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藍色勿忘我 3
2009/04/24 22:41:58瀏覽627|回應0|推薦1

荒漠 3

房間其實比阿婆形容的還乾淨。

將隨身行李,黑色背包和同色提袋放在地上,澄然拉開簡單的桌椅和衣櫃,確定裡面沒有蟑螂老鼠窩,扯了扯有些遠古的花花窗簾,最後坐到床上。

一股淡淡的花香傳來。

乾淨的,讓人忘記疲累的淡淡花香。

被單和棉被都是白色,還有點曬過太陽的蓬鬆,好幾處焦黑破洞~

澄然看著破洞,想著在他之前這房間所有的經歷,留下的痕跡。

不該這麼感性才對,但今天是聖誕夜,等會他得設法讓阿婆的孫女將許願卡放到最高的地方讓聖誕老人接走,所以稍微感性,不要過分,應該沒關係。

阿婆說前一任房客是個大學生,常邀同學在房裡煮火鍋煮到整棟旅館斷電,讓她非常生氣。屢勸不聽,她只好趕人。

絕對不准煮東西!阿婆板起臉警告。

拿出手機,澄然按出藹然的號碼,看了好一會又將手機收回口袋。

坐到地板,拉開黑色提袋的拉鍊,裡頭塞滿亂七八糟的千元鈔票。細數,從背包找出橡皮筋,十張一束,十張一束。

阿姨應該發現他逃走了吧?甚至已經發現他盜領了他們五十萬的存款~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澄然立刻把錢放回提袋,推入床下。

「誰?」他戒備的問。

「是我,小菫。」

清亮,有元氣的童音。

他微拉開門,從細小門縫中看著個穿黑色套頭毛衣,紅色格紋背心裙的女孩仰著頭對他笑。

「小哥哥,我可以進來嘛?」

「哦~」澄然愣了幾秒,重複問一次妳是誰?

「我是夏菫,我的名字就是一種花,外形很像牽牛花或是百合。有藍紫,粉紅白,黃黑。很好養,只要按時澆水、施肥就能蓬勃四季。」

年紀小小,頂多三年級,但她說話卻像唱歌一樣,好聽又流暢極了!讓澄然不由自主又想起藹然。

以前藹然常唸故事給他聽,尤其是爸媽還債那一陣子,在唸故事當中為他解釋很多艱深的辭彙,帶領他操縱想像力,學會很多道理。

怎麼~

怎麼他全都忘了?

「你知道夏菫的意思嘛?小哥哥?」

她每說一句小哥哥,澄然的心就揪緊一次,不知道她為什麼能對陌生人這麼熱情?

「花語是青春,花樣年華。」小菫笑咪咪的說「小哥哥長的很像我的哥哥,但我只看過他小時候的照片。他是我爸拔第一個太太的兒子,我只知道他叫夏展。這個送給你。」她交給澄然一個紙袋「打開看看!」

他打開,抽出裡面的東西。

「喜歡嗎?這是蔓草畫的喔!他的眼睛很神奇,特別會捕捉美的東西。」她興奮的指著「我找好久才找到適合的框框呢!」

蝴蝶。

澄然抿緊的唇彎成一道只有自己明白的淒苦弧線。這輩子,他真的是擺脫不了牠了。

「很漂亮。」一會,澄然說「我把它放在~」看看室內,來到桌邊「放這裡好嗎?」

夏菫開心的嗯了聲,急切又熱烈的說「小哥哥準備好出去了嗎?」

「走吧!」他跟在夏菫身後,鎖上門。

立著巨大聖誕樹的廣場早已聚集鎮上一群小孩,以及他們的家人,吵吵鬧鬧的準備把卡片送到最高的地方。

他蹲低,準備讓小菫跨上的肩。

「不用了。」她一墊腳,將卡片繫上。

「不是放最高的地方才有效?」他有點納悶「阿婆說~」

「聖誕老人才不會只拿最高的!」夏菫笑「我有補上給小哥哥的祝福喔!滿滿的一張!走吧!我想吃棉花糖。」

糖碎成絲,在機器裡攪著,一圈一圈逐漸膨脹成形。小菫搖著澄然的手,他忍不住跟著笑了。

糖,入口即化,甜,積在舌尖。抬眼,遠遠卻有一群人沉默的舉著標語,背後襯著幾張已經褪色的宣傳海報。

那些人在抗議什麼?

「妳的爸媽呢?」低頭,他問「在外地工作?」

「就在附近,我帶你去。」小菫拉著他跑了好ㄧ段路,直到一條斷掉的木橋。

「嚴重的車禍,爸拔載著媽咪,機車掉進河裡不見了。轎車撞斷橋,他們都不見了!在河底~找不到!爺爺、奶奶和我,鎮上的人都參加了抗議,大家都想要一條堅固的水泥橋!」

斷橋附近漫生著花,就像一望無際的美麗地毯。

「這是我!夏菫。」她採了朵小粉花戴在耳邊,然後又摘了滿滿一束丟進河裡,閉上眼雙手合十。

花語是青春,花樣年華。只要按時澆水施肥就能蓬勃四季,很好養。有藍紫,粉紅,黃黑。外型很像牽牛花或是百合。

她的名字就是一種花。

澄然反覆的念,嚼爛句子似的。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