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賞愛期限 91
2011/03/21 12:40:18瀏覽181|回應0|推薦2

兩情若是長久 7

打了好幾次修群手機都沒有接,吉媛不死心再撥一次。

「喂?」

聽到容子介的聲音,吉媛滿腦子待問的問題和不滿的情緒隨即化為一聲緊急的感嘆。

「啊~子介哥,修群不在啊?」

「她在洗澡。什麼事這麼急?」容子介調侃「又想找修群喝酒?還有一個多月,妳乖......」

「我知道啦!」吉媛嘟噥一會,玩著手機吊飾,最後悶悶的說「我不想害你們吵架,但這件事不說,不問清楚我心裡又不痛快。」

「什麼事?」容子介不由得嚴肅起來。

「子介哥,也許你不了解過去的我是怎樣的人但從你和修群去美國......」她看了看周圍,再次確認身邊沒人「我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我在你心目中也算是個虛心誠懇,不會亂放炮的明星吧?我的表裡很一致的對吧?」

容子介完全不明白吉媛這些話的重點,但就過去五年的相處,他倒是給了她很正面的回答。

「修群最近有沒有怪怪的?」

「好啦!妳就別吊我胃口了!」他忙說「她現在懷孕,很多地方都跟以前不太一樣,妳要我怎麼判斷?到底什麼事?」

「就~那個~如果我告訴你,你保證弄清楚情況之前不對修群亂發脾氣?」

容子介有點啼笑皆非「妳什麼時候看過我對修群發脾氣?我們這段感情得來不易,怎麼可能不珍惜?」

「但這件事非比尋常,所以我才急著找修群問清楚。」吉媛更壓低聲音,一字一字緩緩說「修群和穆寧見面,應該是今天稍早,穆寧告訴我的。」

「穆寧告訴妳的?」

「應該說是我從他的話裡分析出來的。」吉媛回「不知他們倆聊了什麼,穆寧在片場一直NG......該不會已經知道修群和他有個荷莉,想藉此炒新聞?」

「不可能。」容子介想了一會,排除可能「一來穆蘭答應我和修群決不告訴穆寧這件事,二來......穆寧不是會用私事提升知名度的人......」

「可是他跟雜誌談過宮雪俊,說他每年都會給她上香......」吉媛很快反駁「不斷重複他對宮雪俊如何抱歉......她是他進入演藝圈的動力這種噁心又矯情的東西......」

「修群出來了......未婚生子這種事不可能對演藝事業有幫助......」

「我管穆寧演藝事業怎樣!我是擔心你和修群!拜託!你得好好問修群~」

「我幹嘛沒事找事?」

「子介哥難道都不好奇?」吉媛難以相信的欸了聲「說不定穆蘭騙你,說不定當初收養荷莉的人就是穆蘭,這種事事也不是不可能。」

「穆蘭這麼做完全沒有好處......」嘴裡雖是這麼說,容子介心裡卻有點動搖「好,我會處理,沒事的。」

「跟誰講話?」修群進來。

「不是要妳別洗頭嗎?不是我迷信,」容子介按掉手機,起身拿出吹風機,仔細的用毛巾擦乾修群的頭髮「感冒怎辦?」

「今天在外面比較久,不洗有點難過。」她接過容子介的毛巾,他瞪著她左手成對的戒指和手鍊。

「怎麼了?」修群從鏡裡看容子介「剛是誰?」

「吉媛。」按下開關,調整風速,他撩起修群的頭髮。

「她說什麼?」

「沒什麼。」容子介聳聳肩「只是問妳身體好不好?」

「喔~」修群拖個長音,笑了「我今天在大賣場遇到一個我沒想過會再遇到的人耶!你猜是誰?」

容子介故意想了一會,輕輕的說「穆寧?」

「哇!你好厲害!真的很意外呢!他主動~」修群盯著鏡裡容子介的側臉,隨後皺眉「你早就知道了?」

「我哪有那麼神通廣大!」容子介掩飾的笑「今天在『兩情若是長久』開拍派對遇上,所以才有這樣的聯想。」

「是喔!你怎麼都沒說?」修群轉身面對容子介,他繼續吹她頭髮。

「你們聊了什麼?」

「隨便聊,沒什麼特別。」修群說個大概,俏皮吐吐舌「我騙他我嫁給勞倫斯.波曼。」

「美語班那個勞倫斯.波曼?」容子介稍微移開吹風機,以為聽錯。

「因為穆寧一直問我嫁給誰,我不能明講又呼嚨不過去,只好隨便講個真實存在的人。」

「然後呢?」

「回家前我已經跟佑箏她們還有勞倫斯說過了。勞倫斯還說他很榮幸......」她仰頭看著子介「你不會生氣吧?」

「不會。」他關掉吹風機,拔起插頭「倒是吉媛很擔心。穆寧在片場提起你們見面,她擔心荷莉曝光。」

「那我先回她電話。」

「修群~」容子介圈緊她「我不要求妳避開穆寧但我......」

「我不會再讓你擔心了。」修群緊偎著子介「我讓你經歷的危險一次就夠了!只是......」

「只是?」

「只是你從不要求我什麼......荷莉讓人領養之後我的傷心發洩在濫交朋友、麻痺自己上面,那時你不要求我是讓我的情緒有出口,後來我懂了。我們漸漸發展感情,直到現在......你還是......你是不是認為我還愛著穆寧?」

「當然不是!」拉開修群,容子介憐愛的摸著她的臉「如果我認為妳還愛著他,我可以照顧妳一輩子但不和妳結婚......我們是相愛才在一起,別再問傻問題了。七年下來,我還需要要求妳什麼嗎?妳已經保證不會再讓我擔心,我就不擔心。」

姝婷死後,他再不敢計劃什麼,發展一套『沒計劃比有計劃快樂』的理論,逃避任何可能性,包括愛情。

所以他遇到了修群,現在的他們很幸福。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