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雨夜蝶 99
2008/12/20 11:58:42瀏覽568|回應0|推薦1

99.蝶 6

雨落房裡所有人都被藹然心碎的嘶吼震住,好一會沒有人上前,只是任由她哭。直到一名護士輕輕托住藹然,她抬起淚眼迷濛的眼,無聲的問為什麼?
「藹然怎麼在這裡?」范毓倫詢問俊曜,驚訝可想而知,隨後看到柯聰漢「爸,我以為我們說好了。」
祝福聲再起。護士上前準備卸除雨落身上的管子,還他舒服乾淨的樣貌,同時關掉所有機器,卻被藹然粗魯的推開。
「我不是說誰也不准帶走他嗎?誰再靠近我就跟誰拼了!還有妳們!」她指著眼前平心靜氣握著念珠,絲毫不受干擾的人摀起耳朵「住嘴!不要唸了!雨落不會死!他不可能死!我才收到他的信和照片,他明明過得很好~你們全都出去!你們要放棄他,我不會放棄他!」
這不是她預想的結果!不是她所能承受的事實!雨落即將死去!
「藹然,妳聽我說~」范毓倫攬住藹然的肩,試著勸慰。
「我唸故事給他聽!」她掙脫范毓倫,面向雨落,執起他的手「他喜歡我說故事!只要讓他開心,他就會醒了!他不會放我一個人傷心!絕不會的!」她抹抹眼淚,鎮定情緒「說什麼故事好?你想聽什麼?」
茱麗葉握著手絹不斷拭淚,雨落和這女孩這段她早就明白的感情,真實地令她不忍。不忍再聽那心碎絕望。
「現在你滿意了吧,外公?」俊曜冷冷地瞪視柯聰漢「好好的~」
「俊曜!」范毓倫出聲制止「你們全都出去吧!我留下來陪藹然,等她情緒穩定。」他轉向擔心又帶點自責的柯聰漢,安慰「我們就讓藹然痛快的發洩吧!最後她一定會堅強的接受。」
<b>趕赴考試的途中甯采臣經過蘭若寺,心想京城旅店昂貴,難得有這麼靜僻,清幽不受干擾的寺廟,打算暫住幾天。但寺裡並無僧人,他等了又等,直到傍晚,只有一士人回來,甯采臣趨前詢問,士人告訴他,蘭若寺是間沒有主人的寺廟,他也是寄居,若不嫌棄,彼此可以互相照應。*故事採自聊齋‧聶小倩*
甯采臣聽了大喜,二話不說搬入士人居住的南邊房,比鄰。
當天晚上,月亮高高懸掛天空,非常明亮,夾帶輕風徐徐,讓寧采臣性懷大開,幾杯水酒入肚,他隨意吟詠詩詞,並想和士人討論人生夢想。
士人名叫燕赤霞。起初甯采臣以為他也是應試的考生,但他口音又不像本地人,於是好奇詢問,燕赤霞表明自己從外地來,浪跡天涯已久。聊了一會,甯采臣發現燕赤霞沒有讀過很多書,言詞樸素,很快對坐無言,於是拱拱手就寢。
當晚,因為換新環境,甯采臣翻來覆去睡不著,不久聽到北邊有細微的說話聲,朦朧中,感覺有人慢慢靠近他的床,睜開眼,竟是一位美麗的少女。
少女表示願意委身於他,他怒斥,少女又放了錠金子引誘,他想也不想將金子丟出窗外。
少女帶著思考的表情離開,隔幾天,她再度出現甯采臣房中,將自己身世一五一十告訴甯采臣,表示自己是不得已才幫妖怪誘惑男人,取其陽氣供妖怪享用,而甯采臣的正直讓她首次嚐到失敗,妖怪氣她辦事不力,將找來更邪惡的夜叉對付甯采臣。少女要他暫時和燕赤霞同房,妖怪們都知道燕赤霞是個奇人,不敢輕易招惹他。
妳叫什麼名字?妳救我一命,我能幫上什麼忙?
我叫聶小倩。我罪有應得,本來不該再要求,但公子若可憐我,請將我骨灰送回家鄉。我的骨灰就在一棵有鳥巢的白楊樹下。
甯采臣允諾,待燕赤霞收拾夜叉便依約取出小倩骨灰。燕赤霞贈他劍袋,可驅妖魔避凶害。
甯采臣暫捨考試,先將小倩骨灰歸葬故鄉,葬後,小倩出現,表示願報甯采臣大恩,和他回家侍奉親人。
甯采臣妻子臥病在床已久,甯母雖滿意小倩但她終究是鬼物,因此對她保持一定距離。直到甯采臣妻子病故,甯母擔心無後,加上小倩久居人間已和一般人無異,因此興起讓甯采臣娶小倩的念頭,但又擔心小倩是鬼無法生子。
小倩得知告訴甯母,甯采臣心地善良,當有福報,不會因為娶鬼當妻子,福報就消失。甯母終於放心,替兩人辦了豪華的喜宴,當天小倩盛裝,列席親友都以為她是神仙而不是鬼怪!</b>
「為什麼要用那些蝴蝶騙我?為什麼?」藹然瘋狂的抓自己的頭髮「為什麼不告訴我真相?」
「藹然!對不起!」范毓倫流淚懺悔「我們錯了!對不起!」
「其實~我可以是甯采臣,雨落是聶小倩!可以的!一個是人一個是鬼也能幸福!我以後都不睡覺~我會等雨落!一個是人一個是鬼~」
她呆呆地笑了起來,癡盲地瞪著天花板「我們終究~我們一定會幸福的!」
范毓倫慌忙抱起情緒已經失控的藹然,讓醫生給她打了鎮定劑休息。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