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藍色勿忘我 6
2009/06/19 12:58:24瀏覽479|回應0|推薦2

荒漠 6

澄然一手圈住小菫的腰,一手拉住蔓草手臂,三人好像失控的兩人三腳,用著不對的節奏,幾乎連滾帶爬,狼狽的往前衝出便利商店。

「小哥哥~我的肚子很難過~」因為被他圈的死緊,腳又跟不上他的速度,小菫掙脫澄然的箝制,跌在地上。

他和蔓草停下,回穩呼吸。一會,蔓草過去扶起小菫,仔細拍掉她膝上的髒汙。

「眼睛有東西~」小菫揉著眼睛,眨出眼淚「大概沙子飛進去了!」

「我看看。別揉了!」蔓草對著小菫的左眼輕柔的吹了幾下「現在呢?」

「還是有點刺刺的。」她繼續眨眼睛,擦掉落下的眼淚「沒關係啦!流過淚應該就會比較舒服。你媽媽還在等......都是小哥哥啦!」她埋怨的對著澄然嘟起嘴巴「為什麼我不能買保險套?那個大哥哥的表情也很怪,好像我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再聽到那三個字,澄然又渾身不對。其實他也只是聽過,近距離看過包裝,從沒真正摸過。幾次和B咖C咖到便利商店白吃白喝,曾有過拿幾包的念頭,但上面穿著清涼,姿態撩人的美女總讓他們害羞轉身。

「小哥哥你是不是騙我?保險套不是什麼保護的東西對吧?小哥哥?」小菫意會「那怎麼辦?蔓草的媽媽每次都出很難的題目......」

澄然轉看蔓草,發現他也一臉茫然,真的一臉茫然。

「小菫~」澄然嘆口氣,咿欸啊幾聲「其實~保險套是~那個~比方說~妳知道妳怎麼來的嗎?」

小菫和蔓草身家背景都算複雜,讓他們早點了解『大人』的世界也沒錯吧?

唉!好難解釋!

「從媽媽肚子出來的。」夏菫回。

幸好,她懂其中的意思。再掃了蔓草一眼,他也懂,不過眼神卻很悲傷。

「嗯~」蔓草別過頭之際,澄然跟著收回視線,再次回到小菫臉上「所以保險套就是防止妳進入妳媽媽肚子的武器。」

「算是很邪惡的武器嗎?」她的小小腦袋打了結「為什麼~」

「以後有機會再討論。總之,只有當爸爸媽媽的人才有權利買保險套,蔓草的媽媽做了很壞的示範,這是不對的!你們絕對不能瞞著我偷跑去買,知道嗎?」

他的話被蔓草一聲啊打斷,他舉起牛奶糖。

「我把牛奶糖帶出來了!要拿回去還嗎?」

「哎!拿就拿了,算賺到!現在又拿去還,搞不好人家會當你是小偷。」澄然搖搖頭,逼夏菫和蔓草倆做出不獨自買保險套的承諾。

「可是~本來就是我不小心帶出來的,跟偷也沒兩樣~」

「別那麼多廢話!男生婆婆媽媽的很惹人討厭!」澄然嘖了聲「真覺良心不安,下次再把錢投那邊的捐款箱。」

「喔~」蔓草應聲「那......」

「現在我們去超級市場。」澄然鄭重的說「不過你們兩個得在外面等我!再給你們亂搞下去......」他搖頭「一個不識字,一個膽量過人,我竟然會認識了你們......天啊!」

蔓草的媽媽究竟是怎樣的人物?會叫未成年的小孩買保險套肯定不是很正經。個性呢?肯定也是不好惹,畢竟是老大手裡的女人。

唉~紀澄然,非得給你的人生添加這麼多不必要的色彩嗎?黑白不可以嗎?唉~

隨便選了些生活用品,裝了滿滿一籃,他若無其事的將十盒保險套混進籃內。

結帳時他無視店員探究的眼神,故作鎮定「動作快點,我們老大還在等。天空之城的!」

一聽到天空之城,店員的手腳變得超俐落,眼神也不敢再隨便,答答答答迅速點好金額並結帳。

「這請您喝。」臨走前還送澄然兩杯咖啡「請多關照。」

「Ok!」他托托墨鏡,一出超市立刻挾著小菫和蔓草,迅速離開。

問小菫蔓草母親是怎樣的角色她可能也說不清楚吧!總之看看再說。

「我多買了幾盒,以後你媽再要,你就來跟我拿。」他把保險套和其他東西交給蔓草「知道嗎?」

「好。」蔓草點頭「你們在這等我一下~我~」

「你死到哪去了?」

遠遠的,一個扯著嗓門,穿著薄紗,一手抓著菸,一手抓著酒,大概三十歲的女人扯著嗓門衝過來,對著蔓草一陣亂打。

「沒用的寄生蟲!你們就是要我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就對了!嗄!是不是?不會說話啊!我上輩子做了多少缺德事~嗄!你說啊!這輩子讓你們這樣索討?我要一點快樂~」她抓住蔓草下巴,在他臉上吻了一下,隨後退遠,整理情緒讓自己看來正常,接著微笑「你就好心讓我快樂一點~嗯?好不好?我快樂,你和永夕就快樂。」

蔓草點頭。

「來啊!」女人伸出手,丟下煙和酒「讓我抱你,我怎可能丟下你和永夕呢?過來!」

蔓草遲疑幾秒,過去。女人緊緊摟住他,吻著他的頭髮。

「喔~我的老爺~」她回頭對著房間嚷「你不要生氣,我抓住這兔崽子了!是他害你失去興致,你想怎麼處罰他我都不會有意見~你快來啊!我需要你啊!」

蔓草掙扎著推開女人,小菫想要過去,但被澄然用力抓住。女人揪住蔓草手腕。

「給我進去道歉!告訴他都是你的錯!」

「不要~」

「你看看我!可憐可憐我!」女人拉開薄紗「十多年前我可是『他』最愛的~現在呢?都是你和永夕~你們兩個雜種!殺不死的雜種!我沒人要,你們也等著死!」

小菫用力推澄然,要他上前阻止。他對著她驚恐哀求的眼神,狠心搖頭。

這就是蔓草的母親?幾乎裸露上半身,不停嘻嘻笑,簡直像被惡靈附身。澄然下意識拉住小菫,將她帶往身後。

藥一定嗑很多!還是不要淌混水~

紀澄然,離開。帶著小菫離開!

「小哥哥~我不怕啦!」她輕聲「你去幫蔓草。」

「閉嘴!」澄然回,吞了口口水。

「進來!」房裡傳來聲音「那兔崽子我等等再處置。」

「哈哈~」女人開心地推開蔓草,開心的對屋內撒嬌「我就來了!」

「你答應給我的錢呢?」蔓草抓住女人衣角。

「什麼錢?」女人一瞪,兇惡的對著蔓草「我哪有多餘的錢?」

「妳答應的!」蔓草死纏「永夕發燒~」

「你想再壞一次我的幸福嗎?說不定我有機會離開這個鬼地方,離開你們這對衰星兄弟~」女人踹開蔓草「我已經好幾個禮拜沒收入,你敢再鬧,我就叫『他』修理你。」

聽到『他』,蔓草呆呆地放開手,女人冷笑的關上門。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