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妖精之舞 24
2012/01/22 12:29:17瀏覽140|回應0|推薦3

24.夜想曲-黑暗裡的鋼琴 4

余雲定又消失了。這次消失的時間比上次還長。
 
若嫵看著托著下巴,一臉落寞的況雨嫻。
 
難道他們之間出現了第三者?若嫵忍不住這麼想。上次余雲定匆忙趕到台北好像是為了一個叫羿涵的女人。自己也曾接過幾次自稱是羿涵母親的人的電話。問況雨嫻,她只淡淡解釋羿涵是余雲定以前的朋友。
 
應該是以前的戀人吧!若嫵非常肯定。而且是余雲定的初戀。初戀最是叫人難忘。像她的初戀男友,像她的初戀男友~應該算是初戀吧!若嫵腦海突然出現一段D大調卡農和一張飛揚吸引人的臉~
 
不~她甩甩頭。她曾和一個大她五歲,溫文儒雅且成熟的巴西人交往。每次她對別人說自己的前男友是巴西人,大家想到的都是踢足球的羅纳多。
 
兩人根本天差地別。若嫵輕輕嘆口氣。不知道古斯塔夫現在在做什麼?應該當上律師了吧?那時因為年紀小,太過膽怯,不願跟他回巴西。畢竟才十七歲,她的心智沒有琴藝成熟。古斯塔夫因此心碎的離開了。
 
「雨嫻姊,妳先回去吧。我再看看有沒有人上網投履歷。」
 
「辛苦妳了。」雨嫻回過神「妳真的不願教學生?」
 
「以後吧。我很滿意目前的狀況。」若嫵回答。
 
「那我先走。妳也別太晩回家。」
 
「知道了。我約了朋友。」若嫵向雨嫻擺擺手。
 
雨嫻離開不久,蔡日倫的車子停到門口。他吹著口哨進來。
 
「原來鋼琴教室就是這樣。」他看看室內「果然很有氣質,和我工作的地方完全不同。」
 
「我帶你參觀參觀。」
 
上了二樓,蔡日倫感興趣的看著一台台鋼琴「這東西要多少錢?」他打開其中一台的琴蓋。
 
「蔡日倫,我必須告訴你~」若嫵早就打算告訴蔡日倫她要搬回家的事情。她明白自己任性,但認為蔡日倫會了解。他們的人生本來就是背道而馳。即使速度緩慢,依舊會越來越遠,終至不見。
 
「別碰琴!你的手很髒!」見蔡日倫脫下手套,若嫵脫口而出。
 
「什麼意思?難道妳看不起我?」蔡日倫用力拍了下琴。她看到一隻乾淨的手。
 
「我~」
 
「原來妳一直都看不起我。」蔡日倫逼近若嫵「我卻一直努力要跟上妳。」他回身關上門。
 
「你想做什麼?」若嫵問。縮到角落。
 
「這是隔音的吧?」他笑著鎖上。
 
晚上十一點多,雲定回到高雄。由於離開多天,他決定到鋼琴班看看。一開門卻發現門沒鎖。
 
「雨嫻!」他四處嚷著,擔心害怕「雨嫻!」最後他衝進洗手間,看到若嫵正洗著手。
 
「原來是妳。」他鬆口氣「怎麼還沒回家?妳的腿怎麼了?」

「不小心踩空樓梯。」她說。
 
「妳的眼睛也?沒事吧?」
 
「小指好像骨折了。不過沒關係。我沒事!真的沒事!練琴練的太累,一不小心~」
 
「骨折?我馬上帶妳看醫生。」雲定立刻招車送若嫵到醫院。
 
「今晚,我可不可以暫時待在老闆那裡?」處理好小指,若嫵低低的問「我和朋友有些摩擦。」
 
「沒問題。」他沒有多問「明天休息一天吧。我叫雨嫻陪妳。」
 
「剛剛~你以為雨嫻姊發生事情對吧?」
 
「雨嫻和妳不一樣。」雲定搔搔頭。
 
「我知道。」她悲哀語氣讓雲定知道自己被誤會了。
 
「我是說~」他想解釋。
 
「我累了,想休息。」若嫵別過頭。
 
那一瞬間,她對況雨嫻有了恨意。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