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妖精之舞 28
2012/01/23 16:29:12瀏覽182|回應0|推薦5

28.夜想曲-黑暗裡的鋼琴 8

雲定收到羿涵的曲子之後過了兩個禮拜,若嫵恢復上班。
 
「雨嫻姊!」一進門,她就從後頭抱住正在排放琴譜的雨嫻,撒嬌的親了親雨嫻的臉。
 
「手指沒問題了嗎?」雨嫻回給若嫵一個非常關懷的笑容「我真的非常擔心,怕影響妳的表現。」
 
若嫵吐吐舌頭,調皮一笑「我休息那段時間真是麻煩妳了!對不起喔!」
 
「一點也不麻煩!」雨嫻搖頭「妳的手指沒事我才放心。」
 
「嗯。」若嫵動了動手指「靈活的很!」說完,她嘆了口氣。
 
「怎麼了?還沒有和蔡日倫好好談嗎?」雨嫻繼續排放琴譜。
 
「我不知道~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就算他對我有好感~」若嫵跟著拿起譜「老實說,之前我有點恨妳。」
 
「恨我?」停下動作,雨嫻看著若嫵。
 
「幸好傷勢需要時間復原,讓我能夠冷靜想事情。」若嫵把譜排上去「蔡日倫的事真的是我不對,我不該利用他對我的感情,低估他想了解我的心情。我不該歧視他。我太自以為是了!」
 
「那爲什麼~」雨嫻仍不了解自己為何會被恨。
 
「老闆一定沒告訴妳,他從台北回來那天有繞過來鋼琴班,發現門沒有鎖,以為妳發生什麼事。那時我為了追憤怒離去的蔡日倫踩空樓梯摔下樓~我在洗手間清洗傷口,發現骨折,聽到他心急如焚的喊著妳的名字~那種時候,任何女人都會恨吧?」
 
「若嫵~」雨嫻輕喚。
 
「那時候是我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我沒想到對於蔡日倫,我竟然有種~看著他衝出門,我竟然~」若嫵深呼吸,接著釋放,露出已經想通的笑容「不過老闆知道是我之後堅持要送我去醫院,答應讓我暫住他家,還要妳來陪我~也算不失體貼啦!」
「若嫵,妳對蔡日倫?」
 
「我有點在改變,我知道。」若嫵迅速把樂譜排完「因為他哭了!蔡日倫哭了!從來沒有人聽我彈鋼琴哭過~我上去練一會琴,可以嗎?」
 
「嗯~D2現在沒有人使用。若嫵~」雨嫻拉住她。
 
「等蕭邦鋼琴比賽結束,我會找他。」若嫵聳聳肩「如果他願意原諒我,繼續和我做朋友就太好了!」
 
「他一定會的。」雨嫻點頭。
 
「希望如此。」若嫵上樓,經過D1,聽到一段急促的琴聲。她站在原地直到琴聲結束。
 
「老闆,我進來囉!」打開門卻看到余雲定躺在沙發,閉著眼睛。
 
「咦?我以為~」鋼琴上放了台錄音機,同樣的曲子開始另一遍。
 
「妳來了。手好了嗎?」雲定睜開眼睛。
 
「沒事了。這支曲子是誰做的?」
 
「妳覺得怎樣?」雲定反問。
 
若嫵仔細聽著,越聽眉頭鎖的越緊,直到最後眉頭才放鬆。雲定見她的表情,不禁露出笑容。
 
「這~」若嫵不解的說「是支很憤怒激昂的曲子,滿章滿頁都是恨,可是聽完卻又很暢快。」
 
雲定彈了彈手指,表示若嫵說中。
 
「尤其是第二章,」若嫵繼續「右手不斷重複幾個固定音符,只有左手在做變化。好像遇到某種阻礙,右手停滯不前,左手不斷探路,最後左右手融合成一股力量,在末尾爆開,預告著第三章的平和,優美。」
 
「我打算暫停鋼琴班,直到蕭邦國際賽結束為止。妳沒意見吧?」聽完若嫵對曲子的想法,雲定開口。
 
「我是都OK啦!但是這段時間你要做什麼?」
 
「除了彈琴之外什麼都做。」他說個令人意外的答案。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