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郭沫若與中國的“短20世紀” • ♬郎朗的彈與談
2019/06/12 03:16:18瀏覽1637|回應2|推薦97

     
       僧是愚氓猶可訓,妖為鬼蜮必成災。

       今日歡呼孫大聖,只緣妖霧又重來。

                                             ~摘自 毛澤東 郭沫若的七律

    
                               【音樂欣賞】彈與談《茉莉花》.
郎朗的中國特色 
                         
                                        查选曲目,请点击左上角                         安装 uBlock 可免除广告的干扰
                            名列當今世界十大在世鋼琴家之一的郎朗(1982-)彈奏和談論(節目2)
茉莉花
                           *看來《茉莉花》由於版權因素,在台灣被覆蓋;請欣賞郎朗在高雄獨奏會上演奏李斯特的《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物聚焦
                                                                         
建议在旧版阅读本格文章

四十一年前的今天,曾被譽為"球形天才"的郭沫若逝世
中國新詩的奠基人之一、中國歷史劇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考古學家,甲骨學四堂之一,...
郭沫若的思想邊界寬且等齊,學術眼光極廣,思想觸角在各個領域的延伸也很深,被稱為全才。

(本篇可視為本格前格文 郭沫若讓文人不齒 的接續)

"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絕與中國的"短二十世紀"對話
短二十世紀”最初由英國歷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 1917-2012提出。
當代著名中國學者汪暉(1959-)
清華大學中文系與歷史系教授,清華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所所長
在《短二十世紀》一書中將中國的20世紀界定為從19111976年為止,
作為"漫長的革命"之"短二十世紀"。

   1978年6月12日郭沫若1892-1978逝世後,輿論對郭沫若進行了"妖魔化"。"妖魔化"郭沫若是為了否定以郭沫若為代表的革命文化,拒絕與二十世紀中國主流文化對話。以事實為依據質疑和批判對郭沫若的"妖魔化",其意義不僅在於還原歷史真相,也是為了"重建與20世紀中國的對話關係"

郭沫若的個人生命與中國的“短二十世紀”幾乎同時結束,此後中國的思想文化出現了斷裂和翻轉,對郭沫若的“妖魔化”是其重要表徵之一。20世紀中國各種思潮異彩紛呈,各種文化爭奇鬥艷,最終在推翻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殖民、實現民族解放和推動底層人民【含現代社會中的薪資階層】享受更多權利上發揮了重要作用的是中國的革命。圍繞中國革命產生的革命文化是20世紀中國文化的內核和其留下的最大遺產

郭沫若是新詩的奠基者古文字和古史研究的大師,他始終處於中國革命的漩渦中,他的學術研究和文學創作都是在中國革命的語境之下展開為中華民族和底層人民的解放事業服務的,他是革命文化的重要代表。但1978年以來,一些人通過偽造書信、回憶錄等材料,或用遮蔽歷史的複雜面向、有意誣陷和栽贓等行為,將郭沫若在政治上塑造成阿諛奉承、表裡不一的佞臣,在文化上塑造成態度粗暴、置人死地的酷吏,在學術上塑造成抄襲剽竊、獻媚爭寵的小人,通過否定郭沫若,拒絕和中國的“短二十世紀”對話。 

"妖魔化"郭沫若相當有名的一個常例是,
捏造『遠看一條狗,近看郭沫若。』之類的話,再放到魯迅口中;
一石兩鳥,讓人云亦云者以訛傳訛。---可笑而
卑劣

汪暉在最近提出了"作為思想對象的20世紀中國",要求"我們將自己從審判者的位置上解放出來",並"重建我們20世紀中國的對話關係",將20世紀中國作為"我們必須通過與其對話、辯駁、自我反思而重建自我認知的主體"。這是對待歷史的理性態度。"妖魔化"郭沫若的實質是站在審判者的位置拒絕與中國的"短二十世紀"對話。李斌:"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绝与中国的"短二十世纪"对话一文從事實出發,以第一手材料為依據,質疑對郭沫若的"妖魔化",事實上是要以此為契機,反思審判中國的"短二十世紀"的方式及其虛假性

【附:簡介"郭沫若"專家李斌 新生代学者李斌四川南部县人,201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副研究员,兼任中国郭沫若研究会秘书长等职务。主要从事民国时期中学国文教育,现代作家作品研究。出版有《民国时期中学国文教科书研究》《沈从文画传》《教材中的鲁迅》(合著),《郭沫若年谱长编》(参编)等,在《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等刊物发表论文70余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引伸閱讀】为什么对郭沫若的评价如此两极化?   
            你凭什么看不起郭沫若?     
            李斌:有关郭沫若的五个流言及真伪          
   

Related image                                             

建议在旧版阅读本格文章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zhg&aid=127255361

 回應文章

reaizuguo*曾經的先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鲁迅说:如果拿不准一句名言是谁说的,就说是鲁迅说的 😲😄
2019/06/12 06:03

 嘿嘿嘿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2 03:54
影片上傳不成功,無法播放影片,特告之。
reaizuguo*曾經的先進😻(azhg) 於 2019-06-12 05:38 回覆:
不是上傳不成功,是因為版權因素,在台灣被覆蓋了;那就請欣賞郎朗在高雄獨奏會上演奏李斯特的《鐘》。

謝謝告知! 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