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賞愛期限 96
2011/03/28 10:21:54瀏覽165|回應0|推薦3

兩情若是長久 12

「小旭,妳什麼時候回來的?」

坐定,侍者送來餐單和開水,小旭拿過杯子喝了幾口。

「大前天回來的。對不起,本來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她攤看餐單「妳吃了沒?我有點餓,這幾天一直在睡覺調時差......有香柚綠茶耶!好一陣子沒喝,超想念的!」

小旭究竟站在那多久了?是不是看到歐陽抱她了?她一定是想見歐陽才來這裡。

「伯父伯母也回來了嗎?」

「我媽陪我回來順便跟親戚朋友敘敘舊,幫我爸和威威買些東西就回去。他們還會待兩到三年。」她招來侍者點餐「妳要不要點?」

「我要原味鬆餅和拿鐵。謝謝。」

「一年的自我思考很足夠了。」她笑「我打算考美大。妳知不知道高老師準備開畫展?他神通廣大的查出我爸在非洲的醫院,拜託我爸轉告我。」隨即一嘆「普通人不會有這麼大的胸襟的。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去。」

「是有聽說但不確定。」珊妮吁口氣「原來是真的。考試資料我都幫妳留著,唐老師那邊也沒問題。妳住飯店嗎?搬過來和我住吧!」

「可以嗎?」她問。

「當然。」珊妮一臉不跟我住跟誰住的表情「我那間套房很大,擠三個都沒問題。」

「我們都不在身邊,妳一定很寂寞吧?」她又喝了口水「幸好還有染~」

「我和歐陽不是妳想的關係。」

「可是你喜歡歐陽,」她垂著眼睛,把玩杯子「我真笨......竟然沒發現......所以交換日記那個人......」

「不是!」

珊妮咕嚕幾口喝掉開水,起身去選雜誌,又忍不住偷偷盯著小旭將耳邊一綹頭髮塞入耳後,若有所感的沉思模樣。

一年多不見,小旭依舊是那份細緻的沉靜,皮膚也很白,彷彿非洲的暑天瘴癘對她一點影響也沒有,反而多了股征服的野性。

也許這樣的比喻並不貼切,但,現在的小旭就像守著自己的領土,悠閒的漫步非洲大地的母獅子。

敏捷但又優雅。凌厲但不躁進。

說不嫉妒是騙人的。

小旭走後,她對菁莉吐盡深藏心中,那份對歐陽染的深情,痛苦萬分的百轉千迴,但終究還是沒有勇氣趁虛而入,取而代之。

『如果是我愛上歐陽,不管愛得多深,甚至求小旭不要霸占歐陽,甚至小旭也答應了,即使那樣,我還是無法不顧小旭的感受。』菁莉這麼說『既然沒有勇氣破壞,就只有幫忙和祝福了。』

「如果我承認喜歡歐陽,妳願意退出並且永遠消失?我可以不顧妳的感受?」

珊妮突然冒出這一句,小旭眉微揚,表情卻又不是那麼平淡。

「我的感受?是我對不起歐陽,顧我的感受對你們不公平~」

「可是他忘不了妳!他一直在等妳!我也想趁虛而入可是他只愛著妳!走!我們去找歐陽!妳本來就是歐陽的女朋友,也沒提過分手,根本不需要扭捏!」

小旭呆愣幾秒笑出來。

「笑什麼啦?」珊妮不解,哼的說「趁虛而入太卑鄙,不是我的個性。」

「我欠他一個道歉,真要我一個人去,我還有點害怕呢!」小旭嘆著氣「怕有太多種情緒,不知該哭還是笑,怕他氣我......」

一曲唱罷,楊士賢對歐陽染和林旻峰使使眼色,見兩人點頭,明白他們也注意到了。

觀眾席後面有一群媒體記者正對著他們錄影。

「歐陽,累不累?」突然又出現的劉雅茜擦著他額邊的汗「看來你們的名氣已經傳出去了!經過媒體報導,一定有機會出唱片。剛剛我還加油添醋說一大堆好話呢!等下唱哪首?我去準備。」

歐陽染警覺的抓住劉雅茜「妳說了什麼?」

「說你們樂團成立多久,曲風走向等等,這種問題還難不倒我。我還說你們來醫院唱歌是為了鼓舞病患的心情,不錯吧?他們還誇讚你們很不簡單......」

原本在後頭的記者來到歐陽染和劉雅茜身邊。

「我想起來了!」記者指著兩人,並要攝影機給特寫「難怪我覺得你們很面熟!『兩情若是長久』的配角們帶著自己的樂團來醫院做公益表演,這可是大新聞!」

一聽到『兩情若是長久』,劉雅茜安排在外面的年輕影迷就尖叫的衝進來,不但嚇到楊士賢和林旻峰,也嚇傻欣賞音樂的病患。

影迷很快安靜,極守秩序的坐在地上,一雙雙眼睛癡癡地看著歐陽染三人,等待他們唱歌。劉雅茜趁機在旁瞎忙,摸摸音響,調調麥克風,檢查CD,製造自己是他們不可或缺的助手的假象。

「算了!先完成表演再說。」歐陽染說。

三人重整默契,歐陽染唱出第一句歌詞瞬間,意外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出現門口。

小旭!

他眼花了嗎?還是一切都是夢?

「我們走吧!」小旭拉著珊妮跑出去,搭上公車。

「怎麼回事?」

「還是有點緊張。」一會,小旭在自家不遠前的站牌拉鈴。

「這樣我就有點多餘了。妳和孟阿姨應該有很多悄悄話要說。」

小旭舔舔嘴唇,覺得心噗通噗通的跳。那條她和染不知走過多少遍的巷子,如今看來格外漫長。

卻又讓她想念。

好像每走一步就有笑聲出現。

燦爛的太陽和柔和的風、光影交替、花香蟲鳴、她和染追逐的身影,仁叔、宛菲阿姨並肩含笑的表情。

如棉花糖般蓬鬆的雲就在地平線附近,天空藍的好寫意,彷彿縱身一跳就能撲進雲霧深處,彈跳好幾回,像坐咖啡杯雲似的轉了又轉,轉了又轉。

那也常是她寫生的題材。但~

想到那碎裂兩個家庭的一晚,仁叔的表情,父親的表情,小旭忍不住皺眉。

『不要再接近我兒子!不要再蠱惑他!』

仁叔惡狠狠的指著她,五官扭曲的程度她前所未見,好像狼人變身之前,骨頭就要撐破皮膚,她原本想束手就範,讓仁叔打到消氣為止,但染衝過來將她緊緊的護在胸前,阻止仁叔和她父親扭打起來。

「歐陽已經是大明星,冒冒失失出現在醫院不知會發生什麼狀況?再說,於情,我應該先來看宛菲阿姨。」

反正劉雅茜也佔不了什麼便宜。珊妮想。讓她稍微得意一會也無妨。

小旭微仰著頭站在她家和歐陽染家前面,那樣安心的表情讓珊妮想起從前一個畫面,那畫面害她吃醋發脾氣。

『我就是討厭妳這種退居後面的態度!妳說的那些都是在幫歐陽染完成夢想,那妳的呢?妳想和唐季筠老師一樣擁有自己的畫廊,還是當天王背後永遠的影子情人?」

顯然小旭已經做了決定。

「我已經知會宛菲姨了。」小旭調皮地嘿嘿一笑「今晚歐陽會有個驚喜派對!」

「哇~」珊妮一嚷「明明說在補時差!妳和宛菲姨到底籌備了什麼?」

「歐陽!」

一閃神,小旭的身影已經不見。他不死心的在人群中找了又找,找了又找。

是我太過思念吧?小旭對我總是得理不饒人,怎麼可能先低頭!他淡淡一笑,自我解嘲,卻又把場子裡所有人看過一次。

一個一個,誰也不放過。現場聽眾也怔怔盯著他。

「怎麼突然停了?」劉雅茜挽住歐陽染的手臂。

轉身,他對林旻峰和楊士賢點點頭。林旻峰和楊士賢表面看來平靜,卻也將歐陽染的狼狽看得很清楚。

劉雅茜放開歐陽染,靜靜退下,對於自己製造出來的話題甚是滿意,微微彎著嘴角。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