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似乎沒用上的報告。
2007/11/11 12:06:57瀏覽886|回應0|推薦0

一、 革命除君之說為何在漢景帝時終止?

 

    轅固生與黃生在黃帝前爭議著商湯、周武兩人的上位行為是否合理。黃生說不管怎麼講,臣民反黃帝就是大逆不道。 而轅固生反對他的說法,言道人心已主於湯武二人,乃不得已而立。兩人爭論越發嚴重,景帝終於發言制止,說吃肉不一定要吃到馬肝才知道肉味,讀書人吵架也不一定要把這麼敏感的話題拿出來吵,所以之後的學者都不敢討論這檔子事了。

 

    而此番爭論,竟隱約有西方文藝復興時那天定人命亦或人定天命的爭論幾分相似,而景帝當時的作法比之西方教廷誅殺異議份子的手法儼然就高明的多。但人類從古至今討論的題目竟也相差無幾,也不得不讓人一方感嘆人類知識進化之慢,一方無奈於人類的固執及冥頑目不靈了。

 

二、 漢武帝擅以威御下,唯汲黯敢以下犯上,說明汲黯行為及理由。

 

    汲黯,研究修生養息的黃老學派,凡事以無為而治,為人剛直,固執又講理,更不能忍受他人過錯。所以許多有才有智之人都不跟他來往(為什麼?)。但這人好學也好打報不平,幫助弱小,所以行為表現也還算中規中矩。當皇上指稱這人耿直的近乎愚笨時,他回說朝廷命官本不是用在察言觀色,承奉主上所用。皇上在一次汲黯生病請假時向他人探聽此人究竟是何等人物,得到的答案卻是堅貞不宜如古代勇士,皇上便認為此人必為保國安民的大臣,從此不穿戴整齊不敢接見。甚至還有因為戴帽不及躲進後帳的事情。

 

    一個皇帝時常害怕那些說話直接的忠臣,畢竟忠言始終逆耳。但那些逆耳忠言終究還是會讓帝王憤怒。貴為一國之君,連一點點過錯都要讓人責罵,在皇帝提拔其他的人時他也與皇帝說他用人如堆材,後來者反而居上位。皇帝要忍受這些沒有知識的言論,卻因為不敢被稱為暴君,害怕被外人說沒有雅量而不敢憤而殺之。當皇帝其實還是蠻窩囊的。

 

三、 酷吏用法嚴酷,失民心,但仍得皇帝重用,原因何在?

 

    講義上舉的例子為張湯。 張湯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小時後拔老鼠可見一斑。張湯此人在皇上誇獎時會將功勞推給下屬左右,被責罵時則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攬。對於皇親國戚審判的會比窮人嚴厲許多,但因為對朋友子弟還有窮苦人家調護接濟的優厚,所以雖然他用法不公平,也得到了很好的聲譽(什麼鬼)。他也是察言觀色的行家,在經驗累積後,他重判的犯人大部分也就是皇上想重判的,輕審的也就是皇上不想重罰的人,所以皇上也日發的重用此人。

 

    而後匈奴投降漢朝時,國家戰亂,貧民流離失所,都仰賴縣官供給,而縣官慢慢的青山耗盡,張湯就成皇上旨意鑄造白金五銖錢之類,徵收天下的稅賦,防止富商壟斷,在這件事情上他利用舞文弄墨來遮掩了許多法律上的不足,而此次功勞更奠定他在皇上心中穩固的地位。而後張湯上朝奏事都會與皇上談論國家財用,甚至到過了晚飯時間。使得在朝的其他官爵反而覺得很空閒,天下所有的大事似乎都由張湯來決定了。

( 知識學習語言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zazus&aid=1365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