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妖精之舞 25
2012/01/22 12:41:54瀏覽124|回應0|推薦4

25.夜想曲-黑暗裡的鋼琴 5

隔天,蔡日倫把若嫵的行李送到鋼琴班。
 
「這是若嫵的東西麻煩你~」說了幾個字,蔡日倫頹然搖搖手,轉身。
 
「等等!」雲定揪住蔡日倫「昨晚你和她在一起對吧?她怎會傷痕累累,連小指都斷了?身為她的老闆,我有權力了解事情經過。」
 
「她想追上我,不小心踏空樓梯。」蔡日倫靜靜的說。
 
「你就這樣離開?放她一個人在屋裡?」雲定微怒。
 
「那時我很生氣,根本想不了那麼多。」他的眼神在櫃檯附近繞了幾圈,最後落在懸在半空中的一架鋼琴模型上。他痴痴的看著,似乎意猶未盡。
 
「琴聲真的很動人。」蔡日倫轉向雲定「在我看來只是很普通的黑鍵和白鍵罷了。但是昨晚她演奏的那幾首曲子卻是我這輩子聽過最好聽的音樂。」
 
雲定在他眼中看到最真實的痛楚。他的心抽了一下,彷佛有人在提醒他什麼。
 
「我為她訂了一台鋼琴,甚至沒問多少錢。」過了一會蔡日倫又說「我~沒有什麼動人的才華。從十八歲開始我就在我父親的鐵工廠工作。臉,身體手腳,沒有一處不是髒的。她因此嫌棄我,我實在無話可說。」
 
「我多麼希望能夠和她用音樂溝通,多麼希望她開心的說完音樂家的故事之後不要再加上一句『跟你說這些你也不懂』,多麼希望聽完她優美的演奏,我能無障礙的說出自己的感受。但我只是一個渾身汗臭,髒兮兮的工人!我有什麼資格懂呢?她一直是這麼想的。」
 
「也許你誤會若嫵了。」雲定說「每個人對曲子的感受能力不同,就算你只說了好,演奏者還是可以從你的表情知道有多好。他們會為你編織你說不出來的讚美句子,感受是無法騙人的。」
 
蔡日倫微微一笑「就當我做了一場美麗的夢。雖然我還是很喜歡她,不過我不會再嘗試了解了。」他自認瀟灑的走出鋼琴班。
 
「就這麼放棄,那架琴又算什麼?」雲定冷冷的看著車內的蔡日倫。
 
「對了,這筆錢算是若嫵的醫藥費。」他拿出一個信封,交給雲定,隨後離去。
 
雲定愣了一會,然後點了菸,吸了幾口。
 
他要回高雄時,羿涵也說過同樣的話。

『雲定,我不會再嘗試彈琴了!』
 
媽的咧!什麼爛對白!他瞇起眼,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又扮演起別人期待的余雲定?什麼時候開始他把周遭的人都當成賴奶奶?什麼時候開始只有在極度痛苦的時候真正的自己才會出現。
 
【我不喜歡你這樣子。】雨嫻曾說,【以前的日子也是差不多難過,可是你卻不像現在有種被逼的走投無路的感覺。】
 
清清楚楚看著他的人,從頭到尾只有雨嫻。
 
拿起手機,雲定撥了羿涵家的電話。
 
「伯母,我想和羿涵說說話。」
 
「喂~」有氣無力的聲音傳過來。
 
「這是我最後一次對我的無能為力道歉,以後妳再哭哭啼啼尋死尋活都不關我的事。妳聽清楚了嗎?事情會變成這樣妳也要負一半的責任。我不會再為妳半夜三更跑到台北,或者坐在陌生人的家裡捧著一疊燒一半的樂譜。我要進軍國際!我要拿到蕭邦大賽首獎!我要出鋼琴專輯!有本事妳追上來,否則我會在妳的墓前擺上妳最愛的百合。」
 
「你真的很殘忍!余雲定!」羿涵咬牙切齒的說。
 
「多多指教。陳羿涵。」
 
他又變回了雨嫻形容的,連他都不知道的吸血鬼頭頭。屬於夜晚,不見天日的。
 
邪惡,卻迷人的德古拉。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