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媽媽樹-09
2010/08/13 06:46:08瀏覽807|回應0|推薦66

15

宇康把門一推,一蒙面女子從門後冒出,拿把短刀抵在宇康脖子上。 

「你們是誰?」蒙面女子說。 

「姑娘,有話好商量,先把刀放下!」阿木說道。

「說~」蒙面女子把刀子使得更用力。

「姑娘,有話好說,我們真不是壞人。」阿木說。

「難道有壞人會說自個兒是壞人的嗎?」女子不屑的說。

        宇康趁機反手奪下小刀,扣住女子的手腕。他注意到這女子的穿著打扮不太一樣。

「既然落入爾等手中,我也無話可說。要殺要剮請便。」女子鐵了心閉上眼睛。

「請放開她!」

「姐姐~別出來~」蒙面女子急了。

「我們勿闖此地,若有冒犯還請見諒。」瀑布後一女子娉婷走來,蛾眉皓齒、仙姿玉色。十足的貴氣。

「我們困於此洞,正在找出路,並無惡意。」淇苑示意宇康把蒙面女子給放了。

「還是這位姐姐說話動聽,看你們兩個男人就像騙子。尤其是你,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蒙面女子握著手腕指著宇康沒好氣的說。

宇康、阿木面面相覷。

 

「我叫尹時晴,這是我妹妹姎姎,請問大名?」

「我叫趙丁芝,方才冒犯了。」

「我叫橙芝。」橙芝拿下面紗,梨頰微渦,相當可愛。 

        阿木在想,還好她們不姓柳,不然一個柳丁汁一個柳澄汁,豈不太有趣。阿木雖然努力想藏住笑意,但還是給姎姎發現。

「你又在亂想什麼,一看到美女就發癲,不正經!」姎姎小聲的說。

「我說,妳有伴啦,那個橙芝跟妳一樣的牛。」阿木在姎胦耳邊說。

其實姎姎也覺得這橙芝跟自己的確頗相像的。

「妳們是從哪個方向來的呢?我們進了這洞後,洞口就給巨石給封住了!」宇康問。

        丁芝指著瀑布中的洞穴說:「我們是從那個水濂洞走來的,說實在,到現在我仍搞不清是怎麼回事。我們也是在找出路呢!」

        橙芝餘悸猶存的接著說:「我與姐姐正在後院樹下遮蔭,忽地現出一道波光,我好奇觸摸,那玩意兒有吸力的,姐姐為了救我,一同被吸入。咱們一直轉啊轉的,須臾便在此洞中。」「所以切莫怪咱們神經兮兮,咱們現在可是驚弓之鳥,受不得驚嚇。」

痾~你們的裝束有些……怪異呢!」橙芝指著時晴的衣服說。

「你們的才奇怪呢!活脫像在唱戲。到底是哪個年代的人啊?」阿木拉著澄芝的大袖說。

「不就紹興五年?」

「紹興!妳是轉暈了不?」

「紹興不是南宋的年號?」時晴望著淇苑說。

淇苑點點頭。

阿木還在用手指一根根的數著,姎姎就己經面露驚訝的說:「那那那……不就是七百多年前……你們是古人……

「不都一樣,管他是什麼年代的,同樣是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有啥好大驚小怪的,說真格的,古人果真多了份氣質。」阿木覺得七百年前的人活生生出現在面前,一點也沒什麼。 

丁芝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舒眉說道:「這麼說來,你們是七百年後之人~嗯~如此也好!」

「咱們姐妹倆,命運多舛,來到這沒人認識的地方也好。我與妹妹好不容易從金人的洗衣院逃出,幾經奔波才回到家中,結果卻又來到此地,這應是命運安排吧!」丁芝雙目低垂輕嘆。

丁芝的神情,讓宇康覺得有些心疼,洗衣院不就是官營妓院嗎?關於南宋,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年代,宇康恨不得回去把歷史課本給讀熟。

「南宋紹興時期我就記得個岳飛。」阿木用力的想了又想。

「你也知道岳雲哥哥的爹啊!」橙芝的臉上有幾分驚喜、有幾分嬌羞。

「嗯~他可是民族英雄呢!」

「那岳雲哥哥……

「嘿~當務之急,我們得先出去~」宇康打斷了大家的談話。

「大哥說的是,再不出去,張義大哥為我們準備的饅頭就要給阿木啃完啦!我們得餓死了!」姎姎拍著阿木背上乾扁的行囊說。

阿木知道時晴最討厭他吃東西不知節制,偷偷瞄了時晴一眼,趕緊轉移話題說:「剛才妳們從那來,有看到什麼嗎?」

「就一棵樹,和咱家後院一樣的樹。」澄芝答道。

「咱們從樹上墜入此洞,當咱回過神來,那波光便已消失。」丁芝說。

「我們還是去看看較明白!」「煩勞姑娘帶路~」阿木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宇康邊走邊看著地圖說:「你們看這圖上出現了朱墨瀑布、硯池和文筆橋,從那直直上去就是一線天,我們現在就是在文筆橋上。」。

姎姎看著橋下的水說:「一池的紅水,有夠怪的。」

「那硯池的水肯定是有學問的,那朱墨不就是老師批卷用。說不定喝了可以增加一甲子功力,智慧全開。」阿木開玩笑的說。

「哈哈哈~阿木快去喝,多喝一點!看可不可以長點智慧。」宇康說。

「沒用的~豬喝了整池的墨水,還是豬。」

姎姎又在調侃阿木了,阿木識趣的閉上嘴。

時晴、姎姎和丁芝姐妹就像是舊識般,無話不談,沒一會兒就過了一線天來到了梵天洞。

「啊~就是那棵樹?」澄芝指著前方的大樹說。

「那是………媽媽樹!」時晴和阿木幾乎是同時說出口。

「這棵樹長在我們村裡,怎麼跑來這兒了?」時晴說。

「大概是媽媽樹捨不得妳!」阿木對時晴說。

「這棵樹是長在咱們家後院的!」澄芝看著時晴。

「無論如何,能在這兒看到媽媽樹真是開心。」時晴三步併兩步地跑到樹下,摸摸媽媽樹。

淇苑走過去,溫柔的對時晴說:「妳還是跟小時候一樣。」

「仙女媽媽~」時晴望著淇苑,那種似曾相識溫暖的感覺又來了。

「哦~對了!還記得嗎?五寶台上的那兩句~“欲知因果,緣起劫波”,那“劫波”會是澄芝姑娘觸碰的那波光嗎?」淇苑說。

「極有可能,這地圖上所示,劫波的位置就在樹這邊!」宇康答道。

「即使那劫波現出,我們也無法預料會通往哪兒啊!」時晴說。

「哎!如果是要回去,我實在不願啊!回去太苦。」丁芝的眼神有些空洞。

「其實不論是待在哪個時代都一樣,都有順境亦有逆境,端看您如何去想?丁芝不妨聽我一言,回去了結因緣,否則永無止盡的輪迴更加痛苦。」

「就如同你們剛才說的岳飛,他與秦檜有三世之緣。徹知因緣果報,方能消惡解災啊!」淇苑說給丁芝聽也說給自己聽。 

「多謝您的指點,也許是我太看不開了吧!」 

「仙女媽媽~您怎知岳飛與秦檜有三世之緣啊?」姎姎好奇的問。

「一定是證印師父教的啦~」阿木說。

「呵~天機不可洩露!」淇苑笑著說。

「我在想,證印師父要我們往這太王洞走,肯定是有用意的。」淇苑邊說邊思考著該如何讓刧波現出時,媽媽樹上一隅突然盪漾綠色波光。 

「快~趁現在~我們去冒險吧!」阿木有些興奮的說。

 

 

(若有侵權 請留言告知 謝謝)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mondtree&aid=4316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