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離心
2012/11/03 02:34:14瀏覽738|回應2|推薦14

算我喃喃自語吧....

有些人習慣亂拍胸脯 明知做不到的事也為了面子或其他而大做人情給別人看 誇口以後卻又懊悔不已 或總是說與某某誰誰都很熟 只要一通電話就能搞定....然而電話打去以後竟連接線生都"擺不平"(被擋駕)....結果沒辦成任何一件事 只會浪費時間....

拜託~"人情"不能"吹"好嗎? 若真的有能力 需要動輒"講人情"嗎?   

有些人面對家人過世或朋友去世後 才說些聽起來很誇張的追悼詞或拉關係 但在處理後事時其所作所為卻又是另一副嘴臉....

總認為以"第一手消息"的心態處事可證明自己有多重要 或是多有能力....如果你不是狗仔隊或為公職 把這樣的心態用於處理朋友後事 或為了和其他網友"爭一口氣"的話 未免太幼稚!

只顧著和其他網友爭網路人氣 宣稱和某某網友多親多好 但卻不知道該網友對妳早已避之不及 甚至到她離開後 妳才發現她與其他朋友都比妳親近多了 不但不反省為何如此 反而要搞小動作(是否自己佔有慾 猜忌心太強?) 而讓朋友的壓力太大而讓人透不過氣 離妳遠去

...............

到殯儀館處裡後續時 經理已說明請我們將廣東話翻譯成國語給亡友家人聽 妳一句也沒有翻譯 卻滔滔不絕用廣東話大談妳很久以前曾辦喪事的話題 完全不聽經理正在講解殯儀館的各項手續 更不顧妳身旁聽不懂廣東話的家人.....我打斷妳是必要的 即使你生氣我也必須如此! 因為我必須要問完所有法律問題與程序並翻譯給亡友家人聽 看看亡友家人有無任何意見

搞清楚 今天我們是去請教"專業"的殯儀館經理為她辦後事 我們的任務是要協助她家人作出種種決定並簽好諸多法律文件 不是去瞎扯閒聊!

而妳....當殯儀館經理問誰願意出面向醫院領回遺體時 妳竟然不出聲 妳和T.都有其家人P.O.A. 坐在我身邊個性低調 隱忍許久的T.小姐和A.先生勇敢的出聲說:"我願意簽" 時 我替妳感到慚愧....

見此 妳日後會如何我已預見 我只好將師兄留給她的舍利子與自動唸佛機等委請殯儀館經理等她遺體一到就置於她舌下 經理面有難色

妳明知T.與她是最好的朋友 A.次之 她們有8年多的友情 T.知道許多她不曾告訴妳的事....但這有什麼讓妳好吃醋的? 每一個人有其交友的自由

妳口口聲聲說妳與她如何如何好 卻在種種重要關頭時不吭一聲?

無所謂 友情不是只靠嘴巴說  

所有的責任要別人扛? 只想爭"網路頭香"嗎?

僅管T.說她還撐的住 她卻扛起所有簽署責任 看在我眼裡 我覺得妳很自私

妳說那位出書的某網友如何虛偽 如何矯情等等 然 妳所作所為呢?

妳討厭某網友 不等同妳每一位朋友都必須討厭某網友

妳要我選邊站 甚至不惜一切 說某網友不推薦我可見她的虛偽爾爾 試圖挑起我對她的敵意....拜託!我沒妳這麼幼稚!

為什麼妳不能以持平 中庸的態度去欣賞別人? 即使是妳眼中"假想的對手"?

妳若真有能力處理問題或解決問題 一開始就大可不需要找任何人 更不必拜託我

我忍下其家人的侮辱 盡可能爭取時間築起一道又一道的防火牆來保護她 保護妳與T. 不希望他日其家人還要反過來指責我們這些外地的朋友 

我和搭檔雖承擔可能被告的風險 但是我還是決定插手 因為我們不管就是見死不救 因為她家人根本沒有能力 也沒有意願花錢委請律師去應付立即的訴訟

如果妳在乎的只是網路第一手消息或為其他 我相信妳不但對不起妳口中的"好朋友" 更對不起妳的良知....或許 妳到現在仍然覺得自己是對的 若此 我會替妳感到可惜與可悲

..............

妳每天都為了嫉妒其他網友對我說: "妳看 別人又寫了多少文章說是懷念她 實際是吹捧自己...."

妳總是說前幾天已將她生前所有照片整理出來 見到別人的貼文就昴起來想馬上貼 以免錯失機會....

在她家人遲遲不來多倫多 在我們替她家人承擔一切混亂的法律問題之際 我反問妳: "妳覺得貼照片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嗎?"

妳完全聽不下 反而質疑我: "妳為什麼讓別人貼卻不讓我貼"?

我有權利阻止妳或別人嗎? 有必要和別人爭什麼嗎?!

"肖像權" 妳應該知道吧? 有無想到應尊重他人的肖像權?

貼文是當下最重要的事嗎? 或許對妳來說是 若此 我為妳感到可悲與可恥

她生前有這麼多朋友 誰和她交往那是她的私事 妳不應嫉妒 更不應該挑撥!

她交友是她的權利 為什麼要如此""? 如此嫉妒? 如此激動?

妳應該為她感到安慰 因為有如此多她的朋友懷念著她

妳想擋我於外 無所謂 請妳自己處理後續 我們大家都不必替妳扛責任 

既然我被妳們在背後罵成"辦事不力"等等許多不堪入耳....那請妳們另請高明---花錢另行委請其他律師處理後續吧....雖然心裡這樣想 但仍和T.與A.努力完成她最後階段的所有事 直到她的家屬來此

1月19日 週一

見妳每天抱怨她不告訴妳她的近況 我趁上午遞狀到法院後去找妳 妳告訴我妳懷疑一位西岸網友貼悄悄話罵妳 妳受不了便試著進入她的網站 我阻止妳這非法的行為 妳竟然說有什麼關係 反正妳因為她修改網頁所以知道她的密碼 妳想去看看她究竟對別的網友說了什麼 順便看她和其他網友的交往情況....然而 妳失敗了 因為她早已重設密碼! 妳的行為讓我感到驚訝 同時覺得她似乎想辦法逃避妳的"關心"

看妳不停生氣抱怨著 我說:"想要弄清楚她的想法與原因 我陪妳去醫院找找看她是否還在醫院"

可是 面對初次見面的L. 我心裡知道 她可能再也無法出院 她的面色告訴我她只有幾天的壽命.....

我不可以讓她感受到我將要為她準備後事 所以不斷說笑逗笑斷續哭泣的她 才敢插話問一下她有沒有保險或其他以預防萬一

為安慰她 說她若喜歡吃牛排 等出院以後我們一起去吃一間小自助餐 雖不是五星級 但應該會喜歡....她聽完放聲大笑(因為妳每天都在我們面前罵某網友的誇張的文章) 我不願聽妳一面之詞去懷恨任何人 所以試探性的問她 她沒有說出任何厭惡某網友或是和她絕交之類的話    

我壓抑著傷感 但仍壓不住悲哀的心情 說著說著我也哭了一下 對她說: 如果妳信佛 一定要自己唸 無論心裡多亂多不舒服也要冷靜下來唸唸....

她哭著說好 她每天都有唸唸....

我為她感到絕望....生命流逝的速度 誰也無法控制....從這天起 我開始每天迴向給她 或在心裡對她導唸 

1月22日 週四

從認識妳以後 總是聽見妳對她的抱怨與責怪 我對妳的說法持保留態度 當天下午陪妳去剪髮 到超市買菜後去益街坊吃晚餐 一直到晚上快11點 妳一直抱怨並猜測為何她都不打電話給妳 為何她在兩個月前就避而不見或失約....

夜裡1點30分 我躺著看新聞 突然聽見樓上"有聲音"....馬上想到可能是她出事了 整晚我沒有睡 一直擔心....   

1月23日 週五

8點多接到妳的電話 我馬上致電老爸 問遇此情況醫院應該已完成哪些檢查及處理 我認為院方有過失 之後抓起金剛明砂和往生被到妳家 一起趕到醫院 見到病房外"某些人" 我思考可能面臨的種種法律問題該如何防堵

妳慌成一團 根本沒有頭緒 只會語無倫次的著急 看在我眼裡很不捨 

於是 我請妳致電T. 請她趕來 T.說找妳一夜找不到 電話沒人接 臉色慘白的T.已好幾天請假沒有休息過 獨自送她入院並一直守候著她  

向T.詢問經過重點 了解她在前幾天神志清醒情形下已經請T.全權監管她的銀行帳戶 我要求T.和我到H.R.申請她的相關病歷 並連絡她的家醫 告知緊急情況需調病歷

我致電給遠在Kingston任代理所長的搭檔暫停他與當事人的面談 立即依我口述撰寫律師函讓醫院清楚情況 並請家醫將相關資料予我方協助處理 同時請她台灣的家人寫P.O.A.傳真給我 請妳到我辦公室取傳真

我開始連絡駐外官方安排其家人前來 官方立即與台灣相關單位及外交部安排緊急護照 並與其家人聯絡

直到下午 我趁大家沒注意時突圍成功 獨自闖進ICU將律師函及中文的P.O.A.出示給院方 要求入檔 以建起第一道防火牆

當我見到她時 是完全昏迷狀態 瞳孔放大 靠著呼吸器 我以累積的醫療常識判斷 她應該沒有機會清醒 最多只有三天....

表明身份 並說明老爸是醫師 院方即告訴我她應不會醒來 在院方同意下我向她灑金剛明砂 並將往生被蓋於她的胸前 半個多小時和院方主管交代完該辦的事情之後我出來告訴妳們裡面的情況

(中間這一段....所有在場的朋友都很清楚發生的經過) 

"分秒必爭" 我祈求她為我們拖時間等家屬來 即使她感到痛苦

當時想到將來她往生時的祝唸事 我致電給師兄 她馬上動員所有師兄及曾經受過她祝唸而發心的家屬一起開始每天在家祝唸

直至當天下班前 官方來電告知我進度 說已與其幾位家人分別說明只要人到機場 緊急護照就在機場可取 直接上機 我要求若有其他家人要趕來 是否可以協助? 官方說沒問題 只要再向官方報上姓名即可 

晚上 其家人竟說"有官方打電話說恐怕無法成行"? 然而 幾次電話裡說法不一 夜裡其家人留言在我的電話語音信箱明確告知無法前來 要我們辦好所有事宜

當晚我沒回家 決定留院陪妳 我無法接從K.城趕回的搭檔 所以取消與他的晚餐並請他幫忙查判例

24日 週六

我請T.一早自行先到事務所找搭檔宣誓 並馬上發律師函給銀行要求凍結她的個人資產---築起第二道防火牆

當晚將近午夜 我和搭檔沒有休息 我們抱著快10公斤的遺產法以案例查閱爭議點 並再次由法院系統查各類案例時致電給妳 妳還虧正在寫e-mail給她台灣家人的我

我唸一遍給她家人的e-mail內容給妳聽 好讓妳清楚知道我要求其家人立即做出將近20項重要決定 是為了要保護T.與妳兩位代理人 但這封急件等了3天 她的家人全無音訊

(週末有些情形不便公開 大家都很清楚)

25日 週日

我拖著搭檔一道前來醫院 讓大家得以釐清所有法律問題及責任

搭檔對她說: "希望妳在天之靈保祐我們能協助妳處理所有事務" 相信她正在努力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處境 她應明白我們的毫無援助的困境

我請妳回家用餐 沐浴更衣 稍事休息 我和搭檔和T.在院守候直至晚上  

26日 週一

上午我和搭檔要到法院開庭 清早開車路上接到其家人電話....她家人寧願打好幾通國際電話罵我也不願將文件回簽....在開車的我因為與她家人詢問不願回答的事項時 險些撞上前面的公車

我聽到極為荒謬的歪理....三級貧戶又怎樣? 難道別人有義務為你們負擔一切嗎? 

"妳(Amy)算什麼東西? 妳有什麼資格叫我們做這個做那個...."

"妳到底有沒有良心? 妳是不是中國人吶?"  

"妳到底會不會辦事? 辦事不力!"

.....................

之前已e-mail告知目前面臨的緊迫情形 並附搭檔撰寫的P.O.A.  註明如何簽好寄回給我 卻仍遭此辱罵 我們感到心寒....

開完庭後請當事人飛車送我和搭檔趕回辦公室 為的是等其家人我所問的20項問題傳真 並等P.O.A.回簽 然而其家人仍然沒有答覆相關重要問題 她的家人如此自私 只會造成T.更多的負擔

下午送走搭檔後我趕到院 要求T.與A.傍晚來開重要會議 8點~11點 我將她家人的留言播給大家聽 希望大家知道她家人的態度 決定是否還要在家人完全不配合的情況下 由我們承擔一切風險與責任

家人仍未回答有無緊急基金 更未回答是否同意我們向銀行提出申請考慮在必要情況下動用她的存款

現實情況是: 至少我們手上要準備2萬加幣為她辦後事 另一方面是假如她的朋友一旦提出訴訟請求(依妳所稱的情況而評估 恐怕在所難免 即使是被動要被迫上庭) 若我與搭檔未接手的情況下必須另行委請律師辦理

多次告訴妳們: 只要她一被醫院判定死亡的剎那 所有法律都將不同

妳們退縮 我能理解 我不會讓任何一位朋友冒險

很可悲的~誰都沒有能力....這個責任不在朋友 應該是她的家人! 家人不來 等她被判定死亡後的法律將更為複雜

清楚的告訴妳們 如果現在不出示P.O.A.我們可能連她的遺體都保護不了 屆時將會一面倒....所以 我建議現在將P.O.A.給醫院做好最重要的事 如果將來有任何他方要爭產 我們管不了 我和搭檔會一直從旁協助妳們....妳們最後同意 我帶著妳們進病房將P.O.A.入檔

她的一位同事趕來 獲悉今晚只有我一人守在醫院 好意說要陪我留夜 我不想麻煩別人 再三請這位同事回家  

我了解妳的個性 也體諒妳的辛勞 妳臨時爽約丟下我一人我不怪妳 我請妳回家發e-mail再向家人說明現況 要求回簽我之前所有提問的問題

而 妳要求我不要告訴其家人或他人妳回家休息的事實 只想製造另一個在院裡守夜的謊言假像 為什麼妳要這樣做? 這很重要嗎? 妳為什麼總是只想做表面給別人看?

深夜裡我獨自盤膝而坐 對僅一牆之隔的她導唸 我清楚她將離世 她讓我感覺到她並不悲傷 

27日 週二

早上 請妳和T.帶著P.O.A.及律師函到銀行詢問 若可 希望提供有必要的協助 未果 

醫院不願再浪費資源與時間在她身上 終於以"自保的方式"宣告腦死 要我們決定今天必須拔管 我馬上通知師兄於拔管前趕來祝唸

此時 家人仍告知不能前來

近中午 在完全沒有選擇的考量下 我只好請搭檔搬救兵---請出政府部門直接介入 已保護所有人不受"某些人"的干擾 並省下一筆必要的律師費

下午 我們幾位與精舍的師兄站在她身旁導唸 我對她說:"如果妳願意隨菩薩走 請妳把手張開讓我見到好放心"....她緊握成拳的手隨即鬆開 她的眼睛睜開 我見到她化為光影飛向菩薩相 我感到安慰與放心 甚至為她感到開心 

她 終於解脫 無論是愛情 友情 親情....

於此同時 卻也因所見種種 感到可悲.... 

(之後 略過)

我與她僅有一面之緣 我和她其實沒有任何關係 我會無條件介入主要是因為當妳是朋友 更何況她也是台灣人 妳以為我圖的是什麼?

其實我第一次見到妳時 知道妳將有刧難 我也每天迴向給妳 私下為妳祝禱 因為我對所有朋友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直到妳出車禍以後才敢告訴妳

祝唸時妳允諾前來為她祝唸的師兄當天會替她繼續導示 然妳之後只唸了一遍就把法本丟給我 要我回家唸 妳的雙面 讓在場其他的好友感到無比驚訝 我不想猜妳是否感到害怕 或是不想花時間 假如妳和她的關係如此親密(如妳"自稱") 妳因何而懼? 有何可懼? 怕她到妳家嗎? 

我對她 僅因為曾經親口對躺在病床上的她放心好好養病 我會盡我所能去保護她和她的權利這簡單而沉重的諾言而已 因為我是一個說到做到 做多少說多少的人

做為朋友 基於"義"字 不時對妳提出警語....即使妳年長於我 我對朋友的責任包括提醒 就算會得罪妳我還是會做

知道妳一緊張就會胃痛 大家都明白妳根本處理不了這樣涉及多類法律的複雜情況 所以我沒對妳多解釋就"插手"管事 只想替妳承擔多一點 因為我當妳是好友 我不願見妳有事  這是我覺得應該做的

說穿了 妳緊張而導致胃痛或吃不下飯 事實上是妳有其他涉及詐騙的投資問題而感到緊張焦慮 並不是因為她的事 我所言為何 妳心知肚明

一路下來 我對妳所做所為非常失望....

之後妳任何事都故意不通知我 無所謂 因為所有人都會和我保持每天的情況 並互相交代進度 我做事條理分明 公平為先 大家都看的很清楚

妳故意不通知我上週日前往墓園 我不在意 因我已和墓園經理先行詢問過法律程序及各項手續 並請T.與A.準備簽名負責....

我週末在家中做什麼? 查台灣判例 因為後續其家人若面臨另外的訴訟 我能幫多少算多少

然而每逢問到誰願意簽名時 仍是T.與A.表明願意 妳依然沒出聲

這幾天難道妳有任何心虛之處 所以違反常習不留言給我嗎?

若妳的用心是想將我踢出 未免太小心眼吧?

直到昨天我接到幾方來電....妳竟然在我背後說我故意與政府部門聯手阻撓下週的喪禮? 只因為原訂14日的喪禮被妳或其家人提早....妳還說見到我貼出她的公祭時間讓妳非常沮喪?

妳想請如同她兄長的好友A.到妳家 想示出妳與她多年前含糊的MSN以證明她討厭某網友 因妳怕某網友搶先登出文章而藉此阻止某網友前來送她最後一程?

妳用盡各種方法 只為了要幾位核心人物"替妳做決定"不要讓某網友來送行? 

別人已不想再忍耐妳這樣的心態 都沒好臉色給妳 妳自討沒趣

而在後來的幾天 因為T.忍無可忍對妳出聲 妳不敢再問她 每天依然問A.同樣的問題 說妳不想讓某網友來 妳說她如何討厭某網友.....還是沒有人相信妳 因為大家都不曾聽過   

殯儀館週四晚上開會 經理希望我一定要到 我很心寒的告訴她一些我被中傷的事 她感到無法相信....她希望我到場 我很掙扎....我看在經理的情面上決定前往 因提早到而與經理先行核對完所有文件後 坐在一旁看書 聽見妳來 我忍住決定不主動打招呼 而她家人和我說話時妳坐於前 妳面無表情 但可看出妳很不自在 我看了有些不忍

很明顯 妳和她家人沒有交集 妳們應該是在抑制相互不滿情緒

一直壓抑的我聽見她家人罵政府辦事不力時 我忍不住開口: "我這樣多管閒事只因出於自己對她的承諾 我與她僅有一面之緣 喪事辦完後我就會退出"....她家人很驚訝 深怕日後沒有人能夠幫忙處理後續 要我不要這樣說....

我忍住火氣說: "我如此做 並不是為了什麼 這樣雞婆多事 是因為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要如何處理這樣複雜的場面....如此卻被所謂"好朋友"在背後罵 說我和政府部門搞在一起對付妳們 說我故意讓妳們辦不了喪事"....

妳的表情有點扭曲 沒錯 我是說給妳聽的! 因為我不想再忍 其他的幾位香港朋友個性溫和  每每聽見妳背地中傷我時 都未當面指責妳 但他們會告訴我 希望我忍耐

之後 A.來了 我告知他政府部門這兩天告訴我關於"某些人"的部分 多方說詞讓政府部門有些質疑 並告訴A.政府部門已經與妳聯絡過 基於要確定此事 我問妳 妳裝做沒聽見 我再次問妳 妳沒有抬頭輕描淡寫的帶過

如果此時要問我相信誰 我必會相信政府部門 因為妳若已與政府部門說過話 就不應該一再造謠說我與政府部門聯手阻撓喪事及後續!

她的家人後來將我拉到一旁 希望我不要因為妳的所做所為而動怒 我說:"很遺憾 這樣造謠毀損的並不是我個人而已 還有我與搭檔事務所的形象與信譽"....

她家人沒有說話 A.看在眼中 心照不宣 誰都知道是妳自己的問題   

政府部門要殯儀館經理確認有沒有要禁止的訪客? 她家人詢問在座所有朋友 大家沒有意見 當問我時 我說: "她不屬於任何人 她的所有朋友都應該有權利來送她最後一程"!

妳當時沒有意見 T.亦如此說

我不願殯儀館經理承擔太多職責以外的責任 所以再次問她家人有沒有要禁止某些她家人不認識的訪客 或是任何聽說過的朋友(指某網友) 她家人認為沒有必要禁止誰來

開會結束後 她家人說要請大家吃飯 我和T.都表明想回家 A.說找我有事相問 妳拉著A.不放 我知道妳是故意的 無所謂 我暖車時見到妳面對我向A.抱怨 想必是在罵人吧?

當我離開後接到A.的電話 他有些問題想了解但被妳拖著不放 後他約我到粥店談 他說妳剛不停的罵我和T.如何如何....我告訴他反正聽來聽去就這兩件事---

其一 罵我 因為我壞了妳第一手消息的好事

其二 仍不放棄阻止某網友來參加喪禮吧?

所以我沒興趣聽下去 問他有何事想知? 他好不好意思的說出他有一心願---想寫首詩燒給她....我很感動 見到他的詩後覺得意境不太相符 故馬上試著撰文 但因心思混亂 對草稿不甚滿意 就向他說抱歉 我回家後寫幾首讓他選 開車回家的路上 我突生靈感 致電給他告知大致內容  

我所知的她都是聽妳所說 而種種過去可知她其實避開妳很久 妳每每見到她與其他網友的互動就抱怨不已....

我詢問T. T.未曾聽過她不願見到某網友

至於我 我與妳前往探視她的當時 我故意想逗正在哭泣的她發笑 所以間接提到某網友兩次 她當時從未表明她討厭她 更沒有表示她不願見到某網友

若妳到現在還想推責任給任何人 以一己之私試圖阻止某網友來送她最後一程的話 我不怕和妳據理力爭 我相信她的好友也不會茍同 

搞清楚 她不是妳一個人的 她的所有朋友應該有權利來見她 無論妳對誰不滿

妳沒有權利阻止任何一位她的朋友前來悼念

更無謂妳是否以"第一手消息"的心態在這個網站裡

妳應該很清楚 我從不在乎網站的人氣 因為與我相互關心的網友相處之道與妳截然不同

甚至可以說 我和幾位網友的世界沒有這麼小  

到前幾天大家才恍然大悟 妳以各種理由想阻擋某網友 每天妳不停的問不希望某網友出現這類同樣的問題 其實大家都感到厭煩 只是看在她的情份上不提....我看在眼裡 妳太過私心 所以我之前決定貼出時程 擺明壞了妳的事---

妳猶豫究竟要不要通知所有網友 怕的是即使任何一位網友出現 都可以看到大家

真實生活與事實真相 這些與妳對外所說的都有明顯的出入 甚至完全相反?!

我不想猜 也沒興趣猜妳的心態如何 參與過程的諸位自有公斷!

若此....可惜之外 只能說太幼稚! 

妳應該要明白 她不是妳一人所有的 她與所有她的朋友都是朋友的關係 妳只是其一 我也是一樣

妳要栽贓我如何如何 相信由亡友L.往來的多方(包括官方)文件和各單位的承辦人都足以證明我所做 不要以為她幾位香港好友不了解妳的做為 或是不清楚妳表現在部落格的自我吹捧與實際的差異!

妳種種惡意中傷的舉止已經傷害我與搭檔事務所的信譽 我不得不說清楚 我原想低調的來 也低調的處理好就離開 甚至公祭也不必出現

捫心自問 我對妳 算是掏心掏肺吧? 我幫妳 幫她 義無反顧 不為任何 卻被妳說成如此不堪?

妳應該很清楚加拿大政府部門有多懶多混 妳既然明知就不該說我和官方聯手如何如何 或說我故意搞妳....

公祭當天 妳搶著當亡者家屬 T.小姐見此 退於後席與我併座 她拿出過去幾年L.的相簿 一頁頁翻給我看 此際我才發現妳告訴我關於L.的種種 都並非真實 我竟然誤信了妳.... 

妳故意和被妳說成極為不堪的多倫多"某作家網友"擁抱 幾位好友覺得很誇張....我向她道別後 猶豫許久 決定拍拍她家人的肩膀 不對妳有任何表示 我很清楚 我大可虛偽的做給別人看 但妳對我種種中傷讓我感到非常委屈 我不願勉強自己 即使當成"演戲" 我相信妳還是會繼續中傷 所以根本沒必要

亡友L.的幾位朋友一樣累 大家分擔的責任與壓力都是一樣的 甚至其他人更多 並不是妳宣稱的"只有妳獨自張羅!" 

妳自願讓她家人住妳家 但妳之前承諾後又立即反悔對我抱怨 甚至要求我接走她姐姐?!

解穢酒時在座都聽見妳女兒當場對著大家發洩 吼叫說妳們母女對她家人的種種不滿 我還好言相勸要她忍耐

妳和她家人一再說我如何如何 而其他朋友已經不想再忍 不但在墓園制止妳們對我的辱罵 甚至覺得有必要站出來把妳的一舉一動說清楚

妳的妄想足以傷害所有在乎她 關心她的人 甚至是關心妳的朋友!

....受夠了....真是夠了....

....心寒之至....

為了處理這些事 連續幾週事務所所有進度都暫時停止 連過年與各客戶原訂的飯局全都取消 我不曾抱怨過 也不曾向任何人說過 因為是我自願 直到週一下午  可能甲亢又發 不得不去看家醫 我沒吭過一聲 每天仍繼續跟進

妳的缺點足以讓妳失去所有曾經的朋友---倘若妳仍堅持許多不必要的外相 若妳仍執意

為什麼妳不換個角度去欣賞某些妳厭惡的人的優點? 即使是一點點也好

世間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思想是完全一樣的 朋友交往 必須要包容 互相勸慰 更要不時提醒 但真的沒有必要將彼此束縛在狹隘的小圈圈 夫妻亦如是

每個人個性不同 成長環境不同 價值觀不同 彼此都應該要有自己的空間 更應該尊重對方交友的權利 即使是夫妻也無權禁止對方與任何人交往

或許妳覺得妳所做所為都是為她好 但她不一定認為這是她想要或能接受的 因為每個人個性不同 或許妳的關心讓她感到無比壓力 覺得透不過氣 但她基於在乎這份友誼而隱忍或疏離 我想妳從不知道她曾告知其他好友妳所帶給她的壓力

這個部落格不是我生命的全部 或許對妳來說是....不要以為其他網友遠在他方就無法了解真相 或是妳試圖隱瞞的其他任何 說謊說多了的人最終必難圓其謊 

做到我曾允諾她的事後即可離去 對妳對她 基於朋友的責任與道義 我想是夠了 我如此不是為了得到任何人的感謝或是其他 僅出於我的原則與對她的一句承諾

我習於就事論事 或者妳認為我很無情 無所謂 或許等到有一天妳會發現自己的偏執 只可惜我不會再有期待

向來處事原則是依"法理情"的順序 因為凡事若全靠人情 就會出現不公正 失衡的狀態 所以應該先遵循法律規定 道理常理次之 最後才考慮人情  

相處兩個月下來 我無法認同妳許多老華僑的心態與行為....

老爸每天面對人的生死交關 我則面對人性的醜陋貪婪 之所以養成抑制冷靜的習慣去面對任何 即使是友情....當是處理一個Case....

Case closed 我把每個人當成自己的鏡子 這些 看在眼裡我會有所警惕! 

2009.06.09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yshenhc&aid=7009601

 回應文章

晴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所有的攻擊原自恐懼,所有的恐懼都是在呼求愛~
2013/03/25 22:24

dear amys~好久不見!

一陣子沒來udn,一時間還不太習慣看那麼長的文呢!所以請原諒我沒有把文章看完。

看來妳似乎遇上痲煩的人了,希望妳一切都好!

是的,有些人生來就帶著強烈的恐懼和匱乏感,以至於無法和他人和平相處,這除非當事人有所覺悟,否則別人是怎麼也幫不了的。

這段時間以來工作時間太長、也由於有了fb新歡,上網打字思考的時間較少,逐漸淡出這裡,不過最近在調整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點,也找到一條頗自由的工作方式,也許過陣子又可以回來寫點東西。

每次回udn都會看到妳的留言,很謝謝妳!祝妳順心愉快~


你和我各站在不同的定點, 假設愛一直是不變的狀態。 但是 ,我們所看到的愛, 卻因為彼此角度的不同, 與移動的速度,認知而有所差距-----愛的相對論
amys(amyshenhc) 於 2013-04-30 21:52 回覆:

晴川:

因之前覺得本站對於某位長期抄襲並多次公然侮辱者的處理不公 亦因照片上載後畫質變的很差 早已轉到其他地方去了 雖然如此 對幾位較熟悉的網友關心仍在 只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網上 所以很少上來

從妳的文字中我感到妳心境有很大的轉變....路是人走出來的 多保重!

(因原回覆內容的錯字無法更正 只能重新回覆)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性醜陋面
2012/11/03 22:39

好久不見.

看你長串的文字.壓抑很久了!!

別讓別人的狹隘.錯誤傷害你自己.


amys(amyshenhc) 於 2012-11-09 02:01 回覆:

覺得推薦制養成太多虛偽逢迎之人 所以之前轉到其他網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