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妖精之舞 35
2012/02/15 13:01:26瀏覽149|回應0|推薦2

35.Shall we dance-波蘭追憶 5

「小姐,這個是妳被搶走的背包吧?」波蘭警察在很短的時間內尋獲雨嫻形容的背包。雨嫻接過,點了點頭。
 
「沒錯,是我的背包。」雨嫻抱緊,依舊驚魂未定。
 
「不過裡面的物品恐怕已經交易出去了。」波蘭警察搖搖頭,帶著遺憾的口氣「那些青少年背後都有集團操縱,也是我們警方頭痛的地方。」
 
「護照、證件等比較貴重的東西我收在其他地方,所以只是錢財損失。非常謝謝你們大力幫忙。」
 
幸好出門前她把重要證件和大部分旅行支票貼身放著。比起被搶走的財物,她更擔心被送到醫院的雲定。
 
「每年我們都會提醒遊客小心,妳沒有受傷是不幸中的大幸。」
 
「謝謝。」雨嫻再次跟警察道謝「能不能再麻煩你們送我去醫院?我男友為了保護我被搶匪用鐵鎚打到手,我很擔心他的傷勢。」
 
「這樣啊!沒問題!」波蘭警察送雨嫻到她所說的醫院。一下車她就看到雲定出來,右手包著厚厚的紗布。
 
「雲定!怎麼樣?」她衝上前,緊張的問。
 
「妳怎麼來了?我不是要妳先回飯店?」他說「我很擔心妳一個人。」
 
「我拜託警察送我來,他們找回我的背包了。我沒辦法在飯店傻等,你的手~」
 
「沒事。醫生說沒傷到骨頭,只是腫起來。」他笑笑「是我太緊張了!」
 
「真的嗎?你說手動不了時的表情真的很恐怖,好像手真的斷了!如果只是腫起來,紗布怎麼這麼厚?」雨嫻不信「你不要騙我!」
 
「因為醫生裹了很大一團特製清涼藥膏,因為我告訴他我要參加鋼琴比賽。他對鐵打損傷似乎蠻有研究的。得到他的保證,我覺得手沒之前痛,人也輕鬆多了。他還說清涼藥膏每十個小時要換一次,這樣敷到比賽當天就ok!」
 
「真的嗎?」
 
「真的。我們回飯店吧。接下來我要好好休息,準備後天的預賽。」
 
回到旅館,雲定吃了藥不久就睡沉,直到深夜。雨嫻見他睡的好,表情平靜,設定鬧鐘後就放心的躺到雲定身邊,輕摟住他。
 
不知睡了多久,雨嫻被自己設定的鬧鐘驚醒,她慌忙按掉鬧鐘,可是身邊的雲定已經不在。
 
披上外套,她離開房間四處尋找,最後在中庭發現夾著支快燒完的菸發呆的雲定。雨嫻沒有立刻過去,透過燈光,她看著雲定臉上的落寞。
 
「唔~」菸灰斷落,雲定回過神,把菸丟進垃圾桶,轉身。
 
看到雨嫻,他愣了幾秒,接著一笑說「突然想抽菸就出來了。妳睡的很熟,跟豬一樣!波蘭的夜晚跟台灣比起來~」
 
「你的手果然有事!醫生是不是說暫時不能彈琴了?我真不敢相信你騙我!你騙我!」雨嫻過去揪住雲定的衣服,搖晃著。
 
「妳現在想吵架嗎?」雲定笑容漸斂,不再隱藏。
 
「我是難過!因為你本來有的大好機會卻被一個莫名其妙的歹徒破壞,如果一開始我不掙扎~」
 
「聽我說,雨嫻。」雲定將她拉近,雨嫻低下頭。
 
「我一直希望能夠實現這個夢想,即使有好幾年,我故意忽略它。」雲定神色恢復。
 
「我夢想能夠在一個極具水準的舞台,當著眾多深愛鋼琴的人面前,毫無保留的施展我的技巧和感情。我的熱血沸騰,拼勁十足,卯盡全力讓指頭和白鍵黑鍵融合。終於,我走上了夢想的舞台,記憶裡的琴譜完完全全攤在我面前,我準備快樂的彈著。經過一連串的事情我才到達這裡,無論如何,我都會堅持下去。」他輕抬起雨嫻的下巴「妳能不能夠給我微笑的勇氣?」
 
揚起有些濕潤的睫毛,咬著唇,她看著雲定,最後輕輕點頭。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