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聽說,蘇州今天會下雪。
2009/01/13 04:10:29瀏覽1421|回應3|推薦18

還記得去年初到蘇州時正是二月天,一場雪災剛平息。

從上海浦東機場搭車至蘇州的沿路,積雪仍是沿著馬路邊堆著,雪堆中和著塵土,有點髒;沿路,靛藍色的屋簷上,也覆蓋著可以清楚看見的厚實白雪,層層疊疊的像極了千層派。

 

那天陽光雖然耀眼,但空氣還是冷得刺骨。雪災的浩劫已過半個月,屋簷上的冰層融化,隨著屋簷垂下。一滴一滴又一滴地,用自己緩慢的節奏墬落,彷彿在嘲笑著邊旁高速公路上,從各地搭著車趕著回到生活崗位的急促、匆忙。

 

我的人生至此,才真正見著了所謂的雪。

 

「明年冬天,我一定要穿上羽絨大衣,好好的在雪中走個幾趟。」那時我忙著欣賞陌生又美麗的蘇州街道。心裡忙著、想著的,全都與雪有關。像個剛入城的孩子,捨不得將視線從積雪中移開,但又拉著坐在身旁的大J猛問。
 
「在雪裡走路該不該撐傘呢?要是雪落在臉上,臉豈不是凍壞了?對了對了,要是撐了傘,傘會不會越來越重?拿不動了怎麼辦?」

有人在下雪時穿雨衣嗎?我凝望著車窗外,始終想著這個問題。
 
在蘇州認識的好友在MSN的狀態欄上寫著:好吧,既然都這麼冷了,就來期待下雪吧!我看了直點頭,她說得沒錯,好歹給我們一場雪,心理才好平衡。
 
今年的蘇州還沒飄雪,但卻已經很冷、很冷。常去的論壇出現了大量返台出清的文章,才十二月,尚未到鮭魚返鄉之際。蘇州的雪是還沒落下,經濟風暴已經悄悄抵達,像淘氣又不懂規矩的龍捲風在地球裡胡跑亂撞,撞掉了許多人生規劃,也撞掉了許多夢想。
 
裁員風潮直至今日,近日來不是又得聽見了那個誰走了,又哪個誰呀!過完了年也不回蘇州歸隊了。原本是該高興的吧!從蘇州到上海機場的公路上,怎能不雀躍?這是回家的方向,要回家了不是嗎?
  

J送好友D到上海浦東機場,一整路只塞滿了無奈。D的手機沒隔多久便響起。手機裡傳來的聲音,是D留在台灣讀書的孩子,迫不急待問爸爸已經到哪了?還多久到台灣?

「當孩子最好,什麼都不用想!真不知道這次回去該怎麼開口。」D掛斷了手機,用台語低聲的跟大J說。J只是拍拍D的肩膀沒再多說。

D到蘇州差不多兩年,放著妻小在台灣,隻身過海打拼。其實他一點也不想來。
D退伍後就進電子廠當作業員,一邊進修一邊工作,好不容易當上了高級工程師,心裡感到欣慰,帶妻小回娘家時,總算也能抬頭挺胸了,右手牽著的兒子,才剛上小一,家裡的經濟終於寬鬆了些。這樣夠了,D只想就這麼過一輩子,也夠幸福的了。
 
D升上工程師沒多久,便收到了遠征蘇州的人事命令。主管明示暗示說:「這是看得起你哪!去到那了不掛個經理也是主任了,該給的津貼也不會少,天高皇帝遠的,你好命啊!」左一句右一句的像是勸說,說穿了也不就是命令。不想去?那你就拎著包回家吃自己吧!他是懂的。耳朵再怎麼不濟事,腦袋也不能糊塗。
  
「看那小子小想學什麼,就讓他去學吧!」他出發到蘇州的前一天晚上,跟妻子交待著,眼眶有點濕潤。能多賺些錢讓妻小過好一點的生活,又有什麼好委屈的呢?

兒子笑嘻嘻地、脖子上掛著跆拳道獎牌的照片都存在手機裡。
象徵級數的腰帶從最早的白色一直換到現在的黑色。跆拳道是兒子學得最開心的一項才藝。有太多太多的失眠夜裡,他都得看看這些照片才能入睡,夢裡的兒子也未曾吝於分享這些榮耀。每次醒來,他的眼眶都帶著淚,當他差點不顧一切地只想飛回台灣抱抱兒子時,也是手機裡這些照片,喚回他的理性,一直撐到現在。
 
車窗外的天色逐漸暗下,窗外的景色稍縱即逝,只有天空中凝聚的烏雲,一路跟著車到了上海。
D在車上想起這些日子,鼻子開始發酸,他吸了吸鼻子,以為止住了悲傷,眼眶裡的的水分卻怎麼也止不住了。他別過頭去避開了大J。男兒有淚不輕彈,大J是懂的,於是繼續閉著眼佯裝熟睡。
 
「就拼個三、五年吧!」這是D對妻子的承諾,三五年後他便衣錦還鄉。
  
經濟風暴來得早,冰凍了所有的人事,也像大雪般覆蓋、掩沒了他這兩年多的功與苦。冬天提早到了,氣溫也開始冷了,公司就如同寒冬中的一棵大樹,而他就像這棵樹的分枝,要能保住這棵樹,得先截斷這些會分食養分的細枝才行哪!於是,D被毫不留情的被公司砍斷了,他尚未告訴妻子、也不知如何告訴妻子,他這次買的是單程機票,目的地是台灣,而且,連失業補助都無法申請。
  
D站在機場入口,僅帶了一只小行李箱。他揮手與大J告別後,便獨自走進機場大廳。
 
 
J的心緒浮浮沉沉地。在蘇州的回程上,司機不時地用後照鏡看的大J許久,司機開口問著:「他……是不是不回蘇州打工了?」J無奈的點點頭。
  
「唉……又一個呀!現在世道真差哪!」司機感嘆著,又說:「還是您幸運,能繼續打工呀!現在回老家的人多了…也早了!」J沒有回話,車窗外的天空開始飄著細雨。
  
J回家後敘述著。他問:「能留在這裡真的會比較幸運嗎?或許根本沒有幸運與否的差別,只是早與晚的差異對吧?此時此刻留在這裡的,誰又能捏個準能做多久?誰又能保證下一刀不是砍在自己這根細枝上?」
  
他的臉被凍得僵硬了,眼眶微紅、緊皺著眉宇,剛摘下手套的雙手仍是冰冷的。
  
手機裡更新的最新氣溫,蘇州目前是零下七度。窗外的雨時下時歇,約莫十分鐘後,街燈照射的光束下,我看見了細微的雪片和著雨。
 
蘇州今天陰雨有雪。
雪來了,第一次親眼看見雪從天空飄落的景像,我卻開心不起來。
又,雪來了,那我們是否能開始期待春天的來臨?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gh&aid=2560213

 回應文章

聯合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冷好冷哦
2009/02/05 14:06
雖然我還不打算夜半起來喊:「燒肉粽呀!天使黃要吃一個ㄇ?」
blueaquarius(angh) 於 2009-02-07 02:25 回覆:

就來幾個吧!^^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祝福你們~
2009/01/18 00:39
把心安下吧。上帝關了這扇門,還有其他的門等著我們去打開呢。祝福你們~
blueaquarius(angh) 於 2009-02-07 02:24 回覆:

是的,我也是這麼想。會把人逼向絕處的,只有自己。

祝福D,祝福大J,也祝福所有的朋友們!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明白了
2009/01/13 08:26

原來天使黃的心情是和景氣有關..

台灣更慘,許多人都失業了,都被裁員. 真的一點預警都沒有。

今年企業們巳很少在辦年終尾牙了,除了少數榮景的鴻海集團外,一片冷颼颼.私人小公司能撐下就不錯,一切褔利能省則省.現在的失業人階級巳經遍及經理,協理,博士,碩士....大家最後都平等了,再也沒有任何級差.

碩博士低身做起工人者比比皆是,唯有工人薪,老闆才出得起.誰還願意付高薪請人呢?

在台灣中下階級的人更恐慌了,隨時都可能丟飯碗,一旦沒了工作,日子怎麼過?


滄海之一粟,人海之稀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