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加拿大國家實驗室致命病毒 證實曾被偷運赴武漢
2020/06/18 21:03:15瀏覽194|回應1|推薦0
【明報專訊】加拿大廣播公司《新聞》(CBC News)獲得一批政府內部文件,揭露溫尼辟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去年將致命病原體送到中國的細節,首次證實涉事人身分、運送哪些病毒樣本、以及付運的目地。
CBC News曾報道,有伊波拉(Ebola)和亨尼帕(Henipah)的病毒樣本被偷運,而現已確認,該實驗室其中一名科學家被帶走,而皇家騎警去年7月調查发現,該科學家跟4個前有病原體輸往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
邱香果及夫涉「違反政策」
該實驗室專家邱香果、其丈夫程克定以及其來自中國的學生,被從加拿大唯一的4級實驗室中帶走,加拿大公眾衛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簡稱PHAC)描述其行為可能「違反政策」,並於數個月前已要求騎警介入事件。
加拿大官員強調,被付運的病毒均與新冠肺炎爆发或有關疫癥大流行的研究無關。PHAC发言人莫里塞特(Eric Morrissette)則稱,有關事件跟邱香果被逐出實驗室無關,「行政調查工作跟病毒樣本運往中國一事無關。應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要求,對伊波拉和亨尼帕的病毒樣品提出要求,PHAC於2019年送出用於科學研究的樣本。」
不過,渥太華大學流行病和公共衛生教授阿特蘭(Amir Attaran)認為,事件令人震驚,有可能危及生命。功能性實驗成果涉及將天然病原體帶入實驗室,進行突變,然後評估其是否變得更致命或更具傳染性。他稱,包括加拿大等大多數國家都不會進行類似實驗,因為太危險,「武漢實驗室卻進行有關實驗,現在我們向它們提供伊波拉和尼帕(Nipah)等病毒。不用天才也知道,有關決定實屬不智。我非常不願看到,加拿大政府分享這些基因資料。」
阿特蘭指,在邱香果開始程序將有關病毒輸往中國後3個月,一份有關伊波拉的研究報告於2018年12月首次发布。該項研究涉及來自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和緬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
有關研究報告的首席作家是王華雷(Hualei Wang,譯音),他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工作。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後,就開始出現陰謀論,將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跟武漢病毒實驗室聯系起來。加拿大皇家騎警和PHAC一直否認新冠肺炎疫情,與病毒運毒有任何關聯,也沒有證實證明,有關付運與新冠肺炎傳播有關。
該批CBC透過《資訊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文件,首次確定有哪些病毒樣本運往中國。名單包括兩小瓶,每瓶約15毫升,瓶內載15種病毒。PHAC稱,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定期跟其他公共衛生實驗室共享樣本。但由於《資訊自由法》規定,凡涉及國際事務、國家安全等問題的部分信息必須刪除,因此CBC News未能提供一些有關運送的書面文件。該批文件提供有關樣本運送前數個月的一些細節,包括對如何包裝該等致命病毒感困惑,包里在发送之前沒有消毒,以及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科學總監吉爾摩(Matthew Gilmour)及其上司均對事件表示擔憂,兩人希望知道該等包里的去向,包里內容以及是否已有恰當的文書。
與此同時,文件揭露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運送公司,最初計劃以不合適的包裝方法運送該等病毒,但在中方客戶提出有關問題後,才改變初衷。
有關包里先由溫尼辟運到多倫多,然後於去年3月31日由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一班商業航班運往北京。收貨人於翌日回覆稱,有關包里已安全運到目的地。
阿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所長侯秉東(Gordon Houlden)指,盡管他歡迎跟中國的科學合作和交流,「但前提是實施一套規則」,並保障加拿大的知識產權。
吉爾摩沒有接受訪問,他將於下月離任,到英國一家研究所工作。其醫療顧問波利奎因(Guillaume Poliquin)暫時接替其職務,直至找到合適人選。
至於邱香果未有應要求置評。

貼主:王文清於2020_06_16 15:56:44編輯

送交者: 王文清 於 2020-06-16 15:51 已讀 2180 次

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專家邱香果及丈夫程克定。

https://local.6parknews.com/index.php?app=news&act=view&nid=862882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38828006

 回應文章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19 08:45
既然整個過程有詳細文件紀錄,何以稱之為「偷運」?記者的手該打斷,止其繼續胡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