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妖精之舞 26
2012/01/23 10:21:44瀏覽140|回應0|推薦3

26.夜想曲-黑暗裡的鋼琴 6

「羿涵已經關在房裡一天了。」陳母擔心的走來走去「雲定到底說了什麼?唉喲!你怎麼還有心情看報紙?」
 
陳父不發一語,推推老花眼鏡,垮著臉繼續看他的報紙。
 
「女兒就這麼一個,你要賭氣多久?」見丈夫仍不開口。陳母一跺腳「不行!我得進去看看。」
 
「羿涵!」見羿涵趴在鋼琴上,雙手下垂,手套已經解下。陳母慌張的搖著她「妳又怎麼了?別嚇媽啊!」
 
「媽~」聽到母親的呼喊,羿涵張開眼睛「沒事了。我真的沒事了。以前讓妳和爸爸操心,真的很對不起。我已經有重新振作的力量了。」
 
陳母看到放在鋼琴上的樂譜「這是?」她問「這就是妳關在房裡一整天的原因?」
 
「嗯。這是我做給雲定的曲子,是我給他的練習,也是我對自己的證明。我還不需要他的臭百合!」
 
「雲定到底說了什麼?妳知不知道我們變得很疏遠?自從妳的手受傷後,妳就什麼事都不說了。」
 
「媽~」羿涵打開琴蓋,彈奏了幾個音「我替這支曲子命名為夜想曲。那些無法安然入睡的夜裡,那個滿臉橫肉的醜陋男人,那段想要自我了結的黑暗時光都化成了音符排列在這支曲子裡。更重要的是,裡面也有我對雲定的恨。」
 
「恨?」陳母聲音一揚。
 
「我是恨他的,媽媽。我會永遠恨他!」羿涵露出微笑「而且我要讓他知道。以他的天才他不會不懂。」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我決定以後要往作曲方面發展。能聽到別人詮釋自己做的曲子也不壞,對吧?」她把樂譜放進紙袋。
 
「妳要出門?」陳母問。
 
「我要雲定今天收到這份禮物。」羿涵戴上手套「不用擔心。我已經沒事了。」
 
「我還是陪妳一起去吧。」陳母仍不放心。
 
「妳就讓她一個人去吧。她很快就回來。」陳父突然開口。原來他一直躲在門外偷聽「順便替我買包菸。」
 
「好。」羿涵點頭。
 
出了門,到了便利商店前,她突然停下腳步,然後招了計程車。
 
「松山機場。」她說。決定親自把樂譜送到雲定手中。
 
到了高雄,羿涵很快找到雲定的鋼琴班。站在外頭,她仔細的瀏覽貼在佈告欄的宣傳單。她看的很仔細,就像裡頭藏著她的青春還有學琴的熱情。
 
「雨嫻,好久不見了。雲定在嗎?」終於她推門進去。
 
看到笑容可掬的羿涵,雨嫻還以為眼花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很不錯嘛!夫唱婦隨的。」羿涵看著屋內的擺設,狀似輕鬆的說「跟雲定當初說的一模一樣。」
 
「雲定正在上課,大概再十分鐘就下課了。妳先坐吧。」收起驚訝,她端了杯紅茶給羿涵。
 
羿涵接過喝了一口。雨嫻看著她的手套,那年頂樓那一幕又回到她腦海裡。
 
「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放下杯子,羿涵說「只不過想送他一份禮物。」
 
「禮物?」雨嫻不解,但羿涵眼裡卻有一份淡淡的光彩。
 
「我做了首曲子,祝賀他代表台灣參加蕭邦鋼琴大賽。」羿涵拿出樂譜「不如妳交給他吧。」
 
「可是妳大老遠來這裡不就是想見雲定?」
 
「我改變主意了。」羿涵站起來,看著雨嫻「謝謝妳。我一直想要對妳說這句話。也祝福妳和雲定。」
 
「別這麼說。」雨嫻搖搖頭「妳真的不等雲定?」
 
「不了。我爸還等我買菸回去。」她淡淡一笑,走出鋼琴班。
 
雨嫻只是怔忡的瞪著羿涵的背影,無法移動。
 
「若嫵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上班?」一會,雲定從樓上下來「雨嫻?」
 
「喔~沒有。」雨嫻回頭「欸~雲定~剛剛羿涵來過。」雨嫻把紙袋交給他「這是她送你的禮物。她自己做的曲子。」
 
抽出樂譜,雲定看到上面歪斜的字跡。
 
【夜想曲—黑夜裡的鋼琴。陳羿涵贈余雲定。】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