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Pepe Escobar南海问题的核心
2020/08/05 19:43:18瀏覽77|回應1|推薦0
2020年7月30日

當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尼米茲(Nimitz)航母打擊群最近在南中國海進行“行動”時,許多人都不免感到憤世嫉俗,認為美國太平洋艦隊正在盡最大努力將幼稚的修昔底德陷阱理論變成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

通過尼米茲海軍少校吉姆·柯克(Jim Kirk)少校的正式說法,這次行動是為了“加強我們對印度-太平洋自由開放、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承諾”。

沒有人注意這些陳詞濫調,因為真正的信息是由一名中情局特工冒充外交官、國務卿邁克傳達的,“我們撒謊,我們作弊,我們偷竊”蓬佩奧:“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法律依據單方面將其意志強加於該地區”,這是指九段線。對於國務院來說,北京在南中國海只部署了“黑幫策略”。
又一次,沒有人注意到,因為海上的實際情況是赤裸裸的。在中國重要的海上貿易大動脈南中國海,任何移動的東西都要聽命於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解放軍決定是否以及何時部署致命的東風-21D和東風-26“航母殺手”導彈。美國太平洋艦隊絕對不可能在南中國海打贏一場槍戰。

電子干擾

一個關鍵的中國報告,不可獲得,沒有被西方媒體引用,並由香港的分析師Thomas Wing Polin翻譯,了解上下文是必不可少的。

報告提到美國“咆哮者”電子戰機被安置在南中國海島礁上的電子干擾裝置完全失控。

據報道,“事故发生後,美國與中國談判,要求中國立即拆除電子設備,但遭到拒絕。這些電子裝置是中國海防的重要組成部分,不是進攻性武器。因此,美軍要求撤軍是不合理的。”

事情變得更好了:“同一天,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前指揮官斯科特·斯威夫特終於承認,美軍失去了控制南中國海的最佳時機。他認為,中國在島礁部署了大量紅旗9號防空導彈、H-6K轟炸機和電子干擾系統。辯護可以說是堅實的。如果美國戰鬥機沖進南海,很可能遭遇他們的‘滑鐵盧’。”

底線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部署在南中國海島礁上的系統(包括電子干擾)覆蓋了整個海面的一半以上,被北京方面視為國防系統的一部分。

我之前已經詳細說明了海軍上將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在被提名領導美國太平洋司令部(PACOM)時對美國參議院說的話。以下是他的三大結論:

1) “中國正在追求美國目前沒有防禦能力的先進能力(例如高超音速導彈)。隨著中國追求這些先進的武器系統,橫跨印度-太平洋的美軍將面臨越來越大的風險。”

2) “中國正在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3) “中國現在有能力在除與美國開戰外的所有情況下控制南中國海。”

以上所有這些都隱含著印度-太平洋戰略的“秘密”:充其量是一次遏制演習,因為中國繼續鞏固連接南中國海和印度洋的海上絲綢之路。

還記得努桑托嗎(nusantao/Nusantara is the Indonesian / Malay name of Maritime Southeast Asia (or parts of it).)

南中國海現在是並將繼續是年輕的21世紀的主要地緣政治熱點之一,在那里,東西方力量的巨大平衡將发揮作用。

我過去曾在其他地方詳細地討論過這個問題,但隨著南中國海越來越像一個中國湖,簡短的歷史背景再次對理解當前的關口至關重要。

讓我們從1890年開始,當時的美國海軍學院院長阿爾弗雷德·馬漢(Alfred Mahan)寫了開創性的著作《海權對歷史的影響》(1660-1783)。馬漢的核心論點是,美國應該走向全球,尋找新的市場,並通過海軍基地網絡保護這些新的貿易路線。

這是美國基地帝國的雛形,至今仍然有效。

正是西方-美國和歐洲-殖民主義導致了大部分南中國海沿岸國家的陸地邊界和海洋邊界: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越南。

我們談論的是不同殖民地之間的邊界,這意味著從一開始就存在著棘手的問題,這些問題隨後被後殖民國家繼承。

從歷史上看,這一直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最好的人類學研究(比如比爾·索爾海姆的)將遠古以來真正穿越南海旅行和交易的半遊牧民族定義為努桑托(Nusantao)——“南島”和“人”的覆合詞。

努桑托不是一個明確的民族。它們是一個海上互聯網。幾個世紀以來,他們有許多關鍵樞紐,從越南中部到香港的海岸線一直延伸到湄公河三角洲。他們並不依附於任何“國家”。西方的“邊界”概念甚至不存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我有幸在印度尼西亞和越南遇到了他們的一些後代。

因此,直到19世紀末,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才設法將南中國海凍結在一個不可移動的框架內。

這就引出了一個關鍵點:為什麽中國對自己的邊界如此敏感;因為它們與“百年恥辱”有直接聯系——當時中國內部的腐敗和軟弱讓西方“野蠻人”占領了中國的土地。

日本湖

九段線是一個非常覆雜的問題。1936年,中國著名地理學家白眉初发明了這個詞,他是一個強烈的民族主義者,最初是作為“中國國恥地圖”的一部分,以“U形線”的形式吞沒南海,一直延伸到詹姆斯淺灘(James Shoal),那里距離中國南部1500公里,但離婆羅洲只有100多公里。

九段線從一開始就受到中國政府的推動——記住,當時還不是共產主義國家——就中國對南中國海島嶼的“歷史性”主權主張而言,它是法律的字母。

一年後,日本入侵中國。日本早在1895年就占領了台灣。日本在1942年占領了菲律賓。這意味著幾乎整個南中國海的海岸線在歷史上第一次被一個帝國控制。南中國海變成了日本的湖泊。

但那只持續到1945年。日本人確實占領了西沙群島的伍迪島和南沙群島的國際電聯阿巴島(今天的太平島)。二戰結束和美國對日本的核轟炸之後,菲律賓於1946年獨立,南沙群島立即被宣布為菲律賓領土。

在1947年,南中國海的所有島嶼都有了中國名字。

1947年12月,所有島嶼都被置於海南(海南島本身就是中國南方的一個島嶼)的控制之下。新的地圖如期出現,但現在這些島嶼(或礁石,或淺灘)都有中文名稱。但有一個巨大的問題:沒有人解釋這些破折號(原來是11個)的含義

1947年6月,中華民國宣稱對邊界線內的一切都擁有主權,同時宣布願意與其他國家談判確定的海上邊界。但是,當時還沒有國界。

這也為南中國海極其複雜的“戰略模棱兩可”的局面埋下了伏筆,並使美國務院得以指責北京的“黑幫策略”。從半遊牧民族的“海上互聯網”到威斯特伐利亞系統的數千年歷史的過渡的高潮只帶來了麻煩。

COC (Code of Conduct) 時間到了

那麽,美國的“航行自由”概念呢?

用帝國主義的術語來說,從美國西海岸到亞洲,經過太平洋、南中國海、馬六甲海峽和印度洋的“航行自由”嚴格來說是一個軍事戰略問題。

美國海軍根本無法想象如何處理海上禁區,或者每次需要穿越禁區時都必須要求“授權”。在這種情況下,帝國的基地將失去“進入”自己的基地的權利。

再加上五角大樓標志性的偏執,在一個“敵對大國”(即中國)決定阻止全球貿易的情況下,這種情況更加覆雜。這個前提本身就很可笑,因為南中國海是中國全球化經濟的首要、重要的海上大動脈。

因此,沒有合理的理由支持自由航行(FON)計劃。就所有實際目的而言,這些航空母艦,如羅納德·里根號和尼米茲號在南中國海斷斷續續的展示,相當於21世紀的炮艦外交。而北京對此不滿意。

就10個成員國組成的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而言,現在重要的是制定一個行為準則來解決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文萊和中國之間的所有海上沖突。

明年,東盟和中國將迎來30年的牢固雙邊關系。他們很有可能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地位。

因為Covid-19,所有參與者都不得不推遲COC單一草案的二讀談判。北京方面希望這些文件能夠面對面,因為這份文件非常敏感,而且目前是保密的。然而,他們最終同意通過詳細的文本進行在線談判。

這將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因為正如東盟在6月底舉行的虛擬峰會上明確表示的那樣,一切都必須符合國際法,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

如果他們都能在2020年年底前就COC達成一致,東盟可能在2021年年中批準最終協議。歷史甚至沒有開始描述它-因為這場談判已經進行了不少於20年。

更不用說,在一個通航已經自由的地區,美國聲稱要確保“航行自由”是無效的。

然而“自由”從來不是問題。在帝國術語中,“自由”意味著中國必須服從並保持南海對美國海軍開放。好吧,那是可能的,但你得守規矩。那將是美國海軍被“否認”南中國海的日子。你不必是馬漢就知道那將意味著統治七海的帝國末日。

(經作者或代表許可從《亞洲時報》轉載)
https://www.unz.com/pescobar/the-heart-of-the-matter-in-the-south-china-sea/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47508985

 回應文章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6 08:28
「報告提到美國“咆哮者”電子戰機被安置在南中國海島礁上的電子幹擾裝置完全失控」

沒辦法寫個通順的句子?
乘風傳人(amlink) 於 2020-08-24 02:08 回覆:
因為寫的人自己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