid=150646084

 回應文章

坐而论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6 20:56
敬祝阁主和各位朋友中秋快乐!


多谢指正,是我弄错了


我一直以为台湾人口中的衣索比亚是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又把阿尔及利亚和伊比利亚弄混了。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28 04:45 回覆:
              Image result for 中秋佳节愉快 微笑

坐而论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0 15:59

补充一点点

大陆的地名、人名翻译是以我为主,各国平等。基本原则是根据本国发音,并且尽量与中文名词、姓氏区别。这些规则和外国常用姓氏的音译据说在1950年代就规范好了。

比如说台湾翻译的沙乌第阿拉伯,大陆翻译成沙特阿拉伯,前者来源于英语的音译,后者是阿拉伯语的直接翻译。台湾说的寮国,大陆翻译成老挝,也大抵如此;并且寮字在汉语中有歧视成分。衣索比亚大陆翻译成伊比利亚,索马利亚大陆翻译成索马里。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澳洲城市台湾翻译成雪梨大陆翻译成悉尼。因为雪梨有具体意义,容易混淆。前总统夫人蜜雪儿大陆翻译成米歇尔也是尽量减少中文意义,当然中国有米姓,但米歇尔是名。

台湾翻译成欧巴马,大陆翻译成奥巴马,因为中国有欧姓。特朗普是因为trump是德国姓氏,按照德国发音就是特朗普。

林林总总就两个原则:本体本族语音音译;与中国人名地名区别。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21 01:37 回覆:

论道兄所述印证了我说的大致没错,在在显示出包括严谨在内的毛周及共产党的属性。有几点我想指出:

  • 伊比利亚是欧洲西南角的一个半岛,伊索比亚大陆的中译是埃塞俄比亚,很接近英语的发音
  • 索马里是国名,巴西有名足球前锋同名Somalia却被译为索马利亚,似乎应该一致,或许是因为葡萄牙语发音不同。
  • 悉尼是真正接近原音的音译,而雪梨根本就走了音,故作花俏,极不可取。
  • “本体本族语音音译;与中国人名地名区别”是好原则!

龍公主( 美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0 08:47

解說一下  

不是不讓您留言

而是 我暫時關閉了留言功能

所以 是對全部的人

請別誤會喔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20 22:44 回覆:
不過,我去留言時,仍可按鍵留言,只是得到的回話是"只有好友才能留言"。還好您來此四樓回應,我就藉機回覆了我要說的。 ~沒事兒 微笑

花露露 ~致命的惡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受教了!
2020/09/18 00:12

😰 😥 😓

好丟臉!幾乎每一句話,每一個見解或認知都被義正嚴辭的反駁得體無完膚;

先生學問深厚,小的只有虛心受教,全盤接納!

與君一席談勝讀十年書!

但無論如何,那個電影的譯名不能照字面解釋,「明天之後」比較符合劇情!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18 10:13 回覆:
好說,好說。討論總是件好事,大家都受益。

那部電影和它的編導都頗有深度,不可能會犯片名上的低級錯誤,否則美、英等英語系國家的影評人和影迷也會批慘他們。---所以,我相信我的臆測八九不離十。 微笑 

尊重創作者的原意是一個起碼,包括電影的中譯名。

花露露 ~致命的惡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詳盡的解說,萬分感謝!
2020/09/16 01:27
感謝格主這麼不厭其煩,鉅細靡遺的解釋譯名的種種原委
我算是釋疑了,
其實那些疑惑擱在心裡很久了,以前還發表過一篇文章,專門闡述我對譯名的困惑,

因為那個時候不認識格主,疑竇還沒有被消除⋯⋯

媳婦兒=老婆;兒媳婦才是「新埔」
那我們說話不會捲舌的怎麼辦?應該說「咋辦」!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17 01:08 回覆:
  • 兒音並不是捲舌音(只是翹舌尖😄),並且短促。捲舌音是有h的 ch、sh、zh(c、s、z不捲舌),在台灣也是一樣的,應該並不難。「咋辦」是北方話,非標準漢語。
  • 試著回覆附文裡的一些,地名中的 new用意譯而不用音譯,才有意義。如新西蘭、新奧爾良等。紐約是極少數的例外,因為它用得太久了,已"積習難改"。
  • the day after tomorrow 唯一的中譯是"後天",「明天之後」的英文是 days after tomorrow,如果你認為電影講的是明天之後,那只能說原名取錯了。比較可能的是編導有更深層的意義(譬如說,氣溫急降後,時間彷彿也凍住了,讓人感覺成為了一天),中譯不宜越俎代庖。
  • 至於布什、里根等都是按漢語拼音的發音反推,是大國"以我為主"的習慣。另外,按老祖宗的規矩,外人名的漢譯盡可能不冠漢姓,做不到時,只用稀有的漢姓。這點不自信或民族意識淡薄的國民黨經常違背祖規,專找漢姓用,甚至寧可改音。

龍公主( 美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正常
2020/09/15 18:49
這一篇 看見了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15 22:54 回覆:
多謝公主了!

這是發這麼多文以來的頭一次,不知問題出在哪兒。本來要到您的訪客簿留言致謝和告知我的處理,才發覺我不被允許留言。 😄😄

花露露 ~致命的惡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15 08:43

名詞的翻譯是一門大學問

尤其是科技或醫學的名稱,莫衷一是,有音譯也有意譯

大陸和台灣的譯名也很不同:紐西蘭(新西蘭);川普(特朗普);行動電話(移動電話);Johnson 變成約翰遜(這個最可笑)

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卻說是媳婦(這個最不解)

太多了,隨便舉幾個例子!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16 00:28 回覆:
  • 我的名詞中譯原則和民進黨常掛在嘴邊的口號很一致,國際化和(數人頭的)民主化。很抱歉,所以,結果是以大陸的中譯為準,幸好嚴謹性和一致性,國民黨從來就無法和共產黨比。而且,國民黨佔著聯合國席位時,發言和行文一律用英文,中文只是掛名的官方和工作語言。共產黨1971年接過席位後才落實中文在聯合國的使用,它才真正快速的國際化。民主原則就不用說了,大陸人是使用中文的最大群體和主體。再者,大陸的中譯基本上是有規範的。
  • 科技或醫學的名詞,應該以意譯為主,萬不得己才用音譯。這樣才能讓這些在中文世界和中文文化裡生根。
  • 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屬性使得大陸的中譯更嚴謹、更有一致性。例如Trump音譯為特朗普,是因為之前就有德國人名作此音譯,並且也接近漢語拼音的發音(這很符合主要國家或民族以我為主的習性,例如,老美把克里米亞唸成克萊米亞
  • 名詞的發音應尊重發源地的發音,而非凡事凡物依據美語發音(這是台灣的習慣),例如東歐那個國家 Georgia 是格鲁吉亞而不是喬治亞,才不會有台灣人跑到大陸去笑大陸人的中譯名。因此,Johnson是約翰遜(希伯來語和東歐語裡的發音,約翰不就是 John嗎?)而不是詹森或強生(這又是國民黨的不一致性),還覺得可笑嗎? 😄😄
  • 媳婦(兒)是老婆,紅樓夢老殘遊記裡都是這樣用的,也是北方話裡的用法;請參閱 媳婦-百度百科。作兒媳婦解時後面就沒有"兒"音了。

阿拉私家零治靈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14 20:32
錢學森與毛奇主席同屬千年一出的天縱英才型人物,兩人攜手打造了六零年代量子大躍進的成功典範。震驚了西方世界與東洋日本,田中角榮在電視鏡頭前與有榮焉的替毛主席拿大衣這一幕,讓旅日華僑振奮不已。矮鄧那幫賣國求錢賊,只會作賤自己到習近平全屬一路的雜碎臭俗辣的貨色,改天詳談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14 22:56 回覆:
毛澤東和錢學森,二高智商者,治學嚴謹,興味相投,惺惺相惜,彼此佩服。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azhg) 於 2020-09-14 22:59 回覆:
古人云:『大奸似忠,大佞似信』,"小平同志"當之無愧。

reaizuguo*光彩的兩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引發錢學森“航天”一詞的扳機,毛澤東的詩句
2020/09/14 09:30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  (參閱送瘟神

毛澤東1958825日致老同學教育家周世釗的信裡說:

『坐地日行八萬里,蔣竹如(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範時的同學)講得不對,是有數據的。地球直徑約一萬二千五百公里,以圓周率3.1416乘之,得約四萬公里,即八萬華里。這是地球的自轉(即一天時間)里程【評:遠非精準文學之詩詞裡的里程數字,竟這般嚴謹,有如治學】坐火車、輪船、汽車,要付代價,叫做旅行。 ---坐地球,不付代價(即不買車票)日行八萬里,問人這是旅行麼,答曰不是,我一動也沒有動。真是豈有此理! 囿於習俗,迷信未除。完全的日常生活,許多人卻以為怪。

巡天,即謂我們這個太陽系每日每時都在銀河系裡穿來穿去。銀河一河也,河則無限,“一千”言其多而已。我們人類只是“巡”在一條河中,看則可以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