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豬頭就是你!14
2011/05/25 21:56:38瀏覽490|回應0|推薦4

Chapter 14

算了!

雨虹清楚自己沒資格批評她們是大腦有缺陷的花瓶,和喜歡上男伴遊的自己相比根本是半斤八兩。

再說,想麻雀變王妃有什麼錯?拜金這種說法不過是種酸葡萄心理,真正有一頂皇冠或玻璃鞋送到面前,任何人都會笑嘻嘻接受吧!

在認識聶駿的人眼裡,她不也是一隻麻雀?

「我只是個單純來買衣服的客人,我不認識何颺,跟任何算計或手段都沒有關係。」

不需要為這種事情破壞想要血拼的心情,雨虹冷哼一聲,扭頭就走。或許是走得太急,腳踝突然有點痛,她只好就近搭電梯。自從那時在電梯裡讓王明承持刀一鬧之後,她對電梯就有擺脫不了的恐懼,尤其梯門快關那一瞬間最可怕,好像隨時都會有隻大手伸進來,所以除非必要否則她絕對不搭。

幾個貴婦在聊即將到的週年慶,不知怎地那陣陣碎語讓雨虹想起她和聶駿初見面的情景。

「不好意思,借過。」

雨虹下意識閃身,不久梯門又開,所有人出去,她也跟著出去。

欸?低頭走了好一會才發現她竟然坐到停車場了!

真不該去圖書館看那些聳動的報導讓她內心波瀾陣陣!拿起手機,她又撥給朱利安。

您撥的號碼現在未開機!

到底去哪了?該不會新的合約上門了?

「妳說妳是不是和何颺上過床了?」

聽到怒罵聲,雨虹停下腳步,緊張的看看四周。

「我沒有!我擔心你亂來才......」

「妳給我閉嘴!我不相信!妳一定跟他做過了!」

那不是剛剛的保全和櫃姐嗎?那個大少爺被保全扔在地上踢卻沒有任何反應......

醉死了嗎?該不該出聲救他?還是少惹麻煩......就在雨虹猶豫之際,剛好有一輛黑頭車開進來。

「那是董事長的車!我們快走!」櫃姐眼尖拉著保全離開,丟下渾身是傷的何颺。

雨虹本想找那群想要變王妃的麻雀,但想到黑頭車裡的是大少爺的母親,這種不乖的少爺肯定會被痛斥一頓,同情心一起,便上前扶起他。

何颺被她一搖恢復些許意識,搞不清她是誰卻合作地搭著她的肩站起來。

「小心。」

「我怎麼會在這裡?」嘴裡的血腥味讓他抹了抹嘴角,不明白的蹙眉。

喝醉的人果真都喜歡重複問問題。

「你喝多摔倒了。」

「喔~」他揉了揉頭髮,顯然接受雨虹的理由「妳先扶我回辦公室,順便給我一顆醒酒藥。」

「不行!董事長回來了!」

「哼!」他冷笑,喃喃「反正也是帶小白臉回來。」

「你說什麼?」她湊近一些。

「妳送我回我住的地方。」

嗄!又送回家!他該不會和聶駿是鄰居吧?

呸呸呸!萬雨虹,妳可以再烏鴉嘴一點!

「我替你叫車。」

「我有車!妳是我的秘書就該為我做事而不是和那個老白臉上床!順便告訴妳,想嫁有錢人也要押對對象,何家的產業老白臉一毛都分不到!他姓鄭,是我媽男友!送我回去,乖乖聽我的話,妳和老白臉的醜事我就當沒看見!」

真的有夠衰的!她到底跟衰神有什麼過節,非這麼整她不可?酗酒大少爺,花瓶櫃姐,現在又加上淫蕩秘書。

唉!算了!少造口業!

馮芝芝帶著朱利安進辦公室。

「您回來了。」秘書凱莉恭敬的點頭。

馮芝芝將包包交給凱莉「這位是我新聘的顧問朱利安,以後都會跟著我。」

「是。」凱莉對朱利安點頭,他淡淡一笑。

「總經理呢?」

「總經理~」

「算了!我自己過去,妳叫小妹泡咖啡過來,然後跟朱利安說明一下今晚的派對。」

「是。」

馮芝芝稍微推門,首先看到的不是兒子的裸體而是被壓在兒子身下,露出半邊豐滿胸部的的年輕女人。

嬌挺的粉色蓓蕾以及腰上雪白美腿,放浪叫聲和糾纏的方式顯示美人兒很享受。

她是兒子的秘書鄧怡。

馮芝芝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不過~

現在有朱利安,應該會給何颺一點刺激。他要的,他想的,她都會故意留給朱利安,然後愉悅地看何颺奪取。不這麼做,何颺永遠不能獨當一面。

她有些倦了,想退休了。

鄧怡原是應徵公司職員,家裡人攀了好幾層關係拜託,她見鄧怡乖巧聽話,做事勤快又機靈,時常有出人意表的好點子,加上不嚼舌根又潔身自愛,觀察她一年後讓她成為何颺的貼身祕書,處理他開會,飯局等等大小事情,兩年多下來表現優異,深受她讚賞。

沒想到還是免不了這老套模式。

馮芝芝腦中不由得浮現下午她和朱利安在床上的情景,眉一歛,怔怔地看著兒子和其他女人做愛,直到兩人變換位置。

她的眼一瞇,眼神轉厲,稍稍退後但仍看著屋裡。

面對門口的鄧怡並未看到馮芝芝,她被男人舉了起來。男人被撩撥到最高點,巨根昂揚的嚇人,完全不顧她可憐兮兮地討饒語氣,一波又一波的衝刺讓她發出更激烈的嬌喊。

「不要~求求你~啊~~啊~~~」她幾近哀鳴,已承受不住男人的重擊,一面推阻,一面緊抓著男人保持平衡。

「妳好香,裡頭好溫暖,水水嫩嫩插起來好舒服。我喜歡妳的表情,也喜歡妳的身體。」

鄭柏中將鄧怡的大腿分得更開,同時限制她的力量,將她托的更高。鄧怡沒有辦法平衡,越顯狼狽,不斷嬌泣。兩人交纏處漸漸出現一抹白,他將她拖得更高,壓得更重。

啊~~啊~~

那哀泣聲讓馮芝芝心癢難耐,用力揪著自己的胸口。

鄭柏中低聲安撫鄧怡,稍微釋出巨根,另一手撥弄她紅透的花核,隨後換了姿勢繼續抽插,鄧怡的呻吟聲一直不斷。

馮芝芝看著鄧怡被插得又紅又腫的密處,以及涓涓的體液,悄悄離開房間。

這場出乎意料的性愛直播讓她有了更周全的計畫,回到書房,她瞪著窗外景色壓抑內心那股被引出來的慾火。

可惡!她撫著自己的唇,已經很久沒有過那麼巨大的滿足。她渴望有溫度的身體,渴望撫觸,渴望密處被進入時那種溫柔和粗暴。

像燎原的烈火,她的身體原本已是焦土,卻因為做愛而重生,為此她感到興奮且期待。

不知過了多久,鄧怡敲門進來,回到一派溫馴與端莊打扮。馮芝芝收回眼神,收下一切激情,冷默的盯著鄧怡來到她眼前,看她彎身一鞠躬。

「董事長,大少爺身體不適請假,晚上不出席派對。」

鄧怡專業的模樣和剛才極具快感的嘶吼讓馮芝芝薄唇一揚,笑了出來「那兔崽子就是有辦法惹我生氣,生病是假,醉倒在哪個女人懷裡才是真的。」

鄧怡靜靜笑笑。圓點襯衫規矩紮在短裙裡,襯出美好腰線,整齊梳妥的馬尾,襯出光潔的額頭,若非親眼所見,真不知她是那麼放蕩的女人。

鄧怡是個美麗的女人。這麼年輕又美麗配那死鬼太浪費了!

馮芝芝並不忌妒現階段的鄧怡。她年輕時也是萬人空巷的美人,第一任丈夫四十多歲就病死,留下何家巨大產業,當年不到三十的她靠著智囊團鬥上高位,第二任丈夫就是智囊團之ㄧ,兩人甜蜜過了二十多年直到她鬆垮的皮膚和密處已吸引不了他的興趣,他轉而偷吃,她氣憤的離婚然後全身大整修,連密處都整,開始養小白臉,鄭柏中就是這麼來的。

愛情已經不需要,肉體關係可以用買的。有人賣有人買,何樂不為?

「董事長?」

「好了。何颺的事暫時擱一邊。」馮芝芝說「妳也二十八了吧?晚上我介紹幾個青年才俊給妳。」

「謝謝董事長。」

馮芝芝抓起桌上菸盒,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因為她看到的不是夕陽,而是鄭柏中恨恨的臉。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