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如何看待日本災民的「守秩序」?
2011/03/20 22:04:17瀏覽2322|回應13|推薦16
    這幾天,日本政府救災不力的情況已完全暴露出來;在此情況下,日本災民仍然堅守秩序,就格外令人刮目相看了。

    昨天有一個朋友與我聊天,他說他從來不喜歡日本人,但日本人這在這次震災中所顯現出的教養,不得不令人敬佩。我想了一下,回答他說,我跟你不一樣,我對日本人,就像我對美國人、或其他外國人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惡,但我並不想因為日本人在震災中的「守秩序」而這麼快地敬佩他們。

    朋友聽了很訝異,他說,你不覺得他們至少很有教養嗎?

我說,我承認他們很守秩序,但「守秩序」只是一種好習慣,未必可以稱得上是有教養,更不能稱作是有「道德修養」

    朋友聽了覺得很奇怪,於是我以我對中國哲學的了解,來解釋給他聽。

    我說,任何一群人生活在一起,經長久的磨合,會產生一種對大家都有利的生活的模式,可稱之為「習慣」或「禮俗」,人們從小被訓練成要遵守他們,願意遵守的就是乖孩子,不遵守的就是不乖。你知道什麼有人不願遵守?那是因為這必然會犧牲個人的自由。然而人們還是選擇要遵守了,那只有兩個原因:一是發現這樣做其實對人對己都是最有利的,所以他們願意犧牲一點自由;這叫做「智」。另一個則是發現這樣做有助於表達人與人間的善意,使我們的生活得到一種相互傳達關愛、彼此通情達意的和樂;因此他們也願意犧牲一點自由,這叫做「仁」。而這種自覺之下的秩序,就叫做「禮」。若沒有這兩種自覺,而只是被訓練成只敢守秩序而不敢不守秩序,那只能說是「訓練有素」,只是一種習慣,在個人而言,無所謂好壞;坦白說,還有一點可悲,因為他們把「犧牲自由」內化到自己生命之中,其實就是屈服於某種無形的壓力,那還不可悲嗎?試想,一個絕對服從老師而從不敢有自己意見的孩子,他雖然很乖,但你會認為他是個有出息的好孩子嗎?

    朋友聽了,也想了一想,微微一笑,說,你還說你對日本沒成見,我看你成見很深啊!你難道看不出來,以日本今天在各方面的表現,怎麼可能是沒有創見的乖乖牌?當然是屬於前二者,怎麼可能是最後面那個?

    我說,未必。你知道我們在生活之中,有所謂的「常」與「變」。在正常情況下,大家都應該守法有禮,這叫「常」。但在非常情況下,在特殊情況下,就不能再拘常規常法了,必須有所權變。「知常守禮」與「通權達變」,向來是傳統中國文化非常重視的課題啊!你看這次日本災變,災民接受媒體訪問,仍然輕聲細語;在災區的行動,仍然彬彬有禮。你不覺得如果他們面對媒體能大聲疾呼、能眾人聚集在媒體鏡頭前大聲抗議,大聲說出自己的處境,日本政府的救災動作是否會快一點?非災區的民眾是否會因此而更激動一些,給政府更大的壓力,或自己動起來展開救援?如果災民中的青壯者,不再是那麼斯文有禮,不再那麼默默排隊領東西,而是生龍活虎的動起來,主動來分發物資、來幫助老幼,那麼,也許災區的秩序會亂一點,但會很有生氣;也許有人從中混水摸魚,那也比災區一片安靜、一片死寂,要好的多啊!

    朋友想了想說,那你的意思是,像我們九二一時,災區人來人往,吵吵鬧鬧的;真正熱心的當然很多,但也有很多人雖然是開車送來救災物資,但也順便來「觀光」,滿足了好奇心而去。善良的災民當然也很多,但也不少還是很無禮的,人家來幫你還嫌這嫌那,挑三揀四或不需要也多拿,…你認為這樣也比日本好?

    我笑了,我說,是的。至少這樣災區沒人餓死,沒人在街邊水溝中找東西吃,看到媒體記者還一臉羞愧。這種景象,太荒謬了。你知道,台灣是個移民社會,民風本來就比較「野」一點,大家都喜歡一個「爽」字。雖然粗鄙,但確實是充滿生命的野性、活力、與靈活的韌性的。當然,最好是「文質彬彬」,不過於文雅,也不過於粗野;或者是「該文雅時文雅,該粗野時粗野」,這才是中庸之道嘛。但你知道嗎?如果不能達到中庸之道,孔子是寧可要「野」而不要「文」的。

    朋友聽了嚇了一跳,有這種事?孔老夫子不是最講斯文的了?

    我說,孔子說「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這話詳細的意思我們先不講,反正就是不得中庸而行時,孔子認為「野」所代表的生命元氣更重要。我們念書時都念過論語,可是你沒這個印象,對吧?哈哈!那因為我們考試都只知道死背解釋,把《論語》都講呆了。

    朋友知道跟我講孔子,他一定是講不過的,於是另起爐灶。他說:那台灣各界都推崇日本,你可以說是台灣人本來就「哈日」,但中國大陸也很多人都推崇日本啊,你怎麼說?

    我說,嚴肅的說,我以為台灣並非純粹的「哈日」,這裡面有點複雜。你想想,如果台灣人真的覺得與日本人很親,喜歡日本人;那現在日本災民在受苦,日本政府救援不及格,那我們是不是一方面同情災民,一方面責備日本政府,兩方面的力度應該差不多,才合理啊。而現在,只片面的讚美日本人,但責備日本政府的力量卻很弱,這是什麼道理?格達費殺自己同胞,國際社會看不下去,今天出兵了。日本政府變相殺自己的同胞,大家卻連一聲譴責都不吭,你想他們關懷災民是真心的嗎?這其中,是不是有點蹊蹺?基本上有點自卑感在作祟。

    至於中國大陸嘛,我真的不大了解,只能臆測一下。我想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接錯線」。就是很多人基本上是嫌國內同胞秩序不好,沒有教養,所以想借這次日本的例子來勉勵自己人。但他們把日本「非常」狀態下的情況與自己「正常」狀態下的情況連接,就有點不對頭了,缺乏說服人的邏輯,所以反彈也很大。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這可是我純粹的臆測啊,那就是,中國大陸上其實是有反日情緒的,但這反日情緒太高,大家覺得不理性;而這次日本出大事,媒體就很敏感的怕有人幸災樂禍,於是要壓制這種情緒,也怕自己不小心流露了這種情緒,所以要刻意先發制人找個理由來說日本好,顯示自己公正寬大。基本上,說到底,還是對自己內心深處的感情沒有自信,怕人看穿了,所以表面上要裝一下。但裝的永遠及不上真的,所以稱讚日本也就離了譜,太刻意,讓人反感了。

    朋友說,我不知道你講得對不對,但我想,可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大地震一來,全球矚目,日本又「限制採訪」,都是NHK的畫面,可以報導的實在不多;要填補新聞的空白啊!看人家受了災都這麼能排隊,來個機會教育吧,於是就這麼捧起來了。

    我說也許是有這麼個偶然的因素。但也好,藉這個偶然因素,讓大家都有機會做一些深層次的反省,應是好事。基本上,兩岸畢竟同文同種,都有中國人善於自責反省的優點嘛。只是「自責」變成「責人」,好像誰搶先稱讚日本,就可與自己不守秩序不講文明的老鄉劃清界線,高人一等,這就不太好了,應該是互相勉勵嘛!

    呵呵,朋友笑了。他說,你很會講道理啊!不過我看,你骨子裡還是反日的,你都與人家唱反調,說日本不好。難道日本都沒好處?你能不能說幾個日本的優點,來證明你不是反日的?

    我說,可以。你知道嗎?有一個日本人叫益川敏英,他得到2008年的諾貝爾物理獎。這小子完全不會講英文,也不會其他外語。他是以日文在頒獎典禮上發表感言。去領獎也是他第一次出國。他完全靠讀日文書籍,寫日文的論文,就可以得到諾貝爾物理獎。你想這事有可能在我們台灣或大陸發生嗎?人家日本人,非常重視翻譯,第一流的學者也用日文寫第一流的世界級教科書,讓美國人去把他翻成英文。而我們呢?大陸我不清楚,但是台灣,大學用英文教科書用了六十年了。這代表什麼意思你知道嗎?這代表我們自己沒有能力教育我們的子弟,而是要靠外國人來幫我們教下一代。當初民窮國弱,還猶可說;現在台灣平均國民所得已進入已開發國家之林了,反而變本加厲,要在大學推廣用英文授課。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撇開民族尊嚴不說,這什麼意思?這表示我們一個與美國同樣資質的學生,要分出很多時間來學英文,而人家卻不用花時間來學中文,這樣你能贏過人家嗎?誰規定物理天才、數學天才、化學天才、哲學天才…就一定要英文好?你這樣不是自設不相干的門檻來限制自己人嗎?今天第一流論文都要用英文發表,第二流的才用中文,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我們自己所培育出的最優秀人才,他的研究成果,卻是貢獻給英語世界,而不是給自己的國人同胞。天下有這個理嗎?我們當世界次等人當得很過癮,永遠樂於唯英文世界馬首是瞻,這是不犯賤嗎?人家日本人非常重視翻譯,能用日文培育出第一流的人才,第一流人才也用日文著作來回饋自己的同胞,而我們中國人卻不行;比起日本,能不慚愧嗎?

    朋友笑了。他說,我知道你英文不行。你這樣發牢騷,如果引你年輕人不願意學外語,你可要負責了。

    我答,老實說,我從來不反對讓人學英文,而且我希望有興趣、有能力的人,要學得非常好,把翻譯搞好。有興趣的人學英文,事半而功倍,好好培育他們,把翻譯做好。像現在這樣「全民發瘋學英語」,一大堆人花了一大堆時間,事倍而功半,學出來半生不熟沒用的英文,艱深的英文著作一樣不懂,普通的英文著作那中文的也有,這樣的英文有什麼用?浪費多少社會成本?我希望我們的英語教育有戰略規劃,在不久的將來,二十年吧,能讓我們的子弟,把外語變成必選,而非主科,一如今天的美國。我希望到那時候,我們學英文的人口比例,與美國學中文的人口比例約略相等,這樣才是真正的大國崛起。我們一定要重視翻譯,要重視中文的教科書編寫,要重視中文的學術著作。必須有中文的世界第一流學術刊物。我們不要當世界霸權,我們也不要求用中文去籠罩世界,但我們一定要與歐美各國並駕齊驅,平等往來。「來而不往,非禮也。」

    朋友不語。多年交情,他今天才發現,這個看來外表非常恭順有禮,完全像是個乖乖牌的朋友,內心其實很叛逆呢。我看出他的心思,跟他說,這叫「順而逆」。外表形跡可以順,內在自我則必須堅持獨立自主,絕不順從流俗也。不造反,但也絕不屈從。哈哈,相視而笑,就此打住。

關於益川敏英的故事,可參考:http://blog.xuite.net/yikinki123/yi123yi123yi123/38695494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pha1960&aid=500084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烏拉瑰本尊在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忙不迭還重複的誇讚
2011/04/04 04:26
哈哈﹐ 我看到的是忙不迭還重複的誇讚。覺得日本人很順﹐順民二字因為回應﹐ 感覺這是有色彩的二字。日本人救災不力﹐省錢﹐懂門道的人早就看出﹐為其子民悲﹐也就放心理嘍。您寫得透徹﹐就事論事。

王僧劍的頑石集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高見
2011/03/24 12:10
高見!謝謝來小格賜教。

hull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点感想
2011/03/24 00:01
文言文和外文,是中国现在的两大问题,主要表现在文化和科学上,文化是根,科学是本。不懂文言文,文化上腿短,不通外文,科学上腿短,两条腿短的中国要崛起,不知要从哪里崛起,这可是“根本”的问题。

懂文言文,是每个国人都应具备的,这是根,两岸流行的不自信就是根的动摇。通外文,则不必每人都具备,翻译,特别是科学技术的翻译是需要专业化的,普通人的如要学外文,只需会对话即可,但没有外国人交流,又学这对话干什么呢?

大陆是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英语,刚学会了,这是一只猫,又要学This is a cat,中文理解不了,英文更不可能理解,中国人对英语的学习,大多数都是邯郸学步。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1/03/23 14:14
以中日兩國教育界、學術界對學習英文的重視態度來講,拿台灣和日本的留學政策作比較(現在大陸大概也和台灣一樣),就可以見出利弊。
------------------------------
(轉貼過去約三十年前剪報)
台灣無計畫地大量派放留學生,完全不顧及自己國情和建國需要,留學生出來對著適合別人國家需要的學識,只顧啃書本、拿學位,台灣又沒有安置留學生返國的具體措施,任由留學生學成之後自生自滅。結果留學生在國外所學,往往與國內情況套接不上,形成學非所用,返國之後難有出路和發展。許多留學生即使並非心存鍍金,但在自身生活的壓力下,也只有滯留國外,大批人才就錯失為落後祖國效力的機會,反而為先盡國家的研究發展貢獻心力。

而日本,他們是舉世西化最力的國家,但是日本反而沒有大批派遣留學生的現象。他們留學只針對自己薄弱的環節,然後甄選人才,並且供給留學生所需的經費和支援,使得留學生能順利完成學業。日本留學生出國之後,並不是只顧攻關拿學分,向政府交代成績,而是汲取日本不足的知識,目的達成之後,就依著政府或企業的安排,把留學所得報效國家。

日本主要的是依賴翻譯,透過翻譯把西方先進的學識大量而普遍地介紹到日本來,往往一個留學生的任務,就是專精某項學科之後,以其對專業的認識基礎,去蕪存菁地針對日本的需要,回國加進翻譯的班子,從事顧問和譯述而已。
------------------------------
因此日本有計畫、有安排的留學政策,以留學生作為溝通的橋樑,經過少數人就地經歷的觀察學習,透過翻譯,就把先進的經驗和學識傳授到日本來,好比幾個人挖井,全村都有了水喝。

而台灣那種雜亂無章,全民煉鋼式的留學政策,從初中開始就把英文列為重點學習項目,一個台灣初中生如果英文不好影響了聯考成績,連上高中的機會都大為減少,若上了高中英文成績仍然低落,就又影響進大學的機會了。政府要每個中國學生不管需不需要,都必須做好留學準備,獻出青春、獻出精神腦力學習英文,以便將來留洋直接汲取知識,整個現象好比全村都要水喝,每個人都得自己挖井一樣。何況絕絕大多數的學生是不想也不能去留學的,更是平白浪費時間精力學英文。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1/03/23 12:18
(轉貼)
以一天學英文3小時計,一年大約學習時間為1000小時。
人若一生中, 學英文20年, 則累計可達到2萬小時的時間。
這樣一個統計, 對大家, 可能并不誇張
而我們在大學學一門專業課, 大概在60學時左右。
可見在英文上, 投入時間之巨大。
學英文, 大量的侵佔了我中華民族的時間資源,也就是人力資源。
------------------------------
不曉得有人作過統計沒有?一個中國學生要通過托福考試,所耗費的學習英文時間大約是多少?而且即使通過了托福考試,並不表示學英文就大功告成,這頂多只算是學至半途,要能學以致用,還有的是耗時費日、艱苦學習的日子要過。


卜算子(alpha1960) 於 2011-03-23 16:05 回覆:
 百川兄:您說的太對了。您保有三十年前的剪報,真是有心人。

現在大陸的情況,聽說比台灣還嚴重。「全民學英語」,就跟「全民大煉鋼」一樣的荒謬。全民大煉鋼,煉出來的都是廢鐵;全民學英語,學出來的也都是半生不熟的二桿子英文,剛好可以用來討好美國人。而台灣的英語都學政策,這幾年來,居然不以閱讀文章reading為重,而以會話為主。(犬子正讀國中,看了他們的課本,吃驚不已。)學英文只是用來與外國人講話用的嗎?太可笑了。徒然製造出以英文好而揚揚自得的「上等人」。

多年前,曾看過一部電影,叫「羅倫佐的油」,講述美國一個高級知識份子家庭,兒子得了罕見的遺傳性怪病(ALD 之類的,忘了,前幾年,台灣也有個家庭的小孩都患上這種疾病,所以這部電影又上了一陣子的新聞),父親放下在聯合國搞經濟的高薪工作,自己到圖書館找資料,最後自己發明了治此病的突迫方法,而成為該病醫學會的榮譽會員。

看了這部電影,我感慨萬千。我想,這事絕不可能發生在中國。不是中國人不聰明,而是沒有這樣先進而完整的資訊。憑什麼英語世界的人可以享有全世界最尖端且完全全訊,而中國人卻不行?尤其是國人不知反省,安於「當老二」,安於「隨人腳跟」,安於「萬世為奴」,真是讓人痛心。

我們小時候讀書,都知道孫中山民族主義的理想,就是「聯合全世界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與歐美各國並駕齊驅」,今天,大家都把這個給忘了。

很多人都說英文是世界語,德法等一樣要學。(其實法國人很反美的,您一定知道。)問題是,人家學英語,就像我們說國語的學閩南語,相差不大。你叫他們來學中文試試?這難度不是一個級別。中國人要耗費這樣大的社會資源去學英文,那只能是一時權宜,總要有個盡頭,等真正「並駕齊驅」了,那就得「禮尚往來」,犯不著處處為外國人的方便設想。所以,「英語教育」得有個國家戰略,不能這樣一代又一代,無休止的全民學英語。

最後,重視英語,已成為我們學術發展的阻力。先生學界中人,一定很清楚,一項研究完成了,最後還少不了「英文潤稿」,現在不是有不少人專吃這行飯嗎?(又給外國人工作機會)這只是有形的阻力;無形的則會造成我們在研究方面的多一層顧慮。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研究成果,完全是供獻給英語世界的人了。英語不精熟的國人,繳稅的結果是去造福外國人,然後自己又被別人當作次等人,還心甘情願,覺得是自己不行,真是可悲。

隨著中國崛起,海峽兩岸連手,一定有能力打造第一流水準的華文學術期刊。(初期可考慮透過專業翻譯團隊協助,同時發表中、英文版,讓研究者不必分心在語文的問題上,也不用擔心自己的研究不能被國際同行看見。)同時也應將國際第一流刊物翻成中文。(現在中文市場夠大;以前光靠台灣,確實成本高而市場小。)我以為,這事現在就可以做了,只是沒人想到,沒人覺得這是一件重要的事。

至於在大學以英文上課教學,真的是不必了。拜託,此事之沒有腦子,真虧馬英九想的出來。

最後一句,「妾婦之道」可以休矣!


胖菸翁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看看這個就知道日本人守秩序以及壓抑,連這個都表演出來
2011/03/22 14:12

胖菸翁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這篇文章迴響之大,都上了聯合報網站
2011/03/22 13:55
卜算子(alpha1960) 於 2011-03-22 18:34 回覆:
 謝謝啦!

范蘭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窮理盡微
2011/03/22 01:33
你這外表「守秩序」的人,發洩叛逆可是「窮理盡微」,又香又長呢!!

優雅舞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日本人基本上有禮無體
2011/03/21 23:47

表面上都可以做到很守法~ 但是心裡面可未必是乖乖順從的~

日本媒體可能也被訓練得規矩採訪~

如果是台灣有事情~ 媒體一定在第一線~

所以一開始地震前幾天~ 我才在奇怪為何都沒有現場的即時報導~

也許交通全中斷是其一因~

但也許媒體覺得自己的國家亂成這樣~ 面子上掛不住~ 有志一同不去報導也是其二因~

但是當心裡面崩潰時~ 人民還是對政府很反彈的~

這次的天災不管核電廠的問題的話~

日本政府的癱瘓感覺上還比不上東南亞國家~


佟湘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不知道
2011/03/21 19:02

不好意思,DMM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申明一下,俺可不是小姑娘,俺是小姑娘的阿姨。哈哈!您这是逼得让我问您:您老高寿?   哈哈


路爲紙,地成冊,行作筆,心當墨,記錄無限,丈量天下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