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夢一場
2018/06/27 22:44:18瀏覽975|回應0|推薦12

 

只有奶奶跟寬寬在家的晚上,婆孫倆開心的在客廳玩著拼圖,空氣中流動的是一份幸福的寧靜。

忽然想起老闆超過夜晚十點就把鐵門拉下的習慣,於是我站起來招呼寬寬先自己玩,奶奶把鐵門關上再陪玩喔。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進行拉下鐵門準備拴上裡面的暗鎖動作時,一隻手赫然從鐵門將要吻上地面的瞬間伸了進來……。

這才想起拉下鐵門前往外的匆匆一瞥,似乎有個穿着大衣戴著寬帽的男人正走過門前的街道上。

一眼瞬間的回想帶來彷如害怕遇到喪屍攻擊的反應…就在男人的手從門縫中伸出之際,我倏地站起來踩下鐵門迅速的拉上三道門栓,整個動作快如閃電。

捂著胸口如鼓雷動的心跳我睜開眼睛……一場惡夢讓人驚醒。

但…心,似乎仍想逃跑一樣的擂門猛擊;它在求救啊!

汗流浹背中回想剛才的夢境,腦海裡不知為何浮上三十年前某個深夜發生的事情。

那一夜,挺個大肚子的我怎樣都睡不好,半夢半醒之間好像聽到有人小心翼翼的打開鐵捲門,接著兮兮窣窣正打算打開第二道門。

心想,該是應酬晚歸的公公夜歸酒醉了,連鑰匙都無法對準鎖匙洞吧?如此一想我便起身下樓準備幫公公開門。

然而拉開屋內的直立式百葉門簾時,我看著一個陌生男人早已打開鐵門,跟我就這麼隔著落地門的透明玻璃四目相望。

早已成為化石的我抱著大肚子,極為害怕男人或許會敲破玻璃,接著或有而來殺人滅口的攻擊…就在快要嚇暈的那一霎那,我看見男人從容不迫的轉身,離開。

終究沒有暈過去,撐著剩下的力氣爬回二樓房間把始終好眠的丈夫叫醒,請他到一樓處理善後,並且等待尚未回家的公公。

三十年前那晚的大肚婆,從彼時驚魂未定的心情下,被此刻從惡夢驚醒中的我喚回了。

然而不管是那個只有二十出頭的少婦,或是眼前陪著寬寬睡覺的慈祥奶奶,我都不明白這個噩夢和回想親身經歷的背後意義是什麼…我只想繼續睡覺。

唉!我真的希望一直敲著心門想要逃跑的心臟安分一點,恢復正常跳慢一點,讓我好好的睡個回籠覺。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y5154&aid=112873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