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媽媽樹-04
2010/07/04 22:50:59瀏覽679|回應0|推薦19

9 

八年後

年節很快又到了,淇苑帶著時晴做了一些裹蒸粽分送給鄰居,阿木順手拿了二個,坐在板凳上大口吃了起來。

「別吃太多,先和我拿一些去給證印師父。」淇苑對阿木說道。

「好~」 

原本阿木是個體弱多病的瘦小子,他的脾氣虛弱,雖然杜老爺給他服用異功散調養,但淇苑總是告訴阿木,藥只能輔助他,重點是要靠自己鍛鍊,身體才會變好。 

這話說的沒錯,阿木的破身子,自從遇上了證印師父之後,果然有了轉變。 

話說某日時晴和阿木一同到媽媽樹,還未走到,就聽到媽媽樹那兒傳來一陣聲響,時晴帶著阿木躲在樹叢後面看看發生什麼事了,眼見獨眼老和尚使著一根棍把地上的落葉全捲起了,喝的一聲,所有的葉子都飛往媽媽樹。 

「不要~」阿木突然擋在媽媽樹前。時晴來不及抓住他。 

老和尚迴手使勁一收,樹葉全繞在棍上,老和尚往上一揚,樹葉像天女散花似的從天飄落。 

時晴看得嚇出一身冷汗。

「小傢伙,你害我差點內傷。」老和尚看了阿木一眼。

阿木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時晴連忙賠不是。老和尚笑一笑就走進樹林裡。

    時晴回家把這事說給杜爺爺聽。這可是時晴第一次親眼目睹傳說中的武功,自然是訝異的。 

    杜爺爺笑著說:「獨眼老和尚嗎?那你們應該是遇上了鼎湖山的證印師父啦!」「證印師父跟我是拜把兄弟,明兒個帶你們去跟他認識認識。若是他願意教個幾招,說不定阿木羸弱的身體就健壯了。」 

「證印師父喜歡什麼,我們帶去當賠禮。」時晴問。

「他啊~只要一壺白乾,配上滿記小魚花生,就開心了。」 

「我也要去學功夫。」姎姎聽著姊姊說的招式,滑稽的用手比劃了兩下,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鼎湖山終年雲霧繚繞,美若仙境,證印就住在這山底下的破木屋裡。 

「上次跟你說的就是這四個小傢伙。快跟證印師父打招呼。」杜爺爺把他們推向前,時晴四人很有禮貌的向證印問好。

「現在你可快活啦!有這麼好的孫兒。」證印夾了小魚花生往嘴裡丟,豪氣的拿起酒壺喝起來了。 

「師父怎麼沒待在寺廟裡,跑到外面,居然還開葷。」姎姎指著那堆小魚花生說。

時晴對姎姎使個眼色,要她別亂說話。

「不要緊的,我不犯忌諱,我喜歡她坦白。」

「我啊~原是鼎湖寺和尚,待不慣就跑出來啦。」證印看著姎姎。

「心在哪裡,佛就在哪裡,不一定要在廟裡。」杜老爺順口接著說。

「就說你有慧根。」證印開心的說。

「當年上鼎湖寺想歸依佛門,居然說什麼機緣未到,就把我趕下山了。」杜老爺憶起往事。

「你自己看看這四個小傢伙,就說你塵緣未了,還不信。」證印居然把整壺酒灌完了。

「也是!現在我有一事相求。」

「直說無妨。」

「阿木這孩子自小體弱,可否教幾套拳予他。」

「師父~還有我還有我,我也想學功夫耶。」姎姎的花拳繡腿,證印愈看愈發覺得有趣。 

「健身拳簡單,我們可是拜把兄弟,你說怎樣都行,想學明兒個就到昨日那地方吧~」證印用手揮了揮就趴在桌上睡著了。 

從那一天後,時晴、宇康、姎姎、阿木每日清晨便到媽媽樹前,學習證印師父的健身拳。 

  有回村上一個無賴在街上調戲淇苑和時晴,正巧給阿木見著,他氣得一拳揮過去。結果過兩天無賴帶了一堆人找上門,而那天又剛好只有阿木和時晴在家,無賴用亂棍把阿木打了一頓,時晴情急之下擋在阿木前面說道,你們以多擊少,算什麼英雄好漢,那無賴還有點良心,不想對女人下手,臨走前踹了阿木一腳,還把杜老爺的藥櫃子全砸爛了。阿木抹掉嘴角的血,心中有了打算。這件事激發了阿木學武的決心,他希望自己能變得更強,不然自個兒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如何去行俠仗義呢。 

後來,當他們的基本功練紮實後,證印認為這四個小傢伙悟性佳,於是一口氣收了時晴等四人為徒,並傳本予宇康“太始無極劍法”、阿木“泰元連環棍法”、時晴“飄飄凌雲拳”、姎姎“八紘擒拿手”,四人每天都在媽媽樹前苦練。師父也要他們在飛泉瀑布上學習輕功,他們看著師父如蜻蜓點水般行走於水上,令人稱奇的是證印師父點水不留痕,師父對他們說只要練到完全能控制內氣,這樣根本不算什麼,後來宇康和阿木上山採藥時,運用了這種內功,即使是懸崖峭壁上的仙藥奇草,一眨眼就成了他倆的囊中物。 

證印師父認為,任何功夫都不脫天地自然法則,日為陽、月為陰、陽為剛、陰為柔,虛虛實實、實實虛虛、柔中帶剛、剛中帶柔,一切變化皆在天地陰陽之中。任何功法全憑個人悟性而有所異,然萬法不離其宗,只要參透了這道理,必將練就非凡。如此,即使閉上雙眼,用心便能透徹一切。證印師父也常告誡他們學武是用以防身,最忌逞兇鬥狠,需內外兼修。當年證印就是仗著自己的過人武藝為兄弟出頭,沒想到洋人使壞招,居然用火槍一轟,一隻眼便瞎了,自此不再過問江湖事。 

淇苑在一旁看了心裡明白證印師父就是道山仙人,但他不明白道山仙人法力高強,為何會讓人弄瞎了眼。 

轉眼八年很快就過去了。 

「師父~這是仙女媽媽和時晴做的裹蒸粽,又香又好吃!」阿木把一串粽子放到桌上,嘴裡還意猶未盡,現在的阿木不但強壯了,而且開朗許多,不再是那個只想躲起來的悶小子。 

「是啊~手藝真不錯!」證印師父拆了一個來吃。

「差不多該回南山了吧。」證印師父突然對淇苑說。

「嗯~」淇苑愣了一下,點了點頭,心想也是時候了。 

10 

如果說鼎湖寺是個佛場,那麼天蒼寺就像是個議場,村子有事兒都是直接在這解決的,這回村民商議要把今年的燈會搞得盛大些,一掃穢氣,今晚的天蒼寺美麗極了,壯觀的鰲山燈彷彿就要達到天庭般,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好不熱鬧,燈火與星月交輝,天上的銀河與地上銀河形成了一幅美麗的景致,就連仙人都愛上這人間美景,難怪元宵節這天,很多神仙都來到人間參與這一年一度的盛會。 

「這兒還真熱鬧呢,你看那對紫檀宮燈多雅致啊!」時晴對宇康說。

「時晴,仙女媽媽要離開了,你應該也知道了吧?」

「嗯~」

「我想跟仙女媽媽一起離開。」

「我也很捨不得仙女媽媽走,但爺爺年紀大了,需要人照顧的。」 

「有件事一直放在我心底,在我父母親失蹤後,其實某天我無意間聽到街坊對小麗奶奶說,那晚有兩個官府的差役一直在家門外徘徊,我真的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許在旅途上可以見到他們。」宇康的眼睛裡映著燈火。 

「真要離開了嗎?阿木也要去嗎 ?」時晴心裡突然有些刺痛。

「又不是去了不回來。」 

「你們在這兒啊!有看到杜爺爺他們嗎?」阿木和姎姎走了過來,阿木拿袋充滿香氣的炒栗子給時晴。

「沒見著!待會兒鰲山燈就要點亮了,我們就先到天蒼寺那兒等吧!」宇康說。 

天蒼寺前整條街都是攤販,有的賣著稀奇古怪的洋玩意兒,有的賣著雕工精細的竹藝品,賣胭脂水粉的攤位前則擠滿了人。 

時晴挑了一支髮簪,打算送給仙女媽媽。

「喜歡這個嗎?時晴擦上一定更漂亮。」不知什麼時候宇康己經買了盒胭脂水粉。時晴害羞的臉都紅了。

阿木在一旁表情突然沉了下來。 

「宇康哥哥,那我呢?」姎姎拉了拉宇康的手。

「上回妳偷擦仙女媽媽的胭脂水粉,活脫像隻猴子。妳忘記了啊!」阿木學猴子跳啊跳的。

「討厭啦~那時候人家還小嘛。居然敢笑我,看我的擒拿手。」姎姎扣住阿木的手腕,阿木冷不防的就被摔出去了。

「哎呀!我的姎姎姐姐,妳這麼粗魯,看以後誰敢娶妳啊!」阿木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誰敢欺負我們姎姎,我就要他好看。」時晴挑著柳葉眉故做生氣狀瞪著阿木。

「我下次不敢了。」阿木裝可憐的說。

姎姎開心的腕起時晴的手,對阿木吐了吐舌頭。 

杜老爺和證印師父坐在天蒼寺外的板凳上,欣賞這燈火燦爛的街。 

「淇苑要離開,該叫孩子們一起去嗎?」杜爺爺問證印。

「你心裡有答案,何必問我。」證印剝了顆花生往嘴裡送。

「是啊!他們應該出去見識見識的,也許能幫助更多的人。」

「天命自有安排~你毋需憂心。」

「我去為他們求支籤吧!請菩薩指點。」杜老爺往廟裡走去。

「哈哈哈~好哇,就來看看準不準、靈不靈。」 

杜老爺虔誠的對菩薩說了說,求得了第八十首:郭令公免冑見吐蕃

詩云:

直上高山去學仙

豈知一旦帝王宣

青天白日常明照

志在聲名四海傳

「哈哈~看來你求到了個好籤。」證印大力拍了一下杜老爺的肩膀。

「你這一掌可要把我的老骨頭給打散了。」杜老爺開心的笑了。 

「爺、師父~總算給我找到啦!」眼尖的姎姎鑽過人群跑過去。

這時淇苑也從另一頭走來。 

數丈高的鰲山燈此時亮了起來,點亮了夜空也點亮了人心,祈願來年是個豐年。時晴、宇康、姎姎、阿木也默默在心中許下了願望。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mondtree&aid=4193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