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閱讀】森之眠魚
2011/04/05 08:18:40瀏覽603|回應0|推薦8


作者:角田光代
譯者: 陳嫺若
野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年4月9日

〈內容簡介〉

書描寫一九九九年發生於日本的真實案件「音羽殺人事件」。
目前家長重視學歷的狀況,就連上幼稚園、小學都要經過一連串的考試與競爭,媽媽們每天聚集在一起,彼此互較長短的壓力更形成惡性循環,因而衍生出社會問題。


(摘自誠品網路書局)


主角五位媽媽:

久野容子,丈夫久野真一,兒子久野一俊


小林瞳,丈夫小林榮吉,兒子小林光太郎,女兒茜茜

高原千花,丈夫高原賢,兒子高原雄太,女兒桃子

繁田繭子,丈夫繁田祐輔,女兒繁田怜奈

江田佳織,丈夫江田護,女兒江田衿香
江田佳織的知心地下男友大介,已婚,育有兩女(國一和小四)。

另一配角,未婚女作家橘由理,想寫本有關「幼兒考試的現象」書籍。

容子、瞳與千花的小孩年齡相近,上同一個幼稚園,於是成為「媽媽友」
懷第二胎的時候在產檢認識年輕媽媽繭子,就這樣把繭子帶入媽媽友圈內。
繭子又與佳織住在同一棟大樓而認識。
佳織的朋友由理要出書而需要採訪媽媽們,於是五位媽媽們就這樣彼此認識。


〈心得〉

書的封面有段話:
『我想當母親,除此之外,我沒有更多的欲望。我要把這一生得到的所有的美好,和得不到的所有美好,毫不保留地送給我的孩子,那些孩子,那些人,就讓他們都消失吧……』

封底的介紹文字:
『我殺了人, 他是我小孩的同班同學。
在東京,讓孩子去上私立貴族學校,滿口英文,練個一、兩項運動,再結交一堆朋友。
自己想做而做不到的事,都叫孩子做了。也就是說,孩子成了母親的小小替身……但是,為什麼她跟她比較好?
她外遇對象的女兒到底是怎麼考上的嘛?奇怪,早已痊癒的暴食症又復發了、別再囉嗦了,不然老公又會不理我,還說他硬不起來、別跟她們為伍就好了、不行,一定要考上!
永無止境的比較,鑽牛角尖的女人心,終於把母親們逼向崩潰邊緣。』

很驚悚,讓人毛骨悚然!
五位媽媽之間的人性掙扎,她們將子女送到昂貴的幼稚園以便能夠進入有名私大的附屬小學,其實不過是將她們自己的期望與理想投射在孩子身上,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得到他人的肯定。

我相信父母都很愛孩子,都以孩子的需求為最優先,想把最好的給孩子,給的愈多,加諸在孩子身上的東西也愈多,例如期待……等等。
寬寬在小六時,甚至現在小六的詮詮,都會聽到有些父母想讓他們孩子考或就讀私立國中,為孩子佈局最主要就是考量的是三年後的升學。
公立跟私立的優缺點,她們也思慮過什麼是為孩子好。

或許我是位較懶媽媽,從幼稚園開始,考量的是只要離家近,又不會太差的學校即可,甚至補習班或才藝班也是如此。
看到好幾位媽媽們為了讓孩子更上一層樓,跑到台北上英文班,她們的勤奮,讓我有點汗顏自己的懶。
她們已經讓孩子贏在起跑點,而我家的孩子在起跑點慢慢的走。
起跑點贏的小孩長大後也能贏人一截嗎?
然而我相信我慢養的孩子長大後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什麼是給孩子好的教育?什麼是給孩子不太好的教育?
孩子照「書養」有比較好?還是照「豬養」有比較差嗎?

看看周遭認識各位媽媽的孩子們,他(她)不管聰明才智或各方面表現讓不禁眼睛一亮;
而我的孩子寬寬和詮詮在課業成績上不算是資優生,假如以優等、甲等、乙等、丙等和丁等來分,老大寬寬像似中等生(介以甲和乙中間),而老二詮詮可能像中等在低一點(介以乙和丙中間)。
但,他們快樂,我也樂得輕鬆。

其實每位母親對自己在教養上都有強硬上的執著,無論別人給她的建議或見解,她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與做法。


◎好學校不等同於孩子的幸福。(P172)

◎那麼辛辛苦苦考進了學校之後,孩子也可能適應不良喔。孩子是很敏感的,叫他去考試,給了他壓力,他也知道這不容易。一但進了學校,就算不適應,他也可能不敢說,很多孩子因此喪失了活力。(P174)

◎一定要讓雄太(千花之子)進好學校,絕不能進公立。因為進一般的公立學校,就得跟其他平庸之輩一起讀,那就是「循規蹈矩」了。
她(千花)一定要讓他進一所好學校,讓父母、親戚不得不同聲讚美「雄太、太棒了,你好用功呀」。(P182)

媽媽的虛榮心、愛面子、不服輸、想炫耀的心全加諸在孩子身上。也可以看出媽媽自己本身缺乏自信心,必須得用孩子的表現來證明自己是多麼有能力。
也可以這麼說,媽媽的內心空虛,找不到屬於自己的興趣與愛好,於是整個重心全放在孩子身上,也很怕自己不被認同。
其實有一段時間我也是如此,是在寬寬進了小學頭兩年,以及他剛上國中時期,整個心思都放在他身上,變得很敏感也很迷惑,猶如在迷宮裡迷失方向。
後來慢慢了解體會,孩子的成績只是考試制度上,好成績只是「領先」,而不是「優秀」。


◎私立學校考試,正確地說等於放棄了。上午筆試到一半,雄太坐在位子上嘔吐起來,便直接送進保健室。團體遊戲時間、面試時間,雄太都臉色發青地昏沉入睡。
千花向學校單位請求,盼能在考一次。最後是(千花老公)阻止了。
說:第一次考試的沉默,和第二次考試的不適,不都是雄太用自己的方是抗拒的結果嗎?這幾年,雄太累了吧。(P278)

孩子累了吧!只有幼稚園年齡的小孩,不僅得上才藝班,還要參加「全以考卷試題和所謂運動能力等小學考試為目地的補習班」。這或許只有在日本才有,台灣有嗎?

孩子有選擇的權利嗎?
記得我曾經跟一位朋友聊過,就是孩子的補習問題。
寬寬他在國二上學期結束時,結業式當天說:「媽媽,我想去補習,因為我發覺我的數理和英文真的遇到瓶頸,光靠我自修好像有點行不通。」
於是當天午餐吃飽後,母子兩人在家附近「逛」補習班,終於選到離家近、學生較少的補習班。
只有小五的詮詮為何要補英文?因為第一次期中考英文只考46分,聽不懂也沒背單字的他慌了,於是他也自告奮勇說想補英文。

寬寬小學的心算和作文,剛開始只讓他試聽,結果也是一節課後想繼續。
而我所選擇的才藝班或補習班,先前條件就是離家近,還有每回拿到繳費單,都在詢問他們是否有意願要繼續上課。
朋友卻則反問:「小孩懂什麼?孩子說不要就不要,何必要聽孩子的選擇呢?」
把自己的想法和作法全套在孩子身上去左右他,是真的為他好嗎?
孩子沒有權利選擇父母,當然父母也沒有權利去選擇孩子,勢必多聽聽孩子心裡的想法和意見,應以孩子的天性來培育他,也是尊重孩子的一種。

書中另一主角媽媽的女兒江田衿香,因為媽媽的關係,導致衿香為了逃避去學校,假裝頭痛、肚子痛等,或背著書包出門卻沒到學校去上課,甚至壓力過大,把塑膠材質人偶的人頭拔掉而一一排列在抽屜的裡層。
媽媽發現衿香怪異行為而帶去看心理醫生,女醫生說:「衿香她好像非常害怕失敗,現在她需要的不是服藥,而是讓整個身心了解,一點點失敗不用放在心上。比如說事情過了一星期,就可以笑得出來之類的。她需要這種韌性。」
是呀!孩子與母親都需要走出困境,這樣所有問題一定有辦法能迎刃而解的。。

書中最後五位母親,在一次次互相的「比較」,嫉妒、怨恨和猜疑等等逐漸變質,甚至劍拔弩張,使原有的理念開始動搖,「媽媽友」最終還是四分五裂。


母親與妻子角色之間的兩難,尤其面對孩子準備就學、考試,那種無力感,孩子的爸爸你在哪裡?孩子的媽媽是否有跟孩子的父親一起商討?
各位媽媽們,在忙於照顧別人的需求,請也多多照顧自己的身心靈,妳那內心的小小也需要被關照,犧牲自己並不是美德。
各位爸爸們,與孩子相處,孩子的教養問題,絕不只是母親的權利,在忙碌的工作之餘,抽出一些時間來陪陪孩子。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yhouse&aid=505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