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城南花魁.柳 6
2007/10/09 09:19:45瀏覽490|回應0|推薦3

6.誤闖狀元樓

沒錯!是他們家的非仙!呂悟再仔細一聞,手絹散發出淡雅的茉莉花香。

他們家的非仙共分『香品』、『友品』和『親品』三款。每款又分三種,深受仕女們喜愛。

香品的牡丹、水仙和玉蘭,味道濃厚幽遠。主要顧客通常是年紀較長,比較嚴肅莊重的女性。 

友品的茉莉、丁香和石榴,香氣清新宜人,同時帶點俏皮,是年輕女子的最愛。送禮或自用都非常適合。 

至於親品,則是以薔薇、芙蓉和夜來香為主。擦了之後,就可以直接赴約會。絕對讓人心神敏銳,又愛又恨。不需多費疑猜,直接上床,蓋緊棉被。

有時遇到舉棋不定的男客,他就會在每款香粉最後都套上『不用多費疑猜,直接上床,蓋緊棉被。』這句。雖然常被耳尖的父兄聽到,免不了被修理一頓,不過還是很好玩~

「大哥?」裝水回來的文倫敘遠遠的叫著他。

 哇!呂悟回過神,身上已爬滿手,感覺就像快被螞蟻覆蓋的甜糕。 

「也給我們聞一聞嘛~」聚在石頭下的男人用著飢渴的聲音,不斷摸他胸部、拉他褲子、扯他腰帶「聞一聞就好!」

「下去!不要隨便亂摸!」呂悟大腳一踹,踹倒幾個人。 

這樣下去還得了!他趕緊把絲帕塞入胸口「文倫敘,快跑!」他喊。

「搶他的手絹!搶到就能見柳絮姑娘了!」狀元城的男人又往呂悟身上施壓。這次可不再客氣。什麼白鶴拳,螳螂腿全都出籠。

乒乒乓乓一陣子之後,呂悟舉起雙手「各位大哥,再打就死人了!我投降!」

眾人停住。呂悟從地上爬起來,抹抹嘴角,接著從胸口掏出一段白布,往遠處一丟。

「大哥!」他聽見文倫敘的聲音,趕忙跑過去。 

「發生什麼事?我看你沒跟上,所以又折回來。你的臉?你的衣服!」 

「快走!阿鼻地獄的色鬼全都上來了!」呂悟拉著文倫敘很快左轉進入一條小巷,隨意亂繞。 

「這裡應該可以了。」最後呂悟在一面圍牆前停下,喘著氣,左右張望。 

「安全了。」他點頭「我們安全了。」 

「喝口水吧。」文倫敘把水壺遞給呂悟。他喝了幾口遞回去,接著笑了起來。

「大哥?」文倫敘搖著呂悟,可是呂悟就是一直笑,最後乾脆在地上滾來滾去。 

「大哥,你究竟在笑什麼?」 

「這個!」他從胸口掏出柳絮的手絹「哈哈哈~這次我們~喂!你過來看看!」他把手絹放回去「哇~」 

原來圍牆旁邊還有道拱門。呂悟滾啊滾,剛好滾到拱門前。文倫敘過來探頭一看。 

「打雜工。每天工錢一兩,包吃住。」他唸出木板上的文字。 

「我又不是不識字!我是叫你看這棟樓啦!不知道是哪個有錢人住這裡?他們家後院竟然比我們家舖子還大一些。」呂悟看著金碧輝煌,媲美皇宮的氣派建築嘖嘖幾聲。

「嗯~也比我們家豪華。」文倫敘往上一看「居然有三層樓!」 

「我們也需要錢,進去應徵吧。」呂悟說。

「可是~」

「放心啦!公孫芙蕖的事我已經有辦法了,等下說給你聽,不用煩惱。」

這一說又說到文倫敘的痛處。他低下頭「我實在太沒用了!如果不是遇到大哥~」

「廢話少說!現在把你的衣服換下來。穿的破爛一點,比較有機會得到工作。」 

文倫敘換好衣服,兩人走進隊伍。排了一陣子之後,呂悟突然覺得前面某個人很面熟。

「嘿~」他附到文倫敘耳邊「往前算第五個人,看起來有點像破廟那個~我去後面叫他名字,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呂悟走出隊伍,躲在後頭大喊一聲楚留相!

 

「這裡哪有楚留相?」誰在亂喊?被識破身份的楚留相拿起扇子遮住自己的臉「你說誰是楚留相?」他推了推後面的男人。

「我說你是神經病!」後頭男人不甘示弱推回去「老子一句話也沒講!」

「你!」楚留相臉一紅。 

「吵什麼?到底要不要工作?」負責面試的總管站起來「你們兩個給我出去!」

可惡!都是你!兩個大男人推來推去的離開隊伍。 

「少了兩個對手。」呂悟回到文倫敘身邊「那個楚留相真是變態!老是喜歡裝窮!啐!」

「可是大哥,這裡會不會是~」文倫敘正要發問,一陣嬌媚的聲音傳過來,他和呂悟順著方向一看。

一個露著香肩,乳溝若隱若現,約莫四十,風韻猶存的婦人站在頂樓揚著手絹。

「我要帥哥!就算是苦力,我也要是帥哥!呵呵呵~這才符合狀元樓的風格。男的俊女的嬌!」

頂樓距地面有段距離,也沒見美婦使什麼力但聲音卻很宏亮。

她邪媚的掃視整個後院,最後眼神停在呂悟和文倫敘身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lyu&aid=1286815