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NepTune 2
2009/10/24 12:59:32瀏覽334|回應0|推薦2

一切都要從芒果說起。

六年前,里長大女兒宇菁姊結婚,在靈犀鎮辦了盛大流水席。里長女婿明紘哥來自芒果盛產的地方,因此宴席甜品就是芒果青〔也叫情人果〕刨冰。

酸酸脆脆的芒果青立刻擄獲他們的心,每到夏天院裡大大小小的孩子就纏著院長,吵著要吃。里長知道後,囑咐明紘哥每年送來,從不收錢。後來院長覺得不好意思,轉問明紘哥有無認識的果農,願意讓育幼院在芒果熟成之前採收,醃漬。

明紘哥介紹的果農非常親切,於是四年前的三月,他們開始一年一度的青芒果採收。幾年下來,育幼院和當地的果農培養出深厚的感情,幾個兄弟姊妹甚至被收養,擁有了另一個家。

三年前,謐天十四歲,隨著院長和幾個哥哥姐姐去採收芒果,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下來,額頭腫了一大包,有些輕微腦震盪,右腿骨折,必須待在醫院一段時間。

院裡大小事都靠院長一人,受傷的他必須自己照顧自己,幸好病房裡還有個只大他三歲,動了一場複雜手術,才轉到普通病房的沈拓。

「拓哥~」幾天後睡前,謐天拉起棉被,把自己裹得緊緊「告訴你一件事~」

「嗯。」沈拓吞下護士送來的藥。

「我睡著之後~」他用著更輕的聲音「都有人在我耳朵旁邊講話~」

「什麼?」沈拓稍微傾身「說大聲點啦!我聽不懂!」

他乾脆裹著棉被,可憐兮兮地站到沈拓床邊「我睡著之後,都有人在我耳邊講話,有時坐在我腳邊,有時會看,有時不看我,自顧自的講話。最近~我慢慢~慢慢看的到樣子了!昨天是個小孩~他說~他住過這家醫院~我懷疑~我看得到~那個~就是那個~會飄的那個~」

「鬼?」

他認真的點了幾下頭「今晚我可以跟你睡嗎?」

沈拓看了他好一會「鬼有什麼好怕的?或許他們只是寂寞,想找人說說話。不管是人還是鬼都有孤獨的時候,他們或許只是需要一個對象發洩~」

他沒等沈拓講完就拋開棉被鑽進他的被窩,抱著他的手臂。

「拓哥,你什麼時候出院?」

「還要一陣子吧!」沈拓想了會,聳聳肩關了燈。

謐天度過了平靜的一晚,直到護士送來早餐,沈拓搖醒他,吃完早餐他去做腿部例行檢查,差不多十一點回到病房,院長帶來一鍋魚湯和他愛吃的水果。

「拓哥呢?」

「好像出院了?」院長抬頭「我來的時候就不在了。」

「他明明說還要待一陣子的!騙子!騙子!」他憤憤的瞪著旁邊空床,情緒一來,眼一濕「我不要住這裡,我要回家!」

「你傷還沒好啊!我知道很難過,」院長抽來面紙,柔聲哄「再忍耐一下好不好?」

「不要!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這裡好可怕!沒有人陪我!」他翻出放換洗衣物的提袋,收進所有東西,架著拐杖一拐一拐的拐往門口。

「江謐天!什麼可怕?」院長抓住他「怎麼這麼不講理?傷口又裂開怎麼辦?你想一輩子不能走路嗎?我叫爾天晚上過來陪你,明天開始,這樣可以吧?」

他遲疑一會又倔強的搖頭,和院長僵在門口,直到兩三個護士過來,連哄帶騙才勉強將他帶回病床。

牆上的溫度計降了幾度,謐天倏地站起來。

「沈拓?」

不管是人是鬼都有孤獨的時候,都有無法放棄的眷戀。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